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感悟
文章内容页

痴爱

  • 作者:滴墨成伤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13 03:22:52
  • 被阅读0
  •   当年,槐州市医药公司下属药店营业员靓丽和乡下一个穷小子的恋爱,可谓石破天惊。作为医药公司的一枝花,正式员工,父母也都在公司端着旱涝保丰收的铁饭碗,这样的条件在当时槐州市这种县级小城,算是正儿八经的“中产阶级”。再加上青春貌美,找个有工作有地位家境优渥的小伙子,怎么说也是板上钉钉的事。谁曾想,半路杀出个乡巴佬,牵走了许多城市未婚男青年的心猿意马,粉碎了他们花轿迎佳人的美梦。

      亲戚朋友都被靓丽惊世骇俗的恋爱观惊掉了下巴,父母反对的态度更像两块坚硬的石头。

      晚饭时,“啪”的一声,父亲把饭碗摔了。母亲、哥哥,嫂子、侄女一大家人惊得目瞪口呆,素来温和的父亲摔桌子砸板凳大伙儿头一次见。

      你要和那小子结婚,除非我死了!父亲怒吼,额头青筋暴凸,声音几乎掀翻房顶。

      我的事我做主,谁也不行!靓丽毫不示弱,针尖对麦芒。

      我叫你犟!看我不打死你!愤怒已极的父亲抄起半拉馒头砸到靓丽脸上,跟着站起身,要绕过饭桌来打。被母亲、哥嫂死死拉住。

      母亲眼里含着泪,数落靓丽,你个死妮子,我跟你爸辛辛苦苦把你养活大,还没享你的福哩,你就想把俺俩活活气死是不是!在你眼里一个外人都比你爹娘重要是不是!俺不同意你的事还不是为你好!

      靓丽无法辩解,哭着跑回自己房间。父亲歇斯底里的咆哮从身后追来,把她屋的门锁上,门也不让她出!

      一连数天,靓丽被锁在屋内。茶饭不思,蓬头垢面。母亲伤心的啜泣和数落,隔着薄薄的门板不分白天黑夜传进她的耳膜,让她心如刀绞,又百口莫辩。

      他不就是个部队的清兵蛋子吗?长得又那么黑,像从锅灶里钻出来似的,俩眼迷缝着,比秫篾子利的还细,你说你图他的啥?家还那么穷,三间小瓦房东倒西歪,估计比他爷的年龄都大!

      啥?爱情?爱情能当饭吃!!不就是他花言巧语迷惑住了你的心吗!两片薄嘴唇的男人都是寡义薄情的人,你怎能相信他呀!……

      没日没夜的哭诉絮叨,靓丽的精神意志到了崩溃的边缘。母亲听到屋内的她大喊一声,好,我听你们的,谁也不嫁了,我去死行了吧!之后便杳然寂静。母亲突然想起来,靓丽房间存放着许多她家私自采购的药品,以备赚取外快。母亲大惊失色,赶紧喊来父亲,打开门一起进去,只见靓丽平躺床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我的傻闺女啊!……房内传出母亲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就是撕心裂肺的哭声……

      7天后,痴情的靓丽病愈出院回到家中。这次殉情虽然没有成功,但大剂量有害药物严重蚀害了她的生殖系统,她彻底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不过,代价虽然巨大,反抗却是成功的。靓丽胳膊拧过了大腿,父母再不敢逼迫女儿,只好陪送丰厚的嫁妆,风风光光把她嫁到乡下农村,遂了她的心愿。

      当彩电、洗衣机、冰箱、摩托车拉进穷小子三间东倒西歪的小瓦房,全村人都羡慕红了眼。这在尚未脱离温饱的当时农村,可谓平地惊雷,奢侈到了极点。吃到天鹅肉的穷小子洋洋得意,搂着貌美如花娇羞温柔的靓丽,感激涕零地赌咒发誓:丽,我争取在部队好好干,把学到的推拿按摩技艺做到精益求精,一定做个有钱有脸面的男人,让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穿时髦的,不然我就是王八羔子下的蛋!

      靓丽笑着捂住他的嘴,别光说好听的,到时可别因为我不能生嫌弃我。

      男人又急忙用手指天发誓,我要忘恩负义,老天爷下响雷劈我八瓣!

      靓丽无限温柔地把头埋进男人的胸脯……

      婚后的靓丽辞去工作,随军到了男人服役的武汉,进了一家军工厂上班。两年后,他们收养了一个女儿。此时男人的事业有了起色,调到军区司令部所属医院任职,收入丰厚。没了经济困扰的靓丽干脆辞职在家,专业伺候爷俩衣食住行。日子过得不紧不慢,快乐而又悠闲。

      转眼又是十年过去,女儿大了,聪明伶俐,马上要踏入中学校门。而男人,已彻底洗净泥土穷酸气息,雄心勃勃,气宇轩昂。他早已获得推拿按摩的医师资格,名气越来越响亮。除在部队医院继续工作,为高级干部服务,还在市区租了几间门面,利用业余时间为社会普罗大众提供服务。军医响亮的招牌,再加精湛周到的技艺,门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日进斗金。

      随着财富、名气愈加厚实,男人开始显现目空一切,傲视大众的毛病,并且还把这种毛病带进家里。昔日温和的笑脸变成趾高气昂,柔软热情的话语变得粗暴易怒。男人还把靓丽数落得一无是处:就知道在家里享受,看你这几年肥得像个猪八戒没有!你除了会洗衣做饭干家务这些破事,你还会干啥!连个母鸡都不如,母鸡还能下个蛋呢……

      时间长了,连靓丽都感觉自己没用,见到自己男人都诚惶诚恐,低声下气,卑微到了尘埃。而她愈是这样,男人愈不拿正眼瞧她。渐渐的,男人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拿回来的钱越来越少,少到只够勉强维持母女俩的日常开支。

      靓丽不是傻子,已从男人衣服穿着越发讲究,身上不时带些香水的敏感气息,察觉到了端倪。骨子里残存的血性重新唤醒她沉睡的勇气,她正告男人,现在你是在辛苦挣钱养活这个家,但别忘了,我们是明媒正娶的夫妻,养家是你作为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如果你感觉我和女儿拖了你的后腿,你就光明正大地提出来!我王靓丽其它事可以姑息迁就你,但伤害家庭的事我绝不惯着你!

      男人诧异地抬眼皮瞟了瞟靓丽,没说话,鼻孔里“哼”了一声,抬起屁股走出了家门。

      数天后,望眼欲穿的靓丽没有等回男人,却等来一个大腹便便,有孕待产的年轻女人。说实话,那女人很漂亮,尽管大着肚子,逼人的富贵气质一下让人老珠黄的靓丽感到自惭形秽。

      女人一落座,手抚着肚子,话语直奔主题,今天我代表我家山岭来给你谈谈。说吧,你想要多少钱愿意离开我男人?

      山岭?靓丽蓦地想起,自己结婚十多年,还真没这么亲热地叫过自己男人的名字,今天竟从一个陌生的年轻的女人嘴里吐出来,让她听来格外突兀,它是那么生疏,那么别扭,那么丑陋,那么耻辱,甚至……那么滑稽。

      靓丽盯着女人漂亮的脸,一字一顿地说,我见过天底下不要脸的,却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你给我马上滚出去!想知道结果,法庭上见!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痴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anwu/524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