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忆故里诸老

  • 作者:李映泉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4-15 11:48:55
  • 被阅读0
  •   忆故里诸老

      2022年4月12日

      日前同妻子闲聊故乡事,忽忆及村里已去世多年的几位高龄老人,甚是亲切感人。除了对已逝爷爷和母亲的特殊感情而外,似乎他(她)们也如同我的亲人一般温暖贤慈。我要在此述及的这些老人,大多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离开人世。

      首先要说的是我们的老邻居姚爷,据说他们和我家一样,是从通渭迁来老几辈的邻居,比我们家还要早,至少要从清末前算起。

      当时我们是聚族而居于爷爷家的一大家口人,父亲弟兄六人,只二叔三叔分居出去,其余均在一起(后才陆续分开)。回忆小时候虽然生活困难,衣食常常不得温饱,然而一家人却非常热闹和谐。吃过饭,大人们坐在一起说话,我们小孩就每天在一起玩耍。真是上房揭瓦,爬树翻墙,无所不及。年节下还自编自演耍社火,用拾粪筐顶狮子,长板凳跑旱船,烂铁锨当铜锣,简直玩疯了!

      一次我在高房上看见一墙之隔的姚爷,在院子北头窑墙根台子上吸旱烟,晒太阳。记得老汉的烟杆很长,他一手捉着,一手伸过长长的烟杆在烟锅那头压火。且他脑袋后面还留着一根长长的辫子,静静地在那里一呆半天,样子很是古怪憎恶。我们商量把这老家伙给捉弄一顿,大家各寻一个土块,待我大喝一声,就一齐向他开火,然后迅速爬下。准备好后,我大喝一声“车皮子老汉!”率先甩出土块,打到老汉身上。接着大伙儿同时甩出土块,有的打上,有的未中,大家迅速爬倒。我偷看一眼,老汉正惊起来朝这边看,边看边骂边从院里找石头瓦渣甩过来,差点砸到我们头上。我们可气的骂着,你看曹打过去的是土块,这老孙摔过来的是石头瓦渣,太毒了!

      说到此,我不得不提及一件与他家有关的往事。那些年正是农业社时期,社员家家困难,并且年年青黄不接。每年春夏时节,争挖野菜或偷掐农业社的苜蓿度日。

      一次听说他家粮食叫贼偷了,他们怀疑是我家干的,并且报告到公社,县公安局还来人搜查我家。爷爷气愤地质问带队的蒲某(本乡邻村人):你们冤枉人可不行,你们能了就寻出来把我枪打了!那帮人翻遍了我家里里外外,甚至连每个炕洞都掏了,最后却连个啥都没有找见,只好悻悻而去。当时我记得爷爷硬挡住他们讨说法,甚至一直和父亲弟兄六人追骂到队长张某家。最后蒲某不得不向爷爷他们做出道歉了事。

      现在想来,此事过去了五十余年,当时仅仅以一个怀疑,就敢来我家平白无故的放肆搜查,这对我家是一个极大的侮辱!还真不怪爷爷当年愤怒质问,幸好蒲某作了某种道歉,否则此事不知作何了结?就不得而知了。总之,自那以后此事不再提起,两家人也似乎相安无事,不亲也不近地就这样生活下去了。不久我就上小学了,长大后又到高中,除了每个寒暑假,也多不在家。专业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以后,更是一年难得回到故乡,当然主要原因是忙。

      有趣的是,对大人们之间,尤其是对爷爷似乎不太搭理和交往的姚爷,却对我是异常的亲切和有聊头。每次回去碰见,总是一路追问,聊我在哪里,在干啥,又问我离他孙子(我初中同学)远不远,他在哪里干等等,我都耐心的一一作了回答。听说老人临终状况不太好,犯糊涂,常常屎尿糊一炕墙上,98年前后去世了。

