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实用范文演讲大全
文章内容页

施津湘:星星点灯

  • 作者:施津湘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7-03 19:37:02
  • 被阅读0
  •   富 养

      记得有篇关于纪念母亲的作文《湘女出塞白衣行化做红柳守边陲》发出不久,同事们一起聚餐,有位同事好奇地说,你每天都在忙于工作,哪有时间写回忆你母亲的那篇文章呢?时间?我笑了,我说,你说的这篇作文啊,我写了二十多年呢,你信吗?在座的同事都凝神了,不约而同地“啊~”出了声......

      母亲走了二十多年了,在这二十多年里,我从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思念。记得有年清明节前夕,生活中的各种不如意堆积起来,哭诉无门,只能自己骑自行车到远在五公里以外母亲的墓碑前,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了半天。然后红肿着双眼回去,又捡起零乱的日子,继续。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如此,对外呈现的都是光鲜亮丽的一面,实质更多时间是要自己面对一地的鸡毛。很多很多的事,你就不能了自己,这当然也包括了哭,你敢想哭就哭么?

      第一次写母亲的时候是写在外科护士交班本的背面,那时的交班本是16开的白纸装订,只用正面。一个月一本,保存期是一年。拿回一本过了保存期的交班本,一气呵成地写了有四页之多,之后的每年里总是会拿出来看几次。然后用笔把自己的情感在纸面上做修修补补,有时候,移动的笔尖就扎到了心上,很疼很疼......

      曾经看过一部描写少数民族游牧生活的小说,文字优美,语句如行云流水般,人物刻画的很生动,很形象,把个游牧生活描绘的如人间天堂,无不令人神往。可我是在这样的牧区生活中成长起来的,曾常年累月目睹牧民游牧生活。我知道,无论多苦难的日子,只要你知道它尽头在哪里,你都可能会把苦难经营成美妙和浪漫,因为在有限的时间里,许多的苦和难,对只是来体验生活的人来说,可能只有一次品尝的机会......既新鲜,又美味!可对那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尽头的机械重复者,生活更多更多的是枯燥、疲惫与麻木。

      小妹说,如果人的一生都能用文字描述,谁的一生不都是一本书!想想也是,如果人生如书,那一定本本都是绝版。有的书,只看精致亮丽考究的封面就知其绚丽多彩的内容了;有的书,质地粗糙残次,内容却是字字带血,句句带泪。粗糙与残次,不都是芸芸众生重复辗转、碾压留下的痕迹吗?

      有天陪朋友去一家装修公司签约。到了地方,才知道,所谓的装修公司,名大,实际也就是一个集销售、办公、住宿合一的店铺。店外夕阳西下,暮色渐浓,店内灯光昏暗,店里各种装修材料随意堆放,甚至有几处已有尘埃落定。收订金的是老板娘,一眼望去,穿着与时令季节不符的厚重,一条暗色围巾把整个脸面包裹的只露一双眼,她不时穿梭在不大的空间里,靠近窗台的办公桌上凌乱不堪,听着她们很商业化的谈价、讨价还价,签约,手机转帐,我备感沉闷和压抑。

      出了店铺,店外华灯初上,晚风习习,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朋友说:老板娘得了乳腺癌,做了手术不久。我心里一怔,无以言对。明白了她那与季不符的厚重。朋友接着说:她家很有钱,在×××处有几套房产,在×××处有一套别墅。

      一路无语。走上同心桥,我望着远处渐渐褪色的晚霞,对朋友说:这有钱人的日子,你说和我们普通人家的日子有什么区别啊?从内心里说,我从没羡慕过这种有钱人的日子。在我的想象中,有钱人家的女人,应是穿着得体,谈吐、举止优雅,生活精致,大部分时间用来经营自己喜欢的事业,渊博的知识,精明的头脑,睿智的思维,周到的礼仪,会把事业和家庭经营的风生水起,蒸蒸日上。业余时间用来读书、瑜伽、弹琴、插花、茶艺......

