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实用范文演讲大全
文章内容页

喝酒(喝酒的幽默句子)

  • 作者:行动者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5-19 19:52:11
  • 被阅读0
  •   喝酒

      1975年3月我到“昭乌达盟五.七干校”学习,被分配到三连第四学习小组(当时无论什么单位都按军事编制编排),连长也就是班主任,是学校组教科的老师叫王文仲。每个组有六位学员,住在一间宿舍里。我们组都是市直机关干部,组长宋廷元是盟交通局人事科长,组员有运输公司经理江巨涛、盟公路段长王俊卿、地质队工会主席滕广恕、电厂副厂长崔国范。江巨涛、崔国范是建国前的老干部,县处级。宋廷元、王俊卿、滕广恕是科级干部,我是以工人理论队伍身份参加培训的,大家关系非常融洽。在干校有一条规定,无论职务高低,一律称“同志”,因此彼此称呼都是“老宋”、“老江”,我年龄最小他们以“小”字称呼我。

      六月份到阿旗下乡搞“斗批改”,大轿车从赤峰到阿旗整整走了一天,下车时已经是繁星满天了。阿旗革委会设宴招待我们,餐桌上摆放着两瓶“天山大麯”, 大家非常疲劳,这个酒喝起来那就是一个香。两个月后我们回到干校,一提起阿旗,必然议论那次晚宴,议论那次晚宴,必然提到“天山大麯”。有一天又议论到“天山大麯”,王大个子(王俊卿个子大)建议:“我们凑钱买两瓶,晚上喝。”大家一致响应。

      我拿着12元钱到农研小卖铺,花4元钱买了两瓶“天山大麯”,其余的钱买了花生米、咸鸡蛋,又到食堂打了三样菜。

      在干校学习日喝酒是违反纪律的,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晚上熄灯号响过之后,我们把门楣上的窗户用报纸挡上,四个小课桌凑到一起,开始了酒局。老宋抓住酒瓶说:“学校不让喝酒,今天只喝一瓶解解馋。另一瓶星期六晚上再喝。大家同意我们就开喝。”老藤是工人出身豪爽:“没说的,同意。”

      酒局开始了,我不会喝酒,他们每个人倒了半茶杯。老崔说:“小钱不喝酒,吃亏了。”我说,“不吃亏,我多吃菜。”其乐融融,三下五除二茶杯都见了底。老王还要打开另一瓶,老宋说,“再喝就喝多了,讲好了今天只喝一瓶,那一瓶周末喝。”说完郑重其事地把酒瓶交到我的手上,“酒还放在小钱那里。”我把酒瓶放到床下的纸箱子里。大家都躺到了床上。

      心里有事那里睡得着?躺下很久,左邻右铺翻身弄得的床直响。先是王大个子探过身来,悄声问:“老藤,老藤,睡着没有?”老藤那边瓮声瓮气地说:“今个不知怎么了?就是岁(睡)不着。”那边老江搭茬了:“你俩怎么还不睡?”老藤说:“妈的,天太叶(热)了,开开窗户。”老藤起身开窗户的档口,王大个子、老江都坐起来了。老江试探着问:“我有点饿,吃块馒头?”王大个子说:“想吃就吃。”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凑到了桌子旁边,王大个子自言自语地说:“把酒拿出来喝点。”摸摸索索到我的床下掏出了酒瓶,老江顺手打开了电灯:“老宋、老崔起来喝点。”老宋说:“不让你们喝你们偏喝,班主任来了看你们怎么说?”老崔躺着没有动,我更不能凑热闹。三个人穿着背心裤衩坐在桌前,先说喝半瓶,给老宋、老崔留半瓶。喝到在最后,老藤说:“明天我再去买,今天咱们仨把它干了。”三个人一股脑把一瓶酒喝个精光……

      酒喝光了,三个人心里也踏实了,很快进入了梦乡。这回轮到我们三个睡不着了,老江呼噜打得震天响,老王又蹬被子又蹬腿,老藤时不时地说上两句沈阳味的梦话……折腾了俩小时,老王起身上厕所,没有开灯,摇摇晃晃地摸黑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左等右等不回来,我心里正在纳闷,突然隔壁宿舍嚷吵起来,原来是老王迷迷糊糊地闯到了隔壁房间,把人家吓了一跳。老王回来了,老藤又起身下地,只见他从床底下掏出痰盂就小便,夜深人静,铁痰盂发出的声音格外刺耳。痰盂的声音停下来了,呼噜声又起来了。这边老江翻了一个身,突然呕吐起来。老宋我们两个连忙起身帮忙收拾,老崔给老江倒了一杯白开水……这一通折腾还睡什么觉?

      事后的第三天,班主任王文仲在走廊叫住我:“前天晚上你们组干什么了?”我还想装傻充愣:“前天晚上?……没干什么呀。”“没干什么?有学员向我反映了,我也向老宋了解了情况,批评老宋了,今后注意下不为例。”

    【审核人:站长】

        标题:喝酒(喝酒的幽默句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8900.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