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田园散文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作者
  • 日期
  • 海云
    2022-05-23
  • 风和景明,胜日寻芳。放眼河道两岸,土地肥沃,庄稼壮硕,农人们沿河灌溉,皆取此水,蔡河可谓是北杨集的母亲河,不仅滋养了土地和庄稼,更滋养了北杨集人独特的性情。但近几十年来,由于人们对河道疏于治理,加之环保意识不强,这条“母亲河”不再似从前那样宽阔,河面上飘满了生活垃......[浏览全文]

  • 贝儿
    2022-05-13
  • 吃过中饭的大哥大嫂将堂屋朝东大门的两块木板卸下来,一头放在门槛上,一头放在屋内的泥巴地上。门槛下鸡狗出入的洞,增加了门板与地面形成的三角区域的通透,加上堂屋的阴凉和不时从门外吹来的渐次降温的像轻轻为你挠痒的丝丝醉人的微风,让躺在门板上的大哥大嫂很快沉......[浏览全文]

  • 贝儿
    2022-05-13
  • 春有蚕豆,秋有倭瓜。一块七八平米的斜坡土地上总是不断地绽放着绿色。尤其是每年的夏初与秋后,饱满的蚕豆角子和大大小小的倭瓜甚是喜人。每当行人打此经过,总会指指点点地说道一番。仿佛这青青土坡不是平平常常的路边,而是人们散心聊天的乐园。......[浏览全文]

  • 牧尘
    2022-05-04
  • 为了不影响麦苗的生长,家家户户通常会选择像除草一样,用锄头把刺儿菜除掉。可是你明明把它从根部给铲折了,但若是紧跟着来了场雨或是地里太潮湿,人家照样还能再长出新根活过来;而地下没铲净的那部分根还会发出许多新芽来。刺儿菜这种顽强劲儿,颇有点杀了我一个,自有......[浏览全文]

  • 云玲
    2022-05-01
  • 当我接到哥的电话,说老屋正在拆除的时候,我正在鲁山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驻村扶贫。2021年7月,这一场罕见的大雨,波及范围太广,给老百姓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此刻,我们正在组织村上的群众抢险救灾,没想到,百余公里之外,我的老家,伴我度过年少时光的老屋,却没挺过这场风雨。我......[浏览全文]

  • 以墨静川
    2022-04-29
  • 是啊,每逢回家时,从小区门口到家里,大约也只要五分钟的路程,我却常常要走一个多小时。特别是从西门进来,路过一个圆形的不大不小的健身操场的北边,一打眼就能看到那里有朵朵含苞待放的小月季花正娇艳欲滴地盛开着,那是大红带紫的颜色,形状似圆形的圣女果大小,大约有几十......[浏览全文]

  • 傻逼
    2022-04-29
  • 说起枇杷还有一段故事,它与乐器琵琶有着不解之缘,据《释名·释乐器》记载,琵琶原本是一种游牧名族的木质乐器,弹奏时推手称‘枇’,引手称‘杷’,所以称之为枇杷。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音乐文化盛行,乐器繁多,古人为了将枇杷与琴、瑟等乐器在字形上进行统一,才确定将木字旁......[浏览全文]

  • 雅凝
    2022-04-28
  • 扒出来的地瓜用一张宽大的桐梓叶包好,塞进花布书包,一路欢跳:“地瓜根,满坡生。我走家婆门前过,家婆问我是哪一个,我是家婆的亲外孙,家婆叫我进去坐……”童年的日子,地瓜一样香甜。......[浏览全文]

  • 雅凝
    2022-04-28
  • 什么?这是君子兰?你养的君子兰?她开花啦?这君子兰打我结婚时家里就有,二十年来从没见她开过花,二十年后她开花啦,怎不令我惊奇、惊叹!我刚见她时,她像个营养不良的黄毛丫头,一点也不养眼。搬家后,由于缺乏颜值,她被抛弃在少有人光顾的阁楼上,不见阳光,没有雨露,只有公公......[浏览全文]

  • 雅凝
    2022-04-28
  • 老家的老人常说,男不离姜,女不离艾。又说,男不离姜,女不离糖。这糖就是红糖。小时候,我一点也不害怕伤风感冒,有时候还盼着受凉,这样就能喝到红糖姜汁汤了。一有头疼发烧,奶奶就烧一大碗,让我趁热喝下,钻进被窝,把头蒙上;一身大汗后,穿衣下床,体轻如燕,神清气爽。......[浏览全文]

