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生哲理 美丽人生
文章内容页

攀岩的服装业女人

  • 作者:凡云玲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1-10-24 00:43:05
  • 被阅读0
  •   早上一打开邮箱,大家一同收到了林总发来的电子邮件,信息通告给所有办公人员,包括美国TUB总公司,北京分公司,宁波祺鑫进出口公司,祺鑫公司上海办事处,宁波恒鑫服装有限公司所有使用公司邮箱的工作人员,同时也CC给董事长王瑞,总经理乔新。大致内容:“宁波恒鑫服装公司技术科经理钱艳,晋升为恒鑫服装公司,祺鑫进出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办公地点随即迁往祺鑫公司业务部。”跟着一起上调的还有技术科的几位跟单人员,都是她的亲信,其中一位被调去上海办事处任办公室主任。这么一番大调动,说明技术科的业绩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好评,钱艳的工作能力及其表现得到了董事会上各董事们的一致认可,这是不争的事实,大家有目共睹。

      恒鑫服装厂成立于2004年,林天任该厂总经理,控股40%,投资人美籍华人王瑞控股60%。同时拥有祺鑫公司,北京分公司的80%股权。王瑞长居美国,负责美国公司和北京分公司的运作。林天,同时兼任祺鑫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宁波上海这边的运作。

      林天几天前就透露给钱艳,公司想要提拔她当副总经理。今年才30岁的她,得到这么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怎么能不心潮澎湃呢!直到今天,当她看到邮件的时候,确定这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狂跳了这么多天的一颗心总算平复了下来,她笑了,通过电脑屏幕的反光,看到了自己漾在唇边的那抹笑意。

      三年前,27岁的钱艳,还是一名“的姐”。跑的,大多是男人们干的活。辛苦二字自不必说,尤其是大热天,长时间坐着,她感觉自己严重湿热,她害怕会得妇科病。老公也劝她去上班。想当年,服装学校大专还没毕业她就跟着老公来宁波卖起了牛奶,几年下来,生意做亏了,她便跑去学车,开始了跑的生计。如今要改行,接下去能做点什么呢,她有点迷茫了!老公说让她拾起她的专业,去服装界闯闯,于是心一横,她便跑去某培训学校报了名,学了三个月的服装制版。边学边慢慢找工作,面试了两家公司,让她等通知,可等着等着便没了声音。前两天,同学小金电话里告诉她,恒鑫服装厂在招技术部经理,敢不敢去试试。试试就试试,我钱艳怕过什么!

      刚打发走一个来面试业务员的男孩,林天点燃了一支烟。他随意翻看着桌上的简历,门外,忽然风一般卷进来一姑娘。一头浓墨般飒爽短发,白白净净的略带点方形的小脸,眉眼含笑。我来面试技术科经理的,她气喘吁吁坐在了他的面前。林天依然翻看简历,显然,简历不是她的。

      名字?

      钱艳。

      年纪?

      27。

      懂服装吗?

      懂。

      会做什么?

      制版。

      那你说说怎么样管理好一个技术科?

      于是她便将演练过N次并已烂熟在心里的腹稿,背台词一样读了出来,这份腹稿是前两次面试失败的总结,加上网站搜集到的一些相关资料,取其精华将它们糅合在了一起。这些对于应付行业小白的林天来说已经足够!显然,林天被她胸有成竹的气势震住了!这小姑娘不简单!他这么想着,盯着她那双灵动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心里已做出了决定。

      好了,你可以走啦!林天说。

      好了!又没戏了呗,她喃喃地,来时还信心满满。她有点沮丧地站起来朝门外走去,林天忽然朝着她那失落的背影喊道,“明天来公司报到。”

      她猛地扭转身,冲他一笑,他也笑了。

      对于工厂而言,技术科即是前锋,也是核心,林天明白这一点,他视技术科为重中之重,也把钱艳捧为灵魂人物。他要好好培养这姑娘,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了解,他发现她学习能力强,反应快,人也肯吃苦,常常同他一起忙到半夜或凌晨也毫无怨言。

      工厂开业不久,任何事都不成熟,大家都是摸索着前行,在失败中总结经验!工作的艰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理解!技术科的工作量很大,工作繁琐,每天有做不完的报表,校对不完的数据,大到面料的颜色,质地,面辅料,印绣花的进度,小到缝纫线色,针迹,都要认真核对。而作为领头羊的她,更是不敢偷半点闲,手底下每个人的工作她都得亲自监督检查,一遍遍地耐心指导,反反复复去核对。

      他除了和她一起谈工作,也渐渐涉及到工作之外的话题,关于阅历,关于见闻,他们也谈人生,谈公司未来发展方向。他说,他曾经去某大学演讲,几百块一个课时。他经常会组织全体办公人员聚集一起,听他免费授课。而这时的她,便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默默地听他演讲,他的眼光游移,去捕捉她的身影。他们常常出双入对,他把她当作秘书一样带在身边,甚至开董事会也要带上她旁听,按说作为一个技术科经理的她,是没有资格去参加董事会的,可他说他需要她一起完成工作汇报。他对她许诺: “好好干,到时工厂会是你的,公司也会有你的份。”她笑笑,没太当真。

      他支持她的工作,只要她提出的问题,他便不遗余力地帮她解决,他越来越不敢小看这姑娘!她解决问题时所表现出来的沉着与冷静,与她的年龄是多么的不相符呀!她分析问题时,敏锐的思想也常让林天惊叹!