      河东坡有一个老奶奶,人也很好,很慈祥,她正是文中提到的姚爷的姐姐,我同学的姑奶奶。上世纪末我每回故乡,总能碰见此老,不是在崖畔上自家的一窄溜地里种菜拔草,就是在路上河滩拾羊粪柴禾,扫添炕土。老人时已九十,人却很精神硬朗,说活谈吐干活仍很干脆。每当碰见我夫妻俩,也很亲切地拉住手问寒问暖,问这问那。老人又说:娃娃你把书念成了么,我的孙子(也我初中同学赵某,高一因病因贫退学)硬受不了苦不念了么,言语间透出些许悔意。我回答老人说,暂干什么都一样活人呢,你孙子他现在种蔬菜大棚,虽辛苦点,但一年收入也好着呢,我们说话间微笑着辞别了这位老人。新世纪初听说老人在九十几的高龄上安详辞世。

      河西坡崖畔姚某家,旧社会是地主,家庭经济情况较好。家中也有个老奶奶,四个儿子中有一个最小的到现在也没有成家。我记得他从小就比较调皮,长大后经常跑出在外不着家,尤其是包产到户后,几年不进门,也不成家,为此老奶奶操碎了心!每次回故里,我夫妻也总能碰见此老站在路口上张望着。看见我俩,老人亲热地拉住手哭抹眼泪,问长问短,说:你妈拉扯你不容易,书暂念成了工作上好的很么,我的宝环暂你照,喔把我操心死了!哎,我一年见不上连眼睛都急瞎了么,你们见他了没?我俩安慰老人叫不要太心急,他或许在外面混好着呢,过一段领个媳妇就回家来了,老人总是哀叹着和我们辞别。上世纪初我母去世前,听说老人也在愁肠寻不上儿媳的遗憾中离世。

      我的姑奶奶,是爷爷的胞妹,民国年嫁于同村的索某家。爷爷从小偏爱关心我的成长生活,印象中姑奶奶也同样。每来我家与爷爷在一起时总谈起我的冷暖。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次春节回家,父亲提出叫我分居出去,并在山脚地畔边埂子下指了一小块作庄基地。我由于参加工作不久又刚成家,生活紧张,又因常年在外没必要,内心暂不想在故里花费修建。但迫于无奈,只得收拾地方。不知怎的,此事叫姑奶奶得知,并听说父亲叫风水先生把我的住址正好勾选在一块古坟里。她和爷爷一起来我家,把父亲美美地骂了一顿!父亲推说地方紧张没处去,爷奶气愤地说:地再紧张,也不能把娃娃另到坟地里去么?

      事实上,在当时生活紧张的情况下,我花钱叫弟兄帮忙把庄打起来,一间房子刚盖成,夜里因看房瓦,试睡了一晚上。深更半夜即有鬼魅叫我三声乳名,差点把我魂魄吓完!此地还未建成,从此一直弃置再未动过。故事里提到的这位姑奶奶,也同爷爷前后相差一年,分别于2002,03年相继离开人世。

      平心而论,鬼神有无暂且不说,如此一来人的心理难免有了阴影。如今此事也三十年过去了吧。

      村里还有一位老人,也比较慈善,也正是我初中同学的母亲,姚爷的大儿媳。她对人很好,每次回家碰见,总要诉说一下我们念书的受苦和老人拉扯的不易,可能意即叫我们不要忘本。有一年春节回去时我夫妻正为先去爷爷家,再去她家而争执。正巧在路口碰见姚母站着,她听闻情由,笑着走过来说:看这娃,你媳妇要转娘家就叫赶紧去,人家的娃娃急着呢,你爷回来再转么?

      …………

      如今想来,言犹在耳,然这些老人都早已离世了,只留下亲切的回忆!

      世事真是恍惚,时光如流水。转眼我夫妻也已到花甲之年,行将退休的人了。想起故里这些老人,这些往事,真是感慨万千,思绪不已!

      近几年来世界形势动荡,大国欺负小国,又加新冠疫情蔓延全球,中国也反复发作不已。特别最近以来半年过去了,全国形势尤以上海极其严峻!七八天下来,每日无症状感染过万人,确诊上千人。如此两三千万人的大城市,封城抗疫,每天带来的压力和经济损失何其严重!全国各地疫情也遗祸不轻!这真是人生世事无常,灾难频仍!现在的人类也活得十分不易呀!当此与世事极不和谐的清和景明,春暖花开之际,寄上一位晚辈对这些老人们的怀念,祈愿爷爷母亲和这些善良慈祥的老人们,在那一世过得幸福愉快平安吉祥!

    【审核人:站长】

      标题:忆故里诸老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406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