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实用范文演讲大全
文章内容页

一个罐子,一个梦

  • 作者:河马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5-31 21:44:43
  • 被阅读0
  •   1.1.贵政山村。陶社。一个题“光绪”字样的茶罐。完好无损,你要高估它的价值?素陶本就纯朴,有一种意想不到的力量,陶魂在呼唤。碎也震撼?近读歌德《流浪者夜歌》。诗人临近死亡前几个月,故地重游,再见这首中年之作,于吟诵之际,时光忽而像河流倒流,忽而像天马脱缰而逝,一切影像,哪怕是存在,也在片刻间“稍息”。永恒的沧桑,本体的呼唤,仿佛赋予这首夜歌以诗魂。而抵达理想之诗境,并非绝对,恰恰相反,只是某种中间状态,平静的平静。就像这样,陶茶组合,时间在场:一个罐子,一个梦。2.感性撩拨,正如工业的烟囱摇曳。非泥土翻新的味道,混合那刚出仓的牛粪,干了还长出菇类。呵告别农.....

      1.

      贵政山村。陶社。

      一个题“光绪”字样

      的茶罐。完好无损,

      你要高估它的价值?

      素陶本就纯朴,有

      一种意想不到的力量,

      陶魂在呼唤。碎也震撼?

      近读歌德《流浪者夜歌》。

      诗人临近死亡前几个月,

      故地重游,再见这首中年

      之作,于吟诵之际,时光

      忽而像河流倒流,忽而像

      天马脱缰而逝,一切影像,

      哪怕是存在,也在片刻间

      “稍息”。永恒的沧桑,本体

      的呼唤,仿佛赋予这首夜歌

      以诗魂。而抵达理想之诗境,

      并非绝对,恰恰相反,只是

      某种中间状态,平静的平静。

      就像这样,陶茶组合,时间

      在场:一个罐子,一个梦。

      2.

      感性撩拨,正如工业的烟囱摇曳。

      非泥土翻新的味道,混合那刚出仓

      的牛粪,干了还长出菇类。呵告别

      农耕,我的远祖,这一切你是否预

      知?令人糊涂,你怎么叫茶祖,难道

      你是茶的祖先,像神农氏,或茶圣?

      难道命名,只是符号的黑天鹅?叫着

      合适即可。谁知道呢,我的村子,农

      事消失已无踪,水渠迷失于谈笑风生。

      只留下一个与茶息息相通的祠堂,啊

      空空置身于血缘的喧染。我的族群,

      对茶甚至有些迷恋。茶祖的穿透,已

      是禅关第几重?如默认,体验皆传承。

      3.

      茶夫一词,好像是河马的发明。

      功夫茶,本为工夫茶的误听误写。

      将错就错,而那象征工匠精神的

      “工夫”,不可不细察,以返回初心。

      至于茶农之称谓,又局限于种茶者。

      由此看来,茶夫之提出,不失为自诩,

      自足,自娱,自乐;反过来看,夫茶

      在民生中,虽并列为“油盐酱醋茶”,

      在文化的可塑性方面,茶文学仍需

      提倡,如茶赋的创作,人茶合一,

      赋体尤其舒展,行云流水般,

      可溯源,可悟道,蔚为壮观。

      而河马本人,愿为茶夫一个,

      或辞,或赋,或诗,把至茶

      无味的境界,融入每个毛孔。

      4.

      2016,这一年还剩两天一夜。

      我辞岁:“茶和诗兴,静候佳韵。”

      灵在茶饮中,透明的杯底,陪同

      仪式的平静,嘲讽风雅颂,抛弃

      修辞立其诚的原教旨或约定,让

      失败的诗兴,抵达一刹那的轻盈。

      5.

      传说中芳村本名“荒村”,曾经

      是荒凉小岛,后因广种花卉,

      芬芳四溢,得以称之为“芳村”。

      昔时位于芳村腹地的茶窖,花

      田百里,花农相依为命:“花田

      儿女花作命,衣花食花解花性”。

      茶窖命名,发轫于“花花世界”,

      茶呢。一个地方的际遇,由偶

      然性与地域属性注定。开放之

      初,茶窖被勐海茶厂选作普洱

      仓库,随后,不少茶商自动集

      结于此。石围塘的崛起,虽没

      有花鸟,却以茶叶的“市场方式”,

      从仓储物流,到业态形塑,南

      方茶叶市场,成了农业部的定

      点市场。这里无疑称得上全国,

      甚至全亚洲最大的茶叶集散地。

      而窖之为窖,正如所出不如所聚,

      关键是充沛的购买力与强劲的流

      通性。茶窖,让岁月沉淀了另一

      种“有意味的形式”。这窖就是人性

      的味蕾啊。有时我想,茶窖既然

      正本清源,那么“诗窖”也要同时

      提出。因为把诗视同纯酿,这本

      来也是我的创作性理念。事实上,

      近年我所蹲守的时间节点,说唱

      也很简单,一个罐子,一个梦。

      6.

