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高立娟:夏日蚁趣

  • 作者:高立娟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8-16 21:57:41
  • 被阅读0
  •   今夏,家里时不时的就有小蚂蚁爬来爬去。它那么小,黑黑的身子只有针鼻儿大,那须脚比绒毛都细,是家蚁,比山蚁小得多。在地板上,我这昏花老眼一般看不见,地板比较暗。二般情况看得见,是因为小孙孙或小猫咪。

      本来也是在地上跑来跑去,窜来窜去的小孙孙,突然蹲下了身子,安静的盯着一个地方看,有时也会伸出小手试图去抓,并口齿不太利索的念叨着:蚂~蚁。蚂蚁虽小,爬窜的速度却不慢,而小孙孙的小手指却比嘴利索,总是能捏住它。还有家里的小猫,你看它有时弓着身子,有时拉长腰身,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地方,两只眼睛转来转去,一只前爪抬起又放下,跃跃欲试,无从下手的样子,让人忍俊不住,会想起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嘴的传说。你细看,它面对的肯定是小蚂蚁。

      小蚂蚁的存在,让小孙孙和小猫咪的生活多了一份乐趣,所以我也就放任它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小蚂蚁不知道,我的容忍是有界限的,那就是不能到厨房肆意流窜。但小蚂蚁的认知,就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不会去理会人类的清规戒律,而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结果很不幸,凡是入侵我厨台案板的,杀无赦。

      但蚂蚁的森林是生生不息的,没那么容易灭绝。你刚刚捻死了一只,一眨眼又窜出好几只,都不知它们来自何方,意欲何为。所以,在厨房这种灭杀与反灭杀的持久战,一直在上演。直到前几天,达到了白热化。

      那天早晨,我去市场买了一兜虾,准备两吃。到家后就一顿忙乎,剪虾须挑虾线去虾脑,然后身首分离,清洗干净,用料酒鲜姜腌制去腥。看时间尚早,便离开厨房稍息。待再去厨房,惊悚的一幕映入眼帘。那盘虾身平安无事,那盘虾头被蚂蚁围攻了,它们尽然不忌辛辣,尽然深谙吃啥补啥的养生之道,真是重口味辣眼睛啊!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蚂蚁,我头发倏地炸立,三伏天顿生一脸鸡皮疙瘩,太瘆人了!也顾不得投鼠忌器,将一盘虾头倒入洗菜池,遂用大水淹之冲之。对逃窜者手下也不留情,捻之灭之。一顿忙活后,打扫战场,虾头终是不要了,心有余悸。

      可不一会儿,又有成群结队的蚂蚁在洗菜池和厨台上乱窜。仔细观察,好像是从洗菜池的溢水口涌出的,平日也没见它们在此集结呀!它们可真会选地儿安家,也有大隐隐于市的情怀,也懂得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吗?我推测它们是怕水的,平时洗菜池不会灌满水,不发生溢水,所以它们在那里泰然处之。想起家乡的夏天,户外空地上,要是有成群结队的蚂蚁窜来窜去,定是要下雨了,它们忙着搬家。真不知道它们搬到哪里,能躲过大雨灌穴的天灾。这几天福州的天气都在40°左右,人们也渴望一场大雨降温,总是预报有雨,终是没见雨下。难道这次真要降雨了,小小蚂蚁有先知,要预逃。可它们是家蚁,家里开着空调也就27~28°,外面的天气变化对它们没什么影响,没必要倾巢而出呀!现在它们要逃窜,我就反其道而行之吧,将水龙头换成滋水模式,对着洗菜池溢水口狠劲的滋水,一顿狂轰滥炸,希望以这种方式把它们送走。

      没有白用的功,一直到晚上都只见散兵游勇,再无成建制的兵团集结。第二天早上,我还是心有怯怯,怕它们卷土重来。可厨台上一片寂静,一片安宁,我心亦一片祥和。一天,两天,三天……自那天大水漫灌后,尽然一只小蚂蚁也不见了。但我不相信自己的灭蚁能力,真的能把它们赶尽杀绝。蚂蚁虽小,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才能世代繁衍,生生不息至今。

      但现在它们真的就销声匿迹了,难不成它们的余孽也去避暑了,以求东山再起。因为自暑热袭来,烦人的蚊子都明显减少,叮人的力道也减弱了,苟延残喘的活着。蚂蚁也是这样吗,我是真的不懂,似乎还徒生一丝对弱小生命的悲悯之情!其实,它们和人类一样,对自然界的变化都有感知。在大自然面前,人类也是渺小的,推人及己!

      外面的天气依然燥热,正午的阳光能把大地烤焦,一丝降雨的迹象都没有。午后,似乎有一丝风,撩动着树上的枝叶婆娑起舞,小鸟偶尔弱弱的叫上几声,轻歌曼舞的景象。阳台外屋檐下,那棵独苗丝瓜,不惧酷热,顽强的生长着。那飘荡的绿叶,和倒垂着的同样碧绿的小丝瓜,给人的心里注入一丝勃勃生机。家里小孙孙睡醒了,拉着他的牛牛车,在追着小猫咪玩耍。小猫咪喵喵的叫着,一会儿逃走,一会儿又凑到他的身边,找虐。

      生活,漫不经心,这样就很好!

    【审核人:雨祺】

      标题:高立娟:夏日蚁趣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2473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