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实用范文演讲大全
文章内容页

猃难掩其喙

  • 作者:黑格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3-28 15:31:37
  • 被阅读0
  •   猃难掩其喙

      坊间有传,“訾者四木,骖仆之辈,蠕似蝇蛆,追污逐臭,无为自夸,无功自傲。不知耻之为耻,未省羞之为羞。媚上欺下,违规逾矩,言愧其祖,行怍其宗。贤者不齿,庸者趋之!”

      一

      水皮走了,那是六年前的事,桃花在春风里盛开。

      阿伟走了,那是两年前的事,正当荷花婷婷玉立。

      阿杰走了,那是一年前的事,人间芳菲醇意正浓。

      达烨来了,这是半年前的事,那是秋色正浓之时。

      水皮是到了退休的年龄,回到了渡过他童年、少年时代的古城。皮在这个地方国有企业工作了三十多年,水皮从“知青”招工进入企业的一路从外事顾问熬成外事事务部负责人,据说水皮一半是满意,半是遗憾,虽说有相应的执业资格,临退休也没坐上向往的总外事顾问的位子。

      阿伟应聘去了一家位于古城郊的央企,职位是属于企业高管的总外事顾问。虽说阿伟在公司也就是十年左右,对公司多少还是有感情的,可“俊鸟登高枝”,人总是要往高处走。

      阿杰也是去了一家央企,企业性质同建华公司一样,虽说不是高管,但那年薪还是诱人的,本企业同样的岗位一时难以企及。

      老猃依然孤寂的如一条垂死的老狗有气无力地蜷在办公室“静养”……

      二

      老猃原来一直被私下称为老俭(本名訾四木,平常为人比较抠,人称老“俭”),一次两同事在上交流时提到老俭时甲当时把老俭误打成了老猃,乙不认识这个猃,还十分认真地查了一下这个不太常用的“猃”——字典上的解释是“长(cháng)嘴的狗”。后来乙私下对跟他交流时打错字的甲偷偷地说“上次你把老俭打成了猃,我查了一下这个字,没想到居然与老俭的长像与为人暗合,你仔细端详老俭的那张黑青的脸!”甲问清了“猃”字的意思后,回想起老猃的那张有时茫无表情,有时皮笑肉不笑,哑然失笑——对甲伸出大拇指说道,生动、具体、形象!从此他们私下把老俭叫“老猃”,后来也就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流传开来,提起老俭,大家都以老猃代替。

      人说,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建华公司的外事部门负责人不到六年换了四个人。不论是水皮走、阿伟走还是阿杰走,作为部门副职的老猃华丽转身的希望一次次落空。外事部负责人出相入将前后换了几个(除了阿伟是外事专业的科班出身,其他的也只是从别的岗位调任的),作为副职的老猃一直没有被扶正,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一些问题……老猃总是一个人孤寂、抑郁地蜷在那北向的办公室的一隅“修身养性”,看似“韬光养晦”,实则内心翻腾, 觊觎着部长的位子,总想咸鱼翻身,莫奈何结果总是事与愿违,老猃的心一次次如刀搅,每每到手的鸭子离他而去,唯有仰天长啸,诅咒老天不公!存在即合理,凡事总有原因。

      三

      建华公司是一家国有老企业,风雨兼程七十载,一路东北南下,走过华北、到过东南,最后落脚西北秦川腹地,也由央企变地方国有,不论是隶属重工业部、冶金工业部还是化学工业部都是在基本建设一线建功立业。随着社会进步,企业发展,规模的扩大,业务的增加,管理职责的变化,企业的职能部门设置也在一步步随着需求在调整。

      外事部之前是外事处,再往前则是水皮一个人挂着“外事顾问”的头衔置身公司办公室,算是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做着时有时无的业务,总是忙着打官司,由于企业性质加上管理的粗犷,每每总是输了官司赔了钱,久而久之公司内部的人总是跟水皮半认真半玩笑地调侃“水皮律师打官司——场场输”。水皮也总是一笑了之,依然忙碌着他的业务。

