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生活感悟
文章内容页

贺兴:致谢

  • 作者:贺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8-01 09:10:58
  • 被阅读0
  •   女儿最终是家里的客。

      在女儿慢慢长大的过程中,老贺觉得与女儿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当女儿带着自己的户口迁移证明,离开家去它城上班,老贺就知道,这家己经是女儿的客场了。

      这一年,女儿25岁,研究生毕业。为了能在毕业当口找一份工作,老贺一家人跟着女儿地狱天堂。回想这25年来,女儿读了18年书,从小学到大学、到研究生、到择业,忧和喜始终伴随着老贺一家人长长生生的岁月,傍偟与期待并存,挥之不去,提心吊胆。

      这挥不去的忧和喜,是他们父女血脉亲情间无穷无尽的牵盼和克制,更饱含了一位父亲对女儿成长不易,但终玉汝于成,功不唐捐的庆幸,和对自己、对命运、对忍耐、对所共同经历一切的深深致谢。

      这致谢,伴着女儿渐行渐远的距离,更有一位父亲“盼嫁”和“恨嫁”的伤和恨……

      一

      老贺女儿硕士毕业论文的最后是这样写的:

      “终于到了写下致谢的时刻,我曾经在心中演练千万遍,期待着致谢这一极具象征意义的节点的到来。当我敲下致谢二字时,我清楚地意识到,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时刻正在缓缓走向我,我立足此刻,回望两年的硕士生活,正满心欢喜地等待着未来。

      感谢我的母校。感谢她让我有机会来到北京,领略首都的风采;感谢她给予我一方天地,能让我继续学习,继续沉淀;感谢她宽容我两年时光,庇佑我褪去稚气,逐渐成熟;感谢母校无限的爱与关怀。

      ……

      感谢我的室友、感谢同窗、还有我的好友,感谢大家,我们以青春陪伴,让时光不再单调枯燥,因你们让记忆丰盈而变得多姿多彩,变得难以忘却。

      感谢父母支持我的决定,并无条件地支持我,做我最坚实的后盾。

      我不优秀,在近二十年的求学时光里,我依窗苦读,朝天而歌,依然经历了很多次梦想的失败,但我没有因失败而失败,在失败中我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态,和接续努力的目标,寻找真实的自己。多年来,我一直在问自己,您倒底行不行?您还能不能坚持下去?走到今天,过去的这些疑问都己经有了答案,我也找到了最真实的自己。

      所以,我还要感谢接续奋斗的自己,功不唐捐,玉汝于成!

      硕士时光随着学位论文的定稿,已经逐渐走向尾声,我即将离开母校,将带着从大家那里学习到的知识和气象,奔赴下一个挑战。

      我也衷心祝福所有的相遇喜乐平安!

      毕业论文最后一章是致谢,论文近7万字,老贺能看懂的就只有后边这段致谢辞,听女儿讲,写论文大约是把一些数据放到一个所谓模型里运算,经过论证得到某种结论的过程,女儿学的是保险精算,属于大金融范筹,但金融对我而言,只是把工资存到银行,生点利息,老贺爱人在意的是哪家银行利息多点,哪怕只有几十元的效益,她也会乐此不彼的把少的可怜的一点儿钱,从这个银行挪动到那个银行,费心费力的样子,看的都让老贺有些儿心烦。金融对老贺女儿来说那是吃饭的营生,她懂的多点儿,那是她所学专业的要求,对生活来说,也不会因她懂金融,就能比别人多挣点钱,对一个社会个体、一个家庭而言,金融没有多大的扛杆操作意义。

      老贺问过女儿,能不能把致谢写的更有个性,更有仪式感?

      女儿说,“不需要了,感谢不一定要说出来,但心里一定是要有数的。

      女儿公考面试回来,老贺问她成绩如何?

      女儿说,不怎么样?没有把握,言语间,却一直说和她一起面试的另一个女生是多么的优秀。对这件事,老贺己经不再抱多大希望了,等成绩出来,结果女儿面试第一。

      老贺静静的盯着看着女儿的眼睛,确认过眼神之后,老贺发现,女儿没有撒谎,他们己经一起经历了太多次失望,这一次,女儿只是想在没有确定结果出来之前,不想把一个模棱两可的期待告诉老贺,不想再看到一家人因为热切的希望某个结果到来而再一次陷入失望,女儿不想从老贺的眼睛里再看到这样的失望,所以她选择了真实的回答。

      此刻,老贺坚信的认为,女儿己经长大了,从高中到研究生,他们己经一起经历了太多的希望和失望。此刻的女儿,己经明白了生活的无常和有常,她己经学着不把想象的真实和结果的真实混为一谈了,知道了朴素、成稳的做人道理,那怕是极具仪式感的毕业致谢,她也希望写的尽量朴实、中庸而真切。

