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李红斌:那年,他唯一“追”过的女孩

  • 作者:李红斌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5-13 16:21:22
  • 被阅读0
  •   01

      陈冰收到职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了。这消息似风一样,很快就传遍了那个比村大不了多少的小镇。

      当那些与他有着相同命运的朋友,准备为他饯行时,陈冰正在收拾行李。他将那陪伴了五年的家当一件件从衣柜取出,依次放进那笨重的松木箱里。拿起已有了明显磨痕的粗布床单时,脸上竟露出犹豫之色。这是五年前到地府上学时,母亲新手交给他的,从纺织到缝制,都由母亲包揽,彰显着浓浓的母爱。

      将床单带在身边是必须的,可继续使用就可能成为班里唯一的另类,毕竟拿了几年的工资,又是带薪学习,同学们不可能有用粗布床单的。如果更新必将进一步扩大预算的赤字,一时半会,也不一定能找到物美价廉的心怡品牌。

      正当他手捧床单犹豫不决时,伴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陈冰面前。“听说陈哥考上大学了,祝贺!祝贺!”

      “你怎么回来了?”看到是同事的妹妹小艾,陈冰的语调中带着一丝窘迫。

      “休假呀,听姐姐说你要走了,就过来看看。哟,你这传家宝都破了,还舍不得买新的呀!”看到陈冰拿着床单不知所措的样子,小艾似乎看透了他的心事,有些惊讶地说道。

      “买新的,我也想,只是预算里暂时还没有这个项目。”陈冰开始发挥幽默的特长,用专业的语言调侃,掩饰着窘迫的表情。

      “小问题,我可以帮你弄个内部价,最优惠的。”

      “那感情好,谢谢!”陈冰一边回答,一边把床单放进木箱。他和她姐姐是同事,且关系不错,但同小艾的交集并不多,属于既熟悉又陌生的那种,就没有把她的话太当真,也许她就是随口一说呢。

      “你看这乱七八糟的,连请你坐的地方都没有……”

      “没关系的,你先忙,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再见!”不等陈冰说完,古灵精怪的小艾又像风一样消失,留下的只有一串回声。

      02

      在熙熙攘攘的县城汽车站,陈冰刚把木箱从班车上搬下来,伴随着抬头向上的目光,高跟鞋、连衣裙、纤细的腰肢,伴随着扑鼻而来的青春气息,犹如漫镜头一般,依次映入他的眼眸。一位眸含春水、清波流盼,肌若凝脂、气如幽兰,脸上的微笑如太阳花一般灿烂的女孩,亭亭玉立在他的面前。他惊异地张大了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原来是前两天刚刚见过的“邻家妹妹”小艾。

      “被吓傻了吗?看来是喜飞了,只留下惊了。”见到陈冰的傻样,她选择了化解尴尬的对话方式,语言中饱含暧暧的善意。

      “嘿嘿、嘿嘿……”一向能言善辩的小伙子,竟然无言以对,手脚都找不到存放的地方了。

      “我是履行承诺而来的。”说着,小艾从提包里拿出一床包装精美的床单,“看看喜不喜欢。”

      “好,谢谢!这个……这个,这么高档,好贵的吧。”依然是语无伦次。

      “不贵,说过了是内部价。”

      “多少钱,我给你。”陈冰紧张的情绪开始缓和,急切的问道。

      “不急,下次回来再说吧。”小艾大气的挥了挥手。

      “那怎么行?”陈冰还在坚持,广播中传来“各位旅客请注意,开往省城的班车马上就要发车了,请前往省城的旅客抓紧上车。”

      “该上车了,走吧,我帮你把行李送上车。”小艾顺手拿过木箱上的帆布包,一边将床单放进提包,一边催促快走,去寻找省城班车停靠的地点。

      “你亲自送我,荣幸之至。只是别来个妹妹送哥泪花流就行。”陈冰恢复了幽默的一面,在弯腰扛起木箱时,信口胡诌地说道。

      “你想得真美!我才不会呢。”小艾的脸上陡然增添了几分绯红,她的身体像含羞草一样;瞬间被少女的羞涩席卷。

      03

      周末,同学们不是看电影,就是去逛街,只有陈冰独自站在床前,静静地发呆。来到学校快一个月,是时候给关心自己的朋友写信“问安”了。他转身坐到课桌前,拿出了纸笔,与临行前给自己饯行的朋友写信。别说,效率还挺高的。在室友们回来之前,他的桌面上已经放了七、八封写好的信。其中就有给那位在日常生活中,像姐姐一样关照他的同事加朋友,也就是小艾的姐姐。信中让她将小艾的详细地址告诉他,理由是好“还债”。

