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实用范文演讲大全
文章内容页

怀念和平

  • 作者:利祥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7-04 11:18:45
  • 被阅读0
  •   按:我与王和平的来往,从时间上划分:第一阶段,从1978年2月底到1982年1月,我们在汉中上学,同宿舍4年。第二阶段,从1982年2月到1984年1月,我们在各自的单位工作,都在勉县境域内。第三阶段,1984年我调动离开勉县,到2022年5月15日他离开这个世界。期间,我们离多聚少。第四阶段,从他离开这个世界开始,我们今后的来往,便没有了他的“来”,只有我在这里述说着与他的往事,他不再有任何回应……(我宁可一开始就不认识那个人,也好过相识以后却要生死离别。)按:我与王和平的来往,从时间上划分:第一阶段,从1978年2月底到1982年1月,我们在汉中上学,同宿舍4年。第二阶段,从1982年2月到1984年1月,我们在各自的单位工作,都在勉县境域内。第三阶段,1984年我调动离开勉县,到2022年5月15日他离开这个世界。期间,我们离多聚少。第四阶段,从他离开这个世界开始,我们今后的来往,便没有了他的“来”,只有我在这里述说着与他的往事,他不再有任何回应……怀念和平这里要怀念的和平与战争无关,他是我的大学同学王和平。他长我整整10岁。他幼年失去父母,由祖父母抚养成人。31岁进大学。之前,曾经种过地,在村子里当过.....

      按:我与王和平的来往,从时间上划分:第一阶段,从1978年2月底到1982年1月,我们在汉中上学,同宿舍4年。第二阶段,从1982年2月到1984年1月,我们在各自的单位工作,都在勉县境域内。第三阶段,1984年我调动离开勉县,到2022年5月15日他离开这个世界。期间,我们离多聚少。第四阶段,从他离开这个世界开始,我们今后的来往,便没有了他的“来”,只有我在这里述说着与他的往事,他不再有任何回应……

      怀念和平

      这里要怀念的和平与战争无关,他是我的大学同学王和平。他长我整整10岁。

      他幼年失去父母,由祖父母抚养成人。31岁进大学。之前,曾经种过地,在村子里当过民办教师。

      他的生命定格在了75岁。就现在中国人的平均寿命而言,这不算短命;就他的家人,以及他的许多亲友而言,感觉上他走得还是太早了,太仓促了。

      我们进大学的年代比较特殊,都在一个班学习,同学之间年龄有的相差十四五岁。有当过农民的,有当过工人的,有插过队的,有当过兵的,有教过书的,有当过职员的……无论以前做过什么,无论相差几岁,我们彼此均可以直呼大名。有时也在岁数比较大的男同学的姓前边加一个“老”,比如“老王”、“老杨”等,算是尊称;女同学则没有这种待遇。毕业之后,几十年过去,再次重逢,对年长的男同学称“老兄”,对年长的女同学则在名字后边加“大姐”。王和平就是我的这样一位老兄。

      屈指算来,从相识到今天,我与和平的交往已有四十四年多了。

      我与和平的关系稍微有点特殊。大学生睡架子床,我在上铺,他在我的下铺。大学毕业了,我俩分在一个县,是他的老家。他在工厂当职员,我在县属的一所中学教书。

      我这人吧,在有些方面成熟得比较晚。都大学毕业了,我还认为,我被分配在这个县,是远离父母,举目无亲,再加上我所在的学校周围荒凉,好像我被投进了一口枯井里边,整个世界都亏待了我,白天闷闷不乐,夜晚郁郁寡欢。好在还是活了下来,居然也没有患上精神分裂症呀什么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和平老兄与我的交往才算多了起来。

      我上班不久,一个周日,他骑着自行车走了20多里来学校看我。

      瞧着他手里提着水果和一些别的食品,我就有点不解。我想,我是一个单身,你来看我,怎么还带礼品?但自那以后,我上别人家里不再空手。

      自行车在那个年代还是个贵重物品,在家产中算个大件。

      和平兄就有一辆自行车,刷过的油漆大半已经脱落,斑斑驳驳,如果放在现在,都可以做文物了。不过,踩踏起来,依然轻松,行走在平路上,尤其是下坡,比人快捷多了。

      和平兄来看我的时候,说我所在的学校离县城远,又没有通公交车,执意要把自行车给我留下。

      和平兄的妻子在农村种地,身边还带着一个4岁多的女儿。他每个周日都要回家帮忙。从单位到家里有50多里路,他靠的就是这辆自行车。就我俩来说,更需要自行车的是他而不是我。没有别的办法,他的真诚,让我不得不把自行车留下。

