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小鲤鱼的传说(小说)

  • 作者:任盈盈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2-06-09 21:52:33
  • 被阅读0
  •   在南海的紫竹林里,有一个莲花池,池子里开满了七色的莲花,终年不落,花瓣在阳光下闪烁着斑驳的光。微风拂过,就会有淡淡的花香弥漫。莲花池里有一尾红色的小鲤鱼,在这样的环境里过得舒适而安逸。这里离观世音菩萨诵经讲道的地方并不遥远,每天观世音菩萨做功课,小鲤鱼都能听得很清楚。暮去朝来,一千多年过去了,沐浴在梵音里的小鲤鱼,慢慢地也沾染了几分仙气。

      “人间是什么样子的呢?我好想去看看。”小鲤鱼的心里充满了对人间美好生活的向往,终于有一天小鲤鱼决定离开莲花池,到人间去看看。于是趁着观世音菩萨打盹的时候悄悄地溜下凡去了。

      “人间真美啊。”小鲤鱼初到人间,感觉处处都那么新奇,心里非常高兴。正值暮春时节,到处落花纷飞,像美丽的花瓣雨,小鲤鱼开心极了。在紫竹林里的莲花池里,七色莲花是不会落的,自然也看不见落花什么样子。

      小鲤鱼流连在美丽的山水间,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下来。小鲤鱼来到了一处清水湖边,湖边绿柳依依,斜阳洒在湖面上,仿佛流淌着碎金。小鲤鱼看见一支军队在湖边安营扎寨,一个将军模样的人牵了一匹马来到湖边,马低下头去饮水,而那个将军模样的人则蹲下身去洗马鞭上的尘土。不远处一个老渔翁正在撒网捕鱼。小鲤鱼并不知道那个奇怪的大网是干什么用的,也不知道危险的存在,自顾跳下湖去欢快地游了起来。刚刚下水不久,就被那个大网给套住了,连同其他的鱼虾一起被拉了上来,被投进了一个大鱼篓里面,那里已经有很多鱼在里面奋力挣扎着,想要跳出鱼篓去,但是碰到鱼篓壁又被弹回来,不时地发出“啪,啪,啪”地响声。鱼篓里没有水,很多鱼挤在一起,氧气很缺乏,小鲤鱼很快就感觉喘不上气来了。

      “呵呵,红色的小鲤鱼,真是天降祥瑞啊。”老渔翁开心的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也舒展开来。马上捧起鱼篓兴冲冲地向湖边的将军走了过去,“将军,此番出征必能大获全胜,你看,这里有一尾红色的小鲤鱼。这可是祥瑞之兆啊。”那个将军看了看鱼篓里面的小鲤鱼,只见那个小鲤鱼大睁着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眼睛里似乎有泪,小鲤鱼也有泪水?将军的心莫名地一痛,生出了怜悯之意。

      “这些鱼多少银两?我全要了。”付完银两,将军把那一篓鱼整个地倒进了湖里,看着小鲤鱼在水里翻了几个跟头消失在碧波荡漾的湖水里,将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第二天,天蒙蒙亮,军队就拔营起寨,浩浩汤汤地开走了。小鲤鱼从湖里探出头来,看着远去的军队,眼睛里露出了几分眷恋地目光。

      大唐中期,楼兰国多次骚扰边疆,抢夺城镇,烧杀抢掠,民不聊生。朝廷派大将军任君带兵前去征讨,刚好路过此地,那个救下小鲤鱼的就是将军任君。

      楼兰国地处敦煌交界,四季风沙弥漫,气候恶劣。任君带领军队连续奋战几个月,捷报频传,收复了许多城池。于是群情激奋,将士斗志昂扬。可是就在晚秋的这一天,在绵山一役中,任君不幸受伤,军队也被楼兰国的军队围困在黑山崖下,连续几日奋力突围,眼看粮草已经支持不了几天了,军心也开始浮动起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刮起了大风,黄沙漫天,视野急剧下降,形式越发不利。三天以后,粮草殆尽,风沙越发的猛烈起来,恶劣的气候和缺少粮食、饮用水,让很多士兵病倒了,真是内外交困,任君将军仰天长叹:“莫非天将亡我?”