      朋友说,你想象的这种生活,应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才能过的吧。她们从小衣食无忧,受着古诗词、琴书画的熏陶,接受着各种特定的专业知识培训。而这老板娘有钱,是白手起家,是曾经的起早贪黑挣的血汗钱。你知道,靠出卖劳动力挣钱的人,都是出最大的力,获最薄的利。那种如诗如画的生活,不是每个女人就能消受起的。

      想想也的确如此,一个靠出卖劳动力积累财富的人,优雅、精致是很难出现在日常生活里的。没有一定的文化内涵及其修养的沉淀,你也永远无法达到那份优雅与精致。我想,文化的深植、综合素质修养才是一度流行的“女孩子要富养的”真谛和精髓吧。

      止损

      刺鼻的消毒药水味,让果子妈有要窒息的感觉。对面医生机械的语言才让果子妈觉得自己还活着,“根据你的种种临床表现和测试,你患有中度抑郁症......”

      果子妈知道自己近期有抑郁迹象,但没想到已到中度。后面医生很负责地对果子妈说了很多很多,怎么认识抑郁,如何防范,如何治疗......但果子妈的思绪早已放飞了,飞到哪去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让果子妈下定决心来心理咨询的是昨晚发生的事:中午吃饭时果子爸说,今晚战友请吃饭,答谢其父亲去世帮忙的人。果子妈只问了句:又开始了么?果子爸说:说不上。晚上看着时针就指向了十二点。打电话过去:还不回么?回:马上。一会分针就转过了四十分,人还没到。电话过去:不是说回了么?回:在路上。一小时等候的怨气噌噌就上了头......

      其实果子妈打心底里憎恨这种追踪!可不知什么时候,这种曾经不屑的行径在自己身上愈演愈烈,以至到了摔盘子砸碗的地步。结婚三十多年了,果子妈已由婷婷少女演变到奶奶级了,没有等到企盼的相濡以沫的陪伴,等到的却是无言的绝望。三十多年里,前十年过着有点钱就要去还帐的日子,帐从哪来、怎么来的都不知道。但要帐的人知道!每年临近年三十就有人上门来催帐,那会果子爸早已逃的不知去向。留下果子妈一人面对这些出口不逊的人,还得陪着笑脸。这个新年便在愤怒交加中度过。中间十年孩子初中高中高考,自己还必须要加倍努力的工作,果子妈不想让生活的混沌影响到正在成长的孩子。果子妈认为孩子是奔着她来的,她要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呈现给孩子。因为还有个信念在支撑着她,那就是:不管自己生活如何,她一定不让自己亲手给孩子心田里播种仇恨。孩子的心田最为纯洁,对世界充满的都是新奇和渴望。父母给孩子种下什么,孩子就会携带一生。果子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心中有仇恨的成份。果子妈只想让孩子健康快乐、阳光地成长和生活。

      果子爸也同样在努力,业务关系,喝酒、打牌,夜夜笙歌。孩子怎么长大,上几年级,学习好不好,这些和他都是无关的。他的所作所为与果子妈也无关,因为果子妈不知从什么时间起已把他圈到了家庭以外,孩子自己可以养,自己可以教。果子妈有时都很佩服自己的忍耐力了。最让果子妈寒心的是果子爸哪天潇洒得不痛快了,半夜三更回来的无理取闹......时光流逝,经历了种种的职业磨砺和与亲人的生离死别之后,果子妈才醒悟,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可以依靠的人,生活冷暖只能自知。后十年里,孩子大学毕业就业成家,果子妈天真的以为到了可以为自己活着的时间时,身体的各种不适已悄然入侵。体质的每况愈下,莫名的恐惧时时就追随着,果子妈突然就厌倦了每每独自守家的日子。果子妈心里很清楚,多年的婚姻生活从来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夫妻的为人处事和认知从不在一个频道上。离婚的想法虽说不时在脑海里闪现,但路是自己选择,看破了红尘的果子妈就当生活给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生活由满怀的期望变得日趋麻木,不再希望也不再失望。不知道婚姻带给了自己什么的时候,婚姻的存在也就失去了应有的意义。

      果子妈已不再年轻,早已无视和接受周围投来探询和猜测的目光了。心底里早已承认了自己无能经营婚姻与家庭,最后便是懒得离婚了。没有了信念的人就变得十分吝啬,不愿再去付出任何,不愿说、不愿做、不愿分享,更不会主动为对方去担心去着想了....事不关己的冷漠真能掩饰很多,互不干涉的一片详和便也假久似真。只有果子妈自己明白,多年养成的独处习惯已熬成了隐形炸弹,攒够了的失望会让一切都变得十分脆弱,炸弹会在莫名的一瞬间引爆,所谓的详和便被炸得片甲不留、一片狼藉,就象昨晚.....