      这一点儿,老贺觉得年轻的女儿己经比自己强了很多,这让老贺有了无形的压力,而悠然间变得对女儿客气了许多。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教育不是单向的,而是互相影响,互相陪伴,互相提高的,当然也有互相消磨而走低的情形。

      老贺女儿高中毕业那年,读大学选专业,高考分数出来后,有些失落,高考前,女儿想读对外贸易经济大学,但分数就差了那么一小丢丢。因高中阶段有生物竞赛排名,四川大学生物专业可以提前录取,虽然高考失利,但女儿的想法几乎没有变化,她依然希望自己拼得一个能靠自己能力而谋生的行业,最终,她选择了金融专业最难的精算学分支,作为自己今后努力的方向,老贺不懂什么是精算,但从网上看,精算师是人上人的专业,年薪极高,目前世界上,真正能获得精算师资格的人少之又少,老贺觉得这事不太靠谱,向女儿认真分析了这高薪背后的学习难度以及终身学习的问题,但年轻的她不惧学习的困难,三年的高中生活己经在夜经继日的拼博中,砺练了她迎难而上的品质,这是女儿骨头里的东西,她告诉老贺,她爱学习,她希望挑战一下自己,按一般精算师成长的经历可以看到,一个精算师的成熟大多是在45岁左右,这就意为着,想成为精算师,必须要做好长期学习的打算,看着稚气未脱的女儿,老贺提醒女儿,把难度看清楚一点儿,不然到后来就麻烦了,年轻人就是不太信邪,面对女儿的坚持,老贺能做的,只有鼓励。

      这个选择最终的结果导致老贺女儿没有上985的四川大学,而是选择了一个仅仅是211的中南政经政法大学。这个选择过程是坚难的,特别是一年后,老贺得知爱人本家的一个哥哥,从美国留学回来,到四川大学作博士生导师的时候,并用有自己的专用实验室的时候,一家人后悔极了,感觉女儿高考报志愿的时候,选错了方向,特别后来女儿因智力极限放弃精算专业的时候。

      大学第一学年,老贺女儿通过三门英国精算师的课程考试,其间,她付出了多大的努力,老贺不得而知,但从女儿三点一线的大学生活来看,老贺明白,女儿把精力都用在了学习上,但和同班的同学相比,她发现了自己的差距,这个差距,不是她通过努力可以弥补的,一个河南的女孩和浙江的一个女孩,成绩比她好了一大截,并且别人的精力比她更旺盛,这两个女孩不仅能通宵达旦的学习,而且还能连轴不打烊的嗨玩几天,就连打游戏这样的事,她也被别人摔掉几条街,这是老贺女儿终于第一次认识自己能力的天花板。

      本科读了快两年的时间,有一天,女儿突然打电话告诉老贺,爸爸,我精算读不下去了,这专业不太适合我读,超出我的智力能力,读起来非常费劲,我和别人差的太远了,各个方面都比别人差。第一次听到女儿这样说话,并且比较严肃,老贺感到事情的严重。缓了缓神,对女儿说,不急,我和你妈妈商量后,再给你回话。经过和爱人商量,老贺与爱人的意见出现了分歧,爱人主张女儿必须考研,读到研究生后,再就业,以免工作以后再折腾学历。老贺的观点是如果这个专业读不下去了,先读到本科毕业,不行就开始准备公考,找个普通工作算了,读书的最终目地是要找个工作,这一点儿不能在读书的过程中弄丢了。老贺把与爱人讨论的分歧,如实的告诉了女儿,女儿最后选择的是考研,考对外贸易经济大学研究生。当时老贺劝女儿考本校211的研究生,但女儿回答我说,还是想在拼一下,考她高中毕业时想考的大学——对外贸易经济大学,老贺默许了她的想法。

      又经过两年的苦读,女儿考研成绩虽然不错,远超过母校211名校的录取成绩,又因为差一丢丢的数分,考对外贸易经济大学研究生的愿望又落空了,高考和研考两次失败或者是说不如意,以及读精算专业的失败,几乎否定了老贺女儿七八年功课上的努力,她觉得自己太差了,差到什么事都做不成的程度,老贺也甚至怀疑,这样去支持女儿随着她一个不谙事世的孩子的选择,倒底是对是错?万般无奈之下,后来经过调剂,得到了一个北京普通二本院校读金融研究生资格,说实话,对这个学校,女儿是看不上的,甚至是老贺,还有老贺身边的人,听说女儿上这个学校去读研,都觉得看不起,当时也考虑过重新考研,但老贺爱人极力反对,因为她觉得希望女儿在合适的年龄,成家、生小孩也是更大的事情,他们都不希望女儿因读书而错过了最佳的婚姻时间。

