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家 暴(外二篇)

  • 作者:维维安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19 10:36:57
  • 被阅读0
  •   前方

      当下,家庭暴力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家庭大男子主义现象严重,男人动不动就对婆娘拳脚相加。当然也有人们所说的“妻管严”,而阴盛阳衰怕老婆,在外人看来,本身就是一桩难以启齿、丢人现眼、极不光彩的事。

      王哥是一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声名在外,耳有所闻,女人是弱势群体,社会上往往同情弱者。

      王哥一贯自我标榜:婆娘,一定要给点颜色看看,用他的话说,要时不时教训教训、敲打敲打、修理修理,俗话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然,婆娘会在你头顶做窝拉屎。

      坚守刚性底线,捍卫男子汉尊严:拒绝“惧内”!王哥看起来文质彬彬,待人友好和善,说话小声小气,办事慢条斯理。慈眉善目,活脱脱一副菩萨像。

      外人自不相信王哥家暴:看不出霸气、强势之人,做不出暴戾、霸道之事,有人质疑,遇王婆娘,就“家暴”一事,一来同情安慰王婆娘,二来拿王哥是问,或旁敲侧击,或当面对质。王婆娘一脸怪笑,或嗯嗯啊啊,笑而不答,或支支吾吾,答非所问。

      殊不知,王哥时有“挂彩”出门,不是伤痕累累,就是皮青脸肿。说是自个儿不小心弄的,旁人权当随便问问,不以为然。

      圈子里的人看在眼里,藏在心里。王哥人前人后,对婆娘唯唯诺诺,惟命是从,婆娘说一他不敢说二,婆娘指东他不敢往西。而她自我坦言并检讨:

      我是一个骨子里有家暴倾向的坏男人。

      有一次,王哥被婆娘逼在房间,几顿拳打脚踢,又是鞋板又是棒头,好一顿暴打,王慌不择路,也是急中生智,钻入床底,可怜弓起的屁股,还是挨了几脚几鞋板,边打边骂,连拖带拉:

      “出来!出来!给我滚出来!”。

      “手下留情!”说时迟,那时快,恰巧,有客人登门,不堪入目。

      王哥躲在床空,觉有来人,似乎有了底气,便理直气壮:

      “不出来!就不出来!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来就不出来!”

      “揍死你!揍死个贱婆娘!”

      又一次,一阵激烈的打闹声,从邻家传出,一阵紧似一阵,越闹越凶,愈演愈烈,不可开交。

      这动静惊醒了邻居正在午休的黄哥,他大感不妙:

      王哥又拿婆娘当出气筒了,又欺负女人了。这还得了?不出人命也会废了婆娘的。

      于是急忙赶过去,破门而入,不料的是,惊异的一幕让黄哥惊呆了:

      王婆娘正老鹰抓小鸡板的将王摁压在客厅瓷砖地板上,叉开双腿骑驾王身上,闷声闷气,抡起女人壮实的大拳头,大打出手。

      躺在地上的王哥边竭力挣扎,边拼命揪头仰面叫喊:

      “揍死你!揍死个贱婆娘!”

      黄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黄哥一个箭步冲上去,一边劝说一边拉扯王婆娘。人高马大的王婆娘似泰山压顶,王哥仍死命叫喊:

      “揍死你!揍死个贱婆娘!”

      黄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拉开了气势汹汹、一味“恋战”的王婆娘。

      拽起有气无力的王哥说:

      “不喊救命喊揍人?究竟是谁揍谁?人都快被揍扁了,别鸭子死了嘴壳子硬!”

      王哥在黄哥搀扶下,艰难地爬起来,伤痕累累,皮青脸肿,像个瘫巴鸡娃。无力地摆摆手:

      “君子动口不动手嘛。见笑见笑!”

