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柏影:关于“夏日祭”的一些看法

  • 作者:柏影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7-27 00:07:52
  • 被阅读0
  •   最近关于“夏日祭”的话题在各大平台重复出现,事情发酵至现在,我才看到信息,想对这个事情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有一个问题想问大家,你们觉得日本民间现在对我们的态度怎么样?我随机咨询了几个身边的青少年,大家给我的反馈都是对我们很好啊。在现在动辄就被举报“暴力”、“血腥”、“残忍”的世界观下,孩子们没有任何家恨国仇的想法,我觉得很正常。连《背影》的翻栏杆都被取缔了,我们怎能说我们不是生活在美好快乐的世界里呢?我们靠着苍白的话语去激起孩子不忘国耻的共情,无异于水上打一棍——没个痕迹。

      现在我想问问孩子们,日本对我们好体现在哪里?

      我记得郑强教授曾经说过,他的日本朋友说如果两国发生战争,请帮忙说说好话。前几年看过一篇报道,说日本邀请中国一些比较有影响的作者,免费提供两年吃住,条件就是让他们写日本有多么多么的好,让无数不了解日本的中国人减少对日本的仇恨。不得不说,他们做到了,我们的青少年们是如此的沉迷日本,充满幻想。

      那么日本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呢?直到我看到一个报道。

      最开始看到的报道是山东烟台的长岛,有一部分无人小岛慢慢地沉入海底;南海的罗斗沙岛在10年间面积缩至原来的一半;而日本大阪关西机场到目前为止已下沉13.12米。报道还提到,现如今日本的岛屿正在以每年13公分的速度向距离日本200公里以外的马里亚纳海沟推进。所以现在明白日本对我们的“好”源自什么了吧。

      那么让我们来通过追忆来展望一下未来吧。

      我以前看过日本的五月限定剧《夏日物语》,好像日本每年会设定一个主题,以接近于情景剧的形式播出,我看到的那一季是针对自杀群体的。一个跳楼人士被在楼体上的自动救助网救下来,看的人觉得松了一口气。但是剧情到这里结束的话很不符合日本风格,救助人将自杀者的个人信息登记为“已故”,然后将他带入一个场所对他说,你既然已决定自杀,那你对社会的贡献就没有了,我们来帮助你实现一点儿社会价值吧。他被带入一个空间,一群自杀未遂者聚集于此,他们被分为两队,有穿白色防护服的人给每个人发几粒药和一杯水。一队人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反应,然后死亡,另一队人的剂量轻会存活下来。他们每天周而复始地重复这个事情。这群人被人用来做药物的临床试验,有人坚持不住欲逃跑就会被处死。题材是告诉欲自杀者不要自杀,但是我想到了一句话,“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是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但远没有生活的残酷。对于一个热衷于奇奇怪怪发明的国家,我比较相信它的真实性。这也让我想起另外一件事,在我还是幼童时,看过一部电视剧,忘记名字是什么,但是记得是讲述731部队的事情。那时候对于这部电视剧,我最常出现的状态是把脑袋埋在被子里,吓得瑟瑟发抖。其中一个情境,时隔三十多年我依旧印象深刻。那是一个日本女人,她是随731部队军官入境的秘书,白天是秘书,晚上是暖床。那段时间他们在研究婴儿与母体的实验,无数残忍的情境会让人做噩梦,下属向军官报道,他们已对各个时期的孕体做了实验,但是缺乏刚刚怀孕的信息。当时女秘书怀孕了,她满心欢喜的将消息告知军官,只不过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军官在听到信息的那一刻所作出的决定,于是她被推上了手术台。一个对自己国民都下得去手的民族,你觉得“它”对“你”会有多“好”?

      很多人觉得自己有日本朋友,觉得自己跟日本如此亲近,即便有一天我们与日本有矛盾,不会伤及自己。嗯,我举个例子好吧。很多人看过《天龙八部》,乔峰是一个矛盾体,他生于中原,长于中原,但是他是契丹人。当他回到契丹,官至南院大王,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大王欲攻打中原的时候,他的话语是多么的无力。最后乔峰以自杀来终结他的无力,那么有日本朋友的同胞们,如果有一天真的出现战争,你的朋友有没有乔峰的地位和能力,他能否保住你,他会不会一面说着“情非得已”,一面向你举起刺刀?

      很多年前,中国记者曾经在日本偶遇一个小孩儿,小孩儿能够准确地画出中国的地图,记者说他都不会,我们家长们感叹日本的教育成功,我们的孩子也不会。等我有了一些阅历以后,我的想法有些改变。我是农村人,农村盖房子是需要批地,就是村里给你有限的地方让你盖房子,长宽都会有规定,但是除了我自己家长知道详细的不规则的地方,邻居家的孩子准确地知道我家哪里有石头造成不得不拐个弯、哪里有水道不得不退让、哪个屋檐的水滴在哪个位置,居心到底是为何?你想过吗?

      当然很多人说,你这都是假设,是的,未来的事情我只能假设。就像日本沉入海底的假设能引起日本人的担忧,我因为日本人以往的行为,想提醒大家未雨绸缪又有什么错?我知道一句话叫做“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我见识过祖上有偷盗行为的,后代即使腰缠万贯也改不掉习性,我也更相信科学讲的基因、遗传。

      由于我们单纯可爱的家长们,通过举报、抗议的方式,把我们的孩子培养成同样单纯可爱的小白兔。我们的孩子追求宽容、亲和,像偶像剧里的傻白甜一样开心快乐地生活,有几个人能够像看剧人一样提前洞悉剧情,知道谁居心叵测,谁包藏祸心。那么夏日祭可怕吗?不,比夏日祭更可怕的是接纳的群体庞大。负责举办夏日祭的人只是看到了商机,那么参加的人呢?遥望未来,你们能看到的是什么?在我们的疆土上,一群“小白兔”用佛一样的思想包容接纳了一群“狼”,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它会服从管束吗?它会不会不服,进而接过掌管权?它会不会为科学的进步,发明或发现一些东西?会不会731部队以另一种形式仍然在活跃着?我们的国人还要单纯无知地生活在保护之下多久?我想即便我们不回顾过去的耻辱,总要为未来打算一下吧,你说,是不是?

    【审核人:雨祺】

      标题:柏影:关于“夏日祭”的一些看法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23569.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