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夭夭桃花红(三)

  • 作者:花开为君颜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4-17 23:37:29
  • 被阅读0
  •   南凤晓的离去,在别院中好像只我一人有些不自在,其他人似乎都没甚在意,也只公子要面对国公府众人话里话外的指责,向来一副冷傲模样的他,只是紧抿双唇,一语不发,最后嫌烦的丢下一句:“我的事自有主张,至于亲事,我暂时还没打算,你们就别乱管了。”然后不顾一众人表情各异的脸,转身来了别院。

      我和丫鬟锦儿正拿着鱼食引逗池中的锦鲤,听他贴身小厮做贼似的学完这些话,主仆两互瞪着眼,捂着嘴直想笑,又觉着实在不该笑,遂极力的忍了。等见了公子,我还特意往他面上瞧了瞧,什么也没瞧出来,心中不禁想:果真是哥哥的好友,说的话,做的事,就是事后的表情也差不多少,不同的是南凤晓知难而退,而那太师府的小姐却没那么容易罢手。

      “发什么呆呢?才几日没见怎么就变傻乎乎的?”我回过神猛地瞧去,公子正站在一射之外半笑不笑的瞅着我。我忙正了正神色,收敛心思:“哦,因几日不曾见公子,猛的一见就不免意外了些。”我甜甜的笑。他“嗯”了声,也不理会,继续朝前走去,只是才走了几步又停下,问:“这几日可偷懒不曾?”我忙又满脸堆了笑:“没呢,瑛儿可不敢忘了公子的话。每日里练两个时辰的琴,也做了两幅画,还临了帖子,另外又跟嬷嬷做了些女红。”他听了再次“嗯”了声,让等会把画和字拿去叫他瞧瞧也就走了。

      我长呼了口气,回屋去拿了字画,想了想,又把我那把小小的琴带上。锦儿抱着琴跟着,嘴里嘟囔着:“姑娘,你今儿是怎么了?见了公子就一直笑。”声音虽不大,我却听得清楚。才刚怕公子瞧出端倪,便一直那么笑着,果然俗语说的没错:心理有鬼的人,行动上就反常。心中想着不禁又长长呼出一口气,调整了心思,定神迈步。

      公子正拿着把剪子给花儿打枝,倒没见有什么异样,见我过来,把剪子递给跟着的小斯,净了手坐好,我递上这几日的功课,他轻轻摊开,逐一细看,如常一一指点我的字画,回头见了锦儿手上的琴,问我这几日都练了些什么,我说了,他点一点头,示意我弹来听听。微眯着眼睛瞧着杯中的茶水,静静听完后,纠正我的两处错处,又道:“其他的倒没什么问题,只小指还需注意些力道和停顿,免得按、捻、滑不分。”我点头应是,照他说的试了几回,又重新弹了两小段,待他点了两点头,我才退下。

      “姑娘,我家公子说有故人来访,请姑娘去见客呢。”一日早膳后,我正在亭中画临水的桃花,公子的小厮气喘吁吁的跑来。我先画好了那斜于水面的一截桃枝,点上几点鲜嫩的娇艳,才抬头问:“故人?是谁?”

      那小厮偷眼瞧了瞧我的画,嘻嘻笑道:“我倒没见着人,只听说是哪位公主。”我微微一怔,一面叫锦儿:“等着干了,记得收好,就放我案角上那个烟雨图的桶里头,回头咱们再接着画。”一面想着:大约是八公主吧,要么是六公主,也或许是九公主。

      八公主只大我两岁,也是与我最为要好的公主,我在宫中便是做了她的伴读。六公主是未出嫁的公主中年纪最长的,而九公主虽与我同岁,却因她母妃受宠,外家又有权势,我们这些臣子家的公子小姐,她可瞧不上眼。虽也跟着公子习琴技,却从不与伴读们多说一句话,便是她自己的伴读,也是不多话的,以她的性子,大约不会来国公府的。

      换了衣裳,重新穿戴好,就去了国公府前院的待客厅。

      丫鬟禀报了,我才进门,就见两张含笑的白净脸儿都向我瞧过来,除了八公主,六公主竟也在。我忙上前行了大礼。八公主对我笑道:“你这些日子怎么也不进宫来玩了?我有几回见了陶丞相,就说叫你多进宫来陪我玩,陶丞相说你还在跟公子学艺,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想做才女呀?”说着嘻嘻的笑,我也跟着笑:“公主可别拿我取笑了,那些虚名,我要它做什么?只因我实在是喜欢琴技这一项,这才不忍丢弃,一直跟着公子学着。公主有所不知,公子的丹青也是极好的,这几日我还跟着公子学调色呢,公主若不嫌弃,我哪天画一幅送你。”八公主笑着点头:“那感情好,你就把你画的最好的送我两幅。”于是几人围着琴棋书画说了好一会子的话,又说些别的,时候不早二人便回宫去了。

