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日记大全
文章内容页

煎熬

  • 作者:阿源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2-09 00:39:22
  • 被阅读0
  •   一月份陪女儿婉君一起去深圳,她要搭第二天早上轮渡去香港机场,然后飞往澳洲珀斯读书。儿行千里母担忧。疫情远未结束,女儿知道要一年后才能回家,在深圳的那个晚上,彻夜不眠,躲在被子里低低饮泣。我一遍遍安慰她,此时,感觉任何语言都很无力。唯有紧紧抱着她。千般无奈万般不舍的女儿是含着泪离开蛇口港口的,我的心也如针扎一般刺痛。分别,是人世间最残忍的事。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独自漂洋过海去到大洋彼岸,那种落寞确实让人不敢想象。

      之后的日子在无声流淌。女儿几乎是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八月份时,告诉我11月中旬就可以完成所有的考试。为了稳妥起见,当即,我在携程网上替她买好了回国的机票。因为疫情,女儿所在的城市珀斯,早就断了飞广州的直航,只能先飞墨尔本或悉尼,再飞回广州。回国的航班少,机票不多且贵,如若晚了,买不到机票,那就不好了。

      本以为机票办妥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不料世事无常,人算不如天算。

      10月1日,我送父亲回老家。在高铁上,收到携程发来的短信,说是女儿乘坐的珀斯到墨尔本的航班已经取消了。我赶紧打电话给携程客服,问他们:我是不是另外再买一张珀斯飞墨尔本的机票就行了?客服说:因为我买的是联程机票,珀斯飞墨尔本的航班取消了,墨尔本飞广州的那张票也不能用了。我请客服再帮我改签其他的航班,客服一番查询,说是那几天都没有航班。航班突然取消,携程又不作为,令人措手不及。

      一筹莫展,微信告诉婉君航班取消的事。婉君很担忧。过一会告诉我,她的一个同学买了11月23日珀斯飞墨尔本的机票,以及24日墨尔本飞广州的机票,她两张机票是分开买的。我马上上网查询,看到还有机票,也买了和她同学一样的机票,但机票价格比之前的贵了几千块。在下高铁之前,终于把女儿的机票重新搞掂,不免松了一口气。我深深知道,不快点下手抢票,没有机票了,就麻烦大了。

      然而,当天晚上,婉君另一同学母亲和我聊天,说航空公司帮她们改签了机票,是免费的。她告诉我,找携程没用,要找出票的南航公司。

      打了几次电话给南航客服,几经交涉,他们同意帮婉君改签机票,但是他们说,其中一张机票,是不可以退换的,我后买的机票,如果要退票,是要收挺多手续费的。为什么携程客服一开始不告诉我可以改签或者找南航呢?哎,因为自己对这方面的无知,心里又急,多买了两张票,白白损失了好多钱。本来航空公司取消航班,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向携程求助后,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帮助,他们也没告诉我应该怎样去做。求助无门,只能自己想办法,于是花高价另外买了机票。

      由于携程客服的原因,以及自己对机票取消后,不知道直接找航司改签,其间白白焦灼和花了几千块冤枉钱。找他们要说法,除了道歉,还能怎样呢?这枚苦果,只能硬生生地自己吞。这件事也给了自己一个教训:以后凡事不能急,一定要等冷静之后再处理。

      为了做好回国的准备,婉君早就安排打了新冠疫苗,然后着手申请回国豁免权。令人意外的是,申请被拒。记得去年是一次申请就批准了的,今年怎么回事呢?原来,从今年八月份开始,豁免权收紧了。认真看了申请条款,确信无误,再发出申请,还是被拒。和学校老师沟通后,我们准备了所有的资料,发给大使馆,终于,申请批准了。

      想起半夜醒来,女儿发来两个字“失败”,我没有马上回复,实在是不知道怎样安慰她。我知道,女儿和我一样,伤心难过失望。我担心,如若女儿回不来,她该怎么办呢?何去何从?我想她会崩溃的,实在不敢想象下去……

