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人生感悟
文章内容页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人生感悟)

  • 作者:丽雅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4-08 09:24:28
  • 被阅读0
  •   有爱的地方,就有温暖和美好遗留,在那里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在母亲离开后很长一段的时间里,我曾无数次地仰望天空和流云,“妈妈,你在哪里?”声音就像落在山谷中,回荡的只有自己的声音。

      母亲在世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听她断断续续地给我们讲她童年的故事,说到动情处,母亲总是掩面而泣,长长地叹息!

      小时候尚不能理解母亲的心情。稍大一些,一直很想和母亲重归故里,很想深入了解一下母亲的童年生活,很想探究一下曾经地主阶级的生活现状,很想知道“冀家村”这个以母亲家族姓氏冠名的村落的前生后世。然而我们生活的地方与冀家村分属河北与内蒙古,在如今是几百公里踩下油门半天的时间,但在那时坐牛车换马车交通不便的时代,却是山高水远。

      成年后,总是忙于当前更重要的事情,总以为来日方长,很遗憾直到母亲走后,却一直未能成行。

      那是一个秋天,秋风迎面吹来,思念成殇,仿佛被一种很神秘的力量所吸引,于是跟着导航一路寻访。

      这是一个地处内蒙古高原的普通村庄,在村民的指引下,沿着一条幽静的小巷,终于找到了母亲童年居住的老屋,那个曾经地主的院落。

      老屋是母亲的爷爷亦或者是更早的祖辈的基业,据说当年母亲的家族是远近闻名的大户人家,有良田好几百亩,牛羊成群,长工短汉几十口,母亲是家中的千金小姐,从小识文断字。

      解放后,大约1950年,外祖父突然放逐牛羊,驱散长工短汉,把家中值钱的东西包括金银钱财封在几个罐子里,埋在院子里的菜窖里,带着妻儿家小仓皇出逃,那年母亲大约15岁。

      母亲说当时本以为只是暂时的避难,谁知不久后他们的院落、房屋、田产就被全部没收充公。

      回乡的路被荆棘阻断,虎落平川,落难外乡,回家成了一个遥遥无期的梦。

      几十年的大家族荣耀,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家业,散落在苍茫的内蒙古大草原上,恍若碎玉满地,烟消云散。

      我来了,初秋的内蒙古大草原已经是阵阵凉意,天空一碧如洗。老屋历经几十年的风雨变迁,在树木的掩映下,一排十几间的红瓦泥墙的排房,折射出忽明忽暗斑驳的影子,黑洞洞的窗口透出幽暗的气息。

      荒芜废弃的院落里,主屋还在,四边的屋脚出现不同程度的塌陷,侧边的东西厢房已经坍塌,前后左右的牛圈马棚羊舍变成了废墟,院里杂草丛生,毫无生气。

      大门前青黑色的上马石和拴马桩被丢弃在不远处的草丛中,半淹在土地里,外围的夯土院墙已经没有了任何踪迹,只能从四周整整齐齐的树木围成的一个方园空间,大体看出当年院落的宽阔和霸气。

      眼前的老屋就像一个满目疮痍不能自理老人,他艰难的、孤独的、顽强地蜷缩在秋风中,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孤零零地被儿女抛弃在世界上。

      睹物思人,泪眼迷离,朦胧中我仿佛看到一个佃户家小女孩,她骨瘦如柴,衣衫褴褛,站在门楼台阶上,从门缝喊,“小姐,小姐。”

      大院里的小姐,听到呼声,悄悄地溜进厨房,从篮子里拿几个馒头,塞进衣服口袋里,悄悄地跑出去,递给小女孩,女孩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据母亲说,每当看到穷人家饥饿的孩子,她便偷偷地拿出自家厨房的东西,送给他们吃。大人们其实是知道的,但是也不恼,睁一眼闭一眼的。

      夏天到了,满院花开,花香引得蜂蝶戏舞,嘤嘤嗡嗡声飘进耳朵,东屋升起缕缕炊烟,闻着饭香放学回家的母亲,来不及洗手就去拿饭吃。

      傍晚牛羊归来,长工短汉散工了,一家人在院子里纳凉吃饭,一幅温馨的画面……

      有一年从河南来了一个小男孩,他的家乡遭遇旱灾,田地里颗粒无收。

      他跟随父母一路北上逃荒,半路上父母双双饿死了。小男孩也饿的昏过去了,当时脚上的鞋已经磨破了,衣不蔽体地昏倒在了外祖父家的大门口。

      外曾祖父外出骑马归来,发现门口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孩儿,心生怜悯就救了回去。

      这个孩子长大后成了外祖父家的长工,后来又成了管账先生,外祖父家把这个孤儿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养大,还给他盖了房子娶了媳妇。

      解放后,曾经有人让他控诉一下地主阶级剥削穷苦人民的罪证,这位管账先生说,“当年是主人救了我,这么多年主人像对待亲人一样给我娶妻生子,是我的恩人。”

      他宁死也不说他受到了什么剥削,最后不堪其扰,咬舌自尽了,也没有提供任何一条罪状。

      时光如烟,这座凝聚着几辈人心血的老屋,它曾是母亲心灵的归宿,是她一触摸就心痛的地方。它曾经给母亲遮过风避过雨,就像呵护母亲成长的长辈一样,给她以温暖。

      听村里人讲,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最初是土坯房,后来逐渐修缮加固,换成了红瓦屋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几易其主,一直没有拆,如今房主已经故去,他的后代都已迁居城里,院落彻底荒芜了。

      岁月唱着忧伤的歌向前奔跑,老屋用它不断增长的年轮和逐渐老去的生命,见证着几个家族的成长和衰落,见证了历史的风云。

      我立在夕阳的余晖中,怀着虔诚的心来朝觐心中的圣地,久久不愿离去。

      晚风来急,清辉寂至,空空荡荡的院子,几片树叶飘飘洒洒地落下。循着母亲的前世之旅,梦里的扁舟驶来,恍惚间我又看到了踽踽独行的母亲,风中飞舞着她的白发,她伫立在薄凉的秋风里,怅然地,守望我的归期。

      “妈妈,我来晚啦!”透过泪水的迷雾,我摇摇头,醒来幽思,残破不堪的废墟里,只有泛黄的昨日。清冷的今日,故人已去,与这座老屋有着血脉相连的一切都已成为历史。

      黯然伤神地离去,远山那几度夕阳,也唤不回岁月流逝。

      人生最怕某一日,忽然读懂一首诗,生离死别后,恍然明白了苍茫岁月中什么最珍贵,然而诗中的那个人已经零落成泥碾作尘,再也听不到你的呼唤。

      人生就是一场迎来送往的旅行,没有什么来日方长,且行且珍惜!

    【审核人:雨祺】

      标题: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人生感悟)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renshengganwu/1366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