      考研调剂结束之后的空档,老贺女儿参加了她的第一次公考,因考研失败的影响,她务实的选择了十堰城区一个区直单位的岗位,经过近两个月的准备,女儿考了141分,这个成绩在省考中,也算是较优秀的成绩了,但最终录取的是一个考了147分的四川大学的毕业生。再次落败,看着比自己低很多分的同学都上岸了,老贺女儿开始怀疑自己的运气是不是太差了。那段时间,她的情绪非常低落,看着女儿的样子,老贺也很心痛,没有其它办法,安慰对一个理性的人来说是非常多余的。认真思虑之后,女儿没有信命,她认为问题出在自己的选择与目标定位上,当然公考是否成功确实有运气成份,但自己能做的,只能让自己更好,调整心态后,女儿再一次开始了对自身的调整和审视……

      研究生两年,新冠疫情迁延不止,学校管控严格,学业很顺利,其间老贺女儿也得到了不少奖学金,如果说,当时读大学报专业时就业倾向不明显,但在读研的时候,老贺女儿己经非常明白自己的就业定位了,她己经不再不切实际的去想到大的金融公司去工作了,她想的是毕业参加公考,找一个公务员职业,因为本科的同学很多己经就业,通过同学们之间的交流,她对金融行业的从业情况和公务员的从业情况都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两相比较,再加上自己研究生又是一个普通的二本学校,她觉得自己能考上一个心仪城市里的公务员,己经是上佳之选了。两年来,她除了学业,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准备着。大学、读研这近六年的时间,老贺己经习惯了女儿不在家的日子,她也更习惯在学校里的生活,放假回家,少不了交流和碰撞,但一家人的愿望是一致的,就是希望女儿毕业了找份公务员的工作。

      为了公考,老贺也鼓励女儿去报个培训班,身边也有朋友根据自己家孩子的经验,建议老贺给女儿报个培训班,经过几番劝说,女儿终于答应去报个培训班,结果到了武汉的培训班里上了三天课,女儿终于不干了,她要回了高昂的培训费,提着行李回家了,老贺女儿认为培训班太垃圾了,简直是在浪费她的时间,既然女儿己经回来了,老贺和爱人也没有说什么,备考的事,就由她自己安排,其间,一些牵肠挂肚的担心,自不必多说,女儿和老贺之间因公考备考的事,彼此之间消磨一直在进行,一种因结果不确定性带来的担心一直折磨着老贺他们。

      不报培训班是错的!花两年的时间,读一个二本的研究生是错的!女儿年龄大了,还没有男朋友是错的!挥之不去的担忧困绕着老贺和爱人,身边人的一些“善意”的意见,让老贺心烦意乱。甚至让老贺觉得这一切努力都是错误,耽误了女儿的时间。特别是在身边朋友和同学的孩子陆陆续续传来的一个个好结果的时候,老贺愈发的觉得女儿的走的路是有问题的。在这种持续不断的怀疑中,老贺对女儿就业的低线也越来越低,越来越实际,女儿也明显受到了影响,对问题的考虑也越来越实际,做事的时候也开始更加注重细节了,考虑问题的维度和视角也开始变得复杂了。面对问题,老贺女儿不会只考虑有利于她的信息,她也开始注重收集相关事情的负面信息,然后再在综合判断,这是老贺看到她的明显进步。

      人无论怎么理性,但选择终归是有得有失,时间是一条河,流过,就离开了原点,生活不能假设,但选择可以假设,这就为选择后,留下了无穷的后悔空间,很多人就是在这种选择的后悔中,不但的假设自己无法期及的生活梦,原地走圈的错过了路途的风景。好在老贺女儿没有,她在这个过程中是确实彷徨过。读研的两年时间,女儿眼瞅着就业的方向,努力的熬着,一直过的很压抑,看着一个鲜衣怒马的大姑娘,如此苦逼努力,做父母的,无奈的心痛,但没有任何其它办法。其间,老贺也鼓励女儿谈朋友,但女儿总觉得自己悬在半空中,不接地气,这个时间谈朋友总是那么的不靠谱,甚至有些荒诞,就象剧。假期团聚的时候,女儿也会向老贺讲,她同学的爱情偿试,以及爱情过程中的行为和一些无果的结局。女儿说她不喜欢这种不塌实的感觉,恋爱不奔着婚姻,那就是闹着玩的,不好。这期间,老贺一边鼓励女儿恋爱,一边也深刻的担心着,女儿因为一根“冰棍”或者是“一餐饭”,被别人廉价地领跑了,老贺给了女儿足够的花销,并且如实告诉自己家里的收入情况,希望女儿能够正确看待金钱和物质,找一个能在精神上同行的人。在这个过程中,老贺又深刻的担心因为我们自己说的太多而误导了她,在听女儿讲她同学爱情的事情的时候,老贺慢慢地的感到女儿在这方面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标准和主见。之后,老贺又无穷的期望女儿能在在如花似玉的年龄上,遇到对的那个人。但女儿最终还是选择坚持了自己,孑然一身的走到了学业的最后,留下的不知道是遗憾还是希望。25岁,没有爱情开始的青春,就这样过去了。

