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范纯羽:村支书家里那些事儿

  • 作者:范纯羽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6-27 12:02:18
  • 被阅读0
  •   他坐在轮椅上,眼神呆滞、凄惶地望向自家的院子,七天了,他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不吃不喝不睡。

      坐在大理石台阶上的是他老婆。老婆一会儿看看他,一会儿看看院子,满脸的凄惨和绝望。头低下去的时候,似乎沉重得再也抬不起来了一样。

      他看见老婆死灰死灰的脸,看见那一片残垣断壁,看见那一大片焦黑里,不知哪一处,会有着儿子孙女儿焦黑的一抹骨灰,他觉得天旋地转。

      老藏獒留顺卧在他脚边,汪汪叫了多少声,他一声都没听见。十来年了,老留顺吃的五香牛肉能拉一大卡车,比左邻右舍几家人一辈子合起来吃的肉都多。他的藏獒留顺这几天吃不上了,今后也吃不上了。跟他一样双眼无神的、绝望地看着院子。那是它跟主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豪宅,三层欧式风格的建筑,在方圆几百里内,那是独一无二的。现在,那栋与别墅无二的自建楼房,被主人的亲儿子一把火烧了。儿子不仅烧了别墅,也把自己烧啦。坍塌的院墙围住刺眼的破败相,焦黑的断壁残垣里,有他烧成灰烬的儿子跟他八岁的孙女儿。

      报应到了。报应到了。他听见村里人都在说。就在离他不远处说的,一点儿也不避讳他。那些村民,先前都是叫他支书的。他们第一时间看见着火了,也不去报警。因为他的院子占着村里最好的风水,旁边没有一户邻居,前边有活水池塘,后边有靠山。当年,他是很相信风水的,建房之前,他请了风水大师,用专业罗盘比划来比划去,最终选址在这里。大师告诉他,远处流来的那条清水河,流到这里汇聚成一个池塘,就意味着源源不断的财富,最后都汇聚到他家里来。而且房后那座小山上,密林修竹,鸟语花香。这里无疑是千里难寻的风水宝地。他大兴土木,建造这所宅院的时候,村民们就是选择了沉默的。当支书的他,心里自然很清楚一村人都在暗地里妒忌他,选择沉默只不过是觉得胳膊拧不过大腿。如今选择冷眼旁观,亲眼看着他家的房子烧成一大片废墟,主要是不担心火灾会连累村里其余人家。警察说,还是一个收废品的过路人报的警。可是,等消防队鸣着警笛到现场的时候,能烧的都已经烧光了。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放悲声唱到老……

      一个女孩儿,在不远处的石榴树下高声唱道。声音那么大,那么清亮,那么脆生生!

      他想起来了,那年,女孩儿的爸爸跑长途,车翻人亡,妈妈一手牵着小小的女孩儿,一手提二条红旗渠,去村委求帮忙葬人,他这个村支书趁村委没别人,把女孩儿妈弄里屋占了。七岁的女孩儿在外间正等得着急,到妈妈开门出来的时候,她看见妈妈衣服不整,头发凌乱,满脸的泪痕,女孩儿一下子冲过去,抱住支书的胳膊又啃又咬……他抬起胳膊,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一排红红的牙印。

      当年,他对村委一班人说,一个外迁户,挺不容易的,咱们这些党员得帮忙葬了他!

      葬完了外乡人,他黑着脸对女孩儿妈说,人我帮你葬了,你要知好歹!以后我可以供你闺女上学,你却不能再嫁人。我啥时候来,都不许反抗!你大概也明白,反抗是没用的……

      女孩儿现在大学毕业了,听说还考上了省城的公务员,要带她妈妈一起去省城安家了。他记不清多少年了,女孩儿每每看到他,眼睛里总是射出仇恨的光。他老了,残了,再也构不成威胁了;女孩儿长大了,大学毕业都有工作了,跟她妈妈的腰杆子也挺直了。这一刻,女孩儿那脆亮的声音,使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明白女孩儿是故意唱给他听的。

