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我的1958

  • 作者:滴墨成伤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0 10:38:54
  • 被阅读0
  •   1958年我在保定农业学校读书的时候,春天一开学就忙起来了。

      开始是勤工俭学,就是我们要边上学,边参加劳动。我们是农业学校,学校有好大一个农场。农场的活,除少量农场工人以外,大部分活都要我们自己动手。

      一开春是积肥,往地里抬粪,平整土地,播种等,处处都离不开我们。

      开始是每周干两个半天,后来改成半日劳动,半日学习。

      我记得有一次积肥,我和另一个同学抬着粪筐,去捡马粪。大街上过往的马车拉的粪,我们就去捡。有时用铁锨,有时用手抓。

      有些地方有集体活动,有临时厕所,我们就去掏。有一次我们回来晚了,过了吃中饭的时间,回来后到食堂照样吃饭。据说食堂一天开过九次饭。

      大家都上课了,我们才回来,可老师和同学们都认为这是正常事。

      除四害(苍蝇,蚊子,老鼠,麻雀),讲卫生。挖蝇蛹,要上大粪堆去挖。扒开大粪堆,到里面去找挖了多少,出海报,数字越来越大,比谁挖得多。开始讲实话,后来发现讲实话总比别人少,就开始说瞎话,互相吹牛。牛皮吹得愈来愈大,愈不靠边。记得有一张海报,写到:“我们三个人苦干一中午,挖的蝇蛹不多,七亿三”。

      后来反对浮夸风,党委书记李杭作报告,在大会上算了一笔账。说一千只蝇蛹有多重?算下来七亿三用马车拉也得拉两马车。别说是蝇蛹,就是拉土,你们三个人一中午也拉不回来。再说有那么多蝇蛹,苍蝇还不泛滥成灾了。可是蝇蛹挖了那么多,到了夏天,苍蝇还是那么多。

      再说打苍蝇,人手一个蝇拍,见苍蝇就打,那时候大街上骑自行車的,車把上都要插一支蝇拍。可是总也打不完。

      打麻雀全是集体行动,市里规定一天,全市齐出动。敲锣打鼓,不让麻雀有喘息的机会。我们也参加了,也没见打了多少只麻雀。

      再说讲卫生。路两旁隔几米挖一个坑,里面撒上石灰,过往行人必须把痰吐到坑里,鼻涕甩在坑里,不准随地吐痰。

      据说北京城那一年夏天见不到一个苍蝇蚊子。而且还向全世界宣布了这一伟大战果。

      夏天不到,大跃进就开始了。中央提出大跃进,超英赶美的雄伟目标,提出赶上英国用不了十五年。

      于是我们走在大街上,都是雄赳赳,气昂昂。踩着整齐的步伐,高声歌唱“大跃进来大跃进,比一比来谁当先。昨天订的计划,今天翻一番。嗨呼嗨呼嗨呼,翻一翻,翻一翻。超过那个英国用不了十五年”。

      随着大跃进的步伐,我们的任务更重了,学校把农场的土地分给了各班。我们分的土地种有玉米、棉花、蔬菜和水稻。

      结合课堂所学的专业知识,管好自己的责任田。所以我们每天休息的时间很少。

      一天下午我们正在地里干活,校方通知我们班回来,马上出发,去支援农村拔麦子。

      干了大半天活,已经下午四点多了,马上出发到清苑县,往返八十余里。等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就在麦垛上休息半宿,第二天早上四点钟就下地干活了。

      拔了一头晌麦子,中午收工吃了饭,下午接着往回返。走到半路上我的两条腿就疼得不行,勉强坚持,一步一步往前挪,等走到宿舍,已是下午五点多了。就这样第二天还得照样干活。

      那时农业部出台了“八字宪法”即“水、肥、土、种、密、保、工、管”。我们按照八字宪法去做。管好我们的责任田。

      因为施肥太多,发生了徒长。棉花长的比人还高,但是光长枝杈不结桃。小麦因为太密,发生了倒伏。丝瓜长有2米长,大萝卜一个二十斤。

      引来了外国人来参观,并送河北省农业展览舘去展出。

      那年九月,我们年级四个班接到了到农村支援秋收的光荣任务。

      由教导处干事带队,前往30里外的方顺桥村去支援秋收。干的都是一般的农活,吃的是地瓜(白薯)煮稀饭,但是劳动强度很大。

      特别是他们有一片土地,因为地势太高,从来都没有浇上过水。为了能浇上水,挖了三阶提水池,将水一阶一阶提上来。

      那次会战,我们整整53亇小时不下火线。人困得不行了,干着干着活就睡着了。

      中秋节快到了,天气转冷,我去时带的被子太薄,窗户上又没有窗户纸,再加上白天吃的地瓜涨肚子,一宿又冷,肚子又涨,休息不好,第二天照样干。

      白天干了一天活,晚饭后还得帮助农民砸矿石。

      农村也大炼钢铁,他们建起了小土炉。就是把砸碎的矿石和焦炭按一定比例堆放起来,外面抹一层泥巴,下面点着火,上面留个出风烟口。等火着完了,钢就算炼成了。结果都是一堆废渣,根本炼不出钢来。矿石,焦炭都白废了。