      忽然在漫天的沙雾中,一匹快马疾驰而来,马上一个女子身穿红色的盔甲,披着一件白色的斗篷,手持一杆银枪,杀入敌军中,所到之处,无不披靡。很快就冲到他们跟前。

      “大家快跟我来,我带你们出去。”说着带领着这支军队杀出重围。等他们回到大营,才发现那个女子已经受了重伤,鲜血在她的左肩不断的流出来,染红了那件白色的斗篷,那鲜红的血像一朵妖冶的花,红得刺目。还没走进营门,她就从马上跌落下来,任君上前抱起她来,却感觉不到她的体温,一种冰冷的感觉让他有些恐怖,好像她的生命随时都会离去,这让他十分焦急。

      “快,传军医。”任君着急地大喊起来。

      “将军不要着急,我没事的。”那个女子笑了起来,笑容一如天边的晚霞,让任君有那么一阵的恍惚。

      “我只是需要水,有了水我就会没事的。”女子又继续说道。

      “快拿水来,快。”任君大声命令着。

      很快士兵就端来了一碗水,女子一饮而尽,立刻恢复了精神,“看,我没事了吧。"女子说完竟然一跃而起,完全像没事人一样。

      “多谢姑娘相助,请问姑娘是谁,从哪里来的?”

      “回任君将军,我是杨柳山庄庄主的女儿柳如烟,听说大军遭困,前来相助。”

      “既然是来助阵的,那么就留下做个先锋官吧,让我们一起征服楼兰。”

      “谢任君将军,遵命。”

      从此以后,柳如烟和任君一起奋勇作战,收复了很多失地。可是军队的士兵也渐渐地折损的差不多了。任君上奏朝廷,请求朝廷派兵支援。朝廷立即派平西王金立带兵前来助阵,平西王金立同时也带来了他的女儿金蟾郡主。

      金蟾郡主年方二八,生的珠圆玉润,美丽非凡,就是刁钻任性,泼辣果敢。自幼也学得一身好武艺,自然是能跟着一起上战场。

      此后,有了平西王和金蟾的加入,任君将军如虎添翼,连续取胜,收复了很多失地。一时间军心大振,眼看胜利在望。

      可是金蟾郡主见柳如烟美丽非凡,又勇猛善哉,不由得十分嫉妒,心中暗想:“我金蟾生得花容月貌,自然是无人可比,怎么能够给一个草民丫头比下去,不行,得想个办法收拾收拾她。”

      机会终于来了,军队人马众多,每天需要大量的粮草,眼看军中的粮草又需要补充了,任君将军准备派副将郭涛前去后方城池押运粮草来。金蟾郡主趁机说道:"前方战事吃紧,郭副将得上战场杀敌,押运粮草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给柳如烟去吧,她一个弱女子,最好不要上战场,战场危险得很呐。"

      任君将军面有难色,平西王金立见宝贝女儿发话了,急忙咳嗽了一声,任君将军无奈,只得命令柳如烟前去押运粮草。

      柳如烟带着一部分士兵出发了。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一路上风景宜人,微风轻轻吹动着路边的树木,发出悦耳的沙沙声,仿佛是一支优美的乐曲,远离了那些刀光血影,柳如烟心里十分快乐,一切都很顺利,原来押运粮草是一件这么轻松加愉快的事情。

      突然,路边的树林里射出了密集的箭雨,很多士兵纷纷中箭倒地,接着一些穿着铠甲手拿利刃的楼兰士兵从树林里冲杀出来。柳如烟淬不及防,也中了一箭,要命的是这一箭居然射中了她的心口,柳如烟急忙带领士兵迎战,可是由于她身负重伤,加上所带的士兵并不多,最后寡不敌众,军粮被焚毁大半,所剩无几,柳如烟带着残兵败将和剩余的粮草回到军营。

      自从柳如烟加入到军队里来,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败绩,这让任君将军非常生气,这可给金蟾郡主找到了理由,非得要任君将军处罚柳如烟,任君将军无奈,只得下令责罚如烟四十军棍。

      如烟知道难以幸免,只得闭上眼睛,任由处置。任君将军也无奈的转过身去,不让心疼的表情流露出来。

      重伤加上责罚,这让柳如烟元气大损,一张清秀的面容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起来,任君将军赶紧让军医给柳如烟治伤。并且亲自到柳如烟的帐中探望她,给她送来了很多补养品,柳如烟见任君将军前来,心里十分高兴,没有血色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光泽。