      陆续收到朋友们的回信,陈冰好不惬意,仿佛又回到他们的中间,共话衷肠,开怀畅饮。得到小艾的详细地址,陈冰毫不犹豫地给她写信了。只是信的内容很简单,除了问好,就是感谢,当然也介绍了学校、学习的基本情况。重点是要她告诉债务数额,以便偿还。

      闲时陈冰喜欢看小说,还有个不好不坏的习惯,只要觉得对味口,便一定是夜以继日的阅读,直到读完为止。这一天,他又谋得一本好书——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正当他如饥似渴、全神贯注读书之时,有人突然从他身后将书抢走,他惊恐又无奈地回头,发现是与他来自同一个系统的宋强在恶作剧,便起身要去争夺,却看到宋强手中拿着一封信,一边在他的眼前摇晃,一边嘚瑟地叫嚷“小心把情书撕乱了!”二人唇枪舌剑、手脚并用,好不热闹。宋强看他真有些急了,才将信和书同时归还,临走时还不忘调侃“我就不打扰你读情书了”。

      看着宋强消失的背景,陈冰无奈的摇了摇头,见到女孩的字迹就是情书,情书岂不泛滥成灾?见宋强离去,陈冰才拆信阅读起来。信不长,除表示来信给她带去惊喜之外,剩下的就是让人困惑的文字,什么飞黄腾达、青云直上,大有火力全开的意思。陈冰懵了,不就是上个职工大学吗,同前几年“社来社去”的大学生性质相同,最多就是毕业后改变一下工作地点,到个县城什么的,这与飞黄腾达、青云直上有毛线关系!

      陈冰那强烈的自尊被刺激,五、六岁就开始挣工分,为减轻家庭生活压力而奋斗,未成年便在兴修水利的工地上“苦干加巧干”,有了考试的机会,成功名列孙山之前,就连参加职大考试的机会,都是他求爷爷、告奶奶,在单位上蹿下跳,好话说尽争取来的。他深知前途的坎坷,生存的艰辛。甘拜下风不是他的性格,更别说在一个小姑娘面前。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陈冰再次拿起他笔来,给那个远方的小姑娘写信:“……我也同其他年青人一样,期待今天的幻想明天就能变为现实。然而生活中的美事总比憾事来得少,没有量的积累就不可能有质的飞跃。我只是在努力做好我自己的道路上跋涉……”

      一来二往,就这样书信将二人紧密地联系起来。他们谈理想,聊人生,话未来,鞭佞者,吐心声,诉衷情。不知不觉间,他俩通信的频率提高了,篇幅拉大了,温暖的语言多了,字里行间蹦发出超越友情的朦胧情愫,魂牵梦绕的文字不断出现。

      04

      暑假就要结束了,陈冰决定回单位一次,不仅那里有同病相怜的朋友,而且他仍是其中的一员。既然要回去,就得履行还款的诺言。陈冰在信中告诉小艾,他回单位的打算和具体时间。

      经过两次中转,陈冰决定在县城住一晚,他那一样被分配到下面公社的同学,此时有一位已经调进了县城,不如先同老朋友叙旧。

      同学自然是盛情款待。只是晚餐后的陈冰,对叙旧显得心不在焉。同学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主动提出你先去办事,办完了我们再聊的建议。陈冰就坡下驴,打着办事的旗号,告别了同学。

      走在县城唯一繁华的街道上,陈冰反而一片茫然。就这样去小艾的单位,是不是过于冒昧或唐突,尽管找她的理由非常充足,总不能见面还完钱就立马消失吧,她那儿可是异性成群的地方,一旦进去,肯定会换来无数双异样的目光,那针毡之上怎么坐得下去。

      虽然在往来的书信中,一个乱了阵脚,一个骤了心跳,彼此都期待对方羞涩地伸手,去挽起对方的臂膀,让幸福时刻在下一个转角出现。只不过是谁也知道该怎样捅破这张窗户纸,都没有越过雷池的勇气。

