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难忘同学见面情

  • 作者:床前明月光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5-04 00:22:07
  • 被阅读0
  •   作者 秋雨

      2022五一节

      岁月是一把杀猪刀,其实,这话一点都不假。就说我吧,老同学多年不见之后,在二三十年之后再见,甚至接近四十年之后见面,那场景真是感慨良多,感叹嘘嘘。总觉得岁月为什么不能够慢点走,再慢点走。

      见到盛璆的时候,他已经是地区党史办的主任,而我在横峰县党史办已经是一个多年的老干部了。那一天,因为家里有事情,我居然因为已经记不起来老同学而没有参加他下基层检查工作的那次宴请。虽然,后来我有五六次到上饶党史办去看望他,说起我们在横峰的第一次见面,他总是忍不住笑。其实,说着说着,我们才知道,我们岂但是同学吗?我们还有亲戚关系啊。

      那是2007年的一个夏天,盛主任在地区党史办副主任和县委副书记的陪同下,来到了横峰党史办。那时候,我已经认不出眼前的这位老同学了。1981年分别,到了二十四年后,中间又从来没有见过,我实在是难以把他2007年的形象和1981年的样子衔接起来。

      2009年,听说詹世友调到了上饶师大当校长,我还是有些不相信我的耳朵。是啊,这老同学过去是十分熟悉的,我们从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都接触很多。后来他考取了研究生,我还参加过他的谢师宴。可是,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只是听说他在南昌大学的人文学院当院长,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听说他从南昌到了上饶,那离我当然非常近了。我见到他,他还是那么平易,没有一点大学校长的架子,而且,加了微信之后,他还常常喊我文旺兄,他这样喊,当然是他的谦虚,毕竟,就是在年龄上,他也比我年长一点点。所以,我们见过之后,我觉得,有这么一位老同学,还真是有面子的事情。

      白国军,吴小庆,还有刘长美,都是在2018年再次见面的。2018年的冬天,我四叔的大儿子因为癌症去世了,四叔和四婶都已经九十岁高龄,弄得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就是再忙也得回去看看啊,虽然人死不能够复生,但是去看看我堂哥的遗容,看看已经过度悲伤的叔叔婶婶还是应该的啊。在这个送别的场面上,就有我那些分手已经很多年的老同学,白国军,吴小庆和刘长美。白国军后来考取了一所交通大学,在上饶地区交通局工作,刘长美,在余干疾控中心工作。这些老同学,只有吴小庆,已经很陌生了,我无法穿过时空把前后的他对接起来,其他的,倒都还有些当年的样子。吴小庆虽然业绩平平,但是,他的村子出了一个大人物,那就是曾经担任过中央纪检委书记的吴官正。

      认识汤胜赞,是在1982年的一天。那时候,我读高中,他读初中,之所以认识他,是因为他和我的一个堂弟李乐旺是同学,而且关系非常好。过去了三十六年以后,也就是2018年,我听说他调动到了地区粮食局当副局长,我心里还是一阵小激动的。这个同学在初中的时候成绩平平,据说到了高中一下子追上来很多,后来考进了军校,慢慢地,岁月把他打造成了一个军官,然后,在部队时间长了,转业到了上饶,而且成了一个具有正县级干部待遇的上饶粮食局副局长。

      还有一位厅级干部,那就是何灏,这同学,虽然我们初中时不在一个学校,可是,初中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而且还结下了比较好的友谊。那时候,我们全公社举行了一次语文和数学竞赛,何灏的数学得了第一,我是语文第二数学第四,然后,我们又代表公社到县里进行竞赛。那是1978年的事情了,那时候的竞赛真的是作古正经,后来公社文教站还特地举行了一次颁奖会,我和何灏在那一次会上又再次见面。高中的时候,我们有一年半都是一个班的,后来,他一路保持良好状态,而我,倒是有过一段时间走下坡路了。他到了重点班,而且应届就考取了上饶师专。此后,他就是“黄鹤一去无消息”了,只是知道他先是在乐平教书,后来就去了贵州,就再也不知道他干嘛去了,不知道他当官与否。后来网络发达了,电脑已经是铺天盖地,我偶然一次突发奇想,试一试何灏的百度百科吧。这一试,居然发现这人真是走了官运,竟然一下子就成了副厅级干部了,是贵州省物价局副局长了。要是关系一般的,我估计也是要羡慕妒忌恨的,可是,何灏不一样。我深深地记得,有一次,他故意惹我不高兴,我就把他紧紧地压在身下打算“暴揍一顿”,其实,等到真的抡起拳头,哪里打得下去,我能够忍住笑都非常不容易了。面对我的愤怒,他竟然嬉皮笑脸地大喊“看啊,有人要强奸我啊”。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啊,我自然笑着放下了高举的拳头。我知道,临危不乱,他当年绝对有这个自信,不光是他的成绩好,而且,他家里鱼池湖总场到石口中学非常近。再后来,又过了三年,我再次百度他,他已经是厅局级干部了。2019年我旅游去了四川,本来想顺道去一下贵州,想到贵阳看看何灏,可是,后来在四川和重庆走的地方太多了,我突生早点回家的感觉,就没有去看何灏了。这样,我和何灏,这辈子到底能不能见面,只有天知道了。