      过了几日,六公主竟然穿了身常服又来了国公府,公子又叫了我去作陪。我瞧着六公主倒不很同我说笑,多是与公子说话,偶尔拉上我说两句,那双眼睛却是瞧着公子的时候多。我心中便一动,笑向她说道:“瑛儿近日跟公子新学了茶艺,不知公主可赏脸尝尝瑛儿的手艺?”六公主瞧了瞧公子的神色,道了声:“如此,自然是好的。”公子瞧了瞧我,略一犹豫便吩咐人拿茶具来。我笑道:“公子,我还是先去外间煮好了再拿进来吧。公主身子娇贵,哪里受得了茶烟的薰蒸?”公主又是瞧了瞧公子,这才眼中含笑向我道:“难怪八皇妹喜欢你,你果真细心。”我笑:“公主谬赞,瑛儿可不敢当。”便退出去,到位于院子一角的茶水房。

      煮茶的事自然不是真的要我动手,公子身边的人做得比我好,我只不过借个由头避开罢了。

      茶房的丫鬟婆子早摆了好茶点,服侍我吃茶:“姑娘尝尝我们的茶,虽然不能与丞相府的比,却是我们公子往年孝敬老夫人的好水,老夫人也不大喝,若非今日公主和姑娘在,怕还得白搁着。”我笑着接过茶,尝了一口,真心夸道:“水是好水,茶也是好茶,有心了。”锦儿笑着塞了几块碎银子过去,婆子眉开眼笑的谢过。

      等公子派人来问茶煮好了没有,我才起身慢悠悠的往厅堂去。到了门口,接过锦儿手上的茶盘端进去,在六公主和公子面前各放了一杯,最后一杯自然是我自己的。六公主尝了一尝,对我微微一笑:“茶不错,瑛儿可真能干。”我瞧了瞧公子,对她道:“瑛儿可不敢受公主的夸赞,这是公子的茶水好。”果然,六公主笑望着公子:“公子果如传言一般,才艺非凡,叫人倾,嗯,叫人钦佩。”我瞧着她那娇羞的模样,心中暗想:还钦佩呢,怕是倾慕吧。可惜公子面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一脸的恭敬和客气,只是眼中那几分疏离太过明显。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哎,这六公主怎么同那太师府的三小姐苏宜姝一样,公子这面色已表明了对她无意,她怎么就看不出来呢?她是宫中尊贵的公主,公子即便再不喜也不好把话说得不好听,更不能直说出无意于她的话,如此想来,公子竟比哥哥还难,哥哥能直接对苏三小姐说不会娶她的话,叫她别白费心思,相比之下公子竟是可怜。

      正想着,猛然听人高声叫我,抬头见公子和六公主都望着我,忙笑着掩饰:“怎么啦?都望我做什么?”公子道:“你在想什么呢?公主叫了你好几声,你只管发呆。”我陪笑瞧向六公主,胡乱编着瞎话:“公主恕罪,瑛儿在想着这茶怎么就煮不出公子的味道,想来是我学的不得要领,以后还要多多练习才好。”六公主似乎也不在意我答的是什么,只点了点头笑笑,又望向公子:“我竟不知道公子的茶煮得这般好,不知今日是否有幸一尝?”公子毫不犹豫地道:“恐怕要叫公主失望了,因教瑛儿煮茶,积藏的一点好水,都叫这丫头给我败光了,等寻了好水再请公主品尝。”六公主才怏怏的不好再说这个话题。其间,六公主说想去别院,看看桃花什么的,叫公子找了“别院中都是些做粗活的下人,气味重,怕熏着公主”,“府中没几棵桃树,没什么可看”之类的话头敷衍过去,惹得六公主最后气呼呼的走了。

      快到春末的时候,六公主又来了一次,公子依旧叫我去作陪。许是六公主来得多了,公子都懒于应付,对六公主的话,他多是顾左右而言他,我也只好不时装傻充楞,好在我年纪小装一装也还使得,这般好容易才混了过去。到了夏初时,六公主派了人来接公子进宫去,说是得了好茶请公子去品鉴,再指点琴艺,被公子以身子不适为由搪塞了。