      没过多长时间,我选择了一个星期六,向学校请了假,专门去归还自行车。

      到了他的单位,我说,我今天就是为归还自行车而来,并且还带着一本书,返回的20多里路程,边走边看,时间还好打发,也不会无聊。他说,等我有了新自行车再来归还。争来争去,最后输的还是我。他把我连车带人推到了路上。我就是心有不甘。我突然调转车头去追他,非要归还成功不可。他却是急中生智,慌而择路,沿着稻田的田埂向纵深处跑去。狭窄湿滑且有松软的的田埂,两边都是水,我生怕他跌落下去。他的举动,终于还是感动了我,也战胜了我。我无法继续追赶。

      怀念和平精英

      归还自行车那一幕,如果编成小品,肯定会很有笑点。至今,四十年又一个月过去了,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泪水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们并非一母同胞,自然说不上亲兄亲弟,四年同窗,也不是不可以做成萍水相逢,聚散由天——可他却偏不,相逢是缘,他的人缘出自他的骨子里。

      一个人的高尚,仅有归还自行车这样的单个事例也就够了。其实交往中,还有小的花絮。

      有一次,我们大学同学约了几人,到家里去看他。临走时,他送我们下楼。大家坐上了出租车,在车子启动的一瞬间,随着他手臂的快速抽动,一张大额的人民币就降落到了司机面前的挡风玻璃下面。

      此时,他所在工厂早已倒闭,去看望他的同学中,无论谁都比他收入高。他的真诚、善良、厚道从来都不是刻意的,总是那样自然而然。

      末了,我还想说一下我的歉意。

      在上大学期间,我有熬夜的习惯,午休时间也就很长,往往一下睡到下午三四点。某天下午,有个同学在我的下铺,也就是和平兄的床边下象棋。那位同学声音大了点,搅了我没有自然醒的觉。我心里有些恼怒,在我从上铺下来的时候,以他挡了我的路为由,嘟囔了他几句,语气也不好。我没有直接冲着和平兄,和平兄的脸上也一定挂不住。

      此时过去多年了,只要想起来,我都会在内心责备自己。我冲撞了那位同学,也冲撞了和平兄。多少回与和平兄见面,我都没有勇气提起此事,表达我的悔恨。不过,我又想,如果提起此事,他也一定会说,他早忘了;即使不忘,他也并未将此事记在心里。

      我剖析我自己,早先,我不是一个心胸豁达的人,性格也不开朗,时常会说出一些幼稚的话和做出幼稚的事来。这么多年,如果我还没有变坏,如果我还有一点向善的心,其中有部分原因一定是受到了和平兄的影响。

      我不是官二代,我没有家产万贯,也难以成为潜力股,在我认为我人生的至暗时刻,和平兄就像母鸡对小鸡那样呵护着我。在后来的岁月里,我们天各一方,他仍然牵挂着我。先前的写信,后来的通电话,总是他主动发起的多。他不是妈妈,那是一颗“儿行千里母担忧”般的母亲的心。

      回忆往昔,我在想,我这是在想感谢他吗?我这是在想报答他吗?我这是在想为他扬名吗?于我而言,那就是浅薄,就是对他的亵渎;于他而言,压需要吗?他压根就未必会想过。

      我喟叹大自然的神奇。上苍会造出各式各样的人来,和平兄就是其中的一种吧。

      现在,和平兄不在了,凡是和他有过接触的人都在怀念他。

      我知道的是,他有两个姑娘。无论在工作上,还是在接人待物上,两个姑娘都得到了大家的交口称赞。

      我看得多了,也就不再相信什么善有善报之类的话。而这一次却愿意相信,这话用在和平兄身上是真的了。

      我还愿意相信,人类世界,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时段,可能会出现例外,但就大方向来说,是朝着他期望的那样而去的。

      和平兄可以瞑目了。

      呜呼!

    怀念和平精英ss2赛季,我宁可一开始就不认识那个人,也好过相识以后却要生死离别。,我宁可一开始就不认识那个人,也好过相识以后却要生死离别。.....两个姑娘。无论在工作上,还是在接人待物上,两个姑娘都得到了大家的交口称赞。我看得多了,也就不再相信什么善有善报之类的话。而这一次却愿意相信,这话用在和平兄身上是真的了。我还愿意相信,人类世界,有些人、...
    【审核人:站长】

        标题:怀念和平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22527.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