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早教日记3779编码是给机器人下指令的

  • 作者:庆兔兔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5-05 10:57:17
  • 被阅读0
  • 《庆兔兔日记》庆小兔四岁二百八十七天

    3779-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九日星期二下雨13℃~12℃客厅早晨温度18℃ PM2.5-47

    昨天下午出了一会太阳,今天天又阴沉下来,薄薄的雾笼罩在大山上。

    妈妈和外婆在庆兔兔房间谈论穿衣服的事情,床上堆了一堆庆小兔冬天要穿的衣服

    听到妈妈和外婆说话。

    庆小兔喊道:“妈妈。”

    我进屋问:“孙悟空醒了。”

    庆小兔喊了一声妈妈又睡了。

    妈妈说:“外边穿薄一点的绒衣也穿不住了,外边已经很冷了,外边今天还要下雨。”

    妈妈上班走了。

    我在播放世界名曲。

    外婆七点三十五分才叫庆小兔。

    外婆说:“起来了。”

    庆小兔一声不吭。

    外婆说:“不早了,要上学了。”

    庆小兔还是一动不动。

    外婆说:“今天已经叫你晚了,再不起来,就来不及了。”

    庆小兔还是蒙头大睡。

    外婆跟前拉了一下庆小兔,庆小兔把身子又扭了回去,庆小兔嘴里哼了一声。

    外婆说:“你今天是不是不要上学了?”

    庆小兔又哼哼了两声。

    外婆说:“不能再睡了,再不起来,真的来不及了。”

    外婆的手机响了。

    是妈妈的电话,妈妈在问庆兔兔穿衣服的事情。

    外婆说:“你跟小九说一下,小九不愿意起来。”

    妈妈说:“小九,你还没有起来呀?”

    听到的就是庆小兔不情愿地哼哼声。

    妈妈说:“听话,要上学了。”

    庆小兔依旧用哼哼声代替回答。

    妈妈把电话挂了。

    外婆说:“妈妈都要你起来了。”

    庆小兔哼哼的声音变得更大。

    外婆说:“晚上十一点钟还没有睡觉,你早上还起得来吗?为什么晚上不早一点睡觉。”

    庆小兔就是以哼哼代替回答。

    外婆说:“你再不起来,小姐姐一会比你先去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睡觉。”

    外婆说:“要睡觉,我们放学回来睡,你以后晚上就早一点睡觉。”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睡好。”

    外婆说:“外婆抱着穿。”

    外婆过去把庆小兔扶坐起来,外婆把庆小兔搂在怀里。

    我在帮着脱庆小兔的秋衣,外婆给庆小兔套上干净的秋衣,外婆在给庆小兔穿外套,庆小兔还想把胳膊从外套里褪出来。

    外婆在把庆小兔的秋裤褪下来。

    外婆说:“我们要外公穿裤子。”

    裤子换了,校服裤子穿好了,穿好袜子穿好鞋。

    外婆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外婆说:“我抱你去尿尿。”

    来到卫生间,庆小兔一切都恢复正常。

    庆小兔问:“怎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呢?”

    我把十万个为什么调了出来。

    外婆给庆小兔端来牛奶,外婆给庆小兔拿来一个小包子。

    我坐在庆小兔旁边念乘法口诀。

    我说:“二七十四,二八十六,…,四六二十四。”

    庆小兔说:“我听不到了。”

    我说:“这是乘法口诀呀!”

    庆小兔说:“我在听十万个为什么!”

    山羊老板的快递店堆满了快递,快递实在太多了,只有白天的时间根本送不完啊!正在这时,一只蝙蝠来面试了,说自己可以在夜晚送快递…。

    庆小兔说:“蝙蝠晚上可以送快递。”

    外婆把耳温计递给庆小兔。

    外婆说:“量一下温度。”

    庆小兔拿着耳温计在按着。

    外婆说:“你不放进耳朵里怎么会响呢?”

    庆小兔说:“我要把小人调出来呀。”

    庆小兔把耳温计塞进耳孔里,耳温计的指示灯不闪了。

    外婆说:“多少?”

    庆小兔在看耳温计。

    庆小兔说:“三十六度四。”

    外婆说:“还有一个耳朵。”

    庆小兔把耳温计塞进耳孔里,庆小兔把耳温计拿出来看

    庆小兔说:“三十六度二。”

    外婆接过耳温计看了一眼。

    外婆说:“你已经好了。”

    外婆手里拿着一件厚实的背心。

    外婆说:“他的手那么热乎,这件背心就不要穿了吧?”