      女儿长大了,比去年坚强多了,过后,她笑着和我视频:妈妈,放心,我不会难过的;如果真的回不去,等那时我再难过吧。我说,好事多磨,能回来就好。

      南航公司服务还算周到,上个星期,墨尔本的南航部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些起飞前的注意事项,我怕记不住,让他们发邮箱。

      18号,女儿考完试了。

      23号,女儿和同学一起从珀斯飞墨尔本。到了机场,她发来语音,说是没有机票预订记录,我浑身发软,不会吧,难道是因为我头天取消了另一张机票,客服操作错误取消了她两张机票?天呐,怎么会这样呢?马上给携程客服打电话,询问缘由。过一会,女儿说,已经可以了,没问题了。之前在自助机上值不了机,然后去人工柜台就可以了。还好,只是一场虚惊!想起刚才语无伦次地和女儿对话,心脏还在噗噗跳呢。

      婉君昨天下午到达墨尔本机场,就在预定的机场酒店休息。墨尔本和广州有三小时的时差。比广州时间早三个小时。

      嘱咐她好好睡觉,疲惫的我,却又一次失眠。虽然定了闹钟,虽然叮嘱了女儿办好所有手续后,一定要告诉我一声。但,躺在床上,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生怕还会出现什么问题。心中祈祷:祝女儿一切顺利!

      四点多(那边七点多),婉君发来图片,她们在吃丰盛的早餐。我让她尽快去机场,早点去不用排队。等她们去到机场,已经很多人在排队测体温了。虽然女儿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但我还是放不下心来,就怕万一有什么遗漏或意外。已经九点半了,我迷迷糊糊,眼睛都要闭上了。女儿发来语音:说是大家都进去了,就她还在外面等,工作人员说没见过像她一样拿通行证的,不让她过;说是要等广州白云机场回复,这边要六点半才上班。说着说着,女儿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的天,竟然又来这么一出,11点的飞机,九点半还没办登机手续呢,可想而知女儿有多急。我不停地安慰女儿,让她安心,证照齐全,绝对没事。毕竟,她不是第一次用通行证。期间几年多次往返,回中国的签证都是用通行证。我解释,可能办登机手续的是新人,她没见过通行证,她对自己工作很有责任心,所以,要确认才放行。

      几分钟后,女儿发来语音,可以办登机手续了。阿弥陀佛,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等女儿坐上了飞机,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在过去一年中,多次和女儿视频聊天,女儿几乎每次都忍不住说:妈妈,我好想家,我好想回家呀!感觉在这里像坐牢一样,我已经受够了,实在是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我讨厌这个地方,感觉度日如年……

      珀斯是澳洲西部一个小城,地广人稀。女儿在那边读了三年书,一直在学校寄宿,她吃不惯学校的伙食,平时只和三几个国内的女孩一起玩。以前放假,一年可以回来两三次。疫情后,一年只能回来一次。可以想象,她们在那边的生活,大抵比较枯燥乏味无聊。青春期的孩子,远离父母和家人朋友,在陌生的国度学习和生活,该有多难呐。除了饮食,还有语言和文化风俗习惯等其他方面的不同,要适应一个新环境,确实不是一件易事。我不知道女儿在期间忍受了怎样的煎熬,总之,她比我坚强勇敢很多,她终究是挺过来了。换作是我,我想,我各方面远不如她。

      婉君算是幸运的,放假可以回家。想起许多在国外留学的孩子,很多人都不能回家,有些人两三年都没回过家。他们也在忍受着不能和亲人团聚的煎熬。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春节很快就要来临了,这些远在异国他乡的游子,他们的心里该有多苦呀?还有他们的亲人,又是怎样地思念自己的孩子呢……

      愿疫情早日结束,愿山河无恙,愿人世间多些美好与团圆!

    【审核人:雨祺】

      标题:煎熬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meiwen/6285.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煎熬

      一月份陪女儿婉君一起去深圳,她要搭第二天早上轮渡去香港机场,然后飞往澳洲珀斯读书。儿行千里母担忧。疫情远未结束,女儿知道要一年后才能回家,在深圳的那个晚上,彻夜不眠,躲在被子里低低饮泣。我一遍遍安慰她,此...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