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张学梅:比窦娥还冤的冤

  • 作者:张学梅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9-16 00:15:31
  • 被阅读0
  •   被世人误解了几百年的潘金莲,是这个世界上最冤的女人。她的冤,比窦娥还冤,我们所有人都欠她一个道歉!

      在我们印象中,潘金莲是历史上最有名的荡妇。不但勾引了小叔子武松,还私通西门庆,毒死自己的丈夫武大郎,真真正正是个毒妇!

      历史上的潘金莲真是这样吗?其实恰恰相反。

      潘金莲出身高贵,是贝州知州大人的千金小姐。漂亮,贤惠,知书,达理。武大郎呢,真名叫武植。从小聪明能干,只不过家中贫困,年轻的时候,在潘府打工谋事。他在家中排行老大,所以叫武大郎。

      武大郎也并不是我们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个矮,矬,穷,还挑着担子卖烧饼的形象。而是一个身高一米八,文武双全,品行兼优的山东大汉。

      武大郎在潘府做事期间,深受潘父的喜爱和赏识,认为他将来必定有所作为,就资助他读书。没过几年,武大郎学有所成,考中了进士,出任山东阳谷县县令。潘金莲的父亲,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武大郎。

      结婚后的两个人,恩爱有加,美满幸福,白头偕老。

      可潘金莲明明是知书达理的模范妻子,为何被抹黑成一位荡妇呢?武大郎明明是一位身高一米八的大帅哥,怎么变成了一米三的烧饼郎了呢?

      根据史书记载,武大郎夫妇被丑化,源自武大郎的一个同乡好友,叫黄堂的。黄堂和武大郎从小就是要好的玩伴,一起放牛,割草,掏鸟蛋,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家庭富裕的黄堂,还曾资助过困境中的武大郎。长大后,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武大郎因为出息,做了县令,而留在家乡的黄堂,家门不幸,遭遇了火灾,穷得连房子都修不起了,只好去求助武大郎。

      武大郎热情地接待了黄堂,并好酒好菜招待了他三个月,但绝口不提如何帮他。黄堂想到家中白发苍苍的老母,天当房子地当床,尚无安居之所;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娃,饥肠辘辘的妻子,就心急如焚。想问问武大郎借不借钱给他度荒年,又死要面子难开口。活受罪的黄堂,一怒之下辞去武大郎,回家了。他认定这个当县令的同乡武大郎,一定是个时位移人的伪君子。想到这里,他恨得牙根直痒痒:得想个法子,整一整这个忘恩负义之人!

      无巧不成书。途中,他遇到了被武大郎打过板子,一向为非作歹的西门庆,两人一拍即合,就一起造谣抹黑武大郎和潘金莲。

      黄堂回家后才知道,他的房子早就被武大郎出钱修好了,就后悔莫及。可是,谣言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啊!谣言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无法制止了。

      所以说,所有的邪恶中,谣言的散布最快,随着散布速度的加快,而更加激烈。

      鲁迅说,谣言能杀人,也会被杀。历史上因谣言起祸端的例子,屡见不鲜。

      汉武帝末年,皇后卫子夫、太子刘据、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和数位大臣,皆死于谣言之祸。后来,谣言四起,人人自危,大臣田千秋等上书诉讼太子冤情。汉武帝才彻查清算谣言,株连江充三族,又做“思子宫”,在太子被害处作“归来望思之台”,以志哀思。

      秦朝“焚书坑儒”事件,其实也是谣言之祸,造成几百人株连被杀。

      现实生活中,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被别有用心的小人谣言中伤的情况,也不在少数,笔者本人就遭遇过小人谣言,险象环生......

      武大郎和潘金莲的婚姻,再后来被施耐庵写进了小说里,让他们两人的名声,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几百年被世人误解。害得清河县的潘家和武家,至此数百年没有通过婚。潘家庄为了防止别人的风言风语,甚至改名为黄金庄。

      2009年,施耐庵的后人施胜辰,专程到武氏祠堂赋诗一首,以表歉意。至今,此诗仍然挂在武氏祠堂中。

      杜撰水浒施耐庵,武潘无端蒙沉冤。

      施家文章施家画,贬褒迄今数百年。

      累世因缘今终报,正容重塑展人间。

      武氏祠堂断公案,施姓欠账施姓还。

      窦娥的确冤屈,但她可以用“血溅白旗”,“六月飞雪”,“大旱三年”来鸣冤,而潘金莲连喊冤的方式都找不到,你说她是不是比窦娥还冤呢?

    【审核人:雨祺】

      标题:张学梅:比窦娥还冤的冤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2673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