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实用范文演讲大全
文章内容页

那晨,那莲,那光阴

  • 作者:淡若芷兰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7-18 22:44:18
  • 被阅读0
  •   夏之梦,骤然惊醒,竟难入眠。(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曾归。)夏之梦,骤然惊醒,竟难入眠。曾经调侃先生起得早,是老头了。如今也要暗笑自己,是老太了。不如出去走走,迎接晨曦的问候。小镇,醒了。三三两两的行人已向菜场走去,几家熟食店也早早地开了门,张罗着迎客。最火热的应该是包子铺,蒸笼里腾腾的热气袅袅地向外飘散,“刺啦啦”的炸油条声是永不褪色的记忆。它曾霸占过我的童年,是咬在舌尖上的温暖。旧厂房改建的菜场被曙光镀上了金色,恍如宫殿般明亮、奢华。镶嵌在屋顶上的“板桥便民过渡点”几个大字,熠熠生辉。时光,似乎倒退回了那段旧光阴。曾经规模宏大的初轧厂,是小镇最早最大的乡镇企业。码头上机帆船来来往往,高大的烟囱里浓烟滚滚,炼钢.....

      夏之梦,骤然惊醒,竟难入眠。

      曾经调侃先生起得早,是老头了。如今也要暗笑自己,是老太了。

      不如出去走走,迎接晨曦的问候。

      小镇,醒了。

      三三两两的行人已向菜场走去,几家熟食店也早早地开了门,张罗着迎客。

      最火热的应该是包子铺,蒸笼里腾腾的热气袅袅地向外飘散,“刺啦啦”的炸油条声是永不褪色的记忆。它曾霸占过我的童年,是咬在舌尖上的温暖。

      旧厂房改建的菜场被曙光镀上了金色,恍如宫殿般明亮、奢华。镶嵌在屋顶上的“板桥便民过渡点”几个大字,熠熠生辉。时光,似乎倒退回了那段旧光阴。

      曾经规模宏大的初轧厂,是小镇最早最大的乡镇企业。码头上机帆船来来往往,高大的烟囱里浓烟滚滚,炼钢炉里那一块块通红的铁块,输送带上那一条条钢铁,隆隆的机器声似乎在耳边回响。

      如今,厂闭人散,只有“雪浪初轧厂”这几个字依然遗失孤立,落寞于路边一隅。

      一个人,安静地走在风中。

      风,从檐角飘过,从树间流过,飘着烟火的温度,混着草木的清香,乡村的气息渐渐湮没在一幢幢高楼中。

      天空中飞过一群鸟儿,擦过树的发梢。

      沉寂的乡野,唯有绿到处嚷嚷。偶见茄子、番茄、长豆、丝瓜水灵灵地挂着,狗尾巴草随意地舒展。

      “草在结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万物静籁,我在其中。

      站在拆迁的村庄旁,进溪桥、董家弄、顾巷,这些曾经留下我童年足迹的村子已荡然无存。我,轻轻地一叹。

      莲,醒了。

      经了昨日的一场怒风,一场苦雨,依然亭亭,带着出淤泥而不染的素贞。

      那粉色的莲,有着最清澈的明媚,最放荡的曼妙,最从容的潋滟。

      那庞大的晨光里,她们俏立着在等谁来?周敦颐,周邦彦,杨万里,张大千,黄永玉?

      无论你来或不来,她都一任群芳妒地开着,

      孤芳自赏亦是悦心悦目。

      内敛,羞涩,清丽,慈悲,隐忍,清远,淡然,贞静,冷艳,嫣然。

      有一种风雅,叫莲。

      有一对鹤发童颜的白衣老者,挥舞着长剑,在塘前如莲翩翩。

      光阴在他们的眼角绽放出花朵,让笔直的青松驼了背。但他们脸上的光芒灿烂,动作逍遥洒脱。那是光阴赠予他们的灼灼之姿,硕硕风骨。

      他们以赤子之心热爱着生活,心若年轻,何惧岁月老去?

      银丝在风中飞扬,无比的青春。

      一个人,越走越快,像风一样自由,像风一样空灵,像风一样轻盈。

      我的脸上,漾着铜的赤红。

    ,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曾归。,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未曾归。.....在塘前如莲翩翩。光阴在他们的眼角绽放出花朵,让笔直的青松驼了背。但他们脸上的光芒灿烂,动作逍遥洒脱。那是光阴赠予他们的灼灼之姿,硕硕风骨。他们以赤子之心热爱着生活,心若年轻,何惧岁月老去?银丝在风中飞...
    【审核人:站长】

        标题:那晨,那莲,那光阴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23218.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