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黄敬光:界 | 巴蜀之地

  • 作者:黄敬光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9-16 00:14:17
  • 被阅读0
  •   在家里“静默”,久了就知道,莫说外面的世界,就连在小区里,也是不能随意走动的,我们被界定在“家”这个范围里。作为小区志愿者,更应该严格执行上面的指令。比如看到邻居们在小区里打堆的时候,我必须去劝止,看到关在家里的那些小孩子们实在忍不住了而在小区里左冲右突的时候,或者在小区的儿童乐园里打闹的时候,我也必须出面劝止。唉,动是人的天性,更是孩子们的天性,做这些的同时,我的心也在滴着血呢。

      是的,我们所有的人,又一次被界定在小区里,界定为居家隔离,这就是美其名曰的“静默”。这段时间,整个金堂县就这样“静默”了。

      有一天,启哥打来电话,说:“你一个人在家,快到我的七楼来喝茶吃饭。”我与启哥上大学的时候就铁,现在又同住在一个小区里,所以,过去到彼此的家里喝茶吃饭那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我一个人宅在家里的这些日子,启哥懂我啊。我回答:“好的。”就出了家门,看到有人在小区里打闹才想起,都是我自己在小区群里传达发布的“不串门”的规定,怎么好意思又自己带头违反呢,于是又缩回了家里。不能,我自己不能带头越界的。

      第一轮五天的“静默”,政府说,没有清零。于是要求我们又来了第二轮。就这样我们就再一次被界定在家里“静默”。期间,对我这样一刻都待不住的人,还要帮助别人“静默”,我自己都觉得不容易。所以,相反的,我非常感谢组织安排我为志愿者,在为小区、为单位出一份力的同时,偶尔可以名正言顺地出出界,不至于生锈在家里。

      事实上,“静默”期间,我做得也不够好。比如说,中秋节的那个晚上,三更半夜夜深人静时,我实在睡不着,就一个人出了小区到了还封闭着的金山公园,去仰望天空里难得的明月,去借一借“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洒脱,去打破所有时空的界,去向往身心都应该的自由。我知道,那时的我,越界了。

      终于解除封控,开始进入三天两检的规定程序。这个阶段,人们可以上街,可以有序流动,金堂的大地终于开始苏醒。这个阶段比“静默”的界定宽松多了。比如:不再界定每家每两天只许一人一次、不超过两小时的买菜,比如小区、街巷不再完全封闭。往日设置的那些藩篱开始有序拆除,我又开始每天正常的“买菜”暗语(注:到俱乐部打球)。只是,所有的餐饮、娱乐场所还要有一个有序开放的过程。比如电影院还不能看电影,比如KTV还不能唱歌,餐饮行业还有人数限制等等,所以,虽然解封了,但人们的自由还有许多的界定。

      好吧,“非必要不外出”,“非重要不离金”。但总比一直宅家好啊。我是一个“欲望”不是很强的人,只要白天有球打,晚上网上打桥牌,我就已经很知足。我时常提醒自己,遵守纪律,不给政府添乱子,不给社会惹麻烦。

      只是,今天,不管怎么样,我又感觉到了疫情防控手段的严厉。

      远在长沙的肖队,许久不见的肖队,如隔三秋的肖队,中午打来电话,安排我去青白江朋友那里拿一样重要的有时间限制的东西。肖队的话就是指令,我必须无条件“保证完成任务”。其实,在接到电话时,我就想明白了,青白江早已经是低风险地区,金堂现在也是,从低风险的金堂到相邻的低风险的青白江,应该没有问题吧。所以我才能“保证。”

      晚上7:50分,我的车来到金堂、青白江交界处的十五里。结果是,这里依然还是像楚河汉界,像国门一样严格管控着。只有绿码和行程码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统一发放的车辆通行证。我问哪里才能申请到通行证,警察叔叔说:金堂县人民政府的有关部门。

      看来,这个界我是跨不过去了。联系朋友,摆了遇到的情况。朋友说:那我找人开车送到十五里来吧,你等会儿。我晓得了,这个界,仍然是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无法逾越的。

      我忍不住推而广之,想,如今,省市之间、国与国之间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海关、口岸又是怎样防疫的呢?

      其实,新冠病毒造成的扭曲,这些有形的界限根本不算什么的,人与人、人与自然的无形的界可能还要可怕得多吧。我不想去推测其他,只谈谈我的亲身体验。在成都休假的某一天,那时还没有疫情管控,遇到好久不见的桥友,我自然而然地伸出双手,桥友条件反射地一犹豫,我才反应过来,马上又把手缩了回去;还有一次,在小区里遇到一个很熟的邻居,便自然而然地想与他摆几句龙门阵。本来褪下了口罩的我,看到戴着口罩的他时,本能反应是把口罩重新戴好了再说,当我开口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想说了;昨天我与几个老朋友一起去爬三学山,都中午了,我们都不敢一起在外面吃个饭。

      今天晚上,当我怀着一颗焦虑的心回到家里后,就自然而然地开始了“忧国忧民”的思考:因为疫情设置的界,不管有形无形,都已经需要人们重新去跨越了。同志们啊,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好好的。

      以前,有人说科技无国界,这个现在已经说不服人了,实际上科技是有国界的。现在,因为新冠疫情,我们又多了许多的界。我突然发觉,只有新冠病毒是没有界的,因为现在,它在全世界已经无处不在。

      老话说的:“大疫不过三年”。苍天啊,何时是个头啊?面对无界的新冠病毒,这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敌人,我们只有团结起来,众志成城,才能缚住这头世纪之怪。

      2022.9.1

    【审核人:雨祺】

      标题:黄敬光:界 | 巴蜀之地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26731.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