      “柳如烟,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任君将军心疼地看着她,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焦急。

      “没关系,有你这份心意已经足够,我觉得值得。只是短时间内我不能跟你上战场了,以后就辛苦你了。”说着,如烟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如烟想坐起来,任君将军赶紧阻止了她。

      “好好养伤,养伤要紧,不要惦记战场上的事,有我在,有兄弟们在,你放心。”任君将军安慰着她。

      如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像幽谷绽放的兰花,让任君将军看得有些痴,眼光久久地停在她的脸上,不肯离开。如烟不由得脸上一红,不自在地低下了头,殊不知这样更显得娇艳妩媚起来。

      由于军医的精心治疗,加上任君将军每天都来看望她,柳如烟的心情大好,伤很快就好了起来。当她感觉恢复的差不多了,就穿起戎装决定去林将军的大帐看看,请求上战场。

      离任君将军的大帐还很远,就听见里面传来争吵和东西落地的声音,柳如烟不由得心里一惊,急忙加快了脚步,等走到大帐跟前,听出来了是金蟾扯着尖细的嗓子大喊着:"任君,你听好了,我可是当朝郡主,我的话就是命令,你敢不听。"柳如烟刚刚掀起大帐的门帘,就看见金蟾抬起手将手里的杯子重重地摔到了任君将军的身上,水洒了任君将军一身,杯子掉在地上摔碎了。这一只杯子重重地打在了柳如烟的心里,柳如烟感到心里最珍贵的东西一瞬间就破碎了,她身子一歪,险些跌倒,转身就冲出了任君将军的大帐,任君将军闻声抬起头看见了她的背影,神情大变。

      柳如烟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账中,卸下来那一身戎装,换上了粉红色的罗纱裙装,摘去了盔甲,梳起了发髻,插上了钗环,看着菱花镜里自己的女儿容颜,柳如烟叹息着:“是时候该离开了。”

      柳如烟走出大帐,看见林将军向这边走过来,任君将军看见柳如烟换上了女装,吃了一惊,微风吹起柳如烟的秀发,发丝遮住了半个面颊,裙裾飞扬起来,腰肢显得不盈一握,片片落花飘到了如烟的发丝上,衣裙上,令如烟整个人显得清瘦、柔弱,看着柳如烟无助的眼神,一种熟悉的疼痛从任君将军心里涌起来,这么久了,他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原来柳如烟是一个女子,是需要人保护,需要人心疼的弱女子,可是他竟然一直拿她当成一员闯将,这真是个伟大的错误。

      “任君将军,保重,如烟告辞了。”

      “如烟,你要去哪里?”任君将军一听,立刻着急了起来,上前一步试图拉住柳如烟的手。

      柳如烟退后一步,躲开了他的手,有些伤感地说:“任君将军,你还记得你救下来的那只小鲤鱼吗?”

      “小鲤鱼?记得。” 任君将军想起了那只小鲤鱼无助的眼神,和眼前的柳如烟是何其相似。

      “我就是那只小鲤鱼,为了报恩,前来相助,既然现在有了平西王和金蟾郡主相助,我也就放心了,也该离开了。"

      "不,如烟,战事尚未结束,你不能离开我。"

      柳如烟抬起眼望着天边的浮云,浅浅地笑了:“我观天象,胜利不日可待,你放心,保重,我走了。”说完,柳如烟化作一阵清风飘上了云端。任君将军对着天空大声地喊着:"如烟,如烟,回来。"可是茫茫的天际,只有浮云片片,孤雁声声,哪里还有如烟的影子?

      果然,没过多久,任君将军带领军队大获全胜,楼兰派使者上了降书,答应撤出唐朝边境,不再来犯,并且年年给朝廷上缴贡品。任君将军和平西王还有金蟾郡主一起凯旋回朝。

      金蟾公主心里盘算着,这次得胜回朝,自然是论功行赏,到时皇帝一高兴,那任君还不就是如意郎君了,到时候花好月圆,风光无限。金蟾的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别提有多高兴了。

      当军队行到清水湖边,任君站在湖边凝望了很久,希望能够看到那只小鲤鱼,可是湖面闪着波光,飘着些许落叶,根本没有小鲤鱼的踪影,就连当初那个老渔翁也不见出现,只好怅然而归。

