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实用范文演讲大全
文章内容页

武汉抗疫,我曾这样走过——滁州二院感染科方敏口述

  • 作者:傅国河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6-05 12:04:34
  • 被阅读0
  •   武汉抗疫,我曾这样走过(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武汉抗疫,我曾这样走过滁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感染科 / 方 敏 口述傅国河 / 整理记录65个日夜,在我悄然走过的54个春秋里,可谓是人生一个小小的片段。但它却是我从医以来经历的最为艰辛,收获最多的日子。汗水和泪水整日浸润着忙碌而又疲惫的身躯,生命的顽强与脆弱给心灵带来的震撼和无奈,每天都在眼前一幕幕地交替重演着,犹如炼狱,考验着自己的意志和韧性。2020年农历新年临近,一如既往将欢乐和祥和洒向了华夏大地。就在这举国欢度春节的美好时刻,一场肆虐荆楚的大疫,也悄无声息地降临了。一时间染者无数,惊恐闭户。作为一名长期从事医院感染诊治的副主任医师,我曾亲身参与过非.....

      武汉抗疫,我曾这样走过

      滁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感染科 / 方 敏 口述

      傅国河 / 整理记录

      65个日夜,在我悄然走过的54个春秋里,可谓是人生一个小小的片段。但它却是我从医以来经历的最为艰辛,收获最多的日子。汗水和泪水整日浸润着忙碌而又疲惫的身躯,生命的顽强与脆弱给心灵带来的震撼和无奈,每天都在眼前一幕幕地交替重演着,犹如炼狱,考验着自己的意志和韧性。

      2020年农历新年临近,一如既往将欢乐和祥和洒向了华夏大地。就在这举国欢度春节的美好时刻,一场肆虐荆楚的大疫,也悄无声息地降临了。一时间染者无数,惊恐闭户。

      作为一名长期从事医院感染诊治的副主任医师,我曾亲身参与过非典型性肺炎、手足口病、N1H1流感等多次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对于武汉等地暴发的疫情,职业的敏感让我感觉这次疫情的不同寻常。外界不断传来的信息和紧张气氛,更加深了我的担忧。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党和国家及时发出了战“疫”号令,选派医疗队奔赴武汉。

      1月26日,大年初二。我们医院也接到援鄂的指示。作为医院感染科的一名副主任医师,深感自己肩头的责任,我毫不犹豫地向医院领导递交了援鄂请战书,到最危险的一线去,为抗疫做出一名医师应有的贡献。晚上10点,我正式接到院方同意我去援鄂的通知。

      1月27日下午2点,我背着简易的行装,随2名同事和其他医院7名同行乘车到合肥,随即加入安徽省首批援鄂医疗队,当日深夜就赶到了武汉。

      疫情紧急。在次日短暂的疫情相关知识培训后,29日我就随医疗队进驻武汉太康医院,分管2个病区近百个患者。一个班次时间就是12个小时。

      说实在的,我没经历过真正的战争。但我真切的感受就是,每天都像在打仗,紧张、忙碌、疲惫和残酷。小小的病毒,看不见摸不着,而它跟魔鬼似的又无处不在,防不胜防。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救治好别人。每天穿戴防护服,就是一次不小的考验。严实的防护服,热闷难耐,即便是寒冬,里面也经常捂得汗流浃背。护目镜上,更是雾气蒙蒙。为了节省防护服,我更是坚持每天上班时间不喝水,为了减少如厕,都用上了尿不湿。有时下班过了饭点,回到住处就泡袋方便面充饥。医院到住处,住处到医院,这两点一线的反复日子就是我武汉战“疫”的生活主调。

      其实,个人的这些经历根本不值一提。和我一道投身战“疫”的战友们,哪个不是这样默默苦战、无私奉献的呢?有人说,哪有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我身上背负的重任,就是千方百计救治疫患病人。

      2月4日,因“疫情”需要,我又转战到武汉协和东西湖医院。

      在这里,6个安徽同行和2个本院医生,以及部分护士,组成了“呼九小组”。也意即“同呼吸共命运 长长久久”,以此激励我们的信心和斗志。

      武汉抗疫归来

      记得有一天深夜,武汉飘起了雪花,很冷。忙碌了一晚,临近12点,一辆救护车冒着风雪呼啸着开进了医院。送来的是一位已84岁高龄的患者。当时,病痛的呻吟伴着呕吐,患者面色苍白,表情痛苦。见此情况,我立即带领其他医护战友,投入到紧张的抢救中。3个小时后,患者的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询问他情况时候,他可以点头示意。这,让我一直紧张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当我脱下严实的防护服,因体力透支,瞬间瘫倒在椅子上。

      这样的生死时速,几乎每天都在自己的值班中发生着。濒临死亡的生命回归,让我真切感受到生命的宝贵和顽强,感受到担在自己肩头的责任是何其的沉重和伟大,也感受到战友们齐心协力奋力拼搏的友爱和担当。

      至3月15日,我告别协和东西湖医院。在这6周时间里,我与同事共救治患者81人。3月16日,医院迎来了激动人心的“清零”时刻。

      疫情在继续,战“疫”也依然在紧张进行着。3月23日,我们安徽首批援鄂医疗队在稍作休整后,又转战武汉肺科医院,担任30名危重患者的救治任务。

      我清楚记得有位八旬的“爹爹”,脑梗瘫痪在床,感染新冠肺炎病情很重,一直高流量输氧,连吃饭都要人喂。有次查房,看到他拒绝护士喂食喂药,加之他地道的湖北方言,让人一时揣摩不透他的意思。我悄悄走过去,仔细聆听他的喃喃自语,感觉他好像是在说:想儿子了。我就转念告诉他是想儿子了吗,老人家听后满意地点点头。我握住老人家的手,不停地安慰他:疫情特殊时期,不能探望,医院就是您的家,我们就是您的儿女……真情的抚慰,让老人热泪盈眶,用慈爱的目光表达着无限的感激和信任,也终于肯吃饭吃药了。

      武汉城殇,九州闭户。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时候,我在战“疫”一线,几乎每天都在经历着这些感人的场景。武汉肺科医院一位年近九旬的科室老主任,退休多年的他依然奋战在抗疫一线,一次会诊意外感染了病毒。他的精神深深感染了我,而他在救治康复后,看到我防护服上写的名字“方敏”,感激地说,你是现代的女“方志敏”,大英雄,谢谢你们为武汉拼命!发自肺腑的感谢,让我泪水涟涟。

      一场场紧张的生死抢救,一个个病患康复走出医院,一声声真诚的感谢,一次次含泪的告别……这,就是我作为安徽首批抗疫援鄂医疗队一员,在武汉65个日夜的经历。也许多年后我老去的那一天,依然会清楚地回忆起武汉战“疫”,我曾这样走过。

      武汉,已然走过了疫情的寒冬,迎来了春天。

      再见,武汉!

      祝福,武汉!

      2020.4.22

      傅国河:安徽省滁州广播电视台

      电话:

          歌颂武汉抗疫的文章,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出医院,一声声真诚的感谢,一次次含泪的告别……这,就是我作为安徽首批抗疫援鄂医疗队一员,在武汉65个日夜的经历。也许多年后我老去的那一天,依然会清楚地回忆起武汉战“疫”,我曾这样走过。武汉,已然走过了...
    【审核人:站长】

        标题:武汉抗疫,我曾这样走过——滁州二院感染科方敏口述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20826.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