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小说吧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小玉姐

  • 作者:荆棘鸟
  • 来源: 电脑原创
  • 发表于2022-08-06 16:11:32
  • 被阅读0
  •   如果小玉姐还健在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是位头发花白的街巷大妈了。

      小玉姐原名不详,是我儿时的伙伴,她比我们这般同龄的孩子大七八岁,还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她已经是个高挑的半大姑娘了,可她偏偏喜欢和我们这些小孩子玩。

      小玉姐不喜欢上学,很早就辍学,她是隔壁本家的大女儿,性格顽劣乖张,很小就总做一些出格的事,她父母常常为她头痛不已。因为家里孩子多,农村人思想保守,男尊女卑观念很重,女孩子指望不上,自然也不太上心她的前途,上学不过认几个字,不当睁眼瞎子就罢了。这反倒随了她的性儿,除了偶尔帮家人干点儿农活外,她就成天和我们鬼混在一起。这样的组合于我们彼此都有利,她身高力大,在我们这些小孩里异常突出,常常为我们出头平事,我们西街的孩子一旦遭到东街孩子欺负挑衅,只要跑到小玉姐那去告状,她立马撸胳膊挽袖子,招呼一声“走,找人去!”她独特的约架风范,令人耳目一新的骂架语言,往往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深刻记忆,更不要说那些赏心悦目的充满着“暴力美学”的炫酷动作,拧耳朵,掐脖子,大耳刮子,生猛霸气,早已在村子的孩子圈里享有盛誉,村里孩子都心里怵她。所以有她罩着,我们在村里混得都人五人六的,当然,世间没有免费的午餐,保护费还是要交的,我们要不定期的拿出自己的零食孝敬她。每当看到有人情不愿意不该的样子时,她便大为光火。

      “藏什么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家小姑前两天嫁人,喜糖肯定收了不少,赶紧交出来,别让我费劲儿啊。”

      “还有你,小黑子,吃冰棍也不知道叫姐一声,以后再被侯三欺负,你可别来找我啊。”

      “滚一边去,拿一袋破煮花生来糊弄我,把你家熟透的石榴摘几个来送我,要不小心我踹你。”

      虽然大家心里都怕她,但又都愿意亲近她,小玉姐人长得漂亮,鹅蛋脸,大眼睛,梳两条粗辫子,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来无影去无踪,我一度觉得她是狐仙变的,因为她经常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尤其是我们偷偷吃东西的时候,她像大仙下凡一样,突然就从身后窜出来,大喝一声,吓得人心惊胆颤,没奈何,这时候只好忍气吞声,见一面分一半了。

      当我上小学的时候,小玉姐已经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刚开始,我认字比较吃力,她就考我默写,我一时写不出来,正踌躇的时候,撸头一记暴栗。

      “叫你不会,西瓜的‘瓜’不会写?忘了前两天你摘西瓜给我吃了吗?怎么这么笨啊!”

      说也奇怪,经她这么一启发,我脑瓜子竟突然像开了窍,仿佛被文曲星附体一般,别的字偏记不住,唯独这个“瓜”字闭眼都能写出来,再也忘不掉了。

      但其他的孩子就没这么幸运,后院二小蠢笨如牛,怎么也教不会,时常处于被老师罚站和被小玉姐暴栗之间的阴影下蹉跎人生,每天不是顶着满头的青肿回家,就是行走在去学校罚站的路上。

      喜欢当老师,教训人自然没错,但自己不会还硬装懂,就害我们大吃苦头,在她的言传身教下,我们的算术成绩犹如自由落体般直线下降,我也曾一度从优等生跌落到中下等。学校老师感到一派茫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带着哥德巴赫猜想式的神色审问我们,才终于弄明白我们身边原来还有个“同行”在抢生意。东窗事发后,小玉姐父母把她大骂了一通,自此这个无师自通 “老师”的自带光环才算渐渐从她头上消退,我们也从她的特殊教学法中解脱出来。

      小玉姐机敏过人,有一回,我闲极无聊,正在家里墙壁上尽情发挥着“艺术想象”,小玉姐来找我,看见我正在奋笔创作,她也来了灵感,拿一根粉笔也加入进来。正当我们俩处于忘情创作中,我父母回来了,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我俩吓得手脚忙乱,墙上的作品根本来不及清理。

      “这墙上谁画的?”看见墙上的涂鸦,爸爸一下炸了毛。

      “叔,您别生气,都怪我,没拦住他,早告诉他别往墙上画,他非不听!”小玉姐一席话惊得我哑口无言,百口莫辩,黑锅只好自己一个人背了。

      然而,除去这些生活琐事外,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讨厌念书的小玉姐后来居然喜欢上了文学,其实就是流行在我们小孩子中间的小人书,但她从不央求大人给买新的,而是强迫我们拿新书跟她的旧书换,等交还时,一般也基本都成了旧书,甚至有时候世面上的一些精品,她直接厚着脸皮留下作为了自己的私藏。所以那时候,小玉姐在小人书艺术领域里信用一向口碑不佳。直到后来上了中学,读到鲁迅先生的《孔乙己》后,才明白,原来读书人窃书是算不得偷的,也便释然。

      春去秋来,随着我们一天天长大,小玉姐很少再打我们了,除了身体的发育外,她性情也随之改变了许多,粗言粗语越来越少了,显得娴静起来,不太愿意找我们玩了。她开始跟家里母亲姐妹学针线学织毛衣,见到陌生的外人再也不那么直眉瞪眼地死盯着人家看,而是低眉顺眼一脸羞涩。

      “哎呀,几年不见都成大姑娘了,长这么水灵,该说婆家了!”一位外村来串门的姥姥见了小玉姐不叠声地称赞着。

      “您老可别夸了,这才收心几天啊!有好小伙儿您给留个心!”

      “那还用说,这么文静的姑娘,提亲的怕不得踩破门槛啊,哈哈哈……”

      小玉姐羞得满面通红,一声没吭低头躲出去了。

      转过年来,果然听说她要出嫁的消息,据说,是嫁到很远的外乡,而早早嫁人所收的嫁妆是为了给哥哥娶媳妇办彩礼。

      小玉姐出嫁前,把自己私藏的小人书都留给了我,我默默的接过书,沉甸甸的犹如接受了一份重托,她的眼中既茫然又有些期许,一种对未来人生无常的隐忧,还隐隐含着一丝悲喜,而在那难以揣摩的五味杂陈的心底里是否永藏着我们的童年回忆呢。许多年后,我仍不知道她的音讯,她留给我的小人书也都早已散佚不见了!

    【审核人:雨祺】

      标题:小玉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xiaoshuo/youmo/2422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