      皇帝见大获全胜,龙颜大悦,对平西王和任君将军分别有了不同的赏赐,之后大摆宴席,为他们庆功。宴席上,金蟾心中所希望的结果并没有出现,不由得暗自心焦,正烦躁间,忽然听见太监宣旨,不由得大喜过望,侧耳倾听,心想这一回可要梦想成真了。谁知,太监竟然宣布任君由于征战有功,招为东床驸马,皇帝将婵娟公主许配给了他。这可真是晴天霹雳,希望瞬间化为泡影,金蟾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

      新婚之夜,任君心里说不出的难过,眼前总是浮现着如烟无助的眼神。这一夜,任君喝的酩酊大醉,踉跄着走进洞房,看着灯下身着红妆的新娘,歪歪斜斜地走过去,掀起红盖头的时候,婵娟公主那一双秋水般的大眼睛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一种熟悉的心痛袭上心来,任君情不自禁地喊道:“如烟,如烟,是你吗?”上前拉住婵娟公主的手,那只玉手竟然也是没有温度,这更让他深信不疑眼前的就是如烟,紧紧拉住她的手。

      婵娟公主推开他的手,轻声说:“任君将军,你醉了,我不是如烟,我是婵娟公主。”

      “不,如烟,你就是如烟,不然你的手为什么也没有温度?”

      婵娟公主站起身来,走到桌子前面,端起一杯茶来,浅浅一笑:“任君将军你也是醉了,早些休息吧,清醒了自然就知道我不是如烟。”

      “不是如烟,不是如烟,如烟呢?在哪里?” 任君自言自语着跌坐在床上,接着一头倒在榻上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任君才醒过来,揉着发痛的额头,慢慢坐起来,发现自己竟然和衣而卧,这时候看见了美丽的婵娟公主,面如芙蓉还艳,目如秋水还清,一身红衣分外妖娆,正微笑着看着他,见他醒了,婵娟公主就唤宫女过来服侍他更衣,洗漱。婵娟公主不仅貌美,而且温柔似水,这让任君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安慰。

      时间一久,如烟的影子也慢慢从任君的记忆中淡去了,任君终于接受了貌美如花的婵娟公主,日子一天天过去, 倒也平静。

      可是慢慢的问题就出来了,一年年过去,婵娟公主的样貌竟然没有一点变化,身材不增一分,不减一毫,这让驸马府上下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有的说也许婵娟公主是妖孽,也有的说婵娟公主是仙女下凡,一时间众说纷纭,谣言四起。

      这一天,一个白发道士来到了驸马府,对任君说:“贫道路过贵府,不意见红光笼罩,恐怕驸马府中有妖,故前来捉妖。”

      任君不悦,站起来愤愤地说道:“驸马府在天子脚下,公主乃是金枝玉叶,这样的地方岂是妖孽能来的,休得胡说,送客。”

      “驸马息怒,话虽如此,若是附中真有妖孽,必然会祸及家人,你不为自己着想,难道还不为公主着想吗?”

      任君沉吟片刻,觉得有理,就坐了下来:“请问仙翁可有什么好的方法呀?”

      “贫道修炼多年,自然是有些道法的,容我设坛为你驱妖。在院子里生起火来,放上一口大铁锅,装满水待水烧开,贫道施法,将妖孽摄入其中便可。”

      任君依言,命人按照道士的话去做。待水烧开后,道士披散头发,将几道灵符投入铁锅中,然后拿着一个桃木剑,对着铁锅施法。

      婵娟公主正在寝宫午休,忽然觉得周身烦热,惊醒过来,感到胸口发闷,透不过起来,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出寝宫,直奔后花园中的莲花池跑去,跑到莲花池,纵身一跃,没入莲池不见了。

      “不好了,公主跳莲花池了。” 宫女急忙报告给了林荀,任君大惊,赶快来到莲花池,只见碧水悠悠,莲花朵朵,不见了婵娟公主的身影。

      “快来人,下去营救公主。” 林荀急得跺脚。

      “不必救了,林驸马,妖孽就是这个婵娟公主。” 一起跟随过来的道士说道。

      “胡说,公主怎么可能是妖呢?不要胡说。”任君闻言大怒。

      “驸马息怒,公主容颜一直不改,这岂是常人可以有的?难道你一直没有怀疑过吗?”说着挥舞起桃木剑,在莲花池上空划着弧线,口中念念有词,莲花池腾起一股巨浪,一条红色的小鲤鱼在浪里一闪而过。

