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实用范文演讲大全
文章内容页

再行敦煌

  • 作者:张大帅(大庄)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7-07 13:34:56
  • 被阅读0
  •   再行 敦煌(黄昏时的天略带有妩媚。)再行 敦煌那是酷热六月的一个平常日子,清晨一大早,我被姐姐急促的电话惊醒,匆匆起床,糊里糊涂间知道好像是父亲病危了。我们草草登上了去往敦煌的路,这是我第二次去哪里。天空沉沉的,阴着脸,没有多少云,路途似乎并不那么顺。车站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大多是花花绿绿青年,少年妇女,中年男子,少有高龄的人,我似乎还在睡梦中,朦胧着眼,姐姐忙着买票操心,我却好奇那一群群戴白口罩的男女大声说什么?汽车在行进,似乎到了兰州地界,车子似乎沿着崎岖路在走,透过车窗,和以往知道的印象不一样,映入眼帘的楼宇和街道似乎并不豪华,而是破破烂烂,偶尔憋见挖掘机和穿黄马甲的工人,想必是施工。.....

      再行 敦煌

      那是酷热六月的一个平常日子,清晨一大早,我被姐姐急促的电话惊醒,匆匆起床,糊里糊涂间知道好像是父亲病危了。我们草草登上了去往敦煌的路,这是我第二次去哪里。

      天空沉沉的,阴着脸,没有多少云,路途似乎并不那么顺。车站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大多是花花绿绿青年,少年妇女,中年男子,少有高龄的人,我似乎还在睡梦中,朦胧着眼,姐姐忙着买票操心,我却好奇那一群群戴白口罩的男女大声说什么?

      汽车在行进,似乎到了兰州地界,车子似乎沿着崎岖路在走,透过车窗,和以往知道的印象不一样,映入眼帘的楼宇和街道似乎并不豪华,而是破破烂烂,偶尔憋见挖掘机和穿黄马甲的工人,想必是施工。

      一路走走停停,到车站买了票离发车的时间尚早,焦心的等待,瞅着对面椅子上美男美女的脸,焦心的等待说不出得一种滋味。

      上了火车时 , 起初,或许是好奇我透过车窗看了看,一路上,所见之处,不是高楼林立,就是施工的塔吊,我有点困了,姐姐让我喝了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待我醒来时,姐姐说:“你睡的好死,像头猪”,我似乎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到了敦煌站,来接我和姐姐的是舅舅的大儿子姬衡{妈妈的侄子},我们经过繁琐的扫码,做什么核算,好几到程序,总算进了站,谢天谢地,我的天!

      车子在穿梭 ,姑舅哥和姐姐攀谈着,我查嘴问了声好,但见舅舅的大儿子姬衡{妈妈的侄子},他和以前大不一样了,身穿一件灰色的夹克衫,颧骨深陷,肤色深黑,看样子这几年下了不少的苦,人明显苍老了。

      到了哥哥家的时候,映入我眼睑的是满地的花圈,这是我才知道,父亲已经逝世了。

      猛然见惊讶,前几日和父亲视频的画面尚历历在目,一时间时傻闷,眼睛干涩的却没有泪水,

      也没有哭声。然后我和姐姐穿上孝衫,守候在父亲的灵堂前。

      欢迎再来敦煌

      父亲的遗容,慈祥而有和蔼,没有泪水,也没有哭声,我似乎觉得他还活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家的人也敢来了,尕爸,三爸,还又侄儿。尕爸苦的老泪纵横,三爸和我一样,没心肺似的。

      出灵柩的时候,我不知道莫名哪里来的情绪,嗷嗷的和姐姐哭了起来,哥哥哭的最伤心,还又姬云媳妇{三舅舅的儿子,小的时候,眼睛不好,大家都诙谐地叫眯眯眼舅舅},或许情到深处吧。一位李姓的阴阳师和吹鼓手主持安葬,浩浩荡荡的出殡队伍从天没亮就出发了,出丧的庄里人近百人,到天快黑了的时候,百人多得队伍才回到家。

      我突发奇感,年轻时,亲人间,老一辈的恩怨,唠叨很多,到老了,什么都烟硝云散了,尚有亲情还在。

      敦煌出了城,有一大片一大片的墓碑,似乎是专门给敦煌人民埋葬自己祖先的,是敦煌的公墓。哪里划出大片的土地,为埋葬自己父母的人。父亲的坟就在哪里,据哥哥讲舅舅的坟也在哪里。 哪里是一片缥缈的戈壁滩,零零星星的坟头宛如点缀在戈壁滩间朵朵莲花, 深邃,清冷。

      三日后,是再一次祭坟的日子,我们一大群人又去了哪里,哥哥一队,拉着姐姐和我,母亲的二侄子姬军{舅舅的二儿子}一队,拉着敦煌的几户庄稼人,大约七八多个人。

      我们一行人为父亲上了贡品,水果,饼干,酒水。然后,我们驱车到城区找了一家餐厅吃餐。

      姬军是吃公家粮的,说的是他们这几年单位上的事, 姬帆【大舅舅的儿子】只蒙着头,吃大块的羊肉,姐姐提醒我少抽烟,哥哥和姬衡不时地说着话,还又一位大嗓门,我不认识的,好似做过村官,长的样貌有点似曾“虿旺”,话大理论多,对党有点怨言。

      几天下来,大家都心焦疲惫,大家休息了一日,几位嫂子和妈妈的侄子都围坐母亲的周围,姬衡的媳妇{舅舅的媳妇子叫杨和清}和姬帆的媳妇{姬鲁的弟媳}嘴都好厉害,一个劲的说我,尕平要听话,说我越来越像个女孩子了。是吗?我成了宝玉!

      回家的时候,我和姐姐参观了哥哥嫂子的新楼房,各地的状况一样,到处在施工。

      再行 敦煌,没有愁,只有暖暖的亲情, 我再突发奇感,年轻时,亲人间,老一辈的恩怨,唠叨很多,到老了,什么都烟硝云散了,尚有亲情还在。

    再见了敦煌,黄昏时的天略带有妩媚。,黄昏时的天略带有妩媚。.....妇{姬鲁的弟媳}嘴都好厉害,一个劲的说我,尕平要听话,说我越来越像个女孩子了。是吗?我成了宝玉!回家的时候,我和姐姐参观了哥哥嫂子的新楼房,各地的状况一样,到处在施工。再行 敦煌,没有愁,只有暖暖的亲...
    【审核人:站长】
        上一篇:资本无界
        下一篇: 老姑婆

        标题:再行敦煌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22629.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