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聊吟葬花曲

  • 作者:郭禹彤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5-03 20:00:02
  • 被阅读0
  •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该哀樱花花期短,见它盛时便想到它终有谢的一日。最哀不是开门见残樱败柳,而是整日担心雨打花落,绿肥红瘦。

      学校樱花最盛那几日,云烟绕遍了楼,只恼寒潮忽至,连着大风大雨,樱花向来是怯弱不胜风雨的,我顶风打伞去瞧花。高阁的客还未去呢,风怎忍心让路上樱花乱飞的?我见一点点、一簇簇粉星儿似的随雨水流去,除了咒骂天气,无可奈何。

      “流水落花春去也”,千万别应这句话!雨停的那日清晨,小心翼翼转过坡道,满眼烟似的、雾似的粉的霞,居然红颜依旧!想是樱花才开不久,还很有能力拿娇身御风,颇有些莽劲,就像处于学业夹缝中的学生,怎么搓揉都不肯变形。这与我留了几分惊喜,暗道这花有青年的蓬勃朝气,而非怯弱不胜。我长舒一口气,可别再下雨了,再下,凭什么锦袋,也装不下惜花人沾有花香的泪了。

      然而花终有飘落时,无雨也不过是延长一点它们的芳华时辰。短暂的时间里绽放极致的美丽,樱花开始落了,樱花雨般落了满坡,盖了芳草,樱花树也时时摇下春愁。这便和青春一般,那点旖旎的梦幻,大多终是会长了翅膀飞走的。猫儿一打滚,碎花瓣都拾不起来,这样参差连曲陌的落樱,不知葬花的黛玉要拣拾多久?她惜花绝不是骄情,哪个爱花的见落花不痛惜?且不说人对美的渴望,就凭借落花的寓意,谁不为自身年华匆匆流逝而先自嗟叹一番?

      一篇《葬花吟》抄下来,吟出来,字字涕血,既为花痛,又为己悲:“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在这高中校园,年年有人来,年年有人去,“年年岁岁花相似”么?每年都是新开的花,正如少年恣意只有这几年。多少人爱着自个的青葱岁月,垂垂老矣时,恋着曾经的生活?捡拾过往的回忆就如葬花,人会惊讶当初的自己,为什么能义无反顾地去做一些现在看来无意义的事,就如义无反顾燃烧生命的樱花?

      然若是端庄持重,青春便也失去它本色。哪怕是梨花,也以芬芳将悸动挥洒出去了。蜂蝶环绕,闹闹嚷嚷的有声音更有颜色,即便是默剧也格外盛大。只是这默剧能演多久,全看雨与风的心情。

      “花底离愁三月雨”。越发坎坷了啊,真是难为雨水的不辞辛苦,又来提醒我花有多薄命,人生有多无常!也许我这年纪除学习不该去愁别的,然一行行诗读下来,见落花不能不想到李商隐的惆怅:“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李商隐将无展才华于仕途的机会,不甘于年华老去,情出有“因”。年岁尚轻者哀花落,便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了么?回来看看《葬花吟》!

      “明媚解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免……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表?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所发之问,是黛玉对未来之茫然失措。她看透离散的结局,一切终将飘零。她感怀自身,哀叹红颜,清醒于前路,理智成了刺伤她的锥子。既然人有悲欢离合,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辉煌的人生也会成为一抔黄土,那我还有存在的意义吗?我眼前有迷障,一切未知让我好奇又害怕,就如花落时不知自将去于何方。她的字句敲于我心,落粉于手却只如托着轻绒。忧于是漂向绿地、泥土还是沟渠的花啊,把自身鲜妍看得重大,结果不是遭人攀折而扼于香甜理想沉梦,就是死得轻巧,真真如鸿毛一般!

      它去得轻巧,我也将离得轻巧吧?可樱花来得盛大,我记得它的盛大!多少人歌颂青春,这恰恰证明青春虽短,却有其存在价值;人生虽短,没有它却万万不可。时间有限,所以樱花会赶着趟儿喧闹,热烈奔放,恣意妄为,只因结尾很近,且不知什么时候会忽然提前降临,不急不行。

      缓媛将花瓣攥于掌,低叹,无常。葬花之行是给花亦是给人生最好时刻的隆重仪式,注视着落樱缤纷,我忽而有了寻袋藏花的冲劲。花团团抱于枝,采颜玉砌,不染纤尘,一如未涉入人世的、还满怀憧憬的少年,当让他们的幻梦自始至终都纯洁无暇。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强挽纯洁于世,恐世故污淖。人间失格,虽有人的地方就有错综复杂的关系和难以探明的人心,但当校园里所有人都怀揣小遐想而不必苦于生计时,天性中的真诚才能和樱花一般充满天地。谁都不必“鲜活光明磊落、开朗痛快的不信任”。哪怕樱花脆弱,它也信任风不会摧折它的一切,或它可以抗住风的考验。樱花是既有理想化的虚幻,又有激进式的浪漫,它面临的是大自然的威慑,它在风雨里也要保护好自个争取来的生命。

      一切不是无常,不是命运不公,而是考验。这是少年无畏,是樱花抗住这几番风雨的信条。在《葬花吟》哀起自身无力,怨起天地前,樱花盛大地走完了自己的生命历程。古往今来,那些哀叹仕途坎坷的诗人,也曾少年意气、挥斥方遒。掉过头,他们哀怜自己,但从未后悔——葬花曲是告别曲,是长长的誓言,柔肠中包的是百转的忧,忧的是,不能完成自己的誓言: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从一而终。

    【审核人:站长】

      标题:聊吟葬花曲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7894.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美文苑 美文苑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9534篇
    • 获得积分:3016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聊吟葬花曲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该哀樱花花期短,见它盛时便想到它终有谢的一日。最哀不是开门见残樱败柳,而是整日担心雨打花落,绿肥红瘦。学校樱花最盛那几日,云烟绕遍了楼,只恼寒潮忽至,连着大风大雨,樱花向...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