    我说:“这几天是降温,但是屋里还没有降多少,他已经穿那么多了,就不要他穿这件背心了。”

    外婆说:“这件背心也用不着带幼儿园去了。”

    我说:“在书包里给他带一件薄一点的背心。”

    外婆说:“前几天就把背心放在里面了。”

    到了要上学的时候了。

    走出大门,就发现温度实实在在地降了下来,这时候外边的实时温度是十二度。

    站在公交站上,一阵冷风吹来不由自主地把浑身肌肉收缩起来。

    庆小兔马上两个手抱紧胳膊。

    庆小兔说:“好冷。”

    外婆紧紧地把庆小兔搂在怀里。

    外婆说:“没有那么冷,外边有一点风,上校车,到教室,就没有那么冷了。”

    庆小兔说:“我们老师说,星期一就要穿这个衣服。”

    庆小兔指着自己身上穿的校服。

    我说:“星期一要升国旗,升国旗就要庄严肃穆。”

    外婆说:“今天是星期二,今天有一点冷,这身校服比较厚。”

    庆小兔说:“好冷。”

    外婆说:“不冷,你的手那么热乎。”

    庆小兔说:“我打哈欠了。”

    外婆说:“你晚上早一点睡呀。”

    庆小兔说:“我好瞌睡。”

    外婆说:“你老是缺觉,会影响你发育的。”

    庆小兔唱道:“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外婆唱道:“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庆小兔说:“这里有两个一样的。”

    外婆说:“没有呀?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里面没有两个一样的呀?”

    庆小兔说:“小星星,亮晶晶,这不是两个一样的吗?”

    外婆说:“哦。两个一样的字。”

    庆小兔说:“星星和晶晶。”

    玉小兔来了。

    玉小兔没有穿校服,玉小兔还穿着一条裙子。

    中午的时候,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庆小兔放学的时候雨还没有歇下脚。

    庆小兔从校车上下来。

    庆小兔说:“下雨了。”

    我说:“打起伞。”

    庆小兔举起伞。

    庆小兔说:“外公,你呢?”

    我说:“雨不大。”

    我赶紧往侧门走去。

    玉小兔跑了过来。

    玉小兔爷爷举着伞在后边喊:“你不打伞呀?”

    玉小兔钻进庆小兔的雨伞下边。

    庆小兔说:“我们两个人一起打。”

    庆小兔和玉小兔一起举着伞。

    我站在侧门的门檐下等待几个人的到来。

    庆小兔来到爬行毯上,庆小兔抱起大狗熊。

    我说:“亲宝贝现在喜欢我了。”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亲宝贝。”

    我说:“二七十四。”

    庆小兔说:“二七十四。”

    我说:“二八十六。”

    庆小兔说:“亲宝贝在说,二八十六。”

    …。

    我问:“你学会没有?”

    庆小兔说:“我一些学会了,我一些没有学会。”

    我说:“亲宝贝是不是全部学会了?”

    庆小兔说:“亲宝贝也学会了一半。”

    庆小兔两个胳膊拢成一个圆圈,庆小兔又做了一个从中间切开的动作。

    庆小兔说:“亲宝贝学会一半,亲宝贝还有一半没有学会。”

    我说:“你几天没有描画了!”

    庆小兔拉着大狗熊的嘴。

    庆小兔说:“亲宝贝说,我不想描。”

    我说:“你白板也有几天没有画了。”

    庆小兔说:“屙巴巴。”

    我说:“你屙呀!”

    庆小兔悄悄地往卫生间走,我发现庆小兔手里拿着步枪。

    我说:“你要去打仗吗?”

    庆小兔说:“有怪兽。”

    庆小兔已经进去一会了。

    庆小兔在喊:“外公。”

    我问:“屙完了吗?”

    庆小兔说:“我没有屙出来。”

    等了片刻我问:“你屙出来了吗?”

    庆小兔说:“我不动,我就屙不出来。”

    我说:“你这是吃菜吃少了。”

    庆小兔说:“幼儿园没有菜。”

    我说:“你最近在家里你也没有怎么吃菜。”

    庆小兔说:“巴巴好像卡住了。”

    我说:“屙不出来就等一会屙。”

    庆小兔摇摇头。

    过了五分钟。

    我问:“屙出来了吗?”

    庆小兔说:“还没有。”

    庆小兔在梗巴巴,庆小兔的脸梗的通红。

    庆小兔说:“我屙不出来。”

    我说:“屙不出来,就等一会再屙。”

    庆小兔摇摇头。

    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庆小兔还在使劲地梗着,庆小兔已经在流眼泪。

    庆小兔带着哭腔说:“还是屙不出来。”

    我说:“屙不出来,等一会再屙。”

    庆小兔说:“我要屙。”

    我说:“你不能老梗,老梗会把肛门梗出来的。”

    庆小兔不梗了,庆小兔又在梗。

    庆小兔痛苦地望着我。

    庆小兔哭着说:“还是屙不出来。”

    我说:“你以后要有规律的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在幼儿园每天都吃饭了呀!”

