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节日散文
文章内容页

年饭

  • 作者:圆圆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1-30 16:25:53
  • 被阅读0
  •   打记事起,除夕那天全家人围坐在桌边吃年饭的情景,就像一幅挂画深深地挂在我的脑海里。当母亲正式宣布开饭时,全家老的、小的集体起立共同举杯,大家一起喊出“新年快乐”,杯与杯碰撞后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家人便在这浓浓的年味气氛里享受年饭的美味。

      母亲是一个做事极度认真的人,她在工作上好强,在吃年饭这件事上也不例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我们家一直保持着单位家属大院第一家吃年饭的记录。在北方还有很多地区,家家吃的是“年夜饭”,而我们家吃的却是“年早饭”,母亲的意思是越早团圆越代表家庭和睦,来年健康。这个“年早饭”早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上午九点左右吧,我家的团年饭已经做好,这意味着父亲和母亲天还没亮就悄悄地起床了,他们按照提前写好的菜单分工合作,配合得极为默契。楼道上的蜂窝煤炉早早地闪烁出红光,负责做卤菜的父亲将洗净的猪蹄、凤爪、猪耳、猪肝一股脑儿放入钵内,直到熟烂后才放置一旁。母亲在厨房将火锅及各类炒菜的配菜洗净切好,姜、葱、蒜切碎,红尖椒、八角、桂皮、花椒放入盘中备用,放眼望去,白的白、黄的黄、绿的绿,红的红......仅是那食材的颜色就已夺去人大半个味蕾,更何况是拥有一身厨艺的父亲亲自掌勺。

      那时候家家用的都是坛子气,像缝纫机一样简陋的灶台发出蓝色的火焰,父亲就是在那架灶台上为全家人做出丰盛的菜肴。而我们姐妹仨,通常在清晨七八点左右被母亲轻轻唤醒,待梳洗完毕,我们陆续串到厨房,看父亲母亲在热气升腾的锅边忙碌着,父亲不时呼唤我们三姐妹中的一个去品尝,那个被唤到的孩子的神经会立刻兴奋起来,急冲冲跑进厨房后,通常父亲会夹起一块鸡肉,吹吹上面的热气,然后塞进我们嘴里,问咸不咸、淡不淡,但多半情景是那个走运的品尝家一边吃一边欢呼雀跃地叫“哇,真好吃啊”!此时父亲便得意地嘿嘿一笑,然后低头继续做他的菜。年饭做得差不多的时候,母亲便开始吩咐我们拿碗筷、摆桌子、搬椅子,并将准备好的鞭炮安排就绪。

      九点左右,胆大的二姐在院子里划上一根火柴点燃鞭炮,然后用手捂着双耳敏捷地向远处跑去。一阵噼里啪啦的震天响后,母亲笑了,她开心地说:“今年我们又是第一家团年的!”说完她便开始祭祖,她在门外烧完纸钱后,依次给逝去的亲人们盛饭、摆酒,说些祝福的话语。祭祖仪式结束后,大家便开吃了。那个年代虽是物质匮乏的时代,但年饭绝不马虎:鱼是必须有的,代表着年年有余;米酒汤圆蛋汤代表团团圆圆;鸡代表吉祥如意......这些菜品都寓意着一个普通家庭对来年的期许。那时我们是一个三代同堂的家庭,包括爷爷在内的一家六口人一边说一边笑一边吃,那种浓浓的亲情,在吃年饭的过程中体会得淋漓尽致。

      随着时光的推移,我到外地求学,后又在外地工作,回家的次数渐渐少了,每年过年回家最盼望的是能吃到父亲的菜,年饭给人的满足感是游子归家最好的慰藉。再后来我结婚生子,回家吃年饭的机会更少了。也不知道从哪一年起,父亲的掌勺大权已经转给大姐了。蓦然发现曾当过兵的父亲老了,他的背已经不如当年那样挺拔,他的两鬓爬满了白发,肺气肿的毛病使得他一闻到油烟味,便发出剧烈的咳嗽声,姐姐心疼爸爸理所当然成了年饭的接班人。

      大姐聪明贤惠、勤劳能干,自是将父亲的厨艺学了去,更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式。母亲年纪大了,思想观念也有革新,不再像年轻时那样争强好胜,吃年饭的时间也自然不需要那么早了,后来家人将“年早饭”改成了“年中饭”。母亲偶尔闲不住要去厨房晃晃,给姐姐做做帮手配配菜,我只要回老家过年,也会在厨房里帮帮忙,但多数时候都是大姐一人搞定。她小小的个子,在现代化的厨房里显得游刃有余,从早上吃完早餐到中午12点,只听得锅碗瓢盆乓乓响,仅三个多钟头的功夫,十几道菜就能轻经松松松做好。大姐面对所有食材运筹帷幄的样子,让我感觉她就是一个天才厨师。且不说她那嚼劲十足的香辣鸡火㶽、入口即化的牛肉丁,也不说她那令人百吃不厌的辣椒炒肉、葱段鸡杂,就单单一个蘸酱都让人吃得拍案叫绝,任何冷菜,如卤牛肉片、腊猪蹄、卤鸡翅只需轻轻醮上一点蘸酱,就能看到吃这道菜的人脸上闪出惊喜的光芒,嘴频频称赞,头点了又点,随即将菜一扫而光,此时大姐便与父亲当年那样,露出自信和满足的微笑。

      这些年,在不回故乡的除夕日,我也当仁不让接手了家里的年饭大权。因从小看得多、悟得多,做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菜单提前写好,公公84岁,牙齿仅剩一颗,所以尽量买些烹饪起来可以变软的食材,如番茄、土豆、山药、萝卜等,鲜美的鱼糕、肉丸提前买好,牛肉和排骨用焖锅焖透,尽量达到入口即化的程度,青菜叶子切成碎状,肉绞成末状,方便公公咀嚼。儿子喜欢吃香肠,麻辣味的、广式椒盐味的每样蒸一点,偶尔他也会如我们小时候一般串到厨房来,我顺手拿起筷子夹一块排骨让他品尝,看着他那异常满足的眼神,我恍然间感觉穿越到了快乐的童年,仿佛我不是母亲,而是孩子。

      回想年饭的掌勺人,从父亲到大姐再到我,我们因为责任,带着爱心,根据家人口味,每年写好最丰盛的菜单,挑选最适宜的食材,在同样的蓝色火焰之上,在锅与铲的摩擦之间,炒出一道道精品菜肴,它们有一种共同的味道,那便是爱的味道。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年饭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sanwen/jieri/8796.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