      钱艳找了个安静的角落,默默地开展自己的工作,一些老的业务员没把她放眼里,依然懒散地,边工作边聊天,吃零食,她也不多言,她知道改变这些需要时间。要循序渐进急不得!于是,一条条新的规章制度从她邮箱里发出来。新规定:“每周五下午两点召开工作进度会,每位业务员事先必须同各外协单位做高效沟通,从色卡的确认,样衣的批复,大货的进程都要详尽核实。”如果在会上,问到哪位业务员,一问三不知,她便变得正颜厉色,眼里露出与她的职位相匹配的光,是那样地咄咄逼人!工作上,她有绝对的话语权,容不得任何人小觑,她要引领她们跟着自己步伐走,她有这个能力,她深信。其实,谁也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让自己出丑,只是已经养成的散漫的工作习惯无法在短期内板正过来。有过一次的教训,往后的工作中,大家都懂得自觉地事先把准备工作做足。

      随着业务量的增加,仅凭恒鑫工厂的生产能力已消化不了这么多订单,大部分靠转手下发给其它工厂,赚点差价和退税。恒鑫工厂也通过外发的形式发往柬埔寨,柬埔寨方只做缝制和包装加工。恒鑫工厂的订单在钱艳的把控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其它工厂却存在太多的不稳定因素,毕竟一件衣服的完成要经手太多的人,一环出错环环错,往往最低级的错误也是批量性的致命的错。

      有些错是顾客能勉强接受的,有些错误连自己都无法解释得通,又怎么能说服了顾客呢。有些问题是钱艳凭一己之力就可以解决的,有的问题是连林天也帮不了的,连美国也兜不住的!无奈,便如暗夜般朝她涌来!她感到心里腾起两团火苗,往上窜,太阳穴发紧,眼睛潮热,她赶紧躲进卫生间,任心酸的泪水畅快地流淌,完了,便在水龙头下洗把冷水脸。站在镜前,她端详着对面的自己,依旧白皙透亮不染一点杂质的脸,只是,近段时间竟微微圆润了起来。连林天也说她的脸蛋开始变圆了。不应该呀!工作这么辛苦,可林天说是跟着他出差被喂胖的。她用手揉了揉微微发红的眼圈,拨弄几下额前的短发,努力牵动嘴角,便默默地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前。

      失眠已经不算是偶尔发生的事情!又一次,加班到夜深人静,她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疲惫,身体犹如一堆失却了骨骼的散肉,毫无次序沉重无比地跌落在床上!

      五月的清晨,清凉的空气里有着慵懒的气息。她费力地睁开朦胧的双眼,她发现窗帘已经打开了小小的一角,阳光带着初醒的羞涩遮遮掩掩地探进屋里,空气中有一些白色的微尘在轻柔地飘着,桌上一把猩红的玫瑰正喧嚣热烈地开着,灼得半壁生辉。“生日快乐,老婆大人。”老公趴在床前,正微笑地看着她。她拍一拍脑袋,惊喜地喊叫了起来!

      没日没夜地忙工作!三年来,她把这个家完全当成了旅馆。可他从不责怪她,他只是心疼她,他常常在厂里等她下班,一等好几个小时。回到家,他帮她泡脚,变着花样给她弄好吃的,包揽家里的一切家务活。可他却不仅仅限于家庭,他的牛奶生意也越来越好,他租下了一个大点的仓库,还请了几个业务员和派送员。对于他,她有时想想便感到内疚。

      “谢谢你!老公,谢谢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信任,对我工作的支持,没有你做我的坚强后盾,我早就打退堂鼓啦!”她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望着他的双眸,深情款款!

      作为一名成熟女性,她何尝读不懂林天眼里那一抹异样的光,但是她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底线。江湖中隐约有关他和她的传说,她不去理会,她知道,非常清楚地知道,像这种事情只会越描越黑,她们愿意想象就满足她们吧。何必在此耗费精力呢!记得还在恒鑫上班的时候,有一次技术科的打印机出了故障,她便跑到集体办公室,刚到门外,一句话真真切切地飘进了她的耳朵,是会计小叶,“还能去哪里,技术科呗。”想必是有人找林天,谁能不懂这句话的隐喻呢,她在门外呆站了几分钟,愣生生把它吞咽了下去,像吞了一只苍蝇!

      北京那边要开创自己的品牌,董事会砸了几千万,请了韩国设计师,北京方来了几位实习设计员,下基层学习技术。钱艳自己亲自负责接待,她除了安排她们的生活日常,在工作中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私下里,她也把她们当姐妹一样对待,博得她们的好感,狠狠地又赚了一把人气和口碑!

      宽敞的办公室内,靠窗一张宽大的办公桌,朱红色的钢琴烤漆桌面,摆放着一台大屏幕台式电脑和一台笔记本电脑,靠墙一个文件架,里面整齐排列着各类文件夹。钱艳靠在老板转椅的椅背上,双目微闭!

      八月的西天,像打翻了的调色板,深红色的夕阳一半已经沉入了地平线,围在夕阳周边的云朵,成深紫,深灰,浅灰,白色,伴着霞光任性地渲染着天空。

      钱艳起身来到窗前,俯身朝下看,公园式的厂房广角,左边60米长的泳池,一池绿汪汪的水,清澈透亮!靠岸有几把太阳伞,休闲沙滩椅,像个忠实的卫士一样静默着,日夜坚守在泳池边。木栅栏式的长廊,草坪,茅草亭,这一切都是按照林天的设计布置的。此时的林天穿着泳裤,站在泳池边停留了会儿,便一头扎进了水里,鱼儿一样游来游去,或仰泳或蛙泳或蝶泳,每天都要在水里泡上个把小时。他昨天同钱艳说,明年他就要回北京了,这边的工作他也放心全部脱手给她!

      业务经理Jenny敲响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请进。“钱艳朗声回应道!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攀岩的服装业女人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zheli/chenggongzheli/4225.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凡云玲 凡云玲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51篇
    • 获得积分:456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