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奇迹

  • 作者:荆棘鸟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4-04-01 15:37:43
  • 被阅读0
  •   我一向不太相信什么人间奇迹,总认为那不过是些鬼话,讲出来给人洗脑或是安慰人的,大约多是源自小说家或是编剧想象出的情节,无非为吸引流量或蛊惑世人罢了。然而,不久前我却亲身耳闻一则传奇,因讲述者的淳朴憨厚,不由我不信。

      母亲前段时间住院,同病房的还有一位农村老妇人,渐渐熟络后,两位老人拉起家常。因为没有其它事可做,一旁陪护的我也随着听她们唠嗑。老妇人遂念叨起一件奇事。

      “人这一辈子谁还没个三灾六难的,我可是见识过什么叫大难不死,不怕您说我瞎说,我一个农村老婆子,难道说就为编瞎话让人笑话我去?就是我家那口子……哎,想起来怕人啊,真是阎王手里抢条命啊……”

      我不禁放下手机,好奇心驱使中听老妇人继续讲下去。

      “早年间,我家那口子出门,不久就听人跑家来报信儿,说人被车给撞了,我一听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妇道人家的没经过事,就腿软脚软,被人催着慌里慌张跑出去看,只见围了一大群人,七嘴八舌的,扒开人群一看,地上躺着一个人,血里呼啦的瘆人,正是我家那口子,妈呀,哪还有人模样啊,溅得一地血,脑袋耷拉歪在一边,脸儿黢黑青紫,眼翻着白,我当时就急了,趴身上大哭,用手推他,大声叫他,就像对着一滩泥,一根木头,没有任何反应。怎么瞧都像是没指望了,大活人说没就没了,我是又急又怕,只觉天旋地转的,心想,肯定是没救了。后来抬上救护车时,见那身子软成一根面条儿似的,唉,想起来都后怕啊。”

      “怕是撞昏过去了吧?”妈妈探寻着问道。

      “要只是昏过去了就好了,到医院一检查,全身哪还找得到一处好地方,大腿粉碎性骨折,肋骨齐茬断了,没剩几根是好的,鼻子、嘴里往外沁血,脑袋瘪进一块,脸肿得跟猪头那么大,连气息也没了。当时在场的大夫都一个劲摇头,说这么重的伤,生还的希望不大。”

      “那后来呢?”

      “嘿,不怕你们不信,阎王爷都想不到的事。”

      老妇人绘声绘色的讲述深深吸引了我,我以为她接下去一定会讲,她如何哭天抢地地哀求医生,然后医生被她的精诚所至所感动后,怎样施展医术奋力抢救,最终将命悬一线的丈夫从生死线上抢救回来,按照剧情,她一定为了表示感谢,亲自赠上一面妙手回春的锦旗等等。

      “后来?拉回家等死呗,还能怎么样,直挺那么躺了几天,妆缝衣服都置办了,就等着人一断气,马上操办丧事。可说也怪,不吃不喝,就这么挺了好几天,一家子提心吊胆轮班守着,想着也就几天的事,谁承望那口气断断续续的,始终不断,最后居然缓活过来,还哼哼着要喝水。”

      “不是回光返照吧……”妈不禁插了一句。

      “没有,我们那老头子可真是命硬,小鬼儿都拽不走,鬼门关都留不住。我忙喂了几口温开水,眼睛就慢慢全睁开了,人也都认得,话也讲得,我熬了碗稀粥一口口喂他,竟也吃得下,神佛菩萨保佑,这简直是老天爷开恩啊。”

      老妇人絮絮叨叨,浑浊的眼睛闪着光亮,似乎以往那些片段正像电影情节那样一幕幕展现眼前。她又说,过了半年,她丈夫竟已经能在别人的搀扶下起床行动了,至今十几年过去了,虽然留下点儿后遗症,但除了腿脚与常人比不太利索,其他已经恢复如前,甚至还能骑车在村里村外转悠了。

      我盯着老妇人,发现她的眼神里也透着一种捉摸不透的迷惑。

      “至今也不明白,明明只剩一口气儿的人,没吃药,没开刀,倒像吃了起死回魂丹,鬼门关转了一圈又活过来了。”

      “真是奇迹啊!”我不禁自言自语道。我信那老妇人的话,就像她说的,一大把年纪编瞎话图什么呢,她又不是网上那些流量网红,开直播引流涨粉,虽然听起来近乎不可思议,但人的生命本就神秘,在强烈的求生欲面前,死神最后一刻也会退却吧!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奇迹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15243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荆棘鸟荆棘鸟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29篇
      • 获得积分:341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