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张帅:蓝色八一

  • 作者:张帅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8-01 09:10:04
  • 被阅读0
  •   又到八一。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是上中学后从书本上知道了八一的由来。南昌起义,八一建军节,是考试必须要背记的内容。除此之外,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实在不能对八一产生更深的感情,也在情理之中。

      及至年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相过几次亲,但从未相过军人。也并不觉得自己会同部队,同军人,同八一产生什么联系。

      直到认识丁先生。

      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我看不上他的傲慢无礼,我喜欢温文尔雅的男子;他觉得我姿色平庸,且脾性不够随和,他喜欢漂亮温顺的女子。

      本以为是一别两宽,各自欢喜,谁知因缘际会,又见了第二次,这一次,丁先生穿了军装。我不是军装控,但当一身蓝色戎装的丁先生向我走过来时,我除了震撼,还是震撼。着天空蓝的丁先生走在蓝天下,竟像一幅画般,让人目眩。我仰头望望湛蓝的天空,再看看丁先生,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因为紧张或者别的原因,行止便拘谨许多,讷讷少言,谁知竟歪打正着,令丁先生对我的印象大为改观,觉得我是个温顺乖巧的女子。而我,也沉浸在那令人眩目的天空蓝中不可自拔。

      彼时,丁先生正在郑州的一所军校读研究生。

      我们班几十个学员,只有一个空军,就是我,丁先生说。这叫“万绿丛中一点蓝”,我哈哈大笑。

      结婚时,当一身蓝色空军礼服的丁先生过来牵我的手时,我只觉得那抹蓝色晕染的旁边的一切都蓝盈盈的,蓝得明静,蓝得澄澈,蓝得沁人心目,蓝得无所畏惧。

      我抬头,正对上他军帽的帽徽,上面的八一两字就那样凛凛然映入眼帘。我猛然意识到一个我从未认真考虑过的问题:从此刻起,我将要和这抹蓝色,和八一这两个字,紧密相连。从此刻起,我将是一名军属,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属。与此同时,电视上关于军属的那些悲情情节瞬间涌入脑海。只觉得鼻子酸酸的,心里竟升起股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感。

      放心吧,国家现在对军属优待多多,各种补贴,各种照顾,做军属没那么苦的,我的小心思被丁先生看出来了,他小声安慰道。都有啥补贴?我立马打起精神。

      没多久,丁先生毕业了,回了远在河北的原部队。

      真正辛苦的日子开始了。

      第一次去探亲,坐了将近十个小时的火车,到站时,我只觉得又累又困,肚子还疼,浑身快要散架了。在出站口,在接站的人群中,一身蓝军装的丁先生显得格外醒目,那抹蓝色,卸去了我一身的疲惫和紧张。你老公是军人啊!还是空军!军人和军嫂都不容易啊!火车上认识的一位大姐发出一声惊叹。后来,当我无数次独自面对挫折和艰难时,总要想想这句惊叹,想想那抹天空蓝,给自己增添些许力量。

      驻地,是一片蓝色的海洋。

      如果说丁先生身上的蓝是一滴海水,那么,驻地大院内,就是一片蓝色的海洋。那些平常很少见到的蓝色,在大院里,汇聚在一起,成为蓝色海洋,川流不息。

      驻地原是一所航校,曾为新中国培养过无数名优秀的飞行员。他们驾驶着战机,保卫着祖国的大好河山。

      如果说飞行员是祖国的翅膀,那你们这些机械师以及其他人员是啥呢?我问丁先生。我们是战机上的螺丝钉啊!因为有了我们,战机才能一飞冲天,翱翔万里,护佑国家安宁。

      时间的河流越过春夏秋冬,越过高山河谷。

      从军将近二十载的丁先生转业了,回到了家乡,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再也不用千里迢迢去探亲了,却再也看不到那蓝色的海洋了。虽欣慰于终于可以一家团聚,心底却有太多不舍。

      虽然已经脱下这身天空蓝,但我永远是人民空军的一员,若有战召必回!这是丁先生和他的战友们每次聚会都会说起的一句话。

      而我听到这句话,脑海里闪过的,是那片蓝色海洋,还有那凛凛然的八一两字。

    【审核人:雨祺】

      标题:张帅:蓝色八一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23947.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