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成长日记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作者
  • 日期
  • 康桥
    2024-04-22
  • 望着你们执著的眼眸,互相拥抱在一起啜泣,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任泪水流满脸颊。欢庆的锣鼓响起,望着你们斩钉截铁地走向站台,我的心里默默祈祷,祝你们一路顺风。是呵,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今日分别,不知何时再重逢。老战友,我知道你们内心很挣扎,对军营充满了恋恋不舍,这里......[浏览全文]

  • 七年的雪
    2024-04-13
  • 4月5日那天一早,我们在学校门口的西板桥畔集合,经过景山西街、前街,穿过南北长街,向天安门广场进发。走在前面的高年级同学打着红旗,抬着师生自己动手制作的花圈。反复唱着由毛主席语录改编的歌曲“成千成万的先烈,在我们的前头英勇的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浏览全文]

  • 严太贤
    2024-04-11
  • 爷爷制作风筝的时候,还讲述着风筝的来历。风筝又称纸鸢,是古代劳动人民发明的一种通信工具,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西汉大将韩信曾利用风筝进行距离测量。从唐朝开始,风筝逐渐变成玩具,到了晚唐,风筝上已有用丝条或竹笛做成的响器,风吹声鸣,因而有了“风筝”的名字,也成了民......[浏览全文]

  • 西域男孩
    2024-04-05
  • 17岁那年,我幸运地被招进了本市一家国有大企业。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感觉阳光格外灿烂,天空格外明朗,心情也格外舒畅。走在路上,我看见谁都想笑,双脚踩在地上,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快。毕竟,家门口一家上万职工的大企业,在人们的眼里,它的实力和地位都是不容小觑的。......[浏览全文]

  • 西域男孩
    2024-04-05
  • 商人的智商永远都是高超的,商人的思维永远都是活跃的,商人的眼光也永远都是具有前瞻性的。张齐山见供销商店闲置下来,挺可惜的,于是就在每年春节的前后,以低廉的价格把供销商店承租下来。租期长则三四个月,短则一两个月。他把租下来的供销商店经过简单地收拾整理,在里......[浏览全文]

  • 秦岭白云
    2024-04-03
  • 终于到站了,我第一个走下火车。站在家乡的土地上,望着那熟悉的房屋、街巷,听着那久违的乡音和蝉鸣,我的心激动得快要跳出来了!能不激动吗?这可是我出生和长大的故土啊!是我当兵五年里日思夜想乡愁葳蕤的那块土地啊!她的一山一水都是我思念里的章节和段落,一草一木都......[浏览全文]

  • 淮宏珍
    2024-04-03
  • 在我还小的时候,就常听大人们说: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苍天何曾饶过谁?因而,常在大白天抬头寻找,想看一看头顶之上的“神明”究竟长什么模样,还常在夜晚和眨眼的星星对视,看看老天爷是否真的不分昼夜地天天在睁大眼睛看着我。及至长大后才渐渐得知,这些广为流传......[浏览全文]

  • 妙妙
    2024-04-02
  • 望着衣服口袋被鞭炮炸得像筛子眼似的破烂不堪,心情一落千丈,刚穿上的新衣服还没过完年就破成这样,这一年怎么过呢?一年才穿一套新衣服,回家没法跟父母交代呀。小朋友们都陆续回家了,我不敢回家,我在拖延时间,绞尽脑汁地想办法。确实没有办法可想,一家人就要坐在一起吃......[浏览全文]

  • 汤碧峰
    2024-04-02
  • 校园的桃花开了,粉嫩粉嫩的花朵,像孩子们的脸,让人爱意绵绵。校园外运河边的迎春花开了,樱花开了,海棠花也开了,柳枝由前几天的嫩黄渐渐转绿,在微风下摇曳,春天已重返江南。......[浏览全文]

  • 东东
    2024-03-31
  • 时至今日,你与父亲应该断联了近三个月,一月底你单枪匹马与家的方向背道而驰,并且,坚持到了现在。那是你在二四年,做的最勇敢的决定。很抱歉,直到现在我还是没能完成你的团员梦和党员梦。你热爱的文字,我也没能再坚持的写下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自私,开始去计......[浏览全文]

