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这个元宵节洋溢温馨

  • 作者: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06-12 18:10:42
  • 被阅读0
  •   春节长假即将在翻滚飘香的元宵里收盘,昨夜凌晨炸响了第一声春雷,似瓢泼若鹅毛的阵雨此起彼伏,迎接上元。

      过去的腊月,大寒,一只子鼠终结。

      过去的腊月,立春,一头丑牛苏醒。

      过去的那个冬天不太冷,楚沩大地仅仅在初冬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做好抵御准备,天寒地冻却无踪无影。

      过去的那个冬天不太冷,就像电影里那个带着小女孩的杀手,冰冷的面具后面充斥着温情的人性。

      沩江静谧,水暖鸢游,立春后度过短暂绵绵细雨,迎来近半个月的初照暖阳。垂柳摇曳,云淡风轻,梢尖那三两片枯眉残黛还留恋地不忍淡化旧貌,软枝柔杆就已经重重叠叠镌刻下嫩绿新纹。

      寡年遭遇辛丑,民谚说,“牛马年,好种田”,真好,敬酒一尊!

      从大年三十开始,这个辛丑年的春节,我们还只见识过几缕雨丝数点雨滴,朝阳,午阳,夕阳,做足了暖春功夫,奠定了温馨主角。上元了,新年后的第一个重要节日就要到来,能否借一点和风细雨?能否送一些风调雨顺?

      中国传统节日与气候纠葛的奥秘,是一幅没有现代密码能够破解的亘古图腾,即使有所谓的专家大能编纂鸿篇巨制,结论似是而非,只是自娱自乐的自以为是,溯不了源头,追不到根底。

      真的想什么就来什么,前日午后阴天。薄云下,没有太阳直射的天地发散着莹白的光芒,我漫行大街,走读风景,步入画卷。

      人民路,八一路,花明路,楚沩路……行人往来如过江鲤鲫,裙裾衬衫在微风中飘扬飞舞。车流滚滚徐行,偶闻汽笛鸣响。不少食品店门前,有商家在制作祖传秘方元宵,立意不言而喻。

      炒元宵,炸元宵,煮元宵,蒸元宵……年年形状相似,岁岁味道一同。习惯的甜蜜芬芳,过腻的感知却不再是人们喜好的味觉。

      记起大年三十那天下午,我还正在想晚上要弄点什么填充肚皮,手机里响起姐夫情真意切的呼唤:“过来吃晚饭,只是多增加一双筷子的事。”二话不说,带着喉咙里伸出来的手,我关门闭户,愉快逃逸。

      大年三十守岁吃“延席”,没错,是延席而不是筵席,延时,延迟,守得越晚越好,避灾免害,吃得越久越好,红火昌盛。传统的民间习俗寓意深远。

      虚虚实实,镜像转瞬即逝,“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拜团方”,“拜年拜到初七八,冷了坛子空了塔”,仿佛只是眨了眨眼睛,“正月里来闹花灯”,就在明日。

      喜庆色彩充斥门楣的罗蔓糕点铺前,站着男女二人,他们摆放好盈尺高的音响,流行元素便伴随二胡的琴弦飞扬。有人出来递上一个红包,他们又转移下一个目标。卖艺,卖唱,从前是生存逼迫,现在不仅仅是为了活着。

      “姆凯热木烧烤”店的主人是一对几近而立之年的新疆小夫妻,前年底带着一岁的小女儿来到这座城市,“宁乡人好,不排外,生意还行,每天至少能卖出半只羊”。因为疫情,去年没能回归故土团聚团圆,今年也不在意滞留他乡吃元宵,过佳节。

      去年元宵节,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远近角落,烟花鞭炮响开了锅,硝烟腾空弥漫,音响震耳欲聋。我想,明天入夜第一件事就是点亮所有灯源,明耀蜗居内每一处旮旯。“三十的火,十五的灯”,这是民族延续的传承,不敢忘却。

      正月初一的凌晨起了雾,整座城市云庶雾罩,车朦胧,人隐约,道路灯光晕散,近外的开放成金黄色的花环,远一点的便是明暗星辰,人过其中,仿若置身仙境。真心期盼啊,明天的夜晚氤氲依旧。

      一只手机完成了从通信工具到奢侈品的华丽转身,繁多的APP烧钱夺市,不知不觉间兴起了红包雨。元宵节到了,红包还会少吗,你点收几块,他争抢几分,想想也可口可乐,说笑祥和,开心热闹。

      袁世凯害怕“袁消”禁“元宵”,帝梦已消百载,元宵守候时空。汤圆蹲在食品包装上,换了面皮,换了心肠。汤圆,元宵,元宵,汤圆,辗转轮回,一种灵魂里的挺拔,一种骨子里的坚硬。

      南方元宵,北地汤圆,味道还是那个味道,模样还是那个模样,就像影响全球的春晚,每年都有人吐糟,每年都有人品鉴。民族血脉流淌五千年,铭刻着亿万炎黄子孙的赤诚眷恋。

      辛丑,正月十五上元节,光明的祈祷,光明的祝福,这一个日子将彻夜无眠,吃元宵,观晚会,赏烟花,猜灯谜,看吧,冲天牛气!

    【审核人:站长】

      标题:这个元宵节洋溢温馨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7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