      女儿备考的两年时间里,老贺也查阅了历年的公务员考试的报名情况,发现女儿读的金融大类的公考报考岗位受限情况比较多,能报的岗位面很窄,几乎都圈在税务、审计、银保监等这样的一些岗位中,能提供的岗位数量也少较少。这又让老贺莫名担心起来,担心到时候没有合适的岗位。

      2020年,公考报名终于来了,本着试水和练手的想法,老贺女儿对每次公考的机会几乎都没有放过,国考报了西安的一个基层税务岗,京考报了一个北京城区的审计岗,广东省考报了珠海市的组织部,还报了一个江苏的银保监会岗。噢,还有一个山东青岛的社保参照公务员管理的岗位,一路考下来,成绩不错,有158分的,有150、75分的,有147分的,国考西安分数低点,132分。结果面试出来,一路挂掉,没有一个能进面试的,其中京考,只公布了进面试的最低分数,老贺女儿的分数只比进面最低分少了0.25分,没有入围。珠海的考试,不仅公布了分数,还公布了排名,女儿都是第四名,也无缘面试,其它的几项考试因差的比较远,就不必再述了。

      老贺女儿撑不住了,气的蒙头大哭,老贺和女儿一起分析了一下,觉得女儿考个公务员还是有希望,问题还是出在岗位选择、遇到的对手和所谓的“运气”上。老贺不承认女儿不努力,但这些考试,对老贺一家来说,考上更好,考不上,就当练手了,无所谓,只是想通过这几次考试来看看自己倒底是一个什么水平,但从目前的水平看,应该考个湖北老家的基层公务员还是有机会的。经过一段难受后,老贺一家人再一次调整心态,把湖北省公考作为保底的考试,努力一把。后来湖北省考报名了,金融专业能报的岗位少之又少,经过筛选,整个湖北省考只有三个岗位可报,比国考的岗位少的更多了。万般无奈之下,女儿报了老家的一个纪委岗,当时老贺劝女儿报一个乡镇岗算了,她还是坚持报了纪委岗,女儿觉得自己的努力,还是需要得到更好的岗位认可,报完之后,又担心到时候考不上后悔,难受死了。

      后悔的事,总是在不停的发生,国考132分,如果报老家的税务岗,就轻松进面了,结果报的西安市的一个基层税务岗,580人争4个岗位,进面分数最终拉高到146分,我的个天呀!这是老贺一家人第一次感受到公考的残烈程度,虽然老贺认为女儿己经很优秀了,但优秀的人太多了,怪不得自己。珠海笔试结果出来了,结果女儿又是第4名,错失进入面试的机会,这接二连三的失利,不得不让女儿怀疑自己的“运气”,老贺甚至也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而影响了女儿的“运程”。其实,老贺和爱人的心态是开放的,对女儿的兜底也是无下限的,女儿考到北京,老贺会支持,女儿考到乡镇,老贺也会接受,就算是考不上,在家待业,老贺依然也能接受。这个时候,老贺女儿有些明显发慌了,几乎到了见岗位都报的程度,烟草县公司报了,大学的教师岗报了,事业单位报了,女儿对自己的下限也开始转变了,务实到只要能找到一份工作就可以了,老贺看到女儿的忙碌,想到了这毕业季千千万万的家长和孩子,都在为找一份工作而打拼,而隐忍,而熬煎,而等待。那夜幕下的万家灯火里,有多少家长因孩子就业张紧绷着的弦,真心希望国家能出台一些政策缓解孩子们的就业压力,拼完孩子读书,又陪孩子拼工作,有了工作又要拼孩子拼房……

      生命不息,拼孩子不止,真是应了那句话呀!可怜天下父母心。

      二

      在无奈的煎熬中,转机终于出现了,京考有个调剂程序,这个调剂程序对第一轮没能进面的分数较高的人绝对是一个补救的最好机会,当然京考最后还有一个补录程序,那希望就渺茫多了,调剂过程公开透明,全程分数都是可以看到的,并且,考生可以根据情况,在系统关闭之前,随时调整自己志愿,由于女儿分数比较高,进入调剂系统报名后,两天时间,再也无人能超越她的分数,最终,她以面试第一的成绩,进入了调剂岗位的面试,这是2022年春节前,老贺一家人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京考在入围面试之后比其它省考多了一个专业能力测试,并且专业能力测试以15%的比例计入总成绩,最后和面试以及笔试成绩进行加权,总分高者进入体检程序,每一关都是险口,进入面试的这三个孩子,最终只有一个孩子才会成为最后的幸运者。笔试、专业能力测试,面试,这三关关关过,关关难,关关险,掉一步就是全盘皆输。规则就是这么样的,没有太好办法,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更好一点儿。老贺对女儿说,只要努力就好,其它的就不要多想了,就交给“命”吧。