    我说:“你现在在家里吃饭已经不正常了呀!”

    庆小兔低头不语。

    我说:“你现在零食吃多了,你吃饭吃菜越来越少,你吃饭也没有规律了。”

    庆小兔只是听着。

    我说:“你现在在家里就不好好吃饭了,一弄就说,我不要吃饭了。”

    庆小兔在梗巴巴。

    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庆小兔的哼哼变成了哭声。

    庆小兔说:“我屙不出来。”

    姨爹一直靠在沙发上看手机,姨爹听着没有说话。

    我找了一把很小的塑料勺子。

    我对外婆说:“我用勺子在下边挖一下。”

    外婆说:“会把他屁股挖伤的,还是我来吧。”

    外婆戴着一次性手套,外婆在手套指头上涂上洗手液。

    外婆扶着庆小兔说:“我看看。”

    庆小兔说:“我不要看。”

    外婆用劲把庆小兔靠着自己身体,庆小兔努力地在犟着。

    外婆小拇指头挨到庆小兔的屁股时候。

    庆小兔大喊起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我不要。”

    外婆说:“弄一下就好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弄一下。”

    庆小兔使劲扭动身体。

    外婆只好松开手。

    外婆说:“只弄下来一点点。”

    外婆只是弄下来两坨黄豆大小的巴巴。

    外婆说:“你梗一下试试?”

    庆小兔在使劲地梗,庆小兔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外婆说:“梗不下来,就不要梗了。”

    庆小兔大哭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屙巴巴,我的巴巴卡住了。”

    姨爹在给姨妈打电话。

    姨爹说:“小九巴巴屙不出来了。”

    姨妈说:“巴巴屙不出来,我也没有办法?”

    外婆说:“好像家里还有开塞露。”

    我说:“哪里有呀?上一次我要买一个放在家里,你还不让我买。”

    外婆把药柜子里上上下下翻了一个遍。

    外婆说:“怎么没有了呢?”

    我说:“我出去买两个回来。”

    外婆说:“外边正在下雨,你出去带上伞。”

    雨还在下,我急急忙忙地去,我又急匆匆地回来。

    我走得快,我走得急,我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回来了。

    外婆拿着开塞露说:“把这个挤进去就好了。”

    庆小兔推开外婆的手。

    庆小兔喊叫着:“我不要,我不要。”

    我把庆小兔搂住,外婆把开塞露挤进庆小兔的肛门里。

    庆小兔还在喊叫着:“我不要,我不要。”

    外婆说:“好了,你现在可以屙巴巴了。”

    我说:“没有那么快,它是刺激大肠蠕动,促使肛门张开的。”

    庆小兔在梗,庆小兔脸胀的更红,庆小兔的哭声有一点悲戚,庆小兔的表情更加痛苦。

    外婆说:“怎么还没有屙出来呢?”

    我说:“最起码要半个小时。”

    我对庆小兔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我还没有屙出来。”

    我说:“你已经灌进药了,还要过一会。”

    庆小兔说:“我不要过一会。”

    我说:“你要不要看电视,你要不要看坦克车打仗的电视。”

    庆小兔有一点犹豫了。

    我拿纸给庆小兔擦屁股。

    庆小兔说:“我不要,我的屁股疼。”

    我说:“我不擦,我只是跟你按一下。”

    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喊:“我好疼。”

    我说:“好疼,好疼,看一会电视就忘了。”

    我抱着庆小兔,我让庆小兔斜靠在我的身上。

    外婆把电视机打开了。

    坦克车在打仗了,庆小兔渐渐地安静下来。

    庆小兔不时地扭动身体,庆小兔的屁股还是有一点不舒服,我让庆小兔侧身躺在是我的腿上,我两个手托着庆小兔的上半身。

    姨爹在给姨妈打电话:“你下班了吗?”

    姨妈说:“下班了。”

    姨爹说:“你回来的时候带两个开塞露回来。”

    姨妈又过来几十分钟才到家。

    姨妈问:“小九,你怎么了?”

    庆小兔说:“我的巴巴卡住了。”

    姨妈说:“姨妈给你带开塞露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开塞露。”

    姨妈把包里的开塞露往餐桌上放,姨妈突然发现桌子上还有一个开塞露。

    姨妈说:“不是有开塞露吗?”

    姨爹说:“可以留到以后用呀?”

    姨妈说:“这个东西买那么多干什么?家里有一个存着就可以了。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刚才已经走到家门口了,我又拐回去到药房去买开塞露。”

    姨妈说:“小九,你以后要多吃蔬菜哟。”

    庆小兔说:“我要屙巴巴了。”

    我连忙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

    很快庆小兔说:“我屙出来了。”

    庆小兔巴巴屙出来,庆小兔一身轻松,不过庆小兔还是要我抱着。

    妈妈和庆兔兔回来了。

    庆小兔嗲声嗲气喊:“妈妈。”

    妈妈说:“小九,你怎么了?”

