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实用范文演讲大全
文章内容页

清洗灵魂(清洗灵魂的音乐)

  • 作者:张博学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5-19 19:52:14
  • 被阅读0
  •   清洗灵魂

      张博学

      (2020年7月22日20点45分)

      考只称英语时,读过一篇英文文章,叫"旅游开阔胸怀"。人在情绪低落时,在痛苦时,在愤怒时,在悲伤时 ,旅游是清洗灵魂的最好手段。

      从哈尔滨出发,一路向北。进入地理教科书的松嫩平原(松花江,嫩江平原)。

      绿色,绿色,绿色。

      养眼,养心,养情绪。

      绿色,是愉悦的颜色,生命的颜色。

      路过大庆,广阔的草甸子上到处是磕头机。绿色覆盖的严严实实的大地上坐落着没法数清的黄色磕头机。炼油厂,化工厂,一片一片分散的建筑群,构成大庆的松散型城市群,规模很大。大庆本是企业和社会融为一体的。因此社会的所有职能大庆都具备。大学,中专,中小学一应俱全。

      路过大庆,脑袋里立刻闪现两个人物。

      一个人物是大庆一把手杨继刚。杨继刚80年代中期兰州大学化学系本科与硕士毕业进入兰化。后做兰化研究院的副院长,院长。再做兰化的副经理。再进京,做中石油炼化板块经理。再到大庆石化做一把手。是全国人大代表,接受过专访。小伙年轻有为,长相帅气,文质彬彬,对人非常礼貌,我们经常在电梯遇到,总是自然微笑,态度谦和。人非常优秀,对他印象非常好。到大庆自然想到他。

      想到一个优秀的人,清爽的人,自己的灵魂也干净清爽。

      想到一个污浊的人,邪恶的人,自己的灵魂受到污染,清洗都清洗不干净,总留一个污点在心上。

      第二个人物,大庆石化教育中心主任马富,有过一次会议接触。

      2000年,中国石油企业教育年会在新疆乌鲁木齐石化公司教育中心召开。会后去伊利考察。大巴车上,我和大庆石化教育中心主任马富坐在一起,一路上不时寒暄。马主任很厉害,大庆的所有教育归他管辖。掌握的教育资金一年一个亿。这在2000年是个不小的数字。马主任和我聊天聊的比较投机,说新疆回大庆后,就带队到欧洲考察教育。会议上,马主任承接了2001年的企业教育年会。马主任对我说,明年我办会,你到大庆来,我带你们去看兴凱湖,送你们去海参崴看看。我当然高兴去马主任的大庆开会。我被指定是企业教育协会的副秘书长,如果兰化办会,我就是秘书长,其它单位办会,我就是副秘书长。副秘书长参加会议是顺理成章的,而且确切说就是划分我的工作业务。因为单位应付国家,中石油,省教育厅有关处室以及兰化有关教育会议的文字材料都是由我起草的。但这次会议前,出了一个节外生枝的耻辱事。一个类似108群张建华的甘谷农村娃,兰化化校毕业,见我比见到皇帝还恭敬,让他巴结恭维逢迎的我晕晕糊糊,我就答应了他要我帮他进兰化教育处的请求 ,出谋策划,把他调进教育处。到教育处,他又像巴结皇帝一样巴结处长。结果处长也被他恭维迷糊。教育处合并到教育培训中心,他成了人事科长。很快我发现这个东西不是个东西,我就再不理他。他居然天天吐我,扎我自行车胎,骑自行车堵我路,各种寻衅滋事,罄竹难书。于是 ,我在办公会上脱他裤子。中心主任认为 ,我打狗不看主子面,是给他难堪和难看,甚至是敲虎震山。时间节点刚好是到大庆开会前夕。于是,主任不让副秘书长去大庆参加会议,他带着自己的老婆独自去开会。给张博学给了一个大大的难堪难看和羞辱。不让我去大庆开会的画外音就是社会流行的那句话:"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我让你是人才,你就是人才。我不让你是人才,你就狗屁都不是。而我则认为,你处长的能耐被我甩出一条街。但掌权者侮辱下属,不需要能耐。这次大庆开会,我被这个低品味的垃圾领导蹂躏了。愤怒!我错过了2001年大庆开会的机会。20年后,我做为游人 ,坐火车路过大庆 ,看大庆地形地貌,风土人情,自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滋味中,耻辱,屈辱的成份很大。

      2000年,西安石油学院承办中石油教育学会的会议,把会议和学院大庆放一起进行。我参加了会议,我们会议代表被学院当做贵宾,安排在校庆大会的主席台

      1999年,中石油教育学会的大会在北京西长安街的科技会堂举行。中石油主管人事教育的副总经理主持会议,也就是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副部长在主持会议。这个会议我也参加了。会议在二楼大会堂举行。中途休息,我们到一楼溜达。结果发现,一楼大厅,尽是些电视上经常露面的大科学家。感觉好奇,跑到一楼的大会堂探奇,结果一楼大会堂的徽标是:"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大会"。是一个规格很高的大会和我们的大会楼上楼下进行,让我长见识。但2001年的大庆会议,却是让我蒙羞受辱的一次会议。所以,车过大庆,不愉快的滋味再次袭击心头。说是要清洗耻辱,可是受过的耻辱是清洗不干净的。一个没有职务地位的人,可以随意被一个小处长侮辱。

      2000年前,在北京兰化办事处房间,被一个年近50才提的副处长羞辱了一顿。我和一个处长在房间休息。那个新提的副处长推门进来说:"某处长,我们几个处级干部到外面吃个饭"。然后和某处长到外面吃饭去了,把我晾在房间,对我公然一个侮辱。这个新提的副处长,和我住过一栋楼的一个单元,没提前,见我都是笑容可掬。这刚一提,就在我面前来这一套。后来见这个副处长,眼睛余光都不落在他身上。几次在北京,有处长邀请到外面吃饭,从来都是"小张,一起走"。这个处长是怕花钱,还是怕降低他副处长身份,犯这样低级错误。本来吃饭的目的不在吃饭。办事处一个院子,一栋楼,外加伙房,提供伙食。因此,不出门,就有饭吃,而且饭菜质量不错。外出吃饭,完全是联络感情。这个处长不是联络感情,是羞辱别人树敌。

      人们都说:把当官看得太重就就俗气了。事实是,你不当官,随处遇到羞辱。我的被羞辱不少。换句话说,我有许多耻辱,都和没职务有关。

      后来遇到一个彻头彻尾的垃圾领导,遇到的羞辱需要一部大书描写。我的灵魂彻底被弄脏了。不过这个垃圾领导只干了两年,就被单位两个优秀科长和我把他扫进了垃圾堆。

      火车继续前行。前面是齐齐哈尔,嫩江,加格达奇,大兴安岭,漠河,到那里的美丽风景中继续清洗灵魂去!忘却耻辱!

    【审核人:站长】

        标题:清洗灵魂(清洗灵魂的音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8911.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