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日记大全
文章内容页

闲话点心(3)

  • 作者:莉莉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27 00:07:54
  • 被阅读0
  •   点心

      生煎

      生煎的主要功能是充当早点,但也有一些饭店提供生煎当点心的。

      我家孩子小时有一段时间特别爱吃生煎,我常负责去采购。从小区门口出去向北三四十米远有家生煎店,生意还不错,我往往要等第二锅出来才轮上。看着生煎师傅不紧不慢地转动着平底锅,等的人都略显焦灼。“好朗咪?快念好伐!”任凭顾客再三催促,师傅就是不为所动。添水、淋油、放葱,师傅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最后揭开楠木锅盖的瞬间,锅里会发出一阵好听的“哧啦哧啦”声音,香气也随之弥漫开来。顾客早就付了现金,也有扫微信预订的,胖胖的女店家过来分配,你先他后,你八个他十个,不需要重新核对,她都记得清清楚楚,从无纰漏。

      生煎皮薄,馅满,底脆,一般蘸醋或剁椒酱吃。生煎的汁水不多,不像吃小笼包要时刻防备汁水飞溅到邻座的身上。本地开的生煎店也有冠以上海某某生煎之名的,大概是上海生煎的名气要响亮多的原因,或者店里的老板娘是以前从上海下来插队的知青。一方水土一方人。好多年前去江苏兴化,郑板桥的故乡,有幸参观了不少人文景点,也吃到了肥美的兴化大闸蟹。兴化早茶名闻遐迩,朋友曾邀我去一家早茶店,见那里食客如云,生意火爆,寻思口味必定极佳。朋友点了满满一桌的小菜和面点,可当我夹起一个生煎尝尝时,竟有点失望了。什么味呀,真甜,其他的都偏甜了点,没法吃。

      去年看过一部电视剧,叫《谍战深海之惊蛰》,剧情很精彩,抗日题材的,那部剧有个配角,是陈山陈河兄弟俩的父亲陈金旺,他患有老年痴呆症,操一口地道的上海话,儿子可以认不出,吃生煎是断断不会忘的,足足吃了44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吃生煎。“我要切生煎!”电视剧追完了,余音还绕梁。

      生煎一定要趁热吃,冷了就软塌了。

      云楼阿涛生煎是本地的网红生煎,据说有100多年的历史了,不但面粉和猪腿肉要经过严格挑选,而且传承的徒弟都要求不喝酒不抽烟并能吃苦。匠心独具,才造就美食传奇。云楼生煎比传统的生煎个头大些,老面发粉,纯手工剁肉,地道的菜油煎制,又采取特殊的两面煎法,可谓色香味俱全。云楼生煎的名声渐渐传开,后来成功申报为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连续多年蝉联本地十佳特色小吃。

      一碟生煎,配上一碗牛肉粉丝汤,真的过瘾!

      点心

      饺子

      饺子其实是主食,偶尔充当点心的角色,比如俗语“送行饺子迎风面”中的饺子。以前在部队过年,年三十零点钟声敲响后,炊事班会煮上一大锅水饺当夜宵。

      南米北面,饺子是北方人的最爱,南方人现在也吃,但终究不如北方地区风行。

      当年在部队,元旦春节这样的节日,每个班会下发一团面和一盆拌好的肉馅,大家齐聚食堂,揉面,搓条,切块,擀皮,热火朝天地包饺子。南北差异此刻显现,南方人大多只能打个下手,尝试包饺子,什么怪状都能包出来,擀面皮这活一定得交给北方汉子,那真的是又快又好,绝了。

      好吃不如饺子。物质贫瘠的年代,白米白面金贵,难得吃上一顿饺子。81年的电影《喜盈门》中有一个吃饺子的镜头让人难忘。有个傍晚大媳妇煮了四碗水饺,一家四口正吃得香,这时爷爷从地里忙完活冒雨回来了。大媳妇连忙把吃剩下的一碗饺子收拢藏了起来,另外端出一碗窝窝头和青菜给爷爷。爷爷没发现异样,一边吃一边逗着两个可爱的重孙说笑。没想到,五岁的重孙女竟从里间端出了那碗饺子让爷爷吃,画面顿时尴尬不已。爷爷狠狠地批了软弱的孙子一顿后,卷起铺盖走人。这是一部喜剧片,北方农村题材,有教育意义。现在生活条件好多了,吃个饺子不会再躲着人,但虐待老人的现象还会不会存在,这个仍不好说。

      饺子的吃法有多种,或煮或蒸或煎,嵊州小吃有一道平底锅的饺子煎蛋,味道和营养都有了,但我最喜欢的仍是饺子下水煮过三道后捞出带汤的传统吃法,加葱花,酱油,再夹一块猪油在碗里化开,吃起来香喷喷的。

      小区附近的马路边上开有很多家水饺店,还有专卖手工水饺的店,有时让人带回现成的。有一家品牌连锁店里的饺子种类很多,什么海鲜的、蟹黄的、牛肉的、猪肉的,另外有附带荸荠、芹菜、白菜、韭菜、荠菜的。我通常会点一碗全家福,各样的都尝尝。店家有时会问我加不加香菜(芫荽),我回答说当然要加,越多越好,若不是怕嘴里有异味,我还想学北方人的样子再弄两头蒜来配着吃,在外待过一阵子,口味宽杂一些了。

