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小小说>文章列表
  • 文章标题
  • 作者
  • 日期
  • 美文苑
    2022-05-25
  • “老板!你卖给我的是一条死鱼!”一个大汉把提在手上装鱼的袋子扔在了老板面前。“这不可能是死鱼呀,我卖的鱼活蹦乱跳的,怎么会死呢?”那个老板一边说一边查看死鱼。“你说卖给我的是活鱼就是活鱼啊,那为什么我回家后要倒进鱼缸的时候,这条鱼就死了呢?”大汉咄咄逼人地......[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24
  • 结案案子移交在检察长办公室进行。“陈经理,这个案子已调查清楚了,经县纪委研究决定,蓝鸟车留你们公司用,但必须按购车价款罚5.6万元,此款上缴国库。其它的问题,移交你们自己处理,结果请告诉我们。”检察长对我说。接着他让经办此案的高科......[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20
  • “老板!你卖给我的是一条死鱼!”一个大汉把提在手上装鱼的袋子扔在了老板面前。“这不可能是死鱼呀,我卖的鱼活蹦乱跳的,怎么会死呢?”那个老板一边说一边查看死鱼。“你说卖给我的是活鱼就是活鱼啊,那为什么我回家后要倒进鱼缸的时候,这条鱼就死了呢?”大汉咄咄逼人地......[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19
  • 偌大的礼堂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四目相对,寂静无声。空气像凝固了一样。他站在主席台上,高高在上,俯视着台下的他,一如往日的威严,脸上透着自信霸气的光芒,永远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他站在台下,仰视着台上的他,不像过去一副顺从敬仰的样子,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神里却透......[浏览全文]

  • 贝儿
    2022-05-13
  • 这朱三也是有点意思,自从被人喊了老棍儿,竟然应和般地留起了胡子,他的胡子又不像旁人的那样齐整,就鼻子下面和下巴的区域有;朱三的胡子可不听话,从鬓角往下,鼻子和嘴的四周,直到喉结处,全是黑乎乎的硬毛,打着卷儿连成一大片,看着脏兮兮的,一下子显老了不少。村里叔伯辈儿......[浏览全文]

  • 玉笛书剑
    2022-05-11
  • 每个人都有选择走那条路的权利,而有的人走着铺满鲜花的路,而有的人却走向了万劫不复的路。今年刚刚五十岁的万仕通的人生路戛然而止,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撇下了妻子郑昕霞和儿子万熙光。和万仕通有着近30年夫妻缘分的郑昕霞趴在丈夫冰冷的尸体上,一时间觉得整个世界都......[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10
  • 工程保险公司当然不做工程,我们只作保险。这里的工程,指的是我们抓班子建设订的“约法三章”和在全体员工中开展“四讲”活动两项举措,因其难度大,就被称作“工程”了。一个单位要搞好,必须抓好班子和队伍。班子是上级搭的,队伍是现成的,好不好有“先天”成分,“后天”......[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09
  • 某一天,已是晌午时分,温热的阳光洒满了崇山峻岭。曲折山道上走着两个着对襟装的男人。两人是巫溪大学的学生,大串联转车时上错了车,将错就错投入了这巫溪山岭的山乡怀抱中。两人早就听说过,山乡村民都很是好客,此一行,说不定会让他们大饱口福,求之不得叻。走得稍前一步......[浏览全文]

  • 故人不朽
    2022-05-08
  • 现在是2020年大年初九,凌晨6:24,她醒了。外面下雨了。她听见雨滴落在钢管上的声音,空灵带着回声和颤音,很像日本永观堂的钟声。她没有去过日本,但她听过这个钟声,在蒋勋讲金刚经的荔枝微课里。“我每天散步的时候会路过一条林荫小道,那条路上有很多樱花树,樱花落尽后树......[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07
  • 冬至过后一周的清晨,七点钟过点,天安县枫香镇岩脚村天刚麻麻亮,天上飘着细雨夹着密密的雪花,田铁柱老汉家不大不小的院坝里已是一派忙碌景象。田老汉每天三道急电,说年关将至,天寒地冻的各家有各家的事,催促儿子早点回来把那桩事情了结,在他钻土之前也算坡坎上完了。岩......[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07
  • 夜,伸手不见五指,黑的像锅底。 一个人影沿着院墙弯着腰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一侧身挤进了院里。一点声音都没有,轻车熟路直奔西房去。 古旧的一扇窗,从窗糊纸上映照出昏暗的一点黄光。人影从门缝里挤了进去,那盏微黄的灯立刻灭了,一会就听到了门栓声。 他一把......[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04
  • 你还我儿子!随着一声嚎叫,国运嫂子手里的饭碗也飞了出去。碗碎了,面条撒了一地。她跳起来冲到饭桌对面,伸手薅住国运的前襟,头顶在国运的胸口上使劲往西墙上撞。国运吃了一惊,使劲推开媳妇。力量大了,国运媳妇一屁股蹲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国运冲出堂屋,冲出院子,跌跌撞......[浏览全文]

  • 张亮
    2022-05-03
  • 金阿云,浙江人,爱好阅读写作,己刊发纸刊微文三百多篇(首),获过小奖,系温州市作家协会,中国西部散文协会会员,秦川文学院签约作家,青年文学家杂志理事。自由写作是我最大的快乐......[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02
  • 母亲失踪了好几天,我们发动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同事去她可能会去的地方寻找,都没有一点线索。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三天两头往外跑,我们几乎天天要守着她。但她就是不听话,也管不住她。要是不让她出去,她就又哭又闹,真的没有办法。这次,她趁妹妹去给她拿药,一下子就不见了。......[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5-02
  • 夜深了,从窗户外飘进了一个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接着就是一个女人的怒吼和“砰”的一声关门声,把整幢楼都震动了,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孩子的精神也足够好,或许是半夜被关在门外的害怕,很大的哭喊声持续了约有十多分钟才逐渐小下去。孩子应该是被拉进屋里了,偶尔传来......[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4-30
  • “老板!你卖给我的是一条死鱼!”一个大汉把提在手上装鱼的袋子扔在了老板面前的桌子上。“这不可能是死鱼呀,我卖的鱼生命力是很顽强的,怎么会死呢?”那个老板一边说一边查看死鱼。“我不管你卖的鱼生命有多么顽强,反正我来回家后正要倒进鱼缸的时候,就发现有一条鱼死......[浏览全文]

  • 傻逼
    2022-04-29
  • 文碧是我的闺蜜、同学。初中毕业她便考上了中师,三年后分到我们母校做了矿子弟小学教师。而我初三补习两年连个技校都没考上,只有在十八岁的时候最后一批还可以顶替退休父母工作的政策允许下抓紧顶替母亲参加了工作,到机电车间当了一名学徒工。从此,她是干部在册,而......[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4-26
  • 村子里要搬迁的户,都把房子拆的差不多了,说是拆,其实都是把瓦下了,能用的都抵给村子里给点钱,不能用的,都送给邻居了,远远一看,村子里灰突突一片。院子里到处都是被子、锅碗瓢盆,堆的跟小山似的,路上上面组织运送移民和物质的拖拉机、木板车、自行车,各式各样,人们都在忙活......[浏览全文]

  • 美文苑
    2022-04-26
  • 共眠“啊~死猫”!罪魁祸首听到我的这声惨叫,吓得逃之夭夭。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猫就总喜欢跑我床上睡。而且睡得不老实,总是动来动去。我的睡眠又不好,一动,就得醒。不过这个还好,最让我烦感它上床的,就是那一天晚上:我睡靠近床边缘,正睡得舒服,这猫又开始行动了。它悄......[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