      2019/8/18于周子河畔

      买单

      钱清是一个爽快人,同事聚会,文友联谊,请客吃饭往往自告奋勇,抢着买单。

      钱清一不是什么大款,二不是领导公款,是撑不饱饿不死的工薪一族,一介书匠。但他义薄云天,出手大方。在他看来,花钱卖得情义在,再说钱去了有来的。

      清明节那天,钱清接到一家网站文版版主熊雯电话通知,说是市内网友一行十二人上太子山观光游览,游毕驱车绕道他家乡用餐。

      版主熊雯,掌门文版,网称昵称“雯斑竹”或“雯斑”。不巧,这天钱清与媳妇已早出远到媳妇娘家,正给岳父母吊亲。不便贸然告辞,及时赶回。

      钱清无奈,只得电话友情回复:“今外出吊亲,改日相聚。”

      “明晚一聚,不见不散!”电话那头回复神速,并言明“已在网站及朋友圈通告诸位”。看来,此举如圣旨下达,铁板钉钉。

      钱清媳妇疑惑:事出蹊跷,同为文友,只是安排管餐买单,而未邀钱清同游。他少说也是市内知名作家、多家文版版主和该文版贵宾。又啥时退守“后方”,荣升“后勤部长”?

      疑惑归疑惑,不解是不解。翌日,钱清两口子毅然撇弃琐事,恭候迎驾。钱清选定本地最上档次的大酒店,接待一干相识和不相识的文友。好烟好酒好菜好生招待,一天旅途劳顿,饥肠辘辘,大伙儿大快朵颐,开怀畅饮。一结账,原本就小的工薪“月饼”,一顿工夫竟掰啃了一半。

      大家红光满面,翘指大赞。轻车熟路,打道回府。

      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大家只是礼尚“网”来,有的素不相识,有的一面之交。大多只见其文不见其人,只闻其名未知其人。不过,一回生二回熟,见面有“礼”,相“食”恨晚。

      母亲节将至,为了活跃文版,熊雯版主别出心裁,打出启事:举办母亲节征文大赛。谁都知道,网站是“清水衙门”,网友是散兵游勇。绝无资金做后盾支撑。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要凝聚文友,激发热情,大凡征文必设立奖项。

      书生意气,心高底气低,手长衣袖短。奖励规则:奖品一瓶小酒、几罐饮料。雯斑竹咬紧牙关,自掏腰包,已属不易,无可厚非。

      谁知钱清看不下去了:岂不太小家子气,视活动为小孩儿过家家,糊弄或打发穷叫花子?于是跟帖提议:能否提高奖励规格。

      一言既出,众人拥护。你说一千元,他说两千元。量体裁衣,看菜吃饭,钱清认为一千元嫌少,两千元可行。而这笔开支谁来买单?一提到出钱,都哑巴了。有一回,就有第二回,大家静观其变、静候佳音,雯斑竹更是瞅准钱清的口袋。

      钱清跟帖:必须本着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如能接纳本人合理建议与意见,可以出资两千元作为大赛获奖作品颁奖。网友听风是雨,皆大欢喜。殊不知,买单是有前提和条件的。

      而熟料评分过程:操作失控,营私舞弊,弄虚作假,名不副实,乌七八糟,一塌糊涂。

      明眼人一看便知:活动以失败而告终。

      钱清更是看在眼里,伤在心里:谁愿拿钱打水漂,拿钱办“鬼事”?有病呢!实难接受,不予承认,便收回许诺。

      雯斑竹佯作规范,强说圆满。一面一马当先,软硬兼施:出资两千元。节约起见,有福同享,一千五百元作大赛奖励,五百元野餐喝小酒吃烤卤。

      一面出言不逊,指责钱清,煽动网友,群起围攻: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岂能自食其言,出尔反尔?

      知名作家,堂堂文人,居然不讲诚信,不守承诺!如此自以为是,必将名誉扫地,众人唾弃!

