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生命的阵痛与哀思,给乡愁一个方向

  • 作者:方烟雨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22 00:09:24
  • 被阅读0
  •   ——评左右之间诗歌《敲》

      一个绕不开故乡的人,总会有一些悲伤的往事。而叙述这种悲伤,需要一定的能力,否则就会变成泛滥的抒情。

      诗人左右之间,在乡愁中游离,他企图安放内心的故乡和亲人。在悲郁的诗行里,他用白描的现实主义手法,克制地表达了对故乡和母亲的眷念。

      左右之间是一个从乡村走出的诗人,也是一个从故乡走出的孩子。

      故乡在诗人心里,是永远惦念的痛,是一道很疼的伤口。因为故乡,安葬着他的祖先,爹娘,是他生命的根系。他的灵魂在此变得纯粹。

      这首诗文本结构是坚实的,客观而理性。在情感的递进中,水到渠成,结尾强大的张力让整首诗立了起来,从而完成从平面到立体的自然过渡。

      “敲一只空碗

      成片成片的庄稼就长出来

      敲一枚指环

      密密麻麻的针脚就长出来

      敲一扇旧窗

      斑斑点点的烛光就长出来

      隆冬时节

      我不敢再敲了

      我怕成片成片的雪花会长出来

      我怕密密麻麻的白发会长出来

      我怕斑斑点点的泪痕会长出来

      再敲下去

      我怕惊醒了天堂里的母亲”

      这首《敲》,在诗人冷静而隐忍的文字里,旧时光就像画布,过去的场景历历在目。

      敲,是个动词。而在这首诗里,敲有了悲伤的颜色,和疼痛的声音。空碗,指环(顶针),旧窗,仿佛安静的画面,被一个敲字突然动了起来,吵闹起来。

      这个敲因此充满了感情色彩。“成片成片的庄稼就长出来,”“密密麻麻的针脚就长出来,”“斑斑点点的烛光就长出来,”而这些都是诗人年少时光的记忆影像,美好如梦境。

      “隆冬时节,我不敢再敲了”诗人在这里突然笔锋一转,心被揪了一下。

      “雪花,白发,泪痕”。这些冰冷而忧伤的词语,完成了画面的转换。我怕,雪花长出来。我怕,白发长出来。我怕,眼泪长出来。

      诗人在隆冬时节,完成了一次和母亲的情感联系。文本陈述质朴平实,却又有一点沉郁悲凉。这也是诗人和故乡的情感联系,在他精神的原乡,他是那个回家的孩子。

      故乡生长庄稼和往事,也生长雪花和眼泪。每一个离乡的人,某些时刻,内心都会被这些事物围困。

      诗人不敲了,空碗,指环,旧窗,都安静了下来。喧哗静止,尘埃落了下来。而心灵的震撼却无法平息,一股情绪如流水暗涌,充满强大的力量。

      “再敲下去

      我怕惊醒了天堂里的母亲”

      诗句到此戛然而止,而情感的张力却已冲破了文字的边界,相信很多人都会忍不住落泪。

      全诗简洁质朴,没有华丽的词藻修饰,白描式的文字,隐忍了过度或刻意地煽情。

      文字推进的过程,由动到静,层层铺展,逐渐上升到情感的高度,完成和读者的共呜。

      诗人在这十三行诗句里,始终是克制的,他没有炫技。整首诗浑然天成,把生命的阵痛和反思表达得圆满而深刻。

      故乡的原风景,始终留在生命里,泥土中有最朴素的情怀。乡愁是什么?是诗人最真的童年,是灵魂游荡的地方,也是安放父母肉身的坟茔。

      诗人出走半生,却始终走不出故乡的影子。那些悲喜交加的日子,成了生命的烙印。他的挣扎与呐喊,都有响亮的回声。

      他在给乡愁一个方向,完成与灵魂的和解。他一直在寻找天堂里的爹娘,生命的疼痛,与生俱来。

      他一直在敲,敲一只空碗,敲一个指环,敲一扇旧窗。他一直在敲醒他的童年,那里有最深的母爱。他是个孤单的孩子,他渴望回家,回到最初的家。温暖而美好。

      诗人敲了多久?他在回忆里徘徊了多少时光?他有没有打开那道门,看到生命的光?

      转眼就是隆冬时节,寒冷而悲伤。留在记忆里的,是雪花,白发和眼泪,这是记忆的冬天,也是生命的一道伤口。

      无法再敲下去了。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诗人不敢再敲,不忍再敲,不能再敲。再敲,就会敲出生命的疼痛,敲开生命的伤口,敲出回忆里母亲的白发,敲出滂沱的眼泪。

      他怎敢一次次,“惊醒天堂里的母亲”。

      诗人的柔肠百结,他渴望见到母亲,又怕见到母亲。他即怕自己流泪,也怕母亲流泪,这是巨大的哀伤,有谁能懂?

      而这种哀伤,称之为诗人的隐痛。它是具体的,有血有肉,丰满地隐藏在诗行里。

      这种接近于口语化的诗句描述,直接而简单。意象已经不重要,整首诗的重量却很沉。

      生活有很多苦难,诗人有一只空碗。生命有一场大雪,诗人也会有很多白发。回不去的过往,留下了泪痕。

      诗人也许是想要敲开一个生命的缺口,让光照进来,好让现实不再那么沉重。人生过半,有更多的时间回忆。故乡,亲人,都是重要的,也是不想失去的。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生命的阵痛与哀思,给乡愁一个方向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4157.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方烟雨 方烟雨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89篇
    • 获得积分:110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