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叙事散文
文章内容页

青砖碧瓦

  • 作者:方烟雨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0-13 00:07:06
  • 被阅读0
  •   陶瓷炻土,是四种泥土烧制器皿。陶由优质泥土低温烧制,如紫砂。其他烧制温度都较高。瓷器由较纯的高岭土烧成,讲究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炻器对土要求不如瓷器严格,以前农村用的缸、坛、灌多为炻器。用普通泥土烧制的砖瓦就是土器。现在多为红砖,也有渣砖、水泥砖等,以前一律的青砖碧瓦。看那一排排青砖碧瓦房,错落在青山绿水间,升起袅袅炊烟,好一幅江南水墨画。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父亲是大队砖瓦厂的窑工。砖瓦厂烧制的就是青砖碧瓦。窑厂建在离大队部不远的土凰乡级公路旁。窑厂不大,四五个人,和谐的一起干着窑活。

      父亲当过兵,膀阔腰圆,雄壮有力。砍窑柴、操窑泥等力气活,根本累不了他。他挑的两捆柴足有两百余斤。操窑泥最要耐力。先将泥土锄碎,挑至预先挖好的泥塘里,将泥土培成一块巨型月饼样。再在月饼状泥土上,浇上足够的水。给水牛带上眼罩,防止水牛乱跑。牵着水牛,不停地在泥上转圈。父亲同牛一样,在泥塘里一天到晚地转,没有足够的体力是转不了的。这样转上三天,直至泥巴柔和筋道、绵延不断。最后在泥上铺上塑料薄膜及稻草,防止泥巴干裂。

      泥锯是制砖瓦的必备工具。用杂木做成一缺底的梯形或弓形,底部安装纤细的钢丝,这就是泥锯。父亲用大泥锯切团泥,运至制砖的操作台。操作台由砖搭成,四周支几根木柱,木柱上扎几根细木,盖上稻草,就成了操作的窝棚。操作台有二至三套砖模。砖模通常由楮木等硬杂木做成。一个砖模,由上下两个相同大小、相同形状的长方形框组成。两个长方形,在长的一端用榫头连接。这样的结构一次可以制两块砖。父亲用小泥锯,从大泥团中取一小团泥,高高地抱起泥团,摔向泥模。再用小泥锯切割泥膜中间和表面,将泥膜中的砖坯,小心地抖到小木板上,砖坯上再叠一块木板,便于上面再叠砖坯。这些操作需要力量与耐心的结合,难为父亲了。待有了十来块重叠的砖坯,就将这些砖坯,小心地搬到砖埂上码好,抽出木板。若一垄砖有足够高,就盖上稻草阴干。砖坯不宜暴晒,否则开裂。为防砖坯黏连,上下两埂坯之间撒些草木灰。烈日酷暑,三九严寒,父亲就是这样,踩就一塘塘坯泥,制出一块块砖坯。砖坯象一条条巨龙,高高地、直直地卧在平整的土地上。

      制瓦是细活,我父亲没干过。金叔的制瓦技术好。瓦模是圆柱形无底木桶上,竖直均匀镶嵌四根小篾条,把圆柱外周分成四等分。这样一次可以制四片瓦坯。制瓦的操作台,在大大的茅草棚的一端,棚内有一大片平地。瓦模用木台支着,上有一小木柄。金叔从大泥团用小泥锯取一小团泥,边转动瓦模边将泥贴到瓦模上。再用蘸水的手,放泥上转动瓦模,用泥锯切掉多余泥,瓦坯做好。将带有瓦坯的坯桶,小心提到空地,拿掉坯桶,将瓦坯放地上阴干。待半干半湿,小心把一圈瓦坯分成四块叠好,码到埂上,一定高盖稻草继续阴干。

      砖瓦坯一定数量,就要装窑,这时会请一些零工,多数是窑工家属。我多次参与装窑,主要是运坯,一天能赚一块钱,当时是高收入。窑工在窑里码坯,码坯技术含量高,既要码整齐,注意砖瓦坯码的位置,又要留足火眼,便于整窑砖瓦受热均匀。否则,有的砖瓦烧太老,变形且粘一起。而有的又太嫩,仍是坯。装窑基本要一周,装好后窑顶盖上草皮。窑颈的三方再各留一烟囱。