      “如烟。”任君大惊,随后对着道士大喊:“住手。'

      然而道士并不住手,还在继续做法,并且说道:“驸马,妖孽既然已经找到,就务必要捉拿,不然后患无穷呀。”

      “来人带下去。”任君上前打落了桃木剑,命人将道士带了下去。

      道士一边走一边喊:“驸马,此妖不除,你会后悔的。”

      “如烟,如烟,我知道是你,道士走了,你上来吧。”任君蹲下来,对着莲花池轻声呼唤着。

      一声轻响,一条红色的小鲤鱼从莲花叶下探出头来,看看四周,又钻进了水里。不大工夫,婵娟公主从水里浮了出来,任君急忙将她拉了上来。

      “如烟?你怎么又是婵娟公主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驸马,莲花池的水好凉,怎么也得让我换身干爽的衣服再说,急什么嘛。"

      待婵娟公主回到寝宫,沐浴更衣之后,任君又急切的询问起来。

      婵娟公主看着任君,轻轻一笑,讲述了起来......

      原来,那天柳如烟离开了任君将军,飞上云端就熟睡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如烟被说话的声音惊醒,她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对面飞来一朵紫色的云,上面站着两个金甲神人和紫衣姑娘,那两个金甲神人面如古铜,褐发虬须,样子有些凶恶,穿着金色的铠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那姑娘生的桃腮杏眼,柳眉星目,容颜秀丽,衣裙随着疾风飘起,仿佛仙子一般。其中一个金甲神人说:“婵娟公主,玉帝此番封你做梧桐仙子,去往仙山看守梧桐树,可不能误了时辰,我们加速吧。”说着,紫色的云加快了速度,一转眼就消失在了天际。

      柳如烟既然被惊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索性坐在云端看起风景来,就这样云朵随风飘着,柳如烟一路观赏着人间的美景,倒也怡然自乐。不知不觉间,云朵就飘到了紫禁城,柳如烟看见两个太监提着纸盒匆匆赶路,看见几个宫女在庭院的草地上扑蝴蝶,看见一个妃子在亭子里慵懒的坐着,正不知道为了什么训斥宫女,两个宫女毕恭毕敬地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出声......

      “婵娟公主,婵娟公主,你快醒醒呀......” 忽然一阵哭声传来,柳如烟循声望去,只见御花园的荷花池边跪着几个宫女,宫女前面的地上躺着一个紫衣服的女子,那个女子双眼紧闭,头发上沾着一些青苔,全身的衣服都是湿漉漉的,地上也被洇湿了一大片,很显然这个女子是刚刚从荷花池里捞出来的。

      “婵娟公主?不是刚刚跟着金甲神人一起去做梧桐仙子那个姑娘吗?” 柳如烟定睛一瞧,果然这个女子与那个姑娘面容一般无二,显然是溺水而亡。柳如烟想,既然金蟾郡主容不下我,也无缘得见任君将军了,既然已经是天涯陌路了,何不化身婵娟公主,乐得逍遥,想到这里,心念一转,纵身跳下云端,化成一缕轻烟钻进了婵娟公主的身体里,躺在地上的婵娟姑娘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宫女看见婵娟公主醒了,不由得大喜过望,急忙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婵娟公主,你终于醒过来了,可吓死奴婢了。”

      从此以后,柳如烟就以婵娟公主的身份在皇宫里待了下来,直到又重新遇见了任君将军,可见缘分原本是上天注定的,想要逃也逃不开的。

      听到这里,任君百感交集,上前紧紧握住柳如烟的手,深情地说:“如烟,既然上天这样厚待我们,我们一定要珍惜彼此,共渡今生。”接下来的日子就一直无风无雨,柳如烟还是一直不变的容颜,即使任君到了暮年,柳如烟还是新婚时的模样。任君幸福快乐的走完了一生,终于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了,弥留之际,他紧紧握住柳如烟的手,无限深情地说:“此生有你相伴,我已经无憾了。来生我们还要继续这段缘分,你要等我,十八年以后,我回来找你。”说完闭上了眼睛。柳如烟愣住了,似乎任君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临终的时候也没有要求柳如烟变回自己的模样,她还一直是婵娟公主的身份啊,这让她心里有些难过。每当她难过的时候她就会想起紫竹林里的莲花池,那里有七色的莲花,七色莲花的清香能让人忘记忧伤,于是柳如烟又化成一缕轻烟,飞上了云端,去往了紫竹林的莲花池,准备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

