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日记大全
文章内容页

黄基竹 :饲人 · 病中散记(九)

  • 作者:黄基竹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8-01 00:06:20
  • 被阅读0
  •   2019年1月,拙作《竹箫抗癌日志》付梓,是笔者以日记体形式记录的本人自2017年春末夏初检查、确诊鼻咽癌,到后来的化疗、放疗及后期康复中的一些琐碎事件。四年半后的今天,又“癌”到了。这次是更为凶险的“左下牙龈癌”(左下颌骨恶性肿瘤),本想继续来部《竹箫抗癌日志(二)》或“续”的,但又怕大家笑话我成“江郎”了,更怕有人戏谑我:人生本来就短暂,再“抗三”“抗四”就把余生抗完了。

      如果不留下点文字,又总觉得对不起自己手中这支秃笔。思来想去,还是随意记点罢。

      ——《病中散记》引言

      一说到“饲”字,人们最先想到的肯定是与家畜家禽这些畜生有关,像“饲养”“饲料”“猪牛羊马”“鸡鸭鹅兔”等,至于那“饲虎”,不能单纯地理解成喂养老虎,因它还有另一层涵义,那是“舍身饲虎”的故事,讲的是释迦牟尼某一世为王子时,看见一只母虎和七只小老虎奄奄一息,于是以血肉之身布施的故事。

      今天我要说的是鼻饲、饲人,我是被饲之人,夫人则是饲人之人。

      术后,医生给我安了个胃管。口腔手术后,患者不能从口腔正常进食,身体所需的营养就只能通过胃管喂入,胃管是从鼻子进入,通过鼻腔,经咽喉直达胃门,所以这个喂食过程就叫鼻饲。

      刚插入胃管时,我还有闲心想到一个歇后语:猪鼻子插根葱——装象。虽不能言语,我将这歇后语微信给夫人——手术之前,医生就提示我们,术后患者会长时间无法正常说话。儿子也给我买来了小孩子用的那种写字、画画板,可用了几次,还是不方便,后来与夫人交流还是用手机微信方便些。

      刚过一会儿,这胃管就体现了它巨大的威力和杀伤力,给我造成了极大的不适和痛苦,但为了生存,必须依赖于它,只能坚强地面对。

      术后的头几天,营养的跟进显得尤为重要,有一种夸张的说法:三分治,七分养。医护对此有严格的要求:少食多餐,一天喂六次,6:00-6:30、9:00-9:30、12:00-12:30、15:00-15:30、18:00-18:30、21:00-21:30,三次主餐,三次辅餐,主餐安素几勺、蛋白粉几勺,辅餐又分别是几勺,都有严格的标准,同时还要适当地添加健胃消食片、多维元素片(善存)等,另外还要注意所调营养羮的粘稠度(能否顺利通过胃管)和温度(既不能把胃烫了,也不能把胃凉了)。开喂营养餐之前,要先喂二三十毫升温开水——让胃有个适应过程,喂之后还要喂四五十毫升温开水——清洗胃管,保障其通畅、清洁。还有个更严格的操作要求:在喂食的过程中,胃管不能进空气。因此,每次推送了一针筒营养餐或温水之后,要将胃管与针筒连接处折起来捏紧或用塞子塞住,以免空气进入。因此,每次夫人操作时喂食时都小心翼翼的,一只手紧紧捏住折起的胃管头,一只手拿针筒吸碗中调好的营养餐或水,然后再把吸满的针筒插接好胃管头,推送营养餐或水,推送完后,又重复操作。几天下来,把夫人左手拇指“腱鞘炎”的老毛病都弄翻了。一天数次的看着夫人机械、细致地忙碌着,我却只能被动地幸福地享受着。看着她倒水在碗中调营养餐,看着她用针筒吸碗里营养餐,看着她小心翼翼地推送针筒里的营养餐,随着针筒里营养餐的减少,感到胃里暖暖的充实起来,心头更是暖暖的。刚开始时,见她手忙脚乱地顾了这头又顾不了那头,我的手就蠢蠢欲动想伸出协助,此时,常被她呵斥:“别乱动,好好躺着!”多几次,她也能更熟练地操作了,随着我身体的逐渐恢复,她也允许让我协助一二。

      于是,一分一分的营养,经夫人的巧手,用针筒,通过胃管,源源不断地进入我的胃。

      在夫人精心饲养、护理下,我的身体恢复得相当快,术后第六天,医生综合评估后就安排我出院了。临出院时,医护建议:出院后要调整饮食结构,不断趋于正常化,可以多食用水果、蔬菜、瘦肉、鲫鱼等,但一定要用破壁机粉碎,再用极细的滤网过滤一下,以免破坏了胃管。夫人于是在网上为我订购了一个破壁机和滤网。

      回家后的头两天,夫人依旧按照医院时的喂食时间、数量进行饲人。第三天以后,三次主餐喂食的是营养粉,而其他辅餐,夫人就用破壁机(出院后第二天就到货了)加工的西兰花瘦肉粥、莴笋瘦肉粥、胡萝卜瘦肉粥、南瓜小米粥、鸡蛋牛奶羹、鲫鱼羹、乌鱼羹、绿豆排骨羹、芝麻核桃花生糊等等,另外随时辅以各类果蔬汁——此时正值伏季果蔬大量上市之时,像梨子汁、西瓜汁、葡萄汁、黄瓜汁、蕃茄汁等等。

      伴着夫人精心细致的饲养,出院几天后,拔了胃管,鼻饲改为口饲,还是得将这些营养餐、营养粥、营养羹、营养汁吸入针筒,然后通过软管经口腔推送至喉头,这时,不用担心针筒、软管有空气了,也不再用滤网过滤食物了。过了十多天没滋没味的生活,终于又能品尝到食物的美味了。医生特别强调,每次食后,一定要多用清水清洗口腔,最好再用生理盐水清洁一两遍。改为口饲后,用针筒推送食物和清洁口腔是我亲自在做,其他事情主要还是夫人在操作。

      又过了几天,终于抛弃了软管和针筒,改用汤匙进食这些营养餐、营养粥、营养羹、营养汁。

      再过几天,连这些营养餐、营养粥、营养羹、营养汁也可抛弃了,可以进食一些家常的清淡的流质食物、软食物了。

      再过一段时间,就步入日常食物正轨了,又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

      唉!这饲人,真的是个细致活,是个累人累己的活,今后,我再也不愿被饲了,这一辈子,我也不想饲人,愿我们大家都生活得好好的!

    【审核人:雨祺】

      标题:黄基竹 :饲人 · 病中散记(九)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shenghuomeiwen/23940.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