      装好窑,就开始点火烧窑了。窑工通常三班倒,不停地向窑中塞柴草,保持窑火日夜不息。远远望去,一团黑烟冉冉升起,如硕大的蘑菇漂向天空,在天际逐渐与白云融合。窑坐落在离村较远的荒郊野外,一人上夜班确实要些胆量,窑工们也会讲些灵异事件。例如听见巨石下滚的响声,砖码倒塌的声音等,他们说往往灵异事件发生后,第二天就有人来买坟砖。窑通常烧十天左右,主要通过观火判断是否烧好。烧时间太长,砖瓦会变形粘连。时间短,砖瓦太嫩甚至有的仍是坯,嫩砖瓦易碎。观火是有丰富经验的师傅才会的,我父亲到七十年代末才学会。停烧后,将窑口砌墙封闭。

      烧好后,就开始从窑顶下水。窑工们,一担担肩挑着水上窑顶,然后将水从窑顶倒下。下水要四五天。下水除冷却,还是砖瓦由红变青的重要工艺。现在广泛使用的红砖,之所以为红砖,是因为空气冷却,砖中含有大量的氧化铁。向烧好的窑里下水,高温时,未烧尽的柴碳与水反应,生成一氧化碳和氢气。这些气体将部分氧化铁还原为黑色的氧化亚铁,混在一起就是青色。这就是青砖碧瓦的由来。

      我父亲性烈、耿直,脾气火爆,好酒,但心肠好,乐于助人。因爆烈的脾气,易与他人产生摩擦。知我父亲性格的,一般不同他计较,因为父亲从来不记隔夜仇。人们总说我父亲,长了倒刺,要顺着摸。我觉得父亲象青砖,嘎嘣脆,宁为砖碎,不为瓦全。父亲的性格,还是会得罪一些人,不过多是小人。

      好像是八一年的寒假。这一年我父亲承包了一窑砖瓦,从割二季稻后开始准备砖瓦坯,父亲基本一人,忙一整窑的各项工作。日夜操劳,到寒假终究能出窑了。出窑一般按顺序从上到下,先外后内一层层出。,那时,我们几乎全家出动,父母亲、出嫁的两位姐姐、我和三妹四妹大弟哑弟等齐上阵。只是很小的五妹,带着更小的小弟在窑边玩。这时附近村有老人过世,急需坟砖。坟砖比普通砖厚,侧面印有S形图案,常码在窑的靠前底部。当时我们的窑还没有出到四分之一。父亲为帮别人,只把窑口的砖出掉,而不是按顺序,所有砖瓦一层层出。我与姐姐们都反对,这样可能会发码,就是后面的砖瓦会泻倒。父亲不听,坚持己见。果不然,不到半小时,整个后面的码泻了,砖瓦倒向站梯上的我与大姐,父亲在上面,其他人安全退出了窑。我与大姐受了些轻伤,贴了几张止痛膏了事,家里却因此损失了一百多元。父亲就这样,“说了一句好,去了半边脑”,也应那句‘’脱掉裤子为“。

      父亲的一生早已盖棺定论,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不去评说。可农村再也见不到小砖瓦窑了,青砖碧瓦房也所剩无几,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楼房。土法烧制砖瓦,同其他的很多民族工艺一样,都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青砖碧瓦与父辈们,逐渐被遗忘在历史的角落。这些宝贵的民族文化,真希望能好好地传承。

      真的怀念啊,绿水青山间,青砖碧瓦房,暮归的牛群,嬉闹的牧童,夕阳、炊烟……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青砖碧瓦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ushisanwen/3877.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方烟雨 方烟雨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89篇
    • 获得积分:1076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青砖碧瓦

      父亲的一生早已盖棺定论,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不去评说。可农村再也见不到小砖瓦窑了,青砖碧瓦房也所剩无几,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楼房。土法烧制砖瓦,同其他的很多民族工艺一样,都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青砖碧瓦与父...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