      也许柳如烟太累了,这次竟然足足睡了三天才醒过来。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这三天就是三年过去了,等柳如烟醒过来想起婵娟公主的时候,婵娟公主早就不知道被葬在了何处,即使找到也没有什么意义了。那么任君的转世之约又该怎么办呢?他约的究竟是柳如烟还是婵娟?柳如烟不由得疑惑起来。

      “小鲤鱼,你已经修炼千年,功德圆满了,可以位列仙班。但是你还是需要跳过这个龙门方可除去鱼身,化身为龙。” 观世音菩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莲池边,说着向莲池中抛来一物,落进水里就化成了一座金碧辉煌的龙门,高达数百丈,直耸入云霄。

      “这么高的龙门?要我跳过去。” 柳如烟吃了一惊。

      “没错,就是它。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等你跳过了龙门,再来见我。” 说完,观世音菩萨就消失了。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

      柳如烟努力地跳呀,跳呀,经历了无数次从高空中坠落下来的失败,身上的鳞片一片片掉了下来,柳如烟伤痕累累。转眼十五天过去了,这天柳如烟忽然烦躁不安起来,看着天上慢慢圆起来的月亮,她越来越不能平静,因为,任君和她约定的十八年之约已经到期了,究竟是去和任君团聚,还是继续跳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跳过去的龙门呢?柳如烟开始犹豫起来。一边是世外仙境,一边是烟火人间,究竟哪个更重要?柳如烟难以抉择。

      “如烟,如烟,我回来了,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古道上走来一位白衣少年,生的眉清目秀,风度翩翩,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上面画着一丛兰花。这个正是转世后的任君,今生成为一名秀才,记得前世之约,前来寻她来了。观世音菩萨从云端看见了他。扬起手来,用杨柳枝将净瓶中的水向他洒了过去。

      水珠落在少年身上,他立刻换了一个神情继续呼唤起来:“婵娟,婵娟,你在哪里呀?”可是这一次呼唤的不再是如烟,而是婵娟。

      呼唤声一直传到了九天云上,惊动了正在跳龙门的柳如烟,柳如烟闻声向下看去, 看见那个白衣少年在呼唤着婵娟,她认出来了,这正是和她约定来生再继续前缘的任君,他真的赴约来了,可是呼唤的竟然是公主婵娟,而不是她小鲤鱼如烟。柳如烟不禁心如刀绞,泪珠一滴滴落了下去,原来他心里一直有的也不过是婵娟罢了,这个转世之约,约定的也是婵娟,而不是她如烟,如今婵娟公主肉身已经入土,再见他又有什么意义呢?柳如烟万念俱灰,奋力向龙门跳了过去,不曾想这一次竟然跳过了龙门,在她落地的一瞬间,观世音菩萨出现了,微笑着对柳如烟说:“因为你尘缘未了,所以一直未能跳过龙门,如今你尘缘已断,自然功德圆满了。”

      柳如烟低下头来,看见自己变成了一条红色的小龙,一身红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着光。

      “小鲤鱼,你需要忘记前尘记忆,断绝俗念,方可位列仙班,你愿意吗?”观世音菩萨问道。

      “婵娟,婵娟,你在哪里呀?”声声呼唤让柳如烟的心彻底的破碎了。

      “我愿意。”柳如烟抬起头来,双目泪光盈盈,但是目光坚定,原来在他的心里存在的不过是婵娟罢了,数十年恩爱不过是笑话一场,还谈什么继续来生缘?