      后来随着公司改制、业务的发展公司的业务增长,水皮虽然“外事顾问”的身份没变,但是从享受中干副职待遇提高到了享受中干正职待遇,公司也成立了专门的业务部门———外事处下面也有了一个由他领导的跑腿的小伙子,外事本科毕业的小帅哥阿伟。

      再后来由于上级原因建华公司代管了一家濒临摘牌的本地上市公司——禹稔,皮顺理成章地成了重新改名上市公司——横亘公司对外事务部部长。随后企业整合,建华公司成了这家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水皮则同时担任对外事务处处长,身兼两职,小帅哥阿伟也成长为对外事务处处长助理、副处长。那家上市公司的人几经调整,老猃被安排到对外事务处,成了副处长。据说后来由于其它原因,上市公司——禹稔的上级公司借用了老猃不短的一段时间。一般来说借用的人员基本上慢慢的都会正式办理调动手续把关系过去,毕竟那是上级单位,待遇要好一些,发展的空间大一些,可老猃最后被退了回来!有人传,听老猃自己说是他不愿在那呆着……。

      四

      老猃自己常说之前在上市公司当过董事长和总监,别人也搞不清楚是上市公司——禹稔过渡期“看守内阁”还是下属的数不清的“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的小摊子的董事长或总监。每每提及过往,老猃那让人哑然失笑——生动、具体、形象的脸上长总是浮现出不知是哭还是笑的令人尴尬的表情,或许那也是一种独有的沉浸式的惬意与满足。其实,老猃的心底还有一个隐隐的疼,秘不告人,那就是学的是财会专业,也有过多年的财务管理经历,却连个会计师证都没有,但这也丝毫不影响老猃人前人后五马长枪,吹嘘他的“过五关斩六将”。

      岁月悠悠,往事如烟。同时也不堪回首,过往皆成故事。传说那家上市公司——禹稔的股票以前很是火爆,公司股票股民争而持之。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是江湖就是争斗,有争斗便有斗争,曾经股票火爆的上市公司也在那纷纷扰扰的争斗与斗争中江河日下。不久上级决定由建华公司救市、代管,当然也成了建华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袱。那些好斗的人们依然在那个圈子争着、斗着,老猃终于被踢出了局,也就只好偏安于小小的那时几乎无所事事的外事处,做起了“反清复明”的白日梦……

      五

      施工任务增加,业务必然增长,加上管理的需要,采购与工程分包有待规范,公司顺应发展增加了采购谈判与招标业务。起初这一业务一并由公司负责项目管理与物资管理的项目管理部门负责,多年来逐步成长与进步,形成了相对系统与完善的管理制度与操作流程,大家也都习惯了照章办事。一切到渠成。

      达烨,公司的一位老员工,二十年前就已经负责项目管理工作,项目管理、物资管理及采购谈判与招标都是其主要的业务,主导并经历了采购谈判与招标从制度建立到流程设计到日后的规范、平稳运行的全过程,一切规范行事,其也没有什么大的曲折,一路风平浪静。那个时候赋闲的老猃偶参与一下谈判与招标监督小组的事务,算是经历了采购谈判与招标,见了世面,有了经历,增了见识,这也就必然成了其日后吹嘘的资本。

      六

      两年前阿伟走了,外事部长一时没有适合的人选,蜷伏着的老猃觉得期待已入的机会终于来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大显身手。望眼欲穿,翘首以判,结果落得个临时负责,不过这已使心灰意冷多时的老猃好像打了鸡血般兴奋,机会来了!