  • 周晓娟
    2024-03-30
  • 大约在1962年盛夏一个宁静的夜晚,晧月当空,繁星点点,满大街纳凉人收台儿板、端藤椅的碰撞声格外入耳。朦胧中,“六宝儿,半夜凉了,我们回房睡吧。”母亲抚摸着我的小屁股轻轻地呼唤着,我半躺在母亲的怀抱里,挺着鼓鼓的小肚皮,叉开双腿,翘起“茶壶嘴”撒了一泡积了半夜的尿......[浏览全文]

  • 笑我钟情
    2024-03-28
  • 让我勉强上完初级中学的是皖东的一个叫烟陈的中学,他毗邻江苏的南京六合县,这都是少年时代的事了,如今已经时过境迁成为了遥远的故事。原来的烟陈乡也被雷官镇合并了,原来的烟陈初级中学也已经不复存在了,原来的六合县也已经改成了南京的六合区了,原来的我还是原来的......[浏览全文]

  • 周晓娟
    2024-03-28
  • 学大寨时农活特别紧张,养母要下地干活,为了让我吃上饭,她总是把原来锁得好好的大门也不上锁了!十四岁那年,我结束黄埭卫星的寄养生活,回到五岁时离开的北桥毛巷自己的家。这无疑是在割养母的肉!高中快毕业时,卫星的大娘及几个阿姐到南桥的学校来找我。说洪生啊,你快回......[浏览全文]

  • 周晓娟
    2024-03-28
  • 我本人说好听点是善良,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比较懦弱!别人咳我一痰,可能一抹就走了,但是你难为我哥们就不行!为这,干过两次硬仗,也麻烦了政府……曾几何时,我们都是莽撞少年,与几个铁哥们一起天不怕地不怕妄图闯荡“江湖”。时光荏苒,青春不在,但兄弟间的情谊却会永驻心底,成......[浏览全文]

  • 周晓娟
    2024-03-27
  • 单位派我驻外工作五年多了,前些日子电话通知我回单位上班,从库房取回多年寄放的衣物和书籍,整理这些东西时,翻出一本纸张淡黄的剪贴本,查看最早贴上去的报纸日期看,也有二十年的时间了,眼下一行行油墨香味的文字,是我喜欢的作家作品,读过思考过每篇文学作品,激励引领我改......[浏览全文]

  • 黄皮人
    2024-03-23
  • 能有自己的书,自然是喜不自胜。识字不多的我,抱着《鸡毛信》翻来覆去地看,虽然大多数字不认识,但在大人的帮助下,故事还是能够看明白的。一遍遍地翻,一遍遍地看,连环画最终破烂不堪,而海娃的形象和鸡毛信的故事却在我脑海里变得崭新而清晰……至于那本《看不见的战线》......[浏览全文]

  • 黄皮人
    2024-03-23
  • 上世纪末,我家住在天津市河东区一片平民区的两间私产大平房里,当时我们遇到最苦恼的事情之一就是房子漏雨。我家的平房是尖坡顶,屋顶的建造是一层木板上抹了一层黄泥再抹一遍白灰,最外一层铺了油毡,房顶较薄,夏天屋里特热,冬天屋里特冷。房顶一旦漏雨首先是屋里纸糊的......[浏览全文]

  • 笨表妹
    2024-03-16
  • 常常放学后,忽悠村子里的熊孩子跟我一块儿去干坏事。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一次去吴老二的菜地偷白菜,那要比现在电脑上偷菜的游戏好玩很多。偷菜小分队悄悄走在菜地窄窄的田埂上,装着若无其事路过的样子,待看菜的吴老二在一旁抽烟闭眼喷云吐雾时,小伙伴们以迅雷不及掩耳......[浏览全文]

  • 段阿姨
    2024-03-15
  • 不足一个月,大舅妈就把梁东村的妹妹介绍给我父亲成亲了,这位“妈”过门后沉醉于赌博之中,几乎长期不在家。父亲好言相劝她都当成耳旁风,为此与父亲经常吵架。一年后怀孕了,可仍继续参与赌博。父亲仍继续劝阻。她不但不听,便坚持离婚,挺着大肚子改嫁回到梁东村。......[浏览全文]

  • 笨表妹
    2024-03-15
  • 最近,我读了宣城市作家协会主席时国金散文集《此心安处是圩乡》收获颇丰。其中,在“村庄和老碑”这篇文章中写到“小时候村庄上遍地是残砖断瓦,特别是靠沟旁的河岸边,因雨水的冲刷,几乎被小砖瓦片堆积覆盖了一层,在水与岸之间形成了一条砖瓦带,那些碎砖残瓦被清澈的沟......[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