      大道至简。简单有时

      意味着粗暴。啰嗦有时

      意味着简洁,和不得已。

      在道的屋檐下,风与铃铛,

      互为因果,互为生发。而“心

      一个国家综合力量中最核心的

     

      理成本体”,并非不可能。比如

      中这个尺度,它仿佛置身事外,

      但还是“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这

      样的中道,就是度的本体论。由此

      看来,禅可意会不可言传,如同至

      味无味。而本体之外的事物,诸如

      茶汤茶色,直呼唯美味蕾,况味似

      成纯禅。这也是意态体会王维禅境

      的本能之钥。诗佛之畏,不在言说,

      而在非言说部分。可惜再美的诗篇

      诗句,无一例外,都要用语言,包

      括声音和文字。谁在乎手势,每一

      个手势,似乎尚未揭示一个真理?

       7.

      洞里好世界。柏拉图最早

      与哲学扯上了关系。他

      的意思,人类的思想,

      从黑暗或潮湿的路

      径缓缓爬出。于是洞

      是神圣的,它的内存

      无非光明的对立面而已。

      至于洞里的实惠,方法论

      上并非如数奉还,仍需周转。

      只是恰巧铁路经过广州洞企西,

      河涌或古桥早些时候也同意让

      路人自由通行,不用买路钱

      之类的烦与畏。由此可见,

      洞企之企,返回本性,面目

      并非商业的狰狞,像火麒麟

      或洪水般临近。反之,洞企

      可能接续茶马组合的图腾?

      8.

      普宁有朋友用贵政山陶茶罐,

      存放菜补(萝卜干),多年后,

      那些萝卜干,油性十足,以

      之送粥,清肠火尤如陈茶。

      还有一些朋友,用此陶茶

      罐,存放整罐的腌梅汁。

      陶罐他用,盐分全从陶

      (内陶外瓷)的气孔渗出。

      谁知酸梅汁的咸度,溜达

      到罐的外壁,成了结晶体。

      陶罐神奇,用者无心,究者

      无意。如同我自己,总喜欢

      用普洱罐,那陶的吸附力,会

      给我惊喜。也就是说,“用罐喝”。

      这罐胜似过滤器,把自来水的杂

      质,全部吸掉,还水以干净和纯正。

      因为你懂的,我们的自来水合格率,

      让你不自信,即便恭维也不敢放开饮。

      未来难料。流动性,事关家园的毁弃。

      9.

      喝出宗教感情,仿佛

      终极的渴慕,或是

      信仰之流露。而

      真正意义上的

      宗教情感,却

      朴素之至,像

      莲一般,况且

      洋溢着戒的精神。

      此种精神,宛若本能。

      不假思索,而掩饰不住。

      从发生学上看,信仰即

      生活,精神源于仪式之

      重复,并使之神圣,从

      而不可亵渎。信仰的成

      熟,像茶的内涵,加固

      或加深,而仪式感种种,

      神圣乃态度。此乃天启。

      10.

      诗存文学梦,情乃液态浓。

      隔夜茶破胆,偏爱诉苦衷。

      11.

      公道杯者,仿佛是人

      不相信预设的逻辑

      一个大杯,包揽

      小杯的悲欢或

      处境,甚至有些

      自以为是,或掩耳

      盗铃,视同行使正义

      关公巡城,不一定摊薄

      某种偏执,只是手法问题

      12.

      一片起伏

      都是水,

      刀很

      弯

      水中那圆

      砍不断;

      开口笑是

      是,闭口笑

      非非,无聊若水?

          一个道长而已,一个馒头的热量是多少大卡,一个微信号可以同时登两个手机吗.....。此乃天启。10.诗存文学梦,情乃液态浓。隔夜茶破胆,偏爱诉苦衷。11.公道杯者,仿佛是人不相信预设的逻辑一个大杯,包揽小杯的悲欢或处境,甚至有些自以为是,或掩耳盗铃,视同行使正义关公巡城,不一定摊薄...
    【审核人:站长】

        标题:一个罐子,一个梦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20380.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