      这样一来,不只我和公子,就是安国公府的老夫人和夫人,都隐约看出来六公主的心思了。安国公府这几年早已日渐败落,公子又是幼子,若真能做驸马倒也是好事,两位夫人自然不会反对,但公子却不愿意。因此才堪堪入夏,公子便说想去外面游历一番,归期未定,问我是回丞相府去,还是仍在别院住着。我此时已有十岁,早听师兄们说外面的世界如何有趣,如今听他这般说,心中早就痒痒了,哪里还忍得住,便问他:“公子常说,读书万卷不如行路万里,瑛儿想着,整日里困在这一方天地,如何作得好画,弹得好琴?不如跟公子一同去游历,既可开眼界阅历,亦可增强技艺。”公子想了想,望向我:“这事我做不得主,你需问问丞相的意思,若丞相同意你跟随我去,我自然没有不愿意的。”

      他这边答应能带我去,我自然高兴,拉住他的胳膊来回的摇晃,咧着嘴笑:“多谢公子,等会我就回去问爹爹。”立时叫人收拾一番回府。爹爹还没回来,我去了正院给赵氏请了安,回我的院子瞧了一圈,爹爹就回来了。

      不过几日没见,爹爹见了我倒像几年没见一般,高兴得脸都像开了花,一连串问了好些话,细细的听我说着每日都做些什么。晚上一家人高高兴兴的一起用膳。赵氏的儿女这几年在我面前不敢乱来,恭敬的很,我自然也不会无故去找他们的麻烦。况且我不在府中,还指望他们能替我多陪陪父亲。

      晚上去书房与父亲说想跟公子一同游历的话,父亲听了先是一愣,好半晌才道:“如今做女子的,嫁了人便再难得出门,能出门游历自然是好的,我也没什么反对的,只是我如何放心你一个人去外头,虽说如今是太平盛世,沈慕宸也不是一般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可你一个姑娘家跟着他也实在是不方便。”

      我自然知晓爹爹是担心我,可又实在是想出去玩,便拿出我的杀手锏,搂着爹爹的腰扭过来又扭过去,说着好话:“爹爹,好爹爹,你就让夭夭去玩这一回吧。公子是哥哥的好友,也如同是哥哥一般,他待夭夭从来也都如亲妹妹一般疼爱呢。爹爹若怕夭夭在外不方便,夭夭多带几个人服侍就是了。吃、喝、住店,什么时候都有人服侍呢,若爹爹还不放心,夭夭给哥哥写信,请哥哥回来与我们一同去就是了。”

      爹爹听我这样说,蹲下身圈抱着我道:“你这丫头,快别晃了,晃得爹爹头晕。” 知道磨不过我,爹爹只得退让:“你见谁家出远门带这么许多人了?若你哥哥同意,有他在倒也使得。”这便是答应了,我忙把脸贴到他脸颊上,谄媚道:“我就知道爹爹最疼夭夭了,夭夭多谢爹爹。夭夭在外面定多给爹爹写信,若见了好东西,也给爹爹带回来。”爹爹只笑着摩挲我的发:“爹爹不要夭夭带什么好东西,夭夭只要记住把自己好好的带回来,比什么都好。”我赶忙点头应下:“夭夭都听爹爹的。”

      我当时便给哥哥写信,爹爹也去写了信,一同给哥哥送了去,又连夜给我另挑了几个服侍的人:“都是跟我不少年的人了,遇上什么事也能应付,再加上沈公子和你哥哥,倒也没什么担心的了。”

      哥哥的回信几日后就到了,让我们先去,说他尽快回来,在路上差不多就能遇上我们。哥哥也给公子去了信,说明白他回来的时间和路经的地方。原来公子几日前也给哥哥去了信。哥哥在信中还给我说,虽然大家的女子不宜抛头露面,但若能出去走走看看,很是应该,还说家门荣耀是男子们挣得的,不是靠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所谓妇德来争得;男子们有了权势地位,家中女子自然也就受人敬重,若男子不争气,女子就是再循规蹈矩,也一样叫人瞧不上。父亲与兄长这般由着我“胡闹”,我心中自是欢喜得很,叫人简单收拾些日常惯用的东西,拜别父亲和赵氏诸人,坐车去了安国公府。

      出城那日,父亲竟亲自来送我们,还同公子单独说了好一会的话,又叮嘱了好些话才放我们走。看着父亲不舍的眼神和久久没有离去的身影,想到别人家这些琐碎事都有主母来做,我出趟门,事无巨细都是他一桩桩一件件的亲自做来,虽也有母亲早逝,无人替我打理的缘故,更多的却是父亲怕我在外受委屈,不放心我在他照看不到的地方!一时心中很是难受,却到底抵不住对外面新奇世界的好奇,流泪离了父亲,离了家。

    【审核人:站长】

      标题:夭夭桃花红(三)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4364.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