    庆小兔说:“我巴巴屙不出来。”

    妈妈说:“还没有屙出来吗?”

    庆小兔说:“我现在屙出来了。”

    妈妈出去换鞋起来。

    庆兔兔说:“小九,你看哥哥给你换了什么了?”

    庆兔兔手里拿着一个玩具包装。

    庆小兔只是无力地抬头望望。

    庆兔兔一个手指着包装里的长枪。

    庆兔兔说:“这个长枪给你。”

    庆小兔点点头。

    庆兔兔指着一把短枪。

    庆兔兔说:“这把短枪也给你。”

    庆小兔的头微微点了一下头。

    庆兔兔指着上边的两把手枪。

    庆兔兔说:“这两把枪就给哥哥了。”

    庆兔兔指着剩下的一把手枪。

    庆兔兔说:“这把手枪我们就放起来,我们以后再玩。”

    庆小兔说:“好。”

    我们刚刚吃完饭,外婆在卫生间洗澡。

    庆小兔说:“妈妈,我又要屙巴巴了。”

    妈妈说:“要屙巴巴就屙呀?”

    庆小兔说:“外婆在洗澡。”

    妈妈说:“外婆洗澡,你就在这边屙呀?”

    庆小兔说:“我的屁股疼。”

    妈妈说:“哪里有那么娇气呀?不就是没有梗出巴巴吗!”

    庆小兔说:“我怕疼,妈妈端。”

    妈妈说:“男子汉,疼什么疼,自己屙。”

    我只好硬着头皮跟妈妈说:“他梗了那么长时间,他的肛门有一点受伤,这个蹲便池有一点宽,他腿还有一点短,他蹲在上边屁股要往下坠的。”

    妈妈说:“那好吧,妈妈端。”

    庆小兔又屙了很多巴巴。

    庆小兔从卫生间出来,庆小兔就躺在了床上。

    我在厨房里灌开水。

    庆小兔说:“外公来。”

    我说:“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在看书。”

    我说:“你看呀!”

    庆小兔说:“这是礼貌。”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封面上边的书名,书上大大的印着礼仪两个字。

    我说:“礼仪。”

    庆小兔说:“礼仪吗?”

    我说:“这是仪器仪表的仪。”

    庆小兔来到电脑跟前。

    庆小兔说问:“外公,你会做机器人吗?”

    我指着柜子上的机器人。

    我说:“那不是机器人吗?”

    庆小兔说:“我要会走路唱歌跳舞的机器人。”

    我说:“那个机器人不是会唱歌跳舞吗?”

    庆小兔说:“那个机器人没有手也没有脚,它下边是一个轮子。”

    我说:“我不会做机器人,你会吗?”

    庆小兔说:“我也不会。”

    我说:“你不是小九工程师吗?”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长大,长大我就会了。”

    我说:“你爸爸不是工程师吗?”

    庆小兔说:“我爸爸会。”

    我说:“你要爸爸帮你做一个机器人。”

    庆小兔说:“爸爸现在还在隔离。”

    我问:“你要机器人干什么?”

    庆小兔说:“机器人很有用的。”

    我说:“叫爸爸给你买一个机器人。”

    庆小兔说:“还要给机器人编码,编码就是给机器人下指令的。”

    我说:“你还知道给机器人编码下指令呀?”

    庆小兔说:“没有指令,机器人不会工作的。”

    我问:“你是听谁说的?”

    庆小兔说:“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我看到了,我就记住了。”

    编码指令这样科技术语很多人都不知道,庆小兔竟然看到了,庆小兔还能够记住,庆小兔还知道运用在自己的日常行为中。

    庆小兔喊道:“外公,你来看。”

    我说:“你在看书吗?”

    庆小兔说:“我在看这个?”

    庆小兔来到外婆的跟前。

    庆小兔问:“外婆,为什么我做梦,我没有在床上呀?”

    外婆说:“你做梦可能是白天的事情呀?白天肯定不在床上呀?”

    庆小兔说:“可是我做梦是躺在床上的呀?”

    外婆说:“是呀,你只要上床睡觉,你才可能做梦呀?”

    庆小兔去屋里找妈妈。

    庆小兔说:“妈妈,我每次做梦,我感觉我不在床上,实际上我是在床上。”

    妈妈说:“你梦中的事情都是白天发生的事,白天你是不会睡觉的呀,白天睡觉你也不会做事情呀!”

    二十一点四十分妈妈上床给庆小兔念书。

    二十二点钟妈妈对庆小兔说:“睡觉了。”

    【审核人:站长】

      标题:早教日记3779编码是给机器人下指令的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8010.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