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窗台飞来斑鸠鸟

  • 作者:郭禹彤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5-06 20:19:02
  • 被阅读0
  •   檐下春燕来去,转眼啼啾在耳。蓬荜生辉,乳燕向春日嗷嗷待哺。人于其下,闲看双燕育子忙。暖阳、柔风,端得是幅温馨好景。后来燕去,终不归,只因茅屋不再,高冷矗立,噪声惹燕弃。

      我以为,现今在城市中能见到许多鸟已经是生态改善之大幸了。至于檐下栖鸟,那是田园遗梦。

      良禽择木而栖,繁育后代这种大事,鸟更要寻“高档住宅区”。人迹罕至的树林,长风呼啸的高压电线塔架,考虑到方方面面,鸟总是离人远远的。

      阳台空长着茂腾腾的绿植,寻常鸟能来歇一歇脚,于我而言都是惊喜。我万万没想到,每天我们进进出出的阳台上,竟然会有斑鸠鸟到访。它甚至在我家阳台的大花盆里筑了个巢,竟抱起了窝。待我放假回家,它已经不吃不喝待了好多天了。听父母说,没见它进食过,就叭(趴)在窝里一动不动。爸妈隔着一层窗玻璃与斑鸠零距离接触,它却不惊又不慌,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我连道不可能,一边奔至阳台,撩开窗帘一看,果然是一只斑鸠鸟,颈项上“围着”一圈银色珍珠,淡红褐色的身子被蛋顶着拱了起来,白色的尾尖向上翘着。一时受惊于我的莽撞,它昂起蓝灰色的头,挺起脖子,怒目瞪视张羽,但很快又复回那娴静温和的孕妇样。它哪来的自信,认为人对它没有威胁?我不知鸟之心,亦无从探究它看中我家阳台什么。但我相信它的眼光,就凭它羽上笼着的圣光。这是源自天生母性不可遏制的一种喜悦。

      莫名地悸动,我盼望起新生命来,就如待蝴蝶破茧,是未定的喜悦,使我如立油锅。我怕小斑鸠趁我上学时破壳而出——要是这种事能约定,我愿以精良鸟食和蚯蚓与母鸟相约,共同迎接新生命到来的时刻。

      我为生命更迭雀跃,而母鸟纯粹为孩儿将临而喜。我从头到尾都将是游手好闲的看客,而母鸟将日夜坚守操劳,却乐在其中。父亲啧啧赞叹伟大的母性,坚称母鸟为了孵化小鸟,从未看到它进过食。我查资料试图想证明老爸的谬误,最后的事实却是老爸自己的印证。那天早上,老爸亲眼所见雄性斑鸠叼了一条蚯蚓飞来阳台,给母斑鸠喂食。不得不承认,母性的伟大,将母亲们变成了纯粹的奉献者,甚至是斗士。

      母鸟被惊动的那一瞬的警戒是真的,若我此时伸手去碰它,将被啄得鲜血淋漓也是必然的。为了孩子,如水的温柔能变成剑的锋利。别说是这萍水相逢的斑鸠鸟,就是家中我从不到一个月大养起来的咪咪猫,它为了护幼崽也能对我龇牙咧嘴,怒目以视。可惜它翻脸翻得极有道理,倒是我,总是一味想窥探动物生命,每每都不合时宜。

      我家楼下自行车库里,近乎和斑鸠鸟同时不请自来的野猫,就在我家车库纸箱里产下五只小猫,一只黑猫,四只花猫。那天我走进车库时,母猫正在车库另一头捣鼓垃圾。我推门而入,里头的小猫细弱地叫唤起来。几乎同时,母猫凶悍的咆哮声炸响,接着指爪挠地,射出寒光几道,迎面劈来,眼前一黑,血红漫染——少顷回神,我僵在原地,母猫跳进纸箱里,气势汹汹地咒骂着,猫仔团团挤在她怀里。它终究没有对我触手,它对人颇有些惧怕,毛发直竖,强行摆出强硬的模样——不论释放多少善意,我也完全成它的仇敌了。

      我只好暂且退走,再缓缓挪进门,想移出我的自行车。我才触及门把,里头又骂开了。它色厉内荏,按说我不必露怯,但我不得不对母性低头。我对着虚张声势的野猫、翻脸不认人的咪咪、还有窗台上来的斑鸠,都以后退避致,表达我的敬意。我想,这是对动物本能最好的回应。