      获得京考面试资格后,各种面试培训班的电话都打过来了,推荐各种各样的包过班,退钱班,最后老贺女儿选了一家武汉的一周时间的培训班,花了六千元钱, 做了一个无领导小组的面试培训,在培训班里和同学一起练,感受面试氛围,培训不到三天,武汉出现散发疫情,防控形势趋紧,老贺担心女儿回不来,为了安全,他让女儿提前结束培训,终于在腊月二十九回到了家里,向社区报备后,还算幸运,老贺女儿所住的酒店没有在集中隔离范围,在家提心吊担的做了三次核酸后,终于平静下来,就在老贺女儿好好的开始准备专业能力测试的时候,“运气”背到点的女儿,这次终于等来了命运之神的卷顾,迎来了“福双至”的高光时刻,真可谓,苍天不负有心人,就在女儿紧锣密鼓的准备京考面试期间,珠海也打来了电话,因为前三名有一个放弃,她获得了入围面试的资格。那段时间,广东一直疫情散发,面试时间拖后,几乎可以不管。老贺一家人全力准备女儿京考,老贺的家门嫂子有在人社部门工作的经历,对考生面试有一定的经验,听说老贺女儿进入面试,在祝贺的同时,也开始为老贺女儿面试的事张罗起来,买合适的衣服,试贴切的口红,头发如何收拾,鞋子怎么配,事无巨细,整整忙了两天,才全部采购到位,另外还利用休息时间,对女儿进行了一对一的面试辅导。

      说实话,知道女儿经过调剂进入京考面试后,老贺心里的想法依然觉得是陪女儿走过程,对考上并没有抱太大的信心,当时疫情不断的散发,出行很受影响。本打算让女儿一个去北京面试的,但家门嫂子建议还是由大人一起陪着去,经历过公考并成功上岸的侄儿也建议大人一起陪着去,老贺经和爱人商量,最后决定让爱人请假陪女儿去北京参面试,女儿一路订好车票,老贺送爱人和女儿去十堰东站坐高铁,路上叮嘱她们要提前安排好,别影响了面试,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一个在家呆久了的人,既便是出门了,一时也转不过弯,习惯用老家的惯例去处理在北京遇到的事,结果问题就偏偏出在节骨眼上。

      为了稳妥期间,老贺爱人和女儿提前一天到达北京,离开老家的时候,做了核酸,到北京后,本应该下车就作核酸,这样持48小时内有效的核酸证明,就可以顺利进考场面试了,结果她们母女俩合计面试完当天就回湖北,为了少做一次核酸,她们选择到京的第二天才去做新的核酸,但是她们并不知道北京的核酸是48小时才出结果,并不是湖北老家当天就能出结果的情况,到了面试的前一天晚上,看着迟迟不能同步到手机上的核酸结果,她们母女俩慌了。没想到安排稳妥的行程,在这个地方出了问题,如果拿不到核酸结果,明天面试无法进考场,按照规则,无法进考场的考生等于自动放弃面试机会。

      北京街头,老贺爱人带着哭腔给老贺打电话说明此事,老贺觉得事己至此,一切随缘,不必折腾,安全第一,老贺叮嘱爱人看好孩子,她俩能平安回来就好,这时老贺真感谢侄儿的建议,爱人幸好一起跟了过去,如果现在只是女儿一个人在北京,她一时想不开,那可就麻烦大了,老贺一方面在庆幸,一方面心里怨她们不经事,没有把事情办好。问题出在女儿在北京采核酸的医院不能自主检测标本,需要送检其它医院,在老家作核酸,当天下午上班就能拿到结果,但北京的核酸是保证48小时内出核酸结果,当时他们母女俩认为36小时内应该可以拿到结果,这样她不仅能按时出入考场进行面试,而且返程时也不用再采核酸了。人算不如天算,可就在女儿第二天面试的前一天的晚上,采核酸的时间己经过了36个小时,但结果依然没有出来,如果第二天早上八点半结果依然不能出来,那就没法进考场参加面试了。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老贺爱人的心情不断紧张起来,最后在晚上七点的时候,在焦急的等候核酸结果的过程中,母女俩最终还是按奈不住,慌了神。