      陈冰是自卑的,总觉得自己出身苦寒,城里的女孩都高不可攀,望而生畏,完全没有开口的勇气。更奇怪的是他又莫名的自尊,尤其是情感,他靠“拼命”才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今天。若主动出击,一旦遭拒,岂不是天都塌陷了,前途永远黑暗。

      小艾则是矜持、内秀的,尽管有舌战群儒的才气和勇气,与朋友们相处是大方、得体,偶尔还会有不拘小节的气势,但如果想从她嘴里主动说出那几个字,她一定静静地等待,用无数的废话,还有默默的付出来转让这份主动权。

      一阵自行车的铃声突兀响起,陈冰一个激灵,原来是堵住了别人的“前程”,在让路之时,不经意地瞥见一块熟悉的招牌,竟然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小艾的工作单位。他转身向来的方向走出几步,又转了个圆圈,似乎做出了重大决定。片刻后,他脸上犹豫的表情,幻化成誓死如归的坚毅,迈步走进了院内。

      大概是心有灵犀吧,小艾没有同室友一起去看电影,独自一人在宿舍里看书,似乎知道陈冰会到来。

      陈冰鼓足勇气举手敲门,随着开门的声音,一股淡淡的幽香迎面而来,小艾犹如出水芙蓉,亭亭玉立在他面前,让他不免心旗摇曳。没有惊,只有喜,似乎二人早有默契,小艾退后,礼让陈冰进门,泡好茶,拿出点心,给了他贵宾一样的待遇。陈冰显然过分拘谨,如果不是接过泡好的茶水,那手忙脚乱脚的毛病依然会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她的面前。

      礼节性的问候结束后,陈冰提到还款的事,小艾也没有推辞,直接告诉了金额,并接过他递上的现金。当二人相对而坐时,空气里尴尬的成分瞬间增加,寂静、无声的寂静,好像二人谁也不愿意破坏这氛围似的……

      “你明天回单位吗?”还是小艾打破了沉寂。

      “是的。”

      “正好,我这几天休息,准备去看姐姐。要不我们一起走?”

      “真的?”陈冰内心窃喜,但脸上依然毫无表情,声音也不冷不热。

      “明天早晨,我们车站见。”

      “好!”陈冰的声音终于流露出欣喜。房间里终于有了轻松的成分。

      陈冰正准备找个轻松的话题,问她怎么只有一个人在,一阵橐橐的声音自远而近。

      “哟,原来是有约呀,难怪某人连集体活动都不参加了。”

      “就是就是,早点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在街上多转二圈,给你们二位多留点时空。”

      伴随着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小艾的室友们,犹如飞舞嘀鸣的鸟儿归巢一样走进了房间。

      面对多位少女的调侃,情绪刚刚有些放松的陈冰,旋即坐立不安,面红耳赤,全身灼热,似乎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就连小艾都红霞扑面,像一朵映山红,燃烧了整个房间。

      陈冰立即起身,红着脸但不失礼貌地同少女们说道“对不起,打扰大家了。”便转头对小艾说道:“我得先走了。”

      二人先后自房间出来,按照前后的顺序走到大门口。陈冰转身挥了挥手,说了声“再见”,就迈开大步,犹如逃离炼狱一般急促。看着他快速消失的背影,小艾无奈地轻叹:“这人……”

      05

      次日清晨,陈冰本意是早点到车站等小艾,可当他走近候车大厅时,一双美丽的眼眸正在向他行着注目之礼。一阵愧疚之情从他的心里升腾,“真窝囊,又让女孩等我。”他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便赶紧上前,将她的包包拿过来,还是一前一后保持着距离,“优雅”地走进了车站。

      站台上车少人多,拥挤不堪。尽管他们来得不算晚,检票者还是陈冰的朋友,绿灯畅行,可登上客车时已是人满为患。如是,他们只能并肩而立,站在过道上。这是他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拥挤、喧闹、嘈杂的车厢,在为他们提供近距离接触的同时,也让二人丧失了说悄悄话的机会。偶尔的对视,都似迷路的小鹿,在森林里横冲直撞,就是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他们一起走进了陈冰的工作单位。虽说是回单位,因条件限制,陈冰曾经的宿舍已被后来者居之,他成了客人,只能与同事“同床共枕”。他和小艾日日相见,却没有二人独处的地点和条件,无法倾诉心声,让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近距离接触,成为泡影。