      庆祝“十一”那天,农民们在村头搭起了讲台,与会者都坐在湿土地上。

      我肚子涨得难受,离开队伍,到后面的小土炉上去烙肚子取暖。

      深翻土改,六尺深,先挖一个大沟,再把这面的土翻个个回填,中间还要施肥,结果翻上来的全是生土,根本不长庄稼。

      那时干活讲究插红旗,拔白旗。谁干得快,干得好,就给谁插红旗。干的最慢的,插白旗,追上了,就把白旗拔掉。

      支农结束后,回到学校,学校里也已经开始大炼钢铁了。

      大跃进的产物,学校成了戴帽大学。大学部的四个班,分别建了四座小高炉。

      而我们每个班要建两个铁匠炉。就是把从农村收回来的废铁砸烂了,烧红了,打在一起,钢就算烁成了。

      所谓废铁,当时把抽水机都砸了,当作废铁送来炼。那时农村要作无铁戸,连通条,炉口,门鼻子,粪叉子,火筷子,做饭锅,凡是铁都卖了。

      建炉要用砖,我们就到砖窑去抬砖。有的学校行动晚了,没砖可抬了,他们就把学校的围墙推到。校长出来阻拦,结果上面说,同学们的革命行动好得很,把校长当场撤职。

      炉子建起来了,从农村弄来风箱和大锤。

      烧的炭怎么解决?我们就到煤场去筛煤,从煤中筛出炭来。晚上干一宿,第二天天亮了,每个人除了牙是白的,全身都是黑的。我们感到很光荣,唱着大跃进的歌曲回到学校。

      一切条件都具备了,全班分成两个大组。班长带一组,团书带一组,12小时大倒班。

      一天夜里12点下班了,还没睡下,大喇叭响了,说是火车站来了废铁,得赶紧去抬。去晚了,就叫别人发挥大协作精神了。抬了一宿,第二天照常上班。

      我在那一次把脚扭了,干什么?写黑板报,报道好人好事,搞宣传,现场指挥,反正不能闲着。

      所谓炼钢,就是把农村收来的所谓废铁,烧红了,打在一起。我们还把这些“成品”抬到市委去报喜。

      到了年底,任务完成了,都12月底了,宿舍里还没有生炉子,煤都炼钢用完了。

      那一年全国农业大丰收,但是实际上丰产没有丰收。庒稼烂在地里,农民都去大炼钢铁去了。

      比如狍刨地瓜(老家叫白薯,有的地方叫红薯,学名叫甘薯),都是晚上进行。前面用驴耕,后面跟亇人,提亇马灯,在后面捡。露在外面的,捡起来了,埋在土里的,就不管了。实际上连一半也没收回来。

      我们家乡出水果,农民没时间摘,公社就通知学校,让小学生去摘。

      所以说是是大丰收,都是浮夸风吹上去的。

      到处放卫星。河北日报几乎天天出号外,说某某地方又丰收了,亩产几千斤。例如有一家谷子创造了亩产七千二百斤的记录。

      实际上平时年份,根本就收不了那么多。

      当时在农村流传着这样几句顺口溜“涝了收蛤蚂,旱了收盐巴,不旱不唠收蚂蚱”。还有“种一葫芦打一瓢,挎亇粪背篓就把一亩地的小麦收回来了。

      这些话虽然有点夸张。但实际上谷已子亩产也就是百十斤。

      那时河北省安国县说今年全面大丰收。还宣佈他们已提前进入共产主义了。

      那就组织人去参观吧!去参观的人,吃饭不要钱,住旅馆不要钱。为了应付参观,他们把几亩地的庄稼集中到一起,说是一亩地产的粮食。

      粮食在哪呢?他们在仓库里做上木头架子,上面铺上蓆,蓆上再撒上一层粮食。一开仓门,满仓都是粮食。那就上交公粮吧!为国家多做贡献。

      结果公粮没交完,社员就没得吃了。

      那一年,我们上半年,是半天上课,半天劳动,下半年根本没上课,暑假也没有放。这就是我所见到的大跃进。这就是我的1958。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我的1958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5509.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