      万般无奈之下,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大街上问,问哪里有更快出核酸结果的地方,几经周折,终于得知在火车站有12小时出结果的核酸检测点,此时己是晚上七点多了,她们顾不上吃饭,连忙赶到北京西客站,做了核酸采集,这样可以保证在第二天早上八点之前出来结果。就在她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做完第二次核酸采集,回旅馆的路上,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第一次核酸结果己经同步到女儿的手机上,晚十二点多的时候,第二次核酸结果也同步到老贺女儿的手机上。

      谢天谢地,一切安好!虚惊一场之后,面试按部就班的推进。

      站在干面胡同东城区党校外边的街巷陪同女儿去面试的老贺爱人此刻心里百感交集,逼仄的胡同,跟本没有大都市富丽堂皇的想象,看着北京高昂的房价,老贺爱人一时不知道一家人倒底是在忙和什么?在焦急的等待中,老贺爱人拍了几组从考点出来己经面试完的考生,衣着千差万别,总觉得哪一个都比女儿优秀,都比女儿放松,时不时一股股绝望涌上心头,拨丝拨丝的凉。终于等到女儿的电话了,她说她面试结束了,问她什么情况,她只说,同组的另一个小姑娘比她优秀的多,自己估计不行了。因为笔试分数相差无几,专业测试的分数还不知道,面试这样的一个情况,几项综合下来,胜算未定,又是一切空寂而热切的等待。至到从北京回来,女儿给老贺的信息就是她在北京的这次考试可能到此就结束了,老贺想那么多优秀的人都想去北京,女儿去北京的机会只能当成是一个梦想了,不必太多的去奢望了。

      从北京回来后,女儿又开始了新的岗位考试,期间考了县里的烟䓍公司岗,泥牛入海,没有后续。后来十堰的一个高校招金融专业老师,给女儿了一个面试机会,那天老贺陪着女儿去面试,从面试考场出来,女儿接到短信,她北京面试过了,当老贺真真切切的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老贺真真觉得女儿去北京工作的事有点靠谱了。

      当时老贺坐在车上,准备开车回家,但心情过于激动,担心违章,老贺对女儿说,我们休息一会儿,等情绪稳定了再开车走。老贺和女儿在她去面试的校园里慢慢的走着,平抚心情,眼泪不由自主地向外淌,觉得整个过程太难了,一关一关的过,关关难,关关危,一步掉链子,就全功尽弃了。想到这,突然鼻子一酸,一股鲜血从老贺的鼻子里喷涌而出,这是一个人全身彻头彻尾的激动时,身体的一个本能反映,老贺连忙用手捂着鼻子,找到一个侧所,用清水洗净鼻子里的血迹,慢慢定下情绪后,开车回家了。

      在路上,老贺对女儿说,是不是面试评委看你长的丑,可怜你才让你过的。女儿说,评委不是可怜她自己长的丑,而是可怜象你们这样做父母的,在孩子的事情上,做的太低微了,才让她过的。听到女儿这样说,老贺喉咙发硬,咤哪间觉得自己真可怜,为孩子的事,担心天,担心地,却真的为她做不了太多,真希望公考面试的评委能为天下父母谋,能给每个孩子一个公平的面试机会,无论他们是丑还是漂亮,孩子们需要的是公平,只要能给孩子一个公平,一个家庭,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有希望,孩子是家、是族、是国的真正未来,善待孩子就是善待国家的未来。

      面试过后,再后面的体检、政审、签三方议协、派遣都一切顺利,都是在慢慢的等待和焦灼的煎熬中,一点儿一点儿把日子挪过来的,一家人感觉找工作的事应该差不多了,但却又因没有拿到最后派遣通知而心里不塌实。因为和北京签了三方,后来珠海的面试就选择了放弃,其它的考试就没有再选择去考了,两个多月后,学校发来了派遣证,单位也通知去上班了。

      三

      在备考、参加一些面试的过程中,毕业论文也在紧张的修改和完善中。

      去珠海笔试的时候,正值论文答辩,导师提的一些问题需要迅速调整,导师要求老贺女儿使用最新的数据和有难度的模型,以提高论文的写作质量,论文的主体还需要尽快完善,论文开题答辩就在眼前,数据的事情让老贺女儿焦头烂额。女儿研究的是农村相关问题,全国只有上海财经大学拥有的数据质量最高,可是上海财经大学的新调数据不对外公布,手头能有的最新的数据也是16年的了。女儿筛查了十几个数据公开平台,最终还是打算使用西南财大和北大的数据,而其它数据公开平台的数据都不符合论文需求。但是因为这几年的疫情,西南财大和北大的数据都推迟调研和公布了,最开始女儿打算使用北大在2021年8月份公布的18年的数据,导师认为数据太过陈旧,这对后期的答辩不利。导师希望女儿能够进行实践调研,可是一方面就业压力大,女儿没有精力进行实践调研,另一方面没有科研项目的支持,所有调研工作由女儿全部完成是不现实的。调研至少采访上千位农村家庭,采访内容涉及工作、收入、学历等话题,每个家庭所要收集的信息量也很大,在调研中很难获得对方的配合。而调研过后,数据需要再度整理,编制,其中还有大量无效数据要剔除,如果最后有效数据太少,难免要重新调研。女儿向我表明过,田野调查在社科类论文中地位崇高,她也愿意投身到实践调研中,实事求是进行研究分析。可是由她一个人承担全部调研任务,实在是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因为数据的事情女儿一直反复与导师沟通,导师还是坚持用新数据,女儿对此十分沮丧。