      除此之外,我还能如何回应?全面戒备,不顾一切?在动物身上,母性自私的一面被体现得淋漓尽致,不惜以伤害他人换取自身安全。可人们赞颂的母性不是无私的吗?不,母性的“自私”本就不是为了母亲自己。羚羊跪猎枪,它向猎人乞求放自己腹中的孩子一马。看,这带刺的母性,内里是用绸缎层层垫衬的,极端的偏爱使母性成为无私。

      可以说,天下所有的母亲都是圣母玛利亚。虽则怀中不一定是圣子,但在她们眼里,十个圣子也抵不上自家挂鼻涕的熊孩子。她们恨不能用命来将孩子一切的灾难坎坷抵消。但人是有理性的,理性压制感性。人的母性不是大海之水无边无际。道德、责任、未来、现实,条条框框,是拦海的悬崖,提醒母亲们爱的边界——一味的溺爱终将使爱子被她们亲手溺毙在糖罐里。

      老鹰亲手折断小鹰的翅膀,将它推下悬崖。大自然弱肉强食,老鹰不这么做,小鹰无以搏击长空。人更知此理。历史上,主张“慈母严父”,可也有“慈母败子”之说。至于严母教出来的才子,也不在少数。孟母三迁,成就一代亚圣;岳母刺字,教子精忠报国;冯母烧夜香,一门两状元……宋代,“严母”成了教育典范。

      母亲的严厉不一定是大棒霍霍,但再柔的春风化雨,也会有尖锐急切的时候。中国式教育中,母性时不时对内亮剑,温和的母亲训斥起孩子,话如刀子将孩子的心切作千万片。毕竟母爱无疆,时间有限,一切准备都要赶着孩子拔节成熟之前完成。母亲看孩子哭得抽抽噎噎,那泪啪嗒啪嗒打在她自个心上,苦得发涩,可再疼也得忍着。

      大多时候,爱之深,责之切,母亲们急得昏头,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家庭矛盾一触即发。这时,母亲端水送水果,默默为孩子付出的一切往往会被忽视。有时候,孩子想要的只是浅薄的夸奖,很多母亲却不愿给,说道是,怕孩子骄傲,还是打击更能“催人奋进”。

      这似乎是中国式教育的特产。母性除无私、排他、刚柔并济外,又多了一层笨拙的铁甲,名为木讷。这木讷是源自中国人千年的传统的含蓄,越是到男女日趋完全平等、而中国式教育依旧根深蒂固的今天,越明显。母亲希望孩子能体谅自己,不说乌鸦反哺吧,好歹学人家小鸽子,娘不在就乖乖地,别叫做娘的牵挂;孩子却没耐心体悟细节,不理解、不满足。

      但凡双方互相走近一步,母亲将发现抛却不必要顾虑束缚的方式,孩子将发现铁甲下母爱血凝成的柔软。

      且将心比心!

      母爱如春雨,润物细无声。母亲不是圣母玛利亚,但她的恩泽,是哪个神也比不得的。她不一定会夸奖你好不容易取得的好成绩,但一定会累倒在你的病床前。

      牛有舐犊深情,犊有报恩之意。草坡,溪流,泠泠光的奏乐,波澜脉脉温情。

      此春日,万物生,燕飞过,地上幼崽跌跌撞撞,各随其父母。鸭牵着小鸭,新草逗弄着它们;小狗玩着大狗的尾巴,忽然去扑飘落的花瓣;几十天后,阳台上有了憨态可掬的两只小斑鸠。我终究没赶上破壳那日。承蒙母鸟关照,我见小鸟羽毛日渐丰满,依偎在它母亲怀中,同样眨巴着它们黑宝石粒般的眼睛在看着我。

      此春末,校园中,秋猫已被喂得滚圆,闲看春猫钻出树丛,初探世界。花叶交错,斑驳影下,一大几小,闲庭信步。可喜的是,时隔一个多月的周日早晨,让我亲眼看到了那对斑鸠夫妇,又光临我家阳台,公斑在凉衣杆上来来去去,母斑在阳台花盆周围走走转转,这是要筑巢的信号啊!还是旧地重游?

      风正好,天蔚蓝,如几年前上学放学时。观此景,不觉神移,心情池荡,恍惚见小时的我自己,蓦地想要寻求时光倒流。终嗟叹,妄念当去,且行且珍惜。

    【审核人:站长】

      标题:窗台飞来斑鸠鸟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8064.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窗台飞来斑鸠鸟

      檐下春燕来去,转眼啼啾在耳。蓬荜生辉,乳燕向春日嗷嗷待哺。人于其下,闲看双燕育子忙。暖阳、柔风,端得是幅温馨好景。后来燕去,终不归,只因茅屋不再,高冷矗立,噪声惹燕弃。我以为,现今在城市中能见到许多鸟已经是生...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