      前些年,扫黑除恶一开始,他就感觉势头不对,借口年龄大了,该让贤了,就退出了村委领导班子。谁知道,躲过了扫黑除恶,却没有躲过中风那场大病,他手脚不灵便了,坐上了轮椅。虽然如此,有老婆伺候他吃喝拉撒睡,推着他在村街上溜达,晒太阳,时不时地,他还能与留学美国的小女儿视频聊聊天。坐在轮椅上,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混得还是蛮风光的。在农村,谁家有能力把儿女送到美国去留学?读完大学又读研究生,几年的花费,农村人想都不要想。还有这别墅一样的自建房,不都印证了他的能耐?他还把儿子安排到最大的煤矿当了工人,手里若是没有权利,那年头当工人可是门儿都没有。唯独叫他想起来有些儿丧气的是,儿子下井当工人没多久,地层深处的巷道里发生了一起严重的塌方事故,砸死了几个煤矿工人,儿子虽然幸免于难,精神却受到了惊吓,从此魔魔怔怔,班也上不成了,整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不跟任何人说话,媳妇儿女儿哪天关门声音稍微大一点儿,儿子就会吓得钻到被子里缩成一团儿。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儿媳妇熬不下去了,离家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从哪一天起呢?老婆每天要伺候中风偏瘫的他,伺候魔魔怔怔的儿子,伺候上学放学要接送的孙女儿,千斤重担落在一人肩上,她,背驼了,又黑又瘦,完全不似当年开朗活泼的样子。尤其是从那扁平的胸膛里发出的声声哀叹,日日刺痛着他曾经何等傲娇坚硬的心。这样的日子,一天天挨着,熬着,老两口巴望着儿媳妇想她闺女了就会回来,回来了就不走了,儿子一家就还是完整的一家人。儿子的心病,总有一天会好的。他知道自己有钱给儿子看好病的。即使儿媳妇不回这个家,即使儿子的病看不好,不是还有留学美国的女儿么?她还是一家人最大的希望啊。

      可是,谁知道哪里不对了呢?他老两口去城里看病才几个钟头,儿子怎么就会趁他老两口不在,一把火烧掉这房子和父女俩自己的呢?房子烧成了灰,儿子、孙女儿烧成了灰,那藏在床箱里满满几箱子的钱也烧成了灰!

      哦,他想起来了,那天,他儿子去地下室搬上来了好几箱酒,一瓶瓶地打开,仿佛要喝个痛快。他记得那些酒,是一些包工头送给他的,那时候开发项目多,要在村子里占地搞工程,他还在村委书记位置上,人人都来求他,有送酒的,有送茶叶的,有的说是送些土特产,其实箱子里装的都是一摞摞红头票子。现在,儿子正打开那么多的酒瓶子,这瓶儿喝一口,那瓶儿喝一口,一会儿就摇摇晃晃地站不稳脚跟了,把那酒洒得到处都是。他坐在轮椅上管不了儿子,就喊老婆去夺儿子手里的酒瓶子,儿子随手这一推那一推的,就把他妈推倒了,头磕在了煤炉儿角上,鲜红的血,呼啦啦流了一地。他惊慌失措,赶忙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待护士们把他老婆抬上车,他还有些不放心,怕老婆流血过多出啥意外,就跟着救护车一起去了城里医院,走的时候,他还特别嘱咐孙女儿,哪儿也别去,要好好看住他爹!谁知道!谁知道!等他们从城里回到村里,这房子就烧光了。儿子孙女儿也烧成了灰!

      儿子没了。孙女儿没了。那别墅一样的自建房没了。藏在床箱里的那些红票子也烧成了灰。那些红票子,可是花两辈子也花不完的。

      女儿在美国吃啥,喝啥,还拿啥交学费?女儿没钱了,连飞机票也买不成,她恐怕要困死在美国了。女儿回不来了,这辈子也见不着了。

      真的是报应吗?

      这疑问使他想起来许多事。他那时候年轻,不觉得缺德,他觉得老天爷既然给了他权力,他就应该好好享受那权力带来的机会。村里有点儿姿色的女人,凡是有求于他的,他都会想尽办法得到。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得到了,玩腻了,还会有别的女人有求于他。那些年,好酒,好菜,好肉,好玩的,好看的女人,应有尽有。权力真是好东西。有权力了,一切想要的都来了。

      也不是没有失过手。那一年,他听说山东寿光大棚蔬菜种得特别好,他跟村委领导班子商量了一下,就打发村里几个年轻人去学习种植技术。他叫刚刚新婚的慧典的丈夫也去了。几个年轻人出发啦,当天晚上,他就爬墙头翻到了慧典家里。他眼睛放光,嘴里喷着热气扑向了慧典,慧典一开始吓得不轻,可很快就镇静了,随手抓起身边的东西扔向他,努力抵挡着,他一次次扑向慧典,正当俩人在屋子里撕扯的时候,他的腿上居然挨了几棍子。待他像半堵墙一样倒塌在地上时,他看到了慧典的男人,小伙子金刚怒目,挥舞着镰把又甩到他腿上……那一回,他在县医院里住了仨月,因为他的腿被打折啦。老婆在医院里伺候他,说了多少回“你不觉得丢人吗?”“你吃饱了撑得慌吗?”“一家子跟着你丢不死人!”他后来写了检查,暗地里给乡长送了很多礼,才保住了支书的位置。他一直不明白的是,慧典的丈夫怎么会半道折回来了呢?这是他怎么也估计不到的。