      幸运的是,西南财大在2022年初公布了19年的调查数据,这组数据真是论文救命稻草,女儿在第一时间赶忙和导师沟通,最后导师同意采用了西南财大的数据,并补充了家乡所在地的小范围调研数据,才很好的解决了论文使用数据的事情。而模型方面,导师希望使用比较少见的模型以突出论文的创新性,女儿在前期阅读了文献后选择了结构方程模型,在去珠海的这段时间,女儿一直在跑模型,更换主要变量,可是实际效果一直不显著.期间,女儿发现2022年发表的硕士论文使用了北大16年的数据,研究对象是全国,实证结果很显著,但是女儿当时使用北大18年数据,研究对象是农村,实证结果一直很糟糕,甚至实证结果违反常识。女儿疑惑不解,便根据那篇硕士论文使用北大16年数据做了全国的实证分析,结果和硕士论文结果一致。这对女儿的打击很大,她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和导师交流,导师也只是说不显著是实证中常见情况。后来,过年的时候,老贺女儿回到家中,一方面准备北京面试,一方面不停的修改论文,最后女儿还是接受了导师的建议,更换了模型,才慢慢地做出了满意的实证结果,论文最核心的部分算是解决了。

      珠海成绩出来的时候,老贺爱人看到女儿的成绩是第四名,自言自语的说,在珠海期间,女儿一眼(公考)书没看,一道题没做,要不是和答辩撞上了,兴许就是前三名了。可这都是后话了,有时候命运自有它的安排。由于珠海的备考状态不好,频繁的参加考试,让一家人都很疲备,后来,一家人集体决定放弃了几次己经报名的考试,女儿一门心思准备论文答辩的事,答辩前夕,由于疫情,女儿没有返校,在家修改论文,导师和女儿用网络电话逐字句对论文进行精磨,提出一个个问题,又解决一个个问题,非常辛苦,作为我们家长,看到导师如果耐心而详细的辅导,不禁对即将退体的王教授,心生敬意。

      由于北京面试己过,其它的考试也不想再参加了,老贺女儿终于能够潜下心来修改论文了,经过三次答辩和不断打磨,最终女儿的论文被评为学院本专业优秀毕业论文,再经过学业成绩和英语成绩综合评定推荐,老贺女儿最终得到北京市优秀毕业的推荐资格,经过公示,当学校把盖有北京市教委印章的北京市优秀研究生毕业生证书寄到家里的时候,老贺一家人开心极了,女儿为证书备了一个精美的封皮,算是对自己的答谢。就此,老贺女儿在校求学生涯就此划上了句号。

      四

      要去北京签就业三方协议了,在北京街头,数不清的国槐向天怒放,今年北京的国槐花开的正旺,行道上,槐英满地,温柔了大地,青黄浅白的槐花随着生风的脚步舞动,轻漫如云,一阵风过,落英如雨,缀满树下每一处空闲。槐花黄,举子忙,几个月来的忙碌,终于盼来了结果,这其中的辛苦,老贺感同身受,是国考给了他们一家人的机会,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走在长安街上,老贺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为女儿公考上岸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却正在为女儿能租到一个合适的房子而犯愁。北京是房子很多,却没有他们一间安身立所,老家虽然有房,却无法搬到北京。以前老贺本着想,女儿工作了,自己就可以轻松一点儿了,现在看来,女儿工作以后,老贺一家的负担更重了,在北京合租房一间卧室的租金费用大约的3500元,一年下来,也要约4万元,这比女儿读书时的开销要大得多,未来总是还要买房的,和自己十六环县城的收入相比,北京那高不可期及的房价,让老贺心灰意冷,但做为家长,老贺不得不为女儿挺着,他安慰女儿,一切总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就买一个14平米的“王一工”同款商住房(一个网红在北京在住房),想到这,老贺苦笑了一下,他觉得太委屈女儿,但又没有太好的办法,没有钱是个大问题。

