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别了,迎江大院•除夕夜

  • 作者:圆圆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30 16:25:02
  • 被阅读0
  •   年轻时很"二"。比如,春节三天假期值班,别人怕排上除夕夜值班,我却争着要求大年夜值班,而且连续几年。我觉得这样好,初一至初三可以痛快玩玩。一般两人一班,基本和年龄相差稍大的同志搭伙,那,我就值夜十二点以后的班。

      长夜里,简陋的值班室里有一只很大的铜火盆,那是大院的旧主人落下的奢侈物品,炭火熊熊,蓝色火焰伸出火舌飘忽。一张旧木桌,一架黑色的电话机。桌上摆有瓜子,或有那年月少见的高粱饴糖果。

      1973年的除夕夜,因为几天前的一场大雪,人民路上行人很少,大院内的夜格外静寂。笼罩在夜色中的小洋楼显得更加诡秘,万籁无声里,小平房武装部张葆根部长家窗户透出的微弱灯光似给寒夜的大院带来些许生命的气息。

      砰砰,传达室木门敲得吓我一跳。深更半夜,谁呀?拉开门,一个小毛头探进来,哦,原来是门口陈师傅的儿子小毛。陈松林师傅在供电所工作,有三个孩子,小毛是老三,约六,七岁,瘦瘦的,鼻梁上面有几点雀斑,挺精神的,他没事就到机关找小孩子们玩。

      干什么?怎么还不睡觉?我问他。

      守岁呗,我来找你玩。

      找我玩,笑喷了。

      他手上摆弄着一顶棉军帽。其实我也想有人陪我,于是,我对他说,你到后面宿舍把胡军喊来。他一溜烟儿跑开了,一会儿,也只有八,九岁的,漂亮聪慧,长得虎头虎脑的胡军像一阵风似地冲进来。

      两个小子进来后就抢桌上糖果。胡军比小毛壮实,他又抢小毛的棉帽子,戴在头上,一只帽耳搭下来,学着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栾平的表演,他用手指着小毛,哭丧脸对我说,三爷,他,他,他真的是共军呀,然后跪在地上对我作揖叩头,惹得我哈哈大笑。

      呵呵,你这个小家伙,值班把小孩子络来陪你呀。

      矮小、和蔼的张部长抽着烟走了进来。胡军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张葆根是我见过最没有军人气质的军人,婆婆妈妈的。可能生孩子太晚了,特别喜欢年轻人,他住在大院里,常常让我去他家吃饭,还喜欢摸着我的头说话。

      我们打扑克玩争上游,小毛提议并从口袋里掏出扑克。

      于是,四个人,勉强扯平也算三代人,争争吵吵,赖皮打滚地争了一个通宵的上游。

      当太阳破晓时光,喜洋洋的根苗和大大咧咧,终年福气坨坨的方世兰来接班了。免不了大家互道平安与祝福。

      两个小男孩打着哈欠各自回家了,张部长白白陪我们玩了一夜的争上游。临走时,还用手敲一下我的头,笑着说,今年你要争上游哦。

      初一的早晨,我踏着遍地爆竹的残骸,沐浴遍身的霞光回家了。

      伯伯,妈妈,过年好!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别了,迎江大院•除夕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8795.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