      他又想起了计划生育那些年,他指挥计划生育小分队突击了多少家庭。其中有一家,新媳妇怀孕十个月了,那孩子捞月,就是不出生,躲来躲去,最终还是没有躲过支书率领的小分队。那天,他们开的铲车拱到了那家的山墙根上,说孕妇不配合去医院打掉孩子,就把房子推了,那家没办法,就乖乖把孕妇从亲戚家接回来,被弄到医院活生生打掉了一个男孩儿。他亲眼看着那一家人抱头痛哭的。当然,他也放过了一些家庭,他让孩子生了下来,那些人暗地里得拿多少钱财去跟他交换。

      都是老皇历啦。今天,都像泉涌一样,出现在了他脑子里。都是因为那一句话“报应到了!”。

      是不是报应呢?他不知道。他也不愿意相信有报应这回事!

      可是,身不由己的,他想起了村子里前几任支书家的遭遇。他想起来许多事儿,同时,他心里也开始生出了恐惧。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村子里发生的那些事儿,在他脑子里翻腾,挥之不去。他不能有片刻的安宁。仿佛电影的画面,一幕幕在他眼前展开……

      有一任支书,也是还在台上的时候,他的初中毕业的大儿子,被他专权安排在村办工厂当电工,有一天,在准备修理一台机器的时候,一条腿被卷进了卷扬机,剧烈的疼痛,使支书的大儿子大喊着:“老弟,救救我!”“老弟,快救我啊”。撕心裂肺的叫喊,使在场的人乱作一团,心急慌乱中,笨手笨脚,用了差不多两个钟头,才拆开了生锈多年的卷扬机,一条腿,已经被高速运转的两个铁滚子挤成了肉糊,等把人送到医院,因为流血过多,大概也还因为剧烈的疼痛,那个刚刚二十几岁的年轻大男孩儿就没了。还有,这个村支书的前任支书,在位置上也是干了很多年,有良心没良心的事儿也做过不少。他生养了六个闺女,一心一意地想传宗接代,要努力生个男孩儿,后来第七胎,果真生了男孩儿,一天天长大起来,白白净净,五官端正,分明是一个漂漂亮亮的俊小伙,一家人欢天喜地,称心如意了多年,走路都耀武扬威的。后来,十八岁那年,有一天,一群孩子打群架,一对双胞胎中的其中一个,只一拳头过去,支书家的白净帅气的俊小伙,一头栽倒在地上,没了!村里人都说:“会打打十下,不会打,打一下!”打人的孩子也判了刑,进监狱喝八大两去了。那支书没了心肝宝贝儿,有两三年时间,几乎天天趴在儿子的坟头上哭,死去活来的。老婆跟六个女儿,轮班儿看护他,一不留神,他又跑到儿子坟上去了……好多年以后,那支书为了传宗接代,又领养了一个男孩儿,看着养子一天天长大,支书给养子盖了独家院,给养子娶了媳妇,养子也生了孩子。谁知有一天,养子一家人外出旅游,偏偏遭遇大巴车翻沟里去了,整车人,有伤了胳膊的,有折了腿的,偏偏养子一家三口甩出了车窗,远远的,甩掉水库里淹死了。这一次,支书的精神彻底崩溃了,不到半年也完了命了。

      是不是报应呢?村支书坐在轮椅上,脑子乱成了浆糊,头也疼得厉害。他转动轮椅的把手儿,转到池塘边去,他想掬一捧冷水洗把脸,好让自己清醒一点儿。轮椅一点点儿挪过去,靠近了水边,他伸出了手。这时候,他耳边响起来他妈说过的话:“男人手大抓世界,女人手大抓刺芥。”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一丝儿苦笑浮现在死灰死灰的脸上,他把他抓世界的那只大手向池塘伸去,随着他的身子往前倾俯,轮椅的两个轮子顺势往前滚动起来,“扑通”一声,他和轮椅一起栽进了池塘。坐在自家门口大理石台阶上的前支书老婆,突然听到声音,惊醒过来,扭脸寻找自己丈夫的时候,她看到了池塘里溅起的水花,也看见了抓来抓去的那只大手,待她拖着了无生机的病体奔过去,想要把丈夫拉出来的时候,却被在池塘边扑腾的丈夫拽了进去。

      老藏獒留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一下子两个老主人都到池塘里去了!那里又没有五香牛肉!它饿得无可忍受,冲着池塘哭泣一般低叫了几声,也匍匐在地上死去了。

      半年以后,在美国留学的女儿回到了村里。听说是村里人凑钱买了飞机票,接前任支书的女儿回来的。

    【审核人:雨祺】

      标题:范纯羽:村支书家里那些事儿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22280.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