      点心

      豆浆

      豆浆营养丰富,有补虚益气,健脾养胃等功效,是小吃或点心的绝佳拍档。

      豆浆当然只有咸和甜两种,没什么特别的。在以前,我大多时候喜欢自己泡黄豆现磨,磨好后剩下的豆渣用来炒鸡蛋,豆渣鸡蛋木渣木渣的,谈不上特别好吃,怕浪费而已。只嫌洗豆浆机太麻烦,要用毛刷细细地刷。现在的豆浆机大不同了,豆渣是直接打进豆浆里的,省却了洗豆浆机的苦恼。

      回家乡工作后不久,竟然发现本地有家豆浆店十分出名,店名唤作干大林。

      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朋友兴冲冲地跑来喊我,邀请喝豆浆去。豆浆有什么好喝的?去朗霞干大林豆浆店。干大林?去体验下就知道了。于是欣然前往。到了店里,看到咸豆浆加点油条和牛肉碎碎,或者加羊肉、虾皮,甜豆浆也有,红枣和黑芝麻的,但我偏爱咸豆浆,再点一碟烧麦,就觉得很完美了。我是头一次吃到这样口味的豆浆,厚实如鸡蛋羹,豆香浓郁,口感丰富。寻思个中的诀窍,或许与挑选的黄豆、烧火的柴爿、煮制的木桶都有关。

      有次巧遇干大林豆浆店的老板,挺年轻的,朋友未及详细介绍,我已上前握手。“干老板,我尝过你店的豆浆,真的是不负盛名啊!”“我不姓干,我姓褚。”这不,闹了笑话,才知他是干大林的乘龙快婿,算起来应该是朗霞豆浆的第五代传人。

      干大林豆浆店在余姚一共只有四家店,分别是朗霞老店、市区的俞家桥路店和阳明中学店以及文山路店。市区的店只提供早餐,由干师傅的女婿管理;想吃下午茶点的朋友可以去朗霞老店,那边由干大林师傅亲自坐阵。

      点心

      年糕饺

      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家乡余姚的特产是“三白三毛”,三白指的是稻米、盐和棉花,三毛是四明山区的毛竹毛笋毛茶。家乡种植稻米确实历史悠久,稻米衍生出来的小吃也名目繁多,像梁弄大糕,松花团子,米馒头、糯米糕、粢饭等。年糕更不用说了,秋收后入了冬,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打年糕。这里要说的年糕饺,可以说是年糕的一种特殊形式,年糕做成什么都好吃,爱吃年糕的人必定也喜欢吃年糕饺。

      年糕饺是不是家乡的独创我不清楚,反正在别处,我是没见过年糕饺这样的小吃。

      所住小区附近的中学西侧,开着一家年糕饺店,小两口经营的,陆埠人。一早五点钟就开始忙碌了。年糕现打,打好后揉成一个个的小圆球,放入保温箱里备用。馅料也要提前准备好,有咸菜、榨菜丝、黄瓜丝、煎蛋、肉片、油条、海鲜酱等,爱吃甜的也可选用陆埠豆酥糖当馅,价格从5元到15元不等。我一般选黄瓜丝、油条、海鲜酱组合的馅料,6元一个,可以吃得很饱。

      前期准备工作到位了,后面的年糕饺做起来是非常顺溜的。咸菜茭白、京酱肉丝、全家福、蛋大王、肉大王、榨菜香菇、劲无霸、山大王,店家给年糕饺的品种取了好听的名字,顾客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选定品种。两边商定妥当,开始做了,老板娘戴一次性手套,麻利地取出年糕球在案板上按扁,持短小的擀面杖快速擀成圆形,添上馅料,然后包住捏紧,用时不到一分钟就成了。年糕饺大小如黄牛的角,胃口小的还真吃不完一只。年糕饺粘糯,吃时需注意小心慢嚼,慢嚼有利于消化,同时防备酱汁滴到身上。

      点心

      麦芽糖

      提到麦芽糖,不由地想起小时候馋过的“哚哚”糖,“哚哚”糖即麦芽糖,需要用破布鞋、鸭毛、废牙膏皮等物品向挑着担的货郎更换。小时家里穷些,旧物不一定找得到,于是很多时候只能咬着牙看着别人吃糖。

      本地低塘历山村的徐家糖坊,制作麦芽糖已有很长一段历史,麦芽糖制作技艺早些年被列为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去年的某个夏日,我去历山文化公园参加活动,发现徐家糖坊新开的店兼非遗展示馆就坐落在公园的一侧,于是进去参观,瞥见案板上有新鲜出笼的“老鼠糖球”,忍不住抓起一块就往嘴里塞,一个不过瘾,再来一个。“老鼠糖球”拖着长尾巴,有尖尖的头,软软的身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只小老鼠。其实就是刚做出来的麦芽糖,里有芝麻馅,外裹着炒麦粉,入口即化,香甜可口。“老鼠糖球”一定要趁热吃,因为时间一长就会发硬,口味变差。

      麦芽糖是用当年的大麦和大米通过多道程序制作完成的,过程有点复杂,具体原理要向糖坊的徐师傅或生物老师请教才对。徐家糖坊麦芽糖系列产品有冻米糖、芝麻糖、花生糖、葱管糖、寸金糖等,哪天有兴致了,不妨去买几盒吃吃,或许能勾起小时满满的回忆。

      麦芽糖是好吃的,但勿要贪多,适可而止的道理运用,对任何事物都是相通的。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闲话点心(3)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meiwen/8637.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闲话点心(3)

      我家孩子小时有一段时间特别爱吃生煎,我常负责去采购。从小区门口出去向北三四十米远有家生煎店,生意还不错,我往往要等第二锅出来才轮上。看着生煎师傅不紧不慢地转动着平底锅,等的人都略显焦灼。“好朗咪?快...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