      至于我在江西省卫生学校的同学,我是最多的,可以说,读中间期间,没有谁有我的同学多。那一年,我因为身体原因,后来因为生病而过分忧伤,本来完全可以跟着读的,只是耽误了一个月,可是因为我过于多情善感,十分忧伤,竟然导致我休学了一年。所以,公卫十三班,我那四十八个同学,我都能够一一记起他们的样子,毕竟,我们同学了整整一年,而公卫十四班,我的印象就更深了,毕竟我们在一起两年了。

      2012年,我和公卫十四班的同学在赣州见面,见面的时候,那种场景,真是非常热烈,毕竟我们都还不是太老,毕竟,我们的孩子大都已经在读大学。2017年,我们公卫十四班同学再次见面,这时候,我们的孩子大都大学毕业了。这一次,我们的同学会选择了宜春,因为宜春有明月山,还有纯天然的温泉。到底是不是纯天然的,我们其实都不去考证,反正,我觉得,同学之间那种久违之后的感情,那真的是纯天然的,浓得都化不开啊。酒宴上,我们举杯祝贺,觥筹交错,互道珍重,互道平安。有的同学甚至谈到当年分手时候的流泪,谈着谈着,我们有的人居然再次落泪,那是激动的泪,那是幸福的泪水。毕竟,我们这些同学里边,有了百分六十来自农村,这些人之中,当年还有生活得非常不容易的人,而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都有了成就感,有些早已经是单位的领导或者是骨干力量。

      我们的班主任郭老师,是江西万安人,是康克清的老乡。大家都说郭老师过于低调,在学校那么长的时间,有些学生都牛皮哄哄,什么我的故乡出了王安石,什么我的故乡出了陶渊明,什么我的故乡有朱熹,什么我的故乡有汪东兴,可是,八十年代的郭老师,从来没有说过他的家乡有康克清。每当别人在大吹大擂的时候,我常常闷闷地坐在一边默不作声。毕竟,我的故乡余干,虽然有七八十万人口,可是,除了那些已经古老得许多人都无法理解的大人物,这三百年,甚至是五百年,好像实在是没有什么大人物可以值得骄傲。突然到了1986年,那真叫霹雳一声震天响,来了官正当省长。我心想:你们吹,看你们还怎么吹。我的故乡,要不就不出什么人物,要出,我们出了一个当代版的人物,你们的故乡,那些人物都是过去式,只有我的故乡的人物才是现在式。那一年,吴官正为余干深深地扳了一次本,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在和公卫十四班的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们去了赣州不少景点;宜春,我们更主要是泡了温泉,而且,我们还欣赏了明月山的风景。泡着温泉,都说着泡妞的话题,就有人说了,都是一条条老牛了,还想老牛吃嫩草啊。有人就说,时代不同了,老牛吃嫩草又怎么了?其实,说归说,我们心里根本就不是男盗女娼的思想,有的还是毛泽东时代的那老一套思想。其实,我们并没有为是毛泽东时代的思想而感到尴尬,我们都为我们比下一代的思想更加干净淳朴而高兴,而开心。

      总的算来,我们这些奔六十的同学,公卫十三班的同学都还健在,倒是普遍小一岁的公卫十四班,走了两个同学。一个是抚州的女同学,走的时候,只有四十出头啊。还有一个,到赣州开完同学会之后,过了两年,竟然听到他突然离去的消息。这同学是乐平人,身体非常棒,年轻的时候差点成了飞行员,到了2014年,经常骑电动车去鄱阳湖看候鸟,那是多么好的身体啊,可惜,竟然不小心和火车撞在了一起,走了,留下他那个唯一的女儿,那个快要大学毕业的女儿。这孩子,也是我们赣州见面唯一看到的下一代了。我们在微信群里只有一起哀悼,都感叹世事难料啊,都祝愿一生平安才好。

      同学,茫茫人海,没有非常的缘分,凭着中国十四亿人口,我们怎么就能够成为同学,就不说是中国,就是江西,也有几千万人口,凭什么就能够成为同学,不是缘分是什么。都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要说,千年才能修得同窗前。同学感情真挚淳朴。同学里边,不是没有奸诈之人,但是这种比例非常非常小,而在多年难得见面的时候,这点小九九,这点投机成分,也都会灰飞烟灭的,剩下的,也就只有一片清澈见底的同学鱼水情。

    【审核人:站长】

      标题:难忘同学见面情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7944.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