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乡居拾趣(二)文/贠靖

  • 作者:黄传瑞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3-01-12 13:58:00
  • 被阅读0
  •   妻女造访

      吃午饭的时候雪便停了。山野里银装素裹,愈发地美妙了。我一连喝了两碗萝卜排骨汤,又吃了一碗米饭,便有些撑了。

      下饭的菜是青椒炒腊肉。腊肉是去年腊月里杀了猪熏制的。林妈熏腊肉喜欢用新鲜的柏枝,一堆燃过的柴禾,架上柏枝,煨上火,噼噼啪啪的响声里用烟慢慢地熏。熏好的腊肉又要挂到屋檐下,一天天风干。吃的时候用清水洗一洗,红得透亮。吃到嘴里就有了一股子岁月沉淀的味道。

      喜欢吃就多吃多点呗。林妈说,这东西虽不是甚么稀罕物,但在城里也是难得吃上一回的。

      吃罢饭,我兀自出了门,顺着门前的缓坡往前走去。坡下汩汩流淌的溪水,闪着熠熠的光亮,在积雪的映衬下,更加的清亮。我弯腰撩了一下,一丝冰凉从立刻从指尖传了开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回到家,林妈已在为迎接我的妻女做准备了。她把楼上的一间客房腾出来,仔细打扫了一遍,又摆上盆栽的花草和风干的艾叶。屋里就有了丝丝缕缕的艾香味。

      林妈站在那,似乎在寻思着还些差甚么。她拍拍脑门,过去从箱子里翻出一条没用过的土布单子铺上,然后对我说,这单子看着没城里的洋布床单洋气,但是纯棉布的,透气性好,睡着舒服。我不知道该说甚么才好。

      妻女的到来打破了小院的宁静。

      女儿和林妈打了招呼就欢欢喜喜地去门前的缓坡上看雪景。林妈说,这孩子去年夏天进山来见过一回,一年多没见,出落得越发俊样了。妻子叹道,俊样管甚么用?这么大的人了,就知道玩耍,自个的事一点也不知道操心。有时你说东,她偏要往西,总是和你对着来。

      林妈说,都一样,孩子大了,便有了自己的主张和想法。你索性就少操点心,随了她去,只要不出大格。

      我说,你瞧瞧,还是林妈超脱。妻子听了就有点不悦:那你是说我小肚鸡肠了?以后你们的事我干脆就不管了,还落得个省心。

      说着话,林妈端上洗净的果子来,拿起一个塞到妻子手里说:妹妹,你别光顾了说话。尝尝,这是前些日子在山里头采的。

      妻子这会有些亢奋,她放下果子,打量着屋里,冲我嚷嚷道:你躲到这里倒是清净了,屋里头都乱成一锅粥了!

      我问怎么个说法,她拿起果子咬了一口,皱着眉头说:怎么这么酸,牙都要酸掉了!林姐笑道:你是没吃惯,我给你洗个苹果去!方嫂才送了几个过来,见屋里来了人就没进来。

      我抬起头说,替我谢谢方嫂啊,可没少吃她的东西。

      妻子压低了嗓门道,我跟你说,你那个弟弟一天一个电话,我都快烦死了!原来,家里的老屋给了弟弟,但房产证在我名下。弟弟要买新房,就将老屋低价转让了出去。进山前,我回了一趟老家,去办过户。房管部门的人说房本上的身份证信息和现在的不一致,早就升位了,需要公安部门出具一个证明。好不容易找人出了证明,没想到又生出事端来。他们说,结婚证也得换,以前的结婚证在系统里查不出来。这不是明摆着折腾人么?我说,别管了,先放放再说吧!妻子问:那你啥时候回去?他们一天一个电话催着呢!

      我有点气恼:就不能让我清净两天么?妻子也来了气:你冲我嚷嚷甚么?

      我又软了下来:我是生他们的气,一个个的,不让人安生!可不是么,妻子附和道。我说,吃完饭你们就先回吧,我还有些书稿,整理完了就回去。

      女儿好不容易进一趟山,觉得甚么都新鲜。吃饭的时候,林妈说: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吧,屋子我都收拾好了。她伸出手去,疼爱地抚摸一下女儿的后脑说:瞧这丫头,长得多心疼呀,嘴巴也甜,一口一个林妈,叫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妻子说,下次吧,下次来多待些时日。女儿极不情愿地噘着嘴。

      林妈瞅了我一眼:不是说好了的嘛,紧慢也不在这一两天。我还寻思要带她们娘俩进山去采果子呢。我耸了耸肩膀:没办法,刚才你也听到了,家里一大摊子事呢!

      妻子见林妈有些不舍,就岔开话题问:最近客人多不多?今儿进山,我看了一下,一路上开了不少的民宿,大都关着门哩。林妈苦笑一下:这个季节几乎没什么客人,主要是夏天天热,进山来纳凉的人比较多。

      妻子又问,那你一个人能忙得过来么?林妈笑笑,瞅瞅女儿道:雇了一个丫头,和她年纪差不多。只是冬季没甚么生意,就暂且回家去了,等开春人多了再回来。妻子哦了一声,低头夹了一块腊肉放进我的碗里。

      林妈给准备了一大堆东西,塞满了车厢。有核桃,山果,还有白菜萝卜,都是自家种的,或在后山的林子里采的。女儿一个劲地道着谢,说这些都是无公害的天然绿色食品,花钱买都买不来的。

      看着她们上了车,慢慢地顺着来路驶下坡去,林妈站在门口,抬了抬手,一脸的伤感。

      回吧!我扭过头去,眼睛涩涩的。

      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见天地在心里念叨着,盼着她们来,她们真来了,板凳还没捂热,就又撵她们走了。

      我的心也一下乱了,再也没了刚来时的那份清净。(待续)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乡居拾趣(二)文/贠靖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53643.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