      北京的夜色下,沿着西总布胡同,老贺和女儿一起欣赏这胡同里的夜色,转过车水马龙的大街,拐进胡同,清静和井市气扑面而来,整齐的胡同街巷里,不断有如雷贯耳的历史名人宅院撞进眼帘,它们加夹在北京市井的胡同,和普通的北京居民宅院融为一体,北京城的厚重感就这样悄无声息中洋溢开来,胡同口那百年的老槐树,悉悉作响,槐英飘散而下,清凉遍地,槐和魁相近,槐为三公树,门前有槐,长官发财,看着胡同口的大槐树,老贺浮想连篇,槐与科举制度始终有密切的关联,古代科举考试叫作槐秋,参加科举考试叫作踏槐,科举考试的当月正是槐花盛开的时候,在这一月,举子们加班加点备考,人们还把这一月叫作槐黄,所以在门前栽种槐树,就是对孩子可以科举高中的期盼。在北京,无论是大街还是胡同,随处可见百年树龄的古槐树,绿荫一遍。老贺相信这是北京城历代先人重视人才举荐的结果,在这年轻才俊源源不断汇聚的北京城,最终成就了北京全国的政治、文化、国际交流中心地位,新鲜血液的加入,让北京城活力不断,女儿能来北京,是女儿的努力,女儿的福,作为父亲,老贺不应该退缩。

      这道理,老贺懂。

      好呆总算看到一个合适的租房,在交了租金之后,老贺和女儿来到出租屋,出租屋的另一个租户在这里己经租了两年了,交流了一下,这孩子也是在体制内大机关上班,她说,年轻人在北京租房是常态,留在北京,扎根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急也没用,看着大三十几的女孩子挤在这出租屋里,老贺似乎看到了自己女儿翻版,不由得心里一紧,老贺最希望的不是女儿的大福大贵,经历世事的老贺不会幼稚,大福大贵是他们这普通家庭想都不会想的事,他只希望女儿有个安稳工作,在合适的年齡遇到合适的人,成家生孩子,过普通的日子,在工作岗位上认真的为人民服务就好,听党的话,忠诚为党工作就很好了。胡同的古槐长势很旺,己经冲到六楼的窗户附近,在房间里伸手就能够着盛开的槐花,叶碧花白,散发着淡淡的气息,老贺觉得这是好兆头,北京己经超出了老贺的能力之外,他只能用这种无端的方式为女儿祷福了,以后的路,只能靠女儿一个人走了,是好是坏只能有她自己一个承担,老贺把这此话再一遍的告诉女儿,希望女儿不要马虎,但说完之后,老贺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的话又很多余,这多余一方面担心女儿心烦,一方面老贺担心自己老套的话,影响了女儿对新环境、新生活的判断。面对此刻的女儿,老贺选择闭上了自己的嘴,默默的把房间角角落落收拾停当,看着窄逼的小屋,老贺心里觉得对不起女儿,但看着女儿满意的笑脸,老贺心理又舒服了很多,他很感谢女儿的乐观,对即将在北京开始的苦逼生活一点儿不感到为难,面对此情此境,父女俩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老贺心怀无穷无尽的担心,女儿却欢心雀跃。这同境不同心的父女俩干完出租屋里的活计,四目相对,无事可作,便一起下楼去小餐馆找一碗面吃。

      一阵风过,胡同里落满了槐英,车上、地上、路边的垃圾分类箱上,籁籁的一层,象是花团锦族的地毯,胡同黄亮的灯光斜射着,小胡同就象走秀的T台,又象老家村口的马路,此刻的老贺多么希望这就是村口的马路,那这就有老家的房子,老家的水井,老家的人。古话说的,不都是衣锦还乡吗,这怎么衣锦了,却去了他乡,老贺总是这样来回恍惚着。

      接收函下来了,女儿终于要去上班了,老贺和爱人把女儿送到高铁站,女儿很快没入了茫茫的人流,无法分辩,让老贺牵肠挂肚的是她行李箱里那张户口迁移证明,女儿要去另外一个城市,单独立户,开始她下一段生活,她的这下一段生活,老贺的影子越来越少,直到淡出她的生命,这就是老贺和女儿若干年后的结局,这个结局从今天开始上演。作为父亲,我心有不干,但不得不认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人流,老贺一肚子惆怅,就象一根线从身体里牵出了天际,无穷无尽的弥漫开去,分不清哪里是女儿,哪里是别人,哪是是自己,这毫无用处的担忧,无关天,无关地的时时折磨着老贺,和爱人回到家里,感觉家顿时空旷了很多,老贺打开所有的灯,要把这寂寞和落没驱赶出去,老贺要清辙如初的开始自己的生活,并静静的等待所有与女儿有关的一切消息。

    【审核人:雨祺】

      标题:贺兴:致谢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ganwu/2394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