      从医院出来时,门诊大楼外的阳光明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昨晚的一场雨让空气清新又湿润。果子妈突然心情明朗起来:自己要强了半辈子,现在不是很好么?孩子学业有成,工作也努力,小家庭的生活小夫妻俩都在用心经营。自己有让自己食宿无忧的能力。为什么还要去纠结困绕了那么多年的破事呢?能解决不早就解决了么?何苦还要再为难自己?何不把心思放在自己酷爱的读书写作上来充实自己呢?回去要把那套珍藏了许多年有一次去开交流会老师赠送的茶具拿出来,是要时时约约朋友小聚品品茶,尝尝心仪了很久的小甜点,聊聊天了。恼火的疫情日趋向好,该做份应邀去南方看看发小的旅游路线规划了......改变自己,及时止损,对,就是及时止损!果子妈打第一次看到这个词组时就特喜欢。人都会犯错,发现就及时止损才是核心,什么时间开始都为时不晚。

      抑郁君,滚蛋吧。

      音乐盒

      今天周末,木子感觉心情不错,端了盆水想给书房做一次卫生大扫除。

      木子在这套房子住了二十多年了,房子南北走向,小城地处风口,东西风特别多,东西两面的窗户不是顶东风就是顶西风,穿堂风有时会把窗帘掀到屋顶,这让爱开窗的木子十分的郁闷,有时上班忘记关窗,回来地上一片狼藉,感觉象刚打过仗没收拾的残局。可房间地段挺好,学校、医院、农贸、超市、商场都在周围,又是自己单位的福利房分房,住着底气足,便也不愿搬迁。

      书房曾是女儿的卧室,装修的衣柜书柜都是女儿喜欢的款式和色彩。木子不喜欢,尤其不喜欢显得单薄的写字台。木子从小喜欢以书为伍,梦想着有一个宽大厚实的写字台,坐在桌前,看书写日记,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可就这一简单的梦想,至今都没有得以实现。女儿出去上大学了,房间大多数时间空了下来,木子只是偶尔进来,在单位遇事不爽了,就到女儿房间开了电脑玩游戏。木子的游戏很单调,她只玩斗地主。电脑上玩,她对输赢没兴趣,只看彩色界面让自己脑子不空闲不去想那些破烦事就行。有次竟然到了负的四千多分,同事看到都于心不忍,说帮助给重新申请个QQ号玩,被木子拒绝了。常常一手好牌让木子打得稀烂,队友会恨恨地扔上几句特粗的话跑了,木子看了只是笑,反正隔屏又不见真人,你骂你的,我玩我的。有时候木子也惊叹队友骂人的水平,一个脏字没有,却让你心悸。最让木子无语的是,队友的进进出出,一看那么低的分,就知是个牌蠢,都不愿和她玩。木子那会觉得自己真的是过于无聊了,关机。

      木子长相平平,对自己的外形也是没有刻意追求的那种。木子是个注重自我感觉且自信的人,只要自己觉得舒适就好。外界很多事,很难引起木子的关注,别人对她的评价,她也是一笑而过。有人说她古板,有人说她内秀,更有人说她冷血,她浅笑:“我愿意”三字了之。对女人们热衷的八卦新闻,她从不发言,问及,她还是浅笑:“人家愿意”四字了之。木子也有多话的时间,那就是有人说起小说《第二次握手》《人生》《平凡的世界》,说起《穆斯林的葬礼》《无法悲伤》《白鹿原》《舞者》时,她就像换了一个似的,说着说着也会突然打住,因为泪水流进了嘴角,咸咸的......