      就在老猃准备大展宏图的同时,领导也在考虑着合适的人选。达烨就是在这期间进入了主要领导人的视线,达烨当时由于身体原因刚从基层分公司调公司机关不久,不料阿伟的离开一时弄的领导又得做一番调整。

      方方面面的原因,外事部长一直没有确定,老猃也就以临时负责人的身份在这一段时里大显着身手,“我的地盘我做主”颇有点“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意思,仍然斗志高昂。之前阿伟在的时候,一切业务阿伟为主,另外三个人年轻人都是外事专业的学生,其中小君是研究生,小渝是本科,年纪相着不大相互配合还算默契,工作一切顺利,平安无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人的地方不是江湖也会变成江湖。俗话说“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在上市公司那个江湖里争斗惯了的老猃依然忘不了斗争。部门目前只有三个年轻人,两个八零后,一个九零后,老猃一时没有了对手,总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心里有时觉得空落落的,没有了争斗动力,没有了斗争的对象。虽说已是“立马横刀”,可戴笠仗剑的对手身在何处?何以显现訾某的威风?!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七

      阿杰来了,那是烟花三月的事。原本是公司项目经理部经理的阿杰多年一直在项目现场,由身体原因修养了几个月。现在阿杰被任命为外事部长,老猃的心里猛然间“拔凉、拔凉”的。还好阿杰只是个七零后,论起江湖争斗的功夫应该还是欠些火候,老猃的心底渐渐地又燃起了斗争的烈火。长久的蜷伏与压抑必须舒缓。阿杰先是被架空,同时也被利用,老猃一步步在挖着一个个“坑”……

      上一任阿杰在任上“蹉跎”一个多月,其实阿杰在修养的那几个月已经联系好了去向,人间芳菲未尽的时候,阿杰先斩后奏,别而后辞弄得领导措手不及,外事部门负责人的位置看来该是老猃的了,老猃心里松了口气,“该我了”!老猃又成了临时负责人,再次慢慢感受到了权力的魅力以及权力带来的愉悦。

      然而没有了争斗与斗争的对手,似乎总是欠缺些什么,于是几个年轻人自然就成了老猃的对手,特别拿到执业资格证的小君,小渝,隔三差五各种打压、排挤接踵而来。不久,小君应聘去了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成了总外事顾问,小渝去了山城有了新的工作,据说也还不错。失去了对手,没有方向,激情一落千丈,老猃的心情又落入低谷。新来的小山,和另处两个年轻人便慢慢升级为对手,成了斗争的对象,时时贬低、处处诋毁。老猃的长嘴就是简单实用的利刃,渐渐的小山、小章、小郦在领导的印象中成了胸无大志、无所作为,不堪任用的一代。半瓶醋的老猃舍我其谁,当仁不让的鹤立鸡群,我是王者!

      八

      人算不敌天算。人事变化总是不如人意,进入领导视线已久的达烨还是被调过来担任部长,老猃希望的泡沫又一次在满怀希望中破灭。

      一个在老猃阴暗的心底酝酿多时的不可告人的计划偷偷摸摸地进行着,屏蔽、孤立、挖坑,违规逾矩、越职越权……。

      必须自己处理的各种业务,达烨一天天兢兢业业地做着,融洽地与部门的几个人进行着日常交流与沟通。同时老猃也在暗地里操作着一切,各类对外事项服务方的选择、代理合同的签订等重大事项,都在达烨不知情,一时也不可能知道的悖离公司制度与工作流程的情况下隐秘地进行着。

      人常说,现在没有谁是傻子,有些事看到了,不想说,有些事看透了懒得说。

      九

      老猃的为人大家渐渐一都知道了,上了年纪的没有人待见。老狒猃盯上了别的部门一两个涉世不深的小后生,发挥着独特的喙与争斗的专长,喋喋不休,谆谆教导,小后生以为师长,仰慕斯人。

      老猃为人不知的另一面是不知深浅,常常有意无意流淌出谄媚之态,跟巨贾之后、“富二代”们套套近乎,岂知别人人小鬼大、点子清,不吭不哈,装聋作哑。每每使四木色凝,无聊。

      老猃常有意无意间流对年轻人恶言恶语,以泄心中的淤积的忿闷,个人的企图得不到满足或者说处心积虑被别人无意间化解,便兽性大发,雷电交加!