      三天后,一个带着满腹的遗憾,踏上了返校的行程;一个站在窗前满眼幽冤,远远地看着公路上那沙尘笼罩之中落寂的身影。

      06

      回到学校,陈冰便迫不及待地给小艾写信。“上次回去,也许是时间太紧,也许是时空的限制,我们未能作过深的交谈,深感遗憾!我的言行时常被他人感到不可理解,我也经常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写信虽然能讲明一些事情,但纸上得来终觉浅,要说的话还是留在下次见面的时候当面谈吧!”

      半个月过去了,竟然没有收到回信。陈冰不甘寂寞,再次提起了笔。尽管内容缩水了不少,但意思却清楚明了,就是怎么不给我回信,难道是厌恶我,或者考验我,故意不回信吗?

      等待是苦涩、辛苦的,也是失望、神不守舍的。陈冰如此,其实小艾也如此。

      四十天后,终于收到小艾的来信,拆开一看,陈冰大吃一惊!因为信中询问为何分别后就没有音讯?她因担心才不得不提笔,虽然没有直接责备,但不满的情绪还是溢于言表。原来陈冰连续两次派出的信使竟都失踪了,她未能收到。

      为消除误会,陈冰立即回信。“看到熟悉的字迹,那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诗句旋即浮现在脑海。回来后我给你写了两封信,在期盼中痴痴地等待了两个两周。如果不是你的来信问询,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呢,两封信都没有收到,真遗憾……学生生活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身体不太舒服,前两天因为蹲着看棋过久,且起身太快,导致出现了短暂的昏厥,否则,我就会回去与你相见。……”为确保信使不再失踪,陈冰还特意用了挂号。

      挂号的能量是超强的,一周后陈冰就收到了回信。“当看到你出现短暂昏厥时,我真恨自己不能长出翅膀,即刻飞到你的身边,帮你做些什么,提供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陈冰压抑不住的激动起来,满满的幸福感自内心深处升腾,瞬间溢出身外,连空气里流淌的都是幸福的颗粒,眼睛都有了温润的感觉。看来小艾是喜欢自己的,这一年多的努力没有白费,胜利在招手,曙光在前头,自己得抓住机会发起冲锋,力争早日取得最后的胜利。

      07

      人逢喜事不仅精神爽,而且还有找人倾诉的冲动,到值得信赖的朋友面前嘚瑟,让朋友分享自己的快乐。此时的陈冰,便处在这样的癫狂状态。

      周日,陈冰去找省城工作的朋友肖亚宁,希望她以女性的角度,判断小艾能否接受自己的邀请,到省城相聚。这朋友自六年前相识,对陈冰始终是姐姐对弟弟般的爱护和帮助,深得陈冰的信任。

      一见面,陈冰竹筒倒豆子般地讲述他与小艾的故事,并将最近一封来信的内容详细地告诉肖亚宁,让她透过字里行间的意思,帮助判断一下小艾喜欢自己的成度究竟有几分。

      “如果你讲的没有错漏,我觉得她是喜欢你。你可以主动出击了。”肖亚宁鼓励他说。

      “若是我邀请她过来当面谈,她会来吗?”陈冰继续提出新问题。

      “她会来。”肖亚宁肯定的回答,增强了陈冰的信心。

      “她若过来,就得麻烦你,同你一起住。到学校有些不方便。”陈冰得陇望蜀,继续提着要求。

      “没问题,住我这儿你也放心。”这回答不带一丝的迟疑。

      回学校的路上,陈冰得意地哼起了小调,路边香樟树上,有不知名的鸟儿在唱着情歌,更增添他如影随形、志得意满的幸福感。

      一天晚上,陈冰正在宿舍里计算日子,思考着什么时点发出邀请最合适,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他打开门,见到是三年前的同桌加好友张世雄,旋即惊呼:“你怎么有空过来?”因为陈冰知道,朋友刚刚调到地区行,处在熟悉和了解程序,明确职责的阶段,一般情况都不会外出,没来由专门到学校看他。

