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生活随笔成长日记
文章内容页

红门腊汁肉(一)

  • 作者:木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2 19:01:51
  • 被阅读0
  •   红门腊汁肉在乾州地面上是出了名的。有人说,红门腊汁肉好吃,是因了五凤山下的一窝水。

      四方镇就在五凤山的南边,站在镇北的高台上,可观“乾州八景”五峰叠翠。五凤山以五峰并峙、曾现凤凰大鸟而得名。此山佳木繁茂,山中奇秀,多有胜迹。古志记载:“上有灵湫,祷雨多应。”

      山上有一宝泉寺,寺的上方五百米处,有凤凰窝、“凤凰泉”,泉口如巨型锅盖大小,星罗棋布九十九个小泉眼,一股股清冽泉水自泉眼流出,顺地势而下,流至镇北低洼处,聚成一窝水,就有了河。

      镇上人做饭洗衣皆从河中取水。河上有木桥,桥低镇高,酷似龟背。范家腊汁肉铺就在镇中间,几间低矮的瓦房,夹在一溜三五层高的楼房中间。瓦房的门窗均是红色,看上去鲜艳、醒目。于是就有了一个响亮的招牌:“红门腊汁肉”,就每天都有人大老远地来这里买腊汁肉。

      “红门腊汁肉”的创始人叫麦满囤,是范家的上门女婿。

      那一年四方镇发了大水,河里的水漫上来淹过了桥面,顺着街两边的水槽哗哗地流淌下来。镇上的人捾起裤腿,跳进水槽里,手里拿着竹筛、篾筐捞鱼。有一个光着膀子,长得像麻杆一样的小伙子,在水里扑腾了半晌,也没抓到一条鱼,就沮丧地站在水槽里,瞅着五凤山顶的一团白白的棉花云发呆。

      忽然,他眼里一亮,前面的范家婆婆手里的竹筛里,两条一拃长的小黄鱼甩着尾巴扑腾扑腾地跳着。他扑上去,抓起一条鱼拔腿就跑。等婆反应过来,他早已跑得没影了。有人要去追,婆摆摆说:“算了吧,不就是一条鱼么!”

      婆在水里捞鱼的时候,她孙花花女就扒在水槽边上,手里拿根柴草棍在水里划拉着。她穿一件亮蓝裤子,红底碎花布衫,看上去白白净净的。“花花,捞鱼呀——”对面中医堂的冯老伯问,花花仰起脸啊了一声。婆从水槽里上来,把竹筛递给花花,拧着裤腿上的水:“端好了,别再弄丢了,婆晌午给你炖鱼汤吃!”

      镇上的人嘴上不说,实际都知道花花得了羊羔疯病。不犯病的时候花花和正常人没两样,有时正吃着饭,突然就跌倒在地,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婆一下就慌了,丢下饭碗,将孙女搂在怀里,掐着人中,带着哭腔道:“花花,你可别吓婆呀,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婆也活不成了!”

      花花都快二十岁了还没寻下婆家,开始婆还四处托人给孙女介绍对象,后来就不张罗了。“只要她浑浑全全的,好好的,比啥都强!”

      婆是个要强的女人,但命不好。儿子早些年害痨病死了,儿媳妇不知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跟乾州城里来收药材的药贩子好上了,半夜里撇下吃奶的花花跑了。婆就自己带着花花过,在镇上开了间烧饼铺子,平时还揽些浆洗的活儿贴补家用。

      这天婆拉开门,一个小伙子站在门口。“这不是——”婆打量着小伙子欲言又止,小伙子难为情地挠着后脑勺:“婆,是俺,就是俺那天抢了您的鱼……”“那你还敢来?你就不怕这镇上的人——”不等婆把话说完,小伙子涨红着脸,急赤白咧道:“婆,俺来就是还账来了,当牛做马,做什么都成!”婆垂下手笑了:“你走吧,不就是一条鱼么,你不用还了!不过,以后可不能再干这样的事了,一个大小伙子,有手有脚的!”“婆,你听俺说——”小伙子一脸的悲伤:“那天俺娘病得不行了,想喝鱼汤,可俺在水里捞了半天也没,就——”“娃,你啥也别说了……”婆问:“屋里还有啥人么?”小伙子摇摇头。婆就把他留下了,做了花花的上门女婿。

      小伙叫麦满囤,对花花很好。他不光会打饼,还会疼人,像一汪温水,把花花滋润得越发地水灵,面庞白是白红是红,能掐出水来。更奇怪的是,满囤来了后,花花的羊羔疯再也没犯过。婆见了人乐得合不拢嘴:“这都是命啊,老天爷开了眼,给俺花花送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婿!”

      待续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红门腊汁肉(一)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uibi/chengchangwenzhang/5628.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