      书房好久没有打扫了。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了。木子和大多数人一样,也成了手机控。各类短平快的信息从早上睁眼到晚上的闭眼,时间久了,木子索然无味,大量信息汇入,木子觉得对自己毫无作用,八卦的内容,对自己成长毫无意义。前些日子,木子报名参加了一个心理咨询培训班,到了班上木子才发现,自己真的不再年轻。难怪说起学习班,周围就有人说她,你都这把年纪了,还学,学上有啥用啊?当时木子还开心得笑呢,学了有啥用?我是想学好了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呗。自我调整心态,是木子一生的选修课。就象厌倦了手机控生活时,木子便关注了几个自己认可的公众号,上面每天有新文章更新。读过之后,会复制,会收藏,会抄写,当年那个爱读书记笔记的女人又回来了。

      时间久了没进行彻底的大扫除了,电脑桌下一个小纸箱上都有了一层浮尘。里面装的是什么木子已不记得了。擦去浮尘,打开纸箱,先入眼帘的是一个音乐盒,木子放下抹布,拿起音乐盒就势坐在了床边,音乐盒是那种上发条老式的,木子顺手上拧了几圈,一放手,那个久违的音乐就响了起来,听着,听着,木子的双眼就蒙上了一层雾......

      音乐盒是红木做的,顶端是半圆形的,下面是由两个方相框用精致的合页给联起来的。相框一面镶嵌金色的金属片,一道竖黑色直线将金属片一分为二,右边上面印有美术字体的祝福您:对您的祝福终是无数,就像天上的星星,夜夜不忘升起。黑色美术字被几个红圈包围着,红圈里分别是“吉祥如意”“平安”“富贵”。左边是英语的译文。另一机相框里是一幅画面,两个年轻人在亲吻。木子很喜欢这个音乐盒,一边的美术字的祝福语,一边是爱情模样的图片---两个青灰情侣装的年轻男女在相吻,画面安详宁静,让人不忍去破坏的美。音乐还在播放,木子的心早已随音乐飘然.......三十多年过去了,祥哥走了也二十多年了。木子眼前又浮现出祥哥那双忧郁的眼睛。从相识、相知到分离,那双忧郁的眼睛从来都没有消失过。木子从最初的怜悯到相知到彼此的情感幽怨,有一点是木子很清晰且不容置疑的,就是祥哥对她的爱。可爱是什么,对已到知天命的木子依旧是未知数。祥哥用自己的方式爱着木子,可这种爱让木子越发地感到沉重和压抑。最后不得不选择了逃避。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人都认为木子是薄情女。木子也从未对任何人做过任何解释,一方面是解释不清,另一方面觉得没必要。从不多事的闺蜜曾问起,为什么没选择祥哥,木子想了很久,说:我们只适合做朋友。如果要用情深缘浅说事,那就是祥哥用自私为这段情感划上的句号。因为至始至终祥哥都不曾为木子改变过任何,那怕是一丁点或丝毫。虽然他明白那些劣习都是木子最不能容忍的。或许是来自内心的绝望让祥哥生无可恋,逼自己走上不归路。祥哥不知道的是,到最后他撒手人寰,伴木子余生的却是他给木子留下的让木子无法悲伤的伤痛了。

      得知祥哥辞世的消息,木子傻愣了很久,“也好,总算是解脱了!”木子抹去不知啥时流到嘴角的清泪,对着祥哥所处的方向,木子祈祷:“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苦难!”

      送祥哥最后一程时,木子没有哭,也没有落泪。更没有上前去做最后的告别。之后,祥哥依旧会出现在梦中,还是那样相向无语,木子从没觉得他远去。但有几次,木子又是从睡梦中哭醒的。醒了木子还是在流泪:梦里的木子在问祥哥,这么久了,你去了哪里?去了哪里啊?

      音乐盒的音乐停了,是紧绷的发条用尽了力气。音乐盒是祥哥送给木子30岁时的礼物。祥哥说:送给你!好好生活!

      好好生活。木子把音乐盒再次上足发条,音乐又悠扬地响起。木子清晰地记得,当女儿告之她自己有了男朋友时,木子对儿女说的那句话“姑娘,一定要嫁个真爱你的人!真爱你的人就是为了让你幸福肯改变自己劣习努力向好的那个人。这点,很重要!”

    【审核人:雨祺】

        标题:施津湘:星星点灯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22479.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