      “省行在学校办了个计划类的培训班,我是新人,就成了不二人选。昨天刚到,安顿下来就找你报到来了。”到底是老同学,一开口就带着嬉戏之意。

      “找我报到,那准备的见面礼呢?怎么是两手空空?”陈冰也不示弱,立即调侃回去。

      “来的仓促,礼物来不及准备,下次一并补上。”张世雄继续调侃。

      “你这家伙,见面就损我,小心我找嫂子告状,将你当年在学校的风流韵事都告诉她,让她家法伺候你。”陈冰一边说,一边高举起拳头,似乎要给对方一拳。

      “怕了,怕了,我不敢了……”张世雄做起了鬼脸,似乎真有什么把柄被陈冰握着一样。

      嬉笑声告一段落,二人恢复了正常的交谈,工作、生活、家庭、情感。

      真是瞌睡来了遇到枕头,陈冰正在为收到小艾的来信兴奋不已,想找人分享的时候,人生三铁之一的老大哥就来到了身边,他可是过来人,必须取经、求教,让他指导指导。

      如是,陈冰主动向世雄交待了他与小艾的所有过往,以及他俩上次见面的场景,彼此欣赏、融洽、瑜悦的情感。准备邀请小艾在为期不远的元旦期间到省城,以便能营造合适的机会和氛围,捅破那层窗户纸,让二人的关系迅速升华和公开的打算。

      张世雄不愧是过来人,看到陈冰那喜形于色、志得气盈的样子,有些担心操之过急,会弄巧成拙。便不紧不慢地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在你们都含糊其辞的时候,邀请她过来,多少有些唐突和冒昧,让对方难以决断。建议你先缓缓看。”

      陈冰嘴里回答着好,心里却不赞成对方的意见,虽然有欲速则不达的古训,但也有乘热打铁的哲理。准备征求一下其他朋友的意见,再做决定。

      又是一个周末,陈冰应约与班长及另一同学三人一起看电影。同学之间无秘密,何况班长与陈冰来自同一个县里,说是同事也不为过。另一位与陈冰又是同学的二次方。陈冰与叫小艾的女孩通信好久,自然逃不过他俩的“法眼”。路上,班长便主动表示关心,问到有什么进展,同学的平方询问的则是你对女孩的工作是否在意。

      关于进展,陈冰说仍在相互了解和熟悉之中,自我感觉还不错。至于对方的工作,陈冰在表示不存在问题后,立即面向班长道:“班长,如果我俩真能走到一起,到时候你得帮忙,想办法帮小艾重新调整一下岗位。”因为班长的父亲正是小艾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他如果愿意帮忙,完全有能力帮忙。

      同学的平方一听就心领神会,立即帮陈冰助攻:“班长,如果成了,你真得帮忙。”

      班长同陈冰的关系也不错,没读职大前不仅认识,还多有交际。见陈冰开口求助,同学又极力声援,当即表态:“只要你俩成了,我一定努力去找人,争取有个好的结果。”

      “那你得加大攻势,早日拿下这座山头。”,还真是巧了,班长和同学的平方竟然异口同声的说道。

      “是,我一定竭尽全力,早日拿下目标阵地。”在年长的朋友面前,陈冰的位置摆得正,语言也很有趣,夹带着小兄弟的语调。换来的是三人共同的嬉笑。

      08

      朋友们的态度大多支持,少数暂缓,没有人反对,陈冰决定加大攻击的力度,正式邀请小艾元旦期间到省城,并思考着她应邀而来之后,采用什么样的攻击方式,迅速拿下阵地,迎接美好的明天。

      离元旦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刚好是书信往来一次的完美周期。陈冰写信了。“你上次来信,寄希望能面谈,因种种原因,面谈一次次都成了泡影,让人深感遗憾。……本计划元旦回家的,现改变计划不回去了。你们元旦应该放假吧,我想请你到省城来一趟,我俩好好谈谈。你看能行吗?如果过来,请将时间告诉我。”寄信时,陈冰害怕他人生的第一次桑中之约成为断线的风筝,便再次不计成本,选择了挂号的方式投递。要知道,挂号的邮资可是平信的2.5倍。

