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周溪一中散记

  • 作者:丫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08 16:31:49
  • 被阅读0
  •   -01-

      曾经的周溪一中座落在古塘达坂村垴上。这里地势开阔,有初中部和高中部。我在这里渡过了初中3年,高中2年的时光。还是在读小学时,我就时常在操场高大的树下,临窗望一墙之隔的一中高中部。靠北边的教室里有一个我同村的女孩,当时女孩能读到高中算书读得多的。

      后来升入一中,觉得校内、校外新奇而有趣。校内场地开阔,环境整洁,大大的操场两侧种植着高大的泡桐树。泡桐树冠大而荫浓,春季先叶开花。粉紫色的花为漏斗形,像一个个小喇叭。有一天晚自习,我经过操场,只觉暗香扑鼻,抬头一看,成串成串的泡桐花顺着树干在夜色里盛开着,泡桐树如披着紫衣的仙子,散发看迷幻般的美。夏日,大大的绿叶密集而生,树下是满地的荫凉。泡桐叶叶大柄长,像把小扇子。泡桐果也很大,一个个像小鹅卵石那般……

      泡桐树后分别有男、女学生宿舍。操场前有个大主席台,主席台后是两大长排教室,前排初中部,后排高中部。操场后是教工宿舍。教工宿舍一边尽头是学校食堂。学校食堂地势略低,在教工宿舍去食堂要踩台阶,由教室去往食堂是一段下坡路。下坡路肯定走得快,更别说跑了。每当中午用餐时段,走在最前、挤得最多的是饥肠辘辘的学生。但即使这样丢了自己的蒸饭碗,挨饿的也不少。

      当时在学校食宿的学生很多,菜主要是自己从家里带来,饭是自带米、碗放大蒸笼里蒸。几大层蒸笼,挨挨挤挤的各式蒸饭碗里有主人们已放好的米,烧饭的大师傅到时会像浇灌庄稼样拿个大水瓢往每个碗里注水,他黑黑的脸被大灶里的煤火映得红红的,额头好像一年四季都有汗珠。

      饭熟时也到了下课用餐的时间,远远就能闻到饭香,这香味加快了每个人的脚步,都能很精准地找到那由米变成饭的碗。因暗暗地都有标记的,有的是款式、有的是花样、有的是铝盒、有的是搪瓷、有的是碗里冒出的鸡蛋尖(这在当时算是奢侈点的)。但即使这样也不能排除找不到自己饭碗的,反复搜寻就是不见它的倩影,待所有学生都领走了自己的“宝贝”返回一看?笼里会残存一、二个丑模丑样陌生的饭碗,心想,肯定是哪个冒失鬼拿错了。家近的学生就飞奔回家吃,家远的学生就另想办法填饱肚子。

      后来挨饿的学生学乖了,情急之下领走那残剩的没人认领的饭碗,用餐完仍然下米放回蒸笼,因下次搜寻蒸笼时,自已丟失的碗又静静地伫在某个角落,像个走失回归的“孩了”。当然,大多时候它是回不来的,那就从家里选一个丑陋的旧碗保险点。

      -02-

      当时食堂是没有炒菜卖的,下饭菜学生自带。由于一星期只放一天假,那么家远的学生自带菜就一星期的周期。当时没冷藏设备,大都分学生带的都是干菜、腌菜之类。寝室的床头至周一就颇壮观,一溜一溜挂着的全是同学们从家带来的炒菜。透过尼绒网兜,大致可看到每位所带菜肴,家境情况也一目了然。天冷还好点,天热菜就吃不了那么久。有位家境困难的女生,一次带了碗炒青菜,因油放得少,另天就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可她还是没事似的强咽下去……

      当时各个班的女生相对集中在一个大寝室,也相处得如亲姐妹般,吃饭时会相互“串门”,分享一下各自的新带“好”菜。一个家在县城的女生偶尔回一次家,带了一大碗豆腐干炒肉,一回来就被相好的同学白白吃了个精光,剩下的日子只有“挨家挨户”指望蹭吃了。有时中途有同学家人往学校送菜,我们因此机会而认识了某位同学的父母或是哥姐。有位男同学的姐姐蛮漂亮,有些调皮的男生就会不痛不痒地开些玩笑,大家也一笑而过。那时学习虽累,生活虽苦,但大都处于青春发育期,大家的脸色也还过得去。有个女同学,母亲是老师,没多余时间自己种菜,吃得最多的是豆腐干,但她却白胖红润,好看得很。那时认定豆腐是最养人的。

