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杂文精选
文章内容页

我的爷爷奶奶

  • 作者:羅佳音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11-16 00:40:44
  • 被阅读0
  •   我有两个爷爷,但都是听爸爸说的,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据说我的亲爷爷是被旧社会抓了壮丁,一直下落不明,杳无音信。我的族人是在康熙五十九年湖广填四川迁蜀于大足县白鹤林暂住的,到乾隆十三年才在石桥湾出银一百五十两购得田土十四亩安居落业,到我亲爷爷时已是入川第八代了。据说在我亲爷爷的爷爷那一代还是比较富裕的,有自己的田土和房产,两兄弟分家时,铜钱一家分了一桌柜,就是人丁不够兴旺,每代男丁不是两个就只有一个。所以我亲爷爷被抓壮丁未归后,奶奶带着我爸爸和大姑再婚时,我的族人再三要求我爸爸不能易名改姓,以保证我族子孙不断,延源流长。我继爷爷信守了诺言,继续沿用了我爸爸原来的姓名,而我大姑就随我继爷爷重新取了新的名字。

      我的继爷爷是在我出生后不几年就去世了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据说他也是穷苦人家出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对我爸爸和大姑都很好,听说我妈妈生了儿子,继爷爷高兴得很,爸爸说我的名字就是继爷爷给取的,他虽然不是我的亲爷爷,但是我还是要十分地感谢他,为我取了个好名字,让我一生平安,现在每年的逢年过节和清明祭祖时,我都会去继爷爷坟前烧纸焚香放炮祭拜。

      我的奶奶是大足县三驱镇响水滩人氏,她个头不高,但非常精明能干,与我继爷爷再婚后,又生了三个姑姑和一个叔叔,一大家人全靠男耕女织,帮人干活维持生计,生活十分清贫。待我记事的时候,继爷爷已经去世,几个姑姑都出嫁了,叔叔当兵去了,爸爸也到贵阳铁路局当工人去了。奶奶把我接到她身边一起生活,家里的茅草房被火烧了,我们婆孙俩就住在伙食团仓库隔壁的房里间。奶奶在伙食团大食堂煮饭,那时生活紧张,定量供应,不管大人还是小孩,不管是干活还是不干活的,每顿都是二两米的盅盅饭。奶奶怕我吃不饱,偷偷地在米饭上给我蒸半边红苕,在大人们干活收工前先叫我把红苕吃了,开饭时就和大家一样,每人一个盅盅饭。集体大锅饭结束后,我仍然跟奶奶在一起,那时生活紧张,物资匮乏,奶奶还时不时带我去几个姑姑家玩。记得一次到大姑家去,大姑只给奶奶煮了一个鸡蛋,奶奶舍不得吃,等到晚上睡觉时,悄悄地把鸡蛋给我了。奶奶在我不到八岁的时候去世了,我清楚地记得,奶奶已经病得不行了,几个姑姑都来了,爸爸和叔叔全都在守着,奶奶躺在床上,大家都围在床边,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我也在床上坐着看着奶奶,奶奶翻了个身,面朝里面,慢慢地眼睛就定格了,大伙一起将奶奶抬在了椅子上,不一会儿,奶奶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十分安详地走了。奶奶的一生就那么平凡,但也是那么的无私和伟大,我爱我的奶奶。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我的爷爷奶奶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5347.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