      丘比特之箭射出之后,陈冰便翘首以盼,等待那美丽的信使带回他最想要的消息,甚至开始憧憬他与小艾手牵着手,漫步公园、互诉衷肠的美好画面。

      挂号的安全性很高,回信没有超过陈冰扳着指头计算的时间,及时传递到他手里,同时收到的还有包裹,是小艾亲手帮陈冰编织的过冬毛衣。

      陈冰匆匆走进校园里的树林,急切地拆开信封。“看着信中浸人肺腑的言辞,我内心充满了幸福和激情……我欢乐得有些手舞足蹈。”这语言怎么可能让人不开心?陈冰幸福地笑了,忍不住按照信中的描述来了段手舞足蹈。可是读着读着,幸福开始变味了。“说实话,有时感觉到我们的友谊还很陌生,还很疏远,中间好似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为了使我们的友谊更持久,不被旁人非议,不染上一点污迹,我们还是谨慎一点,陌生一些……我们可以每月通一次信。”

      陈冰犹如自赤道乘火箭到达北极,瞬间到达冰窖,还被迎头浇下一身冰水,浑身颤抖,心如死灰,大脑一片空白,彻底的懵了。他一遍遍地翻阅着来信,希望从字里行间抠出他想要的答案。只是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无论他怎么寻觅,都抠不出他想要的几日几点到达几个字。不到省城找个加班的理由就行,“谨慎一点”也未尝不可,但“陌生一些……我们可以每月通一次信。”又是什么意思?考验还是……

      人生第一次射出的丘比特之箭,就这样被无情拒绝,陈冰可怜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自卑的浪潮却越掀越高,连即将进行的期末考试都显得不那么重要,复习时经常神思恍惚、目光痴呆,与着了魔的贾宝玉一个模样,只是多了声声低叹。

      09

      不论你经历了多少痛苦与磨难,多少伤心和失望,时间从未停止,生活还要继续。尽管陈冰的桑中之约没有结果,但毕竟收到了小艾精心编织的毛衣,让他在寒风里感到了初春的温馨。陈冰强压着心里的悲哀,在走进考场的前夜,还是按照小艾“可以每月通一次信”的要求,发出了农历春节前的最后一封信。

      “来信及所寄的包裹均已收到,在此表示真挚的谢意!你给我的帮助,我将永记,这纯洁而朴实的友谊将鼓舞我走向遥远的未来……我的确有些自命清高,存在着性格的缺陷,在待人接物方面经常考虑不到别人的情绪,容易给对方造成伤害,我将竭力改正。元旦,你未能到此一见,深感遗憾,原计划是同你商量大事的,现在既然过去,就让他成为过去好了。的确,每封信都用挂号不是长久之计,我尊重你的意见,尽量少写信。”

      陈冰在迷茫和自责中,走进了期末考试的考场。

      10

      直到寒假结束,新学期开始,陈冰似乎都生活在梦境中,独自行走在黑暗的深林里,看不见阳光。即使面对同学们的调侃,他给予的回应,都是如梦如醉的呓语。

      陈冰苦苦的挣扎,平复着自己的悲伤,坐在桌前给小艾写信,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没有写出文字的灵感和勇气,一次次撕毁那词不达意的文字,扔进垃圾桶。看着一桶的垃圾,无声叹息。直到三月底,才勉强成文,篇幅不是很长,字里行间满是伤感的气息,不甘失败地揭秘小艾那陌生一些的本意。只是他顾虑重重,心有余悸,不愿也不敢将书信投递到邮箱,竟然将信“封闭”在那记录自己喜怒哀乐的簿记之中,隔三差五地捧在手中呆凝。

      迷路时发现桃花园,才会让人喜极而泣。五一到来之际,班长给陈冰派了个美差,同他一起回单位,处理一些他们学习期间的事项。陈冰阴霾着的心情瞬间出现一片光明,借此机会再去找小艾当面谈谈,也许能柳暗花明,化解双方的心结。出发前,他拿出那封没有寄出的信,大概是想在关键的时候让信给自己作证,自己做信使,避免不用挂号就可能遗失的结果。

      陈冰到达之时,小艾的室友一个都没少,好奇加异样的目光,让他没有多留一会的勇气,他很快告辞。当小艾送他到大门口时,陈冰将信交给了她。

      返校的前夜,陈冰又鬼使神差地找到小艾。不知道为什么,内敛的她竟然主动追问,你让我元旦去省城要谈的是什么事?陈冰想到她信中“陌生一些”文字,深深的自卑感涌上心头,哪里还有勇气告诉她当时想说的是什么,他违心的回答“错过了,就让他过去吧”,弄得二人都不知道怎么继续。空气中突然漂浮出茫茫灰尘,犹如大西北的沙尘暴,满天黄沙,沉寂,再次出现长时间的沉寂。