  • 雅凝
    2022-04-27
  • 翌日,晨。我揉着腰,在百姓的院内踱步,只见一男孩,拿着弹弓,击打着很高屋脊上的麻雀,然屡击不中。吾观之,手痒。抢过男孩弹弓,瞄准射出,只见鸟儿应声由屋脊滚落而下。男孩欢腾跳跃。忽闻鼓掌之声,只见房东大嫂笑吟吟地说:“还是解放军厉害!”我曰:“小时候就玩弹弓”。又曰:......[浏览全文]

  • 雅凝
    2022-04-27
  • 秋日,苍穹高远,鄱阳湖大草原以其广袤的绿恭候到访的游客。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或快跑,或漫步,随意朝着任何一个方向。心怀畅达。无拘无束。满满当当的绿滋养着眼睛。微风拂过,苔草轻歌曼舞。你看,除了互相守候的芦狄,一簇又一簇间在其中,魔幻般地变换阵式,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浏览全文]

  • 雅凝
    2022-04-27
  • 历史上,旧合肥分东西南北四乡,外加一个东北角梁乡。新中国建立之初,重新规划分行政区域时,将合肥城区以外的所有地方都划出去,合肥东乡及梁乡如今属于肥东县管辖,西乡属于肥西县,南乡为今天的包河南滨湖一带,北乡则在今天的庐阳区北一环以北地区(含长丰)。梁乡在历史上......[浏览全文]

  • 雅凝
    2022-04-27
  • 就在我拿着相机忙得不亦乐乎之时,接待我的丁队长从筐里拿了一个梨子,“小孙同志,辛苦了,尝一尝我们的梨子。”我说,“队长,不用,不用。”“没关系,你来采访报道我们果树队,连水都没喝一口,就把这梨子当水喝吧。”见丁队长直意要给我,我就怯生生的接过了队长手中的梨,连声说......[浏览全文]

  • 雅凝
    2022-04-25
  • “十里洋场烟花地,风云际会上海滩”,自1843年上海开埠以来,上海被迫成为列强的殖民地,被化为公共租界(由英美租界合并而来)和法租界。此时,外商、政客、名流、劳工等社会各阶层的人物都蜂拥而至上海滩,可见上海从一开始就有着其独特的移民性和包容性,上海滩当时的繁华......[浏览全文]

  • 吴丽华
    2022-04-24
  • 我出生时,接我来到世间不是医生,而是乡村里的阿婆,阿婆接生的孩子很多,成活的多于夭折的,父母亲对于阿婆接生的技能,很放心。面对这个神圣而高洁的工作,阿婆总面带笑容,乐此不疲。我出来时,没有呼吸和哭声,阿婆抓住我的两只小脚,头朝下,使劲拍打着屁股,大地沉静而庄重,我就哇......[浏览全文]

  • 吴丽华
    2022-04-23
  • 午后,换一身碎花小布裙,携一只竹篮,一把小铲刀,走出家门,奔向草绿花开的春天。田间,树林,溪水边,这边一株,那里一簇,多的是荠菜,真让人惊喜,不知道先从哪一棵挖才好。不远处有农妇蹲着身子,低头挖荠菜。我望着,笑了。这个时候,有春风暖,有柳如烟,有野菜香,准不会让你失望。......[浏览全文]

  • 以墨静川
    2022-04-20
  • 杨林桥是我们上庄古镇的风水标志,它矗立于村口,在人们进出村落的必经之地,已经站定了400多年。栉风沐雨中,它静静目送上庄一代代子孙背负着人生的追求和家庭的责任,少小离家,出外打捞世界;又默默等待他们白发老颜,收心归来。多少悲欢离合悲欣交集的人生剧目在它面前拉......[浏览全文]

  • 那由他
    2022-04-20
  • 我是不能走,也不能跑,但尊贵的灵长先生,请您快些儿走开吧!暮光晚雨,在充满绿意波动的山林,葱茏不尽生机无限。生命的气息振荡着渗透蔓延了整个世界,弹掉了枯萎与腐朽。......[浏览全文]

  • 吴君
    2022-04-17
  • 老家多云,多雾,多雨。一会儿白云绕着山,青山秀出天外;一会儿云蒸霞蔚,云海漫漫,山在虚无缥缈间。云下多溪涧,涧内多流水,一会儿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流向远方如鸣佩环,一会儿飞瀑高悬瀑上有彩虹瀑下有云烟。老家多雨。一会儿松涛澎湃山雨欲来,一会儿穿林打叶雨细风斜。有风......[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