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澎湃的的高潮(2)

  • 作者:湘诗飞翔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1 00:28:43
  • 被阅读0
  •   (二)澎湃的的高潮

      先去加油,六点准时从雅江出发。

      天还没有亮,虽然看不见,但是盘旋向上的公路告诉我们一直在上行,自己的身体也感觉得到海拔越来越高。这是过去已经跑过多次的道路了,所以知道要经过号称天空之域,天空之境,天空之城的那一段高海拔地方,比如海子山。海子山上海子是真多,草原也是真大,这里号称天山大草原。所以经过就好,看得见看不见对我来说不重要。不过这一次经历的海子山的清晨,还是令人震撼的。

      天越来越亮,窗外风景越来越迷人。太阳终于从东方缓缓升起来的时候,把刚才还是漆黑的天空慢慢染红了,然后是彩霞满天,后面(东边)的酥油山金黄,前面的还是一片黑暗,这种明暗对比,这种颜色变幻莫说对摄影师、模特儿,即使是对普通人的我,冲击得都大喊大叫了。所以,在摄影师、模特儿们的强烈要求下,停下车来,驻足欣赏,久久不忍离开,相机、手机的录像、拍照搞个不停,即使接近零度的气温也不觉得冷一样。

      快到理塘的时候又见那些耳熟能详的标语,像“遇见·仓央嘉措在理塘”、“天空之城欢迎你”等等,看着依然格外亲切。最让我惊喜的是一条新增加的“缺氧不能缺精神”。是啊,海拔4000多米的中国高城,这一句太提气了,最适合此刻的我呢。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不再停留,只是穿城而过。

      出城大约五公里,向左就是格聂南线了。这一路都在修公路,估计也会打造成新的高原景点,甚至可能还会收费呢。

      我们翻越的第一个垭口是海拔4700米的铁匠山垭口。站在这里就可以看到格聂神山了。

      即使道路时好时坏,但是有清晨、草原、湖泊、阳光和格聂神山这些元素的陪伴就已经足够了。

      你看,一缕缕阳光从厚厚的云层里慢慢地穿出来,照在已经开始返黄的草地上,一片金黄;云层下,柔和的阳光照亮了格聂群峰,一线银光,对于刚才还在只有三四度的气温里行驶的我来说,隔着车窗都能够感觉到温暖。

      幸福洋溢在我的心田。

      正午时分,终于到达格聂山麓。从章纳乡然日卡村右转上山,走完大约五六公里烂路,格聂群峰就静静地列队在蓝天白云间。看着熠熠生辉、闪耀着银色光芒的雪山,呈现出神圣和庄严!不愧为藏传佛教24座神山之13。

      巨大的神山之下是辽阔无垠的、金色的大草原,是黛绿色的冷杉森林,是蜿蜒绵亘的大峡谷。

      最震撼人心的是,一个圆圆的海子安静地躺卧在草原上。微风习习,海子小有波澜,水灵灵的,不盈不满。海子里有水草,微风拂动海水,蓝天白云就在里面忽闪忽闪!连傻子都看得出,这是一只巨大的眼睛。啊,我突然反应过来了,这就是格聂之眼啊!

      在海拔4500米的地方,我一下子就兴奋了,向着这只巨眼跑过去,然后,沿着眼睑上绳结的路,像转湖的藏人一样,顺时针走了两圈!在这只眼睛里,蓝天白云是巨大的,格聂神山是神圣的,森林草原是温柔的,牛羊马匹是配套的,而我,则是渺小的,渺小得几乎看不见。我明白我只是过客,我只是短暂,永恒至尊的是这圣湖,这神山,这美丽无匹的大自然。

      我终于安静下来,坐在湖边,静静地看着眼睛里的变幻,我看到了神山,看到了白云蓝天,我看到了平安喜乐,我看到了真与美,我看到了善。我仿佛也看到了我的前世,我的今生,我的未来!此时我感觉到轻松、愉快和舒坦。

      不知怎么了,我突然就想起了藏族小伙丁真的纯真的笑脸,想起了丁真无邪的双眼。喔,这是格聂之眼啊,这是天使之眼啊,这更是藏族年轻小伙的眼。

      看着波光粼粼的眼睛忽闪忽闪,看着瞳仁慢慢转向我的这一边,我突然觉得这更是一只慧眼啊,仿佛把我的心事看穿!因为我刚才想的,此情此景,要是某人也在就好了,我就可以什么,我还要什么……我的脸烧了起来,好在这是一只充满善意的眼睛,即使看到了我心底的那些“不得见人”的想法,也只是这样狡黠地微笑着,看破不说破。

      我想起了艾肯泉,那是茫崖市花土沟镇的特别景点。艾肯泉呈现给人们的则是动态的,泉眼、喷涌的泉水、以及周围铁锈斑斓的环状沉积物,组成了一个镶嵌在大地上的瞳孔——恶魔之眼。那怒目圆睁、永不瞑目的样子,那魔幻般的厚重色彩,是让人一看就心生畏惧的巨眼。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多么愿意是格聂之眼柔波里的一丝水草,可以看穿人世间的际遇变迁,可以揣摩一个人的心田,可以……

      我请许大师给我照了两张照片,一张是站在眼睛边上的,与雪山并列立于大地之上,我想要表达的,不是“把汝裁成三截”*的豪情壮志,也不是想要与格聂神山比肩,而是表达我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一张是我躺在草地上的,许大师用无人机从空中拍摄,我想要表达的,不是要躺在神山的怀里被呵护,也不是享受此刻拥有这么美好大自然的幸福,是想把格聂之眼看作是我的眼睛,希望把这只慧眼借给我,我不求看穿一切,只要看得懂某人就够了。管它呢,做不到,想一想总是可以的,更何况做这样的黄粱美梦又不是第一次了。

      原路下山,没有再去丁真的家。据说那里有小木屋,还可以泡天然的温泉。本来打算住几十公里外的冷古寺,因为一行八人中有人担心高反,不敢留下来,所以只有直接往巴塘了,走了大约20公里的烂路,必须是越野车才行,其它一百多公里都是正在翻修的草油铺装路面,虽然开不快,但是已经很好走了。

      这一路风景不错,特别是热梯河谷湿地的草原秋色,怎一个“美”字了得,这不是我要欣赏和叙述的重点,一笔带过吧,留着以后有时间再说。

      走完后半程的路后,我才逐渐发觉,我们是在转格聂神山啊,沿顺时针方向,从正面转到了后面,这是在全视角观看、膜拜格聂神山啊。我莫名地受到感染,莫名的激动,不禁胡乱地念起经来:阿弥陀佛,嗡嘛里贝贝嗡!

      我的心里的音乐则一片光明:愿天下人,喜乐平安。

    【审核人:凌木千雪】

      本文标题:澎湃的的高潮(2)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xiejingsanwen/5546.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湘诗飞翔 湘诗飞翔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80篇
    • 获得积分:42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