      此时的陈冰,似受伤的小鹿,独自添着心灵的伤口。尽管明知是两人相处,却觉得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烦躁、焦虑、拘谨、不安,空气都越来越压抑。他起身逃跑,小艾无奈送他到大门口。

      “要不要回信?”可能是小艾觉得陈冰连续二次到来,只是充当了一回邮递员的角色,有些不甘,冒出个让她自己都觉得弱智的问题。

      “随便。”大概是弱智也能传染,陈冰的回答更弱智。

      “你走吧!”可能是觉得两个成年人,心智都回到了幼儿阶段,小艾无奈地告别。

      陈冰似乎是知趣地向前走了好几米,似乎觉悟到什么,忍不住回头,见小艾还站在原地,便想说“我们一起走走吧”,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小艾“等一下”的声音传来,把陈冰想说的话,生生给憋了回去。

      小艾快走几步,来到陈冰身边,刚说出“想请教一个问题”,便被陈冰打断,还反问道:“元旦,你为何不到省城?”

      “我有些不好意思。”陈冰知道是真话,毕竟二人交往的时间不短,别的不敢说了解,但小艾矜持、内秀的一面,他还是知道的。如是,不由自主地长吁了一口气。

      “那你要找我商量的是什么事呢?”小艾还在继续做着解密的努力。

      “明知故问。只是……错过了,就回不来了!”陈冰依然没有勇气正面回答小艾的问题,还是打死也不敢说的节奏。

      “祝你明天一路平安!”见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小艾只有道别,声音都有些哽咽。

      “谢谢,再见!”陈冰最怕听到女孩的哭声,他扔下几个字,便鹅行鸭步般逃离,此时他的手心全是汗水。只留下小艾孤单的身影。

      11

      造化弄人。

      因为自卑,陈冰两次找小艾,在她的追问声中,都没敢把憋在心里的想法透露一个字;因为含蓄,小艾又期待自己的施压,能让陈冰俯首称臣,大声说出她期望得到,他又想说的一切。结果却是演绎了一场现代版的周瑜打黄盖,两个愿挨,无人愿打。

      一月通信一次的提议,仍在心照不宣地执行。陈冰虽然因自卑丧失了追求的信心,但写信还是主动的,他经常会想起他俩在一起时的快乐情景,在纠结和期待中,幻想着奇迹的出现——小艾主动到省城来找一次他。

      小艾回信也是及时的,但邮递员出了问题。她有封回信被错投到了学校的主管单位——省行那边。大概是有好心人知道职大有陈冰这人,将信转寄职大,才物归原主,交到期盼收到佳音的陈冰手中。看到信封上更改后的收信地址,陈冰自然而然地查看了邮戳,发现信在省行滞留了二十多天。不知道是陈冰的信又被遗失,还是陈冰那“打死我也不说”的做法,伤害到了她,来信中幽怨地说道“你是有罪的”。陈冰深深自责,情已成伤,留下的只能是永远的对不起,无论小艾是否感觉得到。更为奇葩的是,就在这天,陈冰的桌面上多了一本《收获》,上面有谌容的中篇小说《错、错、错》。

      这封迟到的信,是小艾留给陈冰的绝唱。经过一段时间的纠结,陈冰提笔写信。“无论怎样,你给我的帮助已永远留在我的心底,有些事没有人能解释清楚,之所以没有看到烟花的辉煌,是你我都缺乏燃放的勇气。”陈冰依然如故,还在坚持写信,可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再没收到小艾的来信。他在心里哀叹,再也回不到那个纯洁、相看两不厌的时光,只能相忘于江湖。主动“追”过的女孩,祝福安好!

    【审核人:雨祺】

      标题:李红斌:那年,他唯一“追”过的女孩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8518.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李红斌:那年,他唯一“追”过的女孩

      当那些与他有着相同命运的朋友,准备为他饯行时,陈冰正在收拾行李。他将那陪伴了五年的家当一件件从衣柜取出,依次放进那笨重的松木箱里。拿起已有了明显磨痕的粗布床单时,脸上竟露出犹豫之色。这是五年前到地府...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