      “网”事并非如烟。从此,钱清遂成众矢之的,小气之人。

      2019/8/1于宁泊斋

      捐款(小小说)

      艾欣的事迹上电视啦——

      艾欣是一位公认的公益志愿者、爱心人士,近几年是报纸上有名,广播上有声,电视上有影。可以说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艾欣原是一家市级娱乐周报的社长兼总编,报纸不景气,人也没底气。可他志在公益,奉献爱心,人缘好,口碑佳,满满的正能量。

      艾欣数年如一日,给本村几位老人发送年关慰问金,少则一百元,多则二百元。人称“捐款专业户”。

      而他自己既谦虚又愧疚地说:不好意思,大捐真没有,小捐常出手。

      今年,投资升级,出手阔绰,一次性就捐款六万元,帮助邻村修筑了一条村级公路。

      大凡捐款都是有目标有目的有计划的,捐给谁,捐多少,捐做什么,更主要是捐到位捐落实。

      受捐人时不时在网上晒“获得感”:老人们手持百元大钞,眉开眼笑,高兴得合不拢嘴。一旁的乡邻,无不啧啧称赞,羡慕得不得了呢。

      捐款人艾欣也屡屡更贴晒图,刷“存在感”。

      晒着晒着,就晒到报纸电台上去了,刷着刷着,就刷到上级领导那儿去了。

      艾欣媳妇更是常挂嘴边,毕竟夫唱妇随,夫贵妇荣嘛。

      近日,艾欣的事迹又上了省报头版。《好刚用在刀刃上,好事做的正当道——艾欣慷慨解囊,捐款修路》,光标题就十分显眼。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数年做好事。一来二去,艾欣也顺理成章,名正言顺晋升为副局了。

      有心人不难发现,原来,报纸、电台的报道宣传,略去了受捐人姓名,往往以张大伯、李大妈、王大叔、赵大婶称呼。可能是惜墨如金,点到为止,也可能是更显亲切,不便明写。受捐人与捐款人之间的关系更不会去深究细说,那段通往谁家的路也没必要直接点明,那条路多宽多长更不必苛求。何况,大路朝天,各行半边;路在脚底,皆大欢喜。

      而明眼人、知情人心里有底,总觉得受捐人是艾欣沾亲带故的“熟面孔”,都知道那段路是艾欣丈人家房前屋后带禾场。

      高村是艾欣媳妇的娘家,村子叫高村,村路却低洼得槽糕。艾欣逢年过节上门孝敬老丈人,可去丈人家的必经之路,坑坑洼洼,一遇雨雪天,不是一汪水,就是一团糟,人难得进出,车子更谈何容易?

      于是这路成了艾欣和媳妇的心病。有一年春节,艾欣驱车携媳妇娘家拜年,一路风光。而终究绕不开这段“要命”路段,一时间底盘搁浅,泥巴缠轮,汽车动弹不得,进退两难。还是小舅子撒把烟,恳求乡邻硬是给抬出去的。哪能忘记?

      媳妇是一名中学教师,强势而又精明,常埋怨这段“鬼路”、“死路”:行路难,行路难,难以回娘家!“枕边风”更是没少吹:钱没生肉上呐,花钱像要你的命!给二老留条出路,也是为自己铺条进路。

      耳朵都起茧子。艾欣索性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拖石子、买水泥、请人工,修了两段路。据项目包工头小舅子透露:总投资整整六万元,共修路足足六十米,六六大顺嘛。

      2019/10/9于周子河畔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家 暴(外二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youmo/408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维维安 维维安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77篇
    • 获得积分:66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家 暴(外二篇)

      于是这路成了艾欣和媳妇的心病。有一年春节,艾欣驱车携媳妇娘家拜年,一路风光。而终究绕不开这段“要命”路段,一时间底盘搁浅,泥巴缠轮,汽车动弹不得,进退两难。还是小舅子撒把烟,恳求乡邻硬是给抬出去的。哪能忘...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