      我们还发现一个能使脸色红润的方法,就是用冷水洗脸。当时学校只是傍晚供应热水,晨起洗漱就只得用冷水了,大冬天也是如此。水是我们每天傍晚去达坂村附近的池塘用脸盆或水桶提过来的,有一段较长的路,穿过达坂村村庄,沿途顺便看下村况、风景,大家乐此不疲。如果大冷天那个想办法从食堂弄来一盆热呼呼的水,那么有上十条毛巾会依次放进脸盆,那热热的温度是多么温暖、多么舒适啊!没人嫌弃热水会脏,直到脸盆里的水见底。不过这样时候还是少,晨起,大家依然安于冷水洗漱,脸色不见了黄,但会有些不尽人意的雀斑,有个雀斑多些的女生就顺便在洗脸时抺些牙膏搓脸,两颊绯红、绯红。

      各种原因,寝室的卫生条件是有限的,几十张上下铺挤挨在一起,有段时间疥疮流行。只要上铺有人犯了疥疮,那么下铺必然遭殃,接着是整个寝室的人共犯。生了疥疮的同学手臂、脖子、身上全是隆起的丘疹,任你抓出血也止不住。这时学校就非常重视,叫买硫磺皂洗衣、洗澡,用硫磺膏外搽,多晒洗衣被。肆虐了一阵的疥疮在大家的全力驱逐下悄然消失了,每个人的储物箱里都能找到那用空了的硫磺软膏盒,它小小的,黄黄的,拧开盖,空盒里也有一股硫磺的余味。

      -03-

      晚餐后至晚自习前,这段时间是充沛的,也是自由的,同学们会各自出校外活动,即便这样,每个人手里也不忘带本书。出校铁栅门时,常见到的是校门不远处达坂村一个小媳妇,小媳妇左眼脸时常贴个小红纸片,颇引人注目,后来知是制止眼皮跳的土法子。小媳妇摆小摊,她那个糖罐里永远有卖不完的结晶体冰糖,大小一致,晶莹剔透。在村中偶尔会碰到一个已休学的高年级校友,她闷头走着,偶尔会兀自一笑。后听说她是因学习大过刻苦,在家看书至深夜,被窗外不明物惊吓所致。那时我们都会轻叹一声。

      达坂村头东边有一小片竹林,我常拿本书装模装样,其实是看细长的竹叶和青青竹杆上的竹节。竹叶背面有自然风化的灰白色条纹,它们组构成形形色色的图案,随你的视角和想像而不同。竹林旁有一栋老棋盘屋,那个房子我小时候生病时进去过,里面设立过卫生所。房子很大,有很多房间,房屋正中有个四方“天井”,下雨天水直直落到“天井”里,又在井底弹跳起一串串水珠,印象很深。一个达坂村的女校友说房子是她祖上的,早年被充公了的。

      学校的西北边有村民种的成片成片的油菜田,每到油菜花盛开的季节,就漫野的黄花。我们结伴去的女同学走进田野,很快会被油菜丛淹没身影,那时夕阳西下,油菜地也浸染在夕阳的余晕里,花黄烁金。在这片广袤里,我们常很迷惘,我们到底为什么而读书,这片美丽的土地在我们看来是那么的僻陋、闭塞,外面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不知那个女同学听说“油菜花里常藏鬼”,吓得我们有段时间不敢去了。

      说鬼时,鬼倒是没有。凌晨,我们却被校门外的歌声加碰击栅栏铁门声所扰醒,这个凌晨的歌声困扰了我们好一阵。时断时续的歌声甜而清脆,是达坂村一个因失恋而疯痴的女孩。那个女孩是我小学同学,住在有“天井”老屋附近的,因家境不好早早辍学,谈了个对象分手了。年纪轻轻就成这样了,我们又不免为之叹息,负情原是一把伤人的刀啊!后来歌声没了,听说被一个城里男子带出去治病了……

      在当时的农村,父母供养我们读书是多么的不易,在哪种艰苦的环境下求学,大家都像努力耕耘的牛犊,一个劲地苦拼向前。有少数同学会因各种原因而辍学,我们会去她们家看望、劝说,而我们的游说在现实面前是多么无力。应该说留下来冲刺高考的都是“好汉”。而一中印象直至高二画了个句号,高三我们届迁校去了“水产职中”,这又是一个全新的天地……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周溪一中散记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368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