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刘加莹:与温暖相伴同行——读金翠莲新著《暖》

  • 作者:雪心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2-11-22 18:27:56
  • 被阅读0
  •   金翠莲(野墨菊)老师给我寄来了她的新著《暖》。紫色的花朵盛开在书的封面,一只蝴蝶亲吻着花瓣,我把书拿在手中,仿佛沐浴着暖暖的阳光,闻到了花的芬芳。

      暖是春天的颜色,是秋天的味道。金老师在自序中说,她在认识的汉字中,最喜欢“暖”。

      金老师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初,我比她年长几岁,可能因为都经历了太久的饥寒,遇见过太多的炎凉,所以,我非常理解她对“暖”的渴望和追求。

      金老师是农家的孩子,大山的女儿,兄弟姐妹9人,年少时因为家境贫苦,缺吃少穿,身体孱弱,十岁那年她还生了一场大病,苦挣苦熬一个多月,才活了下来。金老师的父亲也如我们许多人的父辈一样,因为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在她该读书的时候却不让她上学,而她偏要跟父亲叫劲,小小年纪就提挎着竹篮子,上山采野茶、挖药草、打山货,自己挣钱交学费,不仅完成了小学到初中的学业,并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师范学校,成为一名教师。当年,她在外地读书的时候,每到假期就想着回家,因为没有钱买车票,就时常站在路边,拦截乘坐过路的车辆。后来,她结婚成了家,仍然困难重重,没有住房,没有外援,生活拮据苦不堪言,甚至为缴不齐分娩时的住院费,急得拿着粮票去与别人作交换……

      尽管如此,生活中的小确幸、小欢喜,却更让金老师刻骨铭心,倍感温暖。比如,大病初愈后,母亲为了抚慰她,特地给她做了一件花褂子,这也是她第一次穿上新衣裳。她在同学们面前好一番炫耀,衣服上紫色的小花也就长在了心里。又比如,岀嫁时因为家里穷,没有东西作陪嫁,一向严厉的父亲却在柴火堆里翻出一截檀木,精心为她做了一个棒槌。棒槌声声,甜蜜了她的心,也温暖了她的生活。还比如,她在中考前不幸病倒,班主任老师把她送到医院,还给她说了好多好多打气鼓劲的话,要她一定坚持参加考试。她听班主任老师的话,咬着牙带病走进考场,而且还考上了师范学校,从此走向了人生的新旅途;还有,在她生活最无助的时候,是同事们雪中送炭,给予接济,让她切身感受到了人间温情。

      金老师在渴望温暖、追求温暖、享受温暖的同时,也在向社会、向他人传递着自身的温度。她18岁走岀校门,同时又走上了学校的三尺讲台。她从小学一年级教起,为孩子们擦过脸上的鼻涕,趟着水背孩子们过河,还带过孩子们睡觉,后来又跟着孩子们一起走进了初中。她初心不改,专心执教37年,奉献了自己的光和热,播洒着情和爱,不仅收获了满园花开,也舞岀了人生精彩,由一名普通教师成长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心理咨询师。她的《感动在,希望在,未来在》《青春作伴真好》《暖》《心声》《吻》等文章,无不浸润着、弥漫着对学校的浓浓感情,对学生的脉脉温情。

      金老师为人热情,十分好客。一次,外地有几位文友来合肥,她硬是抢着要“做东”,点了满满一桌子菜,拿来了陈年老酒。有意思的是,饭前她还给每位男士每人发了一包香烟。我好奇地问她:“你爱人抽烟吗?”她笑着说:“不抽。”她告诉我,烟是从楼下商店里买的,因为自己不懂,不知你们喜欢不喜欢。一些认识金老师的人曾在背后说,金老师算不上“美女”,但绝对是个“才女”“暖女”,说她写过很多“暖文”“美文”。为此,我还专门找着看了几篇,如《思念有声》《脸与手》《终未与其合影》《脚下有乾坤》等等。这几天,读罢金老师的新著,我似乎也有了同样的感觉。金老师的文章,情感真挚,观察细腻,想象丰富,浮想联翩,文字虽间有“小女人”的矫情,更多的则是“熟女”的悟道。她的文章无论写人,写事,写物,写景,都少不了“暖”的元素,少不了“暖”的色彩,少不了“暖”心的话语……她的新著《暖》由安徽文艺岀版社岀版,60多篇文章,有不少可堪称美文佳作,不仅好看,而且耐人寻味。

      金老师是省作协会员,前些年已岀版散文集《我的两天》,据说她的新著《暖》,在某书店的月度热销榜中,已冲进了前三甲。希望她一直与"温暖”相伴同行,期待她有更多的“暖文”奉献给读者。

    【审核人:雨祺】

      标题:刘加莹:与温暖相伴同行——读金翠莲新著《暖》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48476.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