      观世音菩萨缓缓地抬起手中的杨柳枝,将净瓶中的水向柳如烟洒了过去。在净瓶中的水落到柳如烟身上之前,柳如烟的眼里落下了一串串泪水,那泪水居然是红色的,然后净瓶中的水落到柳如烟身上,柳如烟化身为龙女,跟随观世音菩萨修炼去了。

      任君在人间全然不知情,继续寻找如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吃了多少苦,但是如烟就像蒸发了一样,丝毫没有踪迹。

      这一天,任君在荷花池边坐着,池中荷花正艳,芳香袭人。忽然一群小鱼游了过来,任君猛的记起,原来如烟是小鲤鱼变化而来的,人间怎么可能寻找的到。不由得万念俱灰,心中抑郁,从此后终日饮酒,后来醉酒后失足落进池塘里淹死,一缕幽魂赴了黄泉路而去。

      任君的魂魄来到了奈何桥,孟婆端着一碗汤走了过来:“任君将军,前生不肯喝下这碗汤,不想忘记前生的记忆,一定要去寻找你约定好了的姑娘,可是结果呢?找到了吗?你找的究竟是婵娟还是如烟,怕是你自己也弄不清楚吧。既然这般糊涂,何不选择另一种生活,来生就忘记了吧,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岂不是好?善自珍重,喝了这碗汤,转世投胎去吧。”说着那碗汤已经递到了任君的眼前。

      “不会的,我找的是 如烟,怎么会弄不清楚,她不会忘记我的,一定是我没有找到她,一定是。孟婆,再给我一次机会,来生我一定能找到她。”任君上前一步,紧紧抓住孟婆的手哀求着。

      孟婆放下汤碗,叹了口气,望着奈何桥下滔滔的河水,说道:“你看那桥下,都是痴情之人,因为不肯忘记前生记忆,不喝孟婆汤,所以在河水中等候自己深爱着的那个人转世之际看上一眼,可是你深爱着的到底是哪个呢?如烟是观世音菩萨座前龙女,婵娟是梧桐仙子,自然都不可能来这个阴曹地府,你就是不喝这碗汤,不去转世,也不能够再次见到她们的。”孟婆边说边指着桥边的一块巨石继续说:“这块石头叫三生石,记载着你的前世和今生,你还是过去看看吧。”

      任君走到三生石前,看见上面记载着他的前生,怎样和如烟从相识到分手,到婵娟出现,到生命的终点,不禁感慨万千。看到今生写着:“寻找婵娟未果抑郁酗酒,溺水而终。”不由得疑惑起来,问道:“孟婆,我一直寻找的是如烟,并不曾呼唤婵娟,为何却记载我是寻找婵娟未果?”

      孟婆回答道:“三生石岂有记错之理?大约你是喝多了酒烧坏了脑子吧,所以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说着拿出一只明心镜交给任君:“你看看这个镜子吧,镜子里是你和如烟今生最真实的故事,你会看到事情的真相。”

      任君接过镜子,看见了自己在喊着的果然是婵娟,不由大吃一惊,怎么自己心里想的明明是如烟,喊出来的却是婵娟?而且记忆中没有丝毫的印象。接着他看见了那条红色的小鲤鱼在奋力跳着龙门,他看见了落下来的鳞片和血迹斑斑的伤痕,心痛起来,泪水模糊了眼睛,原来如烟的梦想一直是想跳过龙门成为神龙罢了,风花雪月不过是一场虚幻。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小鲤鱼听见他在喊婵娟,落下了伤心的泪,那泪水竟然是红色的,一滴滴掉落下来,掉在了奈何桥下面。然后他看见小鲤鱼跳过了龙门,抹去了前生的记忆,跟着观世音菩萨远离尘世修炼去了。

      孟婆指着河水中的一种红色的花说:“这种花就是如烟的眼泪凝结而成,因为是龙女的眼泪所以能落到奈何桥来。”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任君喊起来,泪水一滴滴落了下来,“真情还在,却不得不分开。”

      “任君将军,不要执迷不悟了,喝了这碗汤上路吧。”孟婆又端起了汤碗递到任君面前。

      “既然如烟已经失去了前生记忆,我再也找不到她了,转世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守着记忆一直存在下去。”任君再一次推开孟婆的手,纵身跳下了奈何桥,滚滚的河水眨眼就将他淹没了,孟婆在他的身后发出了无奈的叹息。

      水里浮出一朵洁白的莲花,但是却没有根的,只能在水上漂浮着,原来这就是任君变成的无根莲。从此任君守着他的记忆不生不灭,一直存在着。无根莲散发出一种神奇的香味,能唤醒路过奈何桥前去转世的人前生的记忆。

    【审核人:雨祺】

      标题:小鲤鱼的传说(小说)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youmo/21193.html

      赞一下

      发布者资料

      任盈盈 任盈盈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7篇
    • 获得积分:138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