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心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四毛一戴:早晨的第一个电话

  • 作者:四毛一戴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4-12 00:11:34
  • 被阅读0
  •   由于蚊子过多,肥大的蚊子总是在我值班的夜晚难以入睡,以至于凌晨4点才进入那种所谓的睡眠状态,也就是那种最容易入梦的状态(尽管我压根就不做梦打呼噜)的我不得不在东方一露出鱼白就赶紧起床去门外呼吸难得的新鲜空气,为了显示我还是和正常人一样喜欢新鲜空气的,为了不引起某些人类怀疑我不是人类。

      可当我打开房门,却看见一只麻雀……死的,不,没死完全的,确切地说是濒死状态的、很小的一只麻雀,脚朝着天空,让人不禁猜想是否是某土族种族的祈祷仪式。翅膀微微颤抖,肚皮舞娘的肚皮据说就是这样抖动的,当然因为麻雀这个本体与肚皮舞娘的本体存在本质上的区别。所以在我目前暂时作为一个人类所拥有的审美标准来看,这只麻雀的抖动远远比不上肚皮舞娘有美感,但由于我目前无条件和时间到阿拉伯看肚皮舞娘,只能偶尔在电视上看到个别节目中的表演,但那毕竟不是亲自在场的情景,所以我只能委屈自己在这里看这死了的,不对,不对了,濒死的,濒死的麻雀的抖动。看了一会,因为实在比不上肚皮舞娘,也就怏怏然,戚戚焉地离开了,看到这里,各位不要怪我说话罗哩罗嗦。

      想想看,一大早就被蚊子咬醒,带着一双黑眼圈,俗称熊猫眼的无耻人士,想不罗哩罗嗦,实在是很考验革命意志的。偏偏我又……

      注意注意,各位看官现在一定要注意!从下面的文字开始,将是和之前罗哩罗嗦的东西完全不同的风格,所谓的峰回路转。经过这濒死的生命时,我颤抖了一下,为什么是一下,而不是其他的数值,乃是因为我的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早晨的第一个电话,告诉我居住在我原来小时候铁路老屋的xxx奶奶昨晚去世了,这又有了一个真正的生命离世了,母亲让我休息时抽空去悼念一下。

      短暂的颤抖过后。我全身发冷,它、它、她、她,都钻进了我的身体。一个离世的老人和一只濒死的麻雀的灵魂钻进了我的身体,吞噬照在我身体上的所有能量。我背着它,他们行走在这么灿烂的阳光下。我成了一株丢失温暖的土壤而对阳光饥肠辘辘的植物,在阳光被吞噬后,根便永远潮湿而冰冷,无论被多少能量笼罩,潮湿而冰冷,永远开始行走,背负着这些寄生的灵魂走在下班的路上。我每天都这样背负着他们上下班,只是今天又多了一个小时候居住在隔壁的xxx奶奶。

      小时候住的那四排没有卫生间的平房是一排排离死亡很近的铁路平房,它的身体里面包裹着的是衰老的生命,他们凝视着死神的眼眸无力地呼吸,每天夹杂在他们出家门的脚步声中的一定还有死神的脚步。丧钟已经敲响,我看见了死神的风衣,这一身黑衣的男子,又有着怎样的呼吸,年前的某一天早晨,我起早上班,新年里第一次在楼下与死神擦肩而过。但是我们不是朋友不是知己。旁边水利局家属楼下一具蒙着白布的尸体被俩个男人抬着在面包车旁门边移动,在我的身旁移动,缓慢地移动。我面无表情,像个白痴一样地看了一眼,所以我说我没和死神成为朋友或知己,我就这样面部表情固定在麻木上悄然打从这具尸体边上走过。

      灵堂,早已没有了黑色的或红色的或者其他颜色的棺材,因为国家推行火葬已经很久了,但是,我只要一看到灵堂还是会想起黑色的或红色的及其它颜色的棺材,想起小时候进入二建公司看到的预制场,里面浇筑的那种被称为预制板的东西,就是那种用于建造人类的牢笼必不可少的东西。它们是灰土色的。它们就像一具具棺材,灰土色的棺材,我站在同学S的家门口,喃喃地对S说,S惊慌地看我。不,不像,只是水泥板而已。可其实它们真的是一具具人造的水泥棺材,灰土色的棺材。是的,棺材,我童年的灵柩。

      带着麻雀这个新生的寄生者,我继续行走,于是,很自然地就看见了那个灵堂。在春节前我早晨上班下楼看见的尸体上面包车刚刚半年后,又一个灵堂平地而起,哀乐狠狠撞击我的耳膜。我的耳膜化为一声尖叫,刺得我大脑生生发痛。我捧住头,却在那一瞬间看见了花圈上的名字,那个在花圈的簇拥下相框中的老人,是那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老太,有很凶狠的眼神的老太,昨天她还坐在门口呆呆地看着路人,还在那么生动地呼吸,今天却没有了体温。世事无常。我突然害怕起来,我怕这个老太凶狠的灵魂过来寄生,她那间平房内总是响着最流行、最时髦的歌曲。可是她却有那么粗糙的发质,凶狠的眼神,我害怕。插上三炷香后,我落荒而逃。

      “你是深山老坞一棵受伤的杨梅树,酸甜苦辣都尝遍”。在乡间那间阴森森的土屋里,母亲曾为我前去大山深处找到那个巫婆,巫婆总是喃喃地对我母亲说:他是深山老坞一棵受伤的杨梅树,酸甜苦辣都尝遍。

      是的,我是深山老坞一棵受伤的杨梅树,酸甜苦辣都尝遍。是鬼冥的寄主,灵魂和身体都是空洞,太多的空洞。太多的寄生者。

    【审核人:雨祺】

      标题:四毛一戴:早晨的第一个电话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inqing/1387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