      作为一个有着多年工作经历与经验的管理者,特别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连起码管理原则都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部属吆三喝四。“严而不苛,威而不怒”是一个管理者应该遵循的管理基础,严是按制度规章办事,不作过分的要求应该给部属一个逐步适应、提升的过程。威是依靠领导者自身的人格魅力赢得部属的尊敬与信服,不是以权压治,靠势欺人。

      可笑的一面是,老猃吹牛与忽悠不分对象,逮谁是谁,时不时一副专家的面孔。辛丑冬月,三边法院的两个工作人员,一法官、一书记员到建华对接相关事项,达烨因接手才两月相关业务不甚了解,请老猃过来招呼一下,看如何处理。老猃兴冲冲过来,未等来人把事项还未说完,老猃就迫不及待发挥开他的专长,七七八八,咱们公司是施工企业,这事应该这样,1、2、3……

      叭拉叭拉半天也没说出来个子丑寅卯。最后讪讪地走了,法官,书记员半天才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年轻的书记员喃喃细语,唉!事没说清,人家还给法官进行了一次普法。

      十

      达烨到任有一段时间了,时常与别的部门的同事聊聊天,交流一下个人及工作上的事, 别人不时提到,你还行,工作上的事都不用你多操心,其他人都替你做了,你还是比较轻松……偶尔也个别的有流露出风分羡慕。

      同样的事,说的人与次数多了,就不是原来那个味了。一次达烨在与一个关系近一点的同事有聊到了这方面,对方提醒,你还不知道吗?!我们都听说老猃在拉拢部门的其他人,正常的业务不按公司相关规定进行,都是老猃按自己意思办的,过程上也没有他参与的痕迹。还给几个年轻人私下交代凡事给他汇报,不要给你汇报……

      呵呵呵!达烨不由自主笑了出来,离退休没几天的人了,是不是显得有点太那个了!不过也让达烨肯定了之前点点滴滴察觉到的一些事并非个人太敏感,而是有人在暗地里蝇营狗苟…

      十一

      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过的事,走过的路就在那,谁也改变不了,你承不承认都是事实。到了这一步,也就到了有所改变的时候了。

      凡事都有个度,一切在度内则可控,过度则可能失控,从而失误以至坏事。对外事务讲究程序与合法,对于一个单位,所有的业务流程则必须依据规章制度进行且符合具体要求,违则无规或逾矩。

      可偏偏就有那么一些人自以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与制度与规矩背道而驰,公然无视制度,蔑视流程,对抗组织。凡事都有原因,敢一意孤行,不是利益驱使,便是颡进了污,正常、守规矩者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

      十二

      近年来,企业的管理的不断提升,业务流程逐步具体、细化,不同的业务对应不同的流程,不同的部门对应不同的阶段。特别是关于采购方面,设备材料,施工的分包方,服务的提供,国家有法律,地方有条例,集团有制度,企业有相应的实施细则,即便是不完善的事项也有一个请示,申请经上级组织决定或授权处置的程序,任何人和具体实施单位与部门无权自行其事。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与主管领导多次交流且统一了认识,达烨决定与老猃正式交流一下,以前的事就不提了,从此以后所有的工作与具体事项必须明确处理原则与方法,就是,一切都按公司的制度规范操作,制度不明确或与满足不了具体事项的要求,则以一事一议的形式提请主管领导与相关机构决定或授权,做到规范,规矩,及时,有效。

      十三

      一个周二的上午,大约九点左右,老猃一般是这个时候完成了他的减糖活动之后才到办公室上班(或许那超标的血糖都是这些年郁郁寡欢惹出来的)。达烨来到老猃的办公室,老猃正在翻着一本什么书。老猃,有些事跟你商量一下。老猃爱搭不理的合上手中的书,毫无生机的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等着下属给他汇报工作。

      达烨简要地把之前与主管领导交流沟通相关工作的情况说了一下。然后说,一切都按公司的制度规范操作,制度不明确或与满足不了具体事项的要求,则以一事一议的形式提请主管领导与相关机构决定或授权,做到规范,规矩,及时,有效。主要是从以下几上方面着手进行……

      未等达烨的话说完,老猃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狗一样,跳起来吠道,你说的行不通,也做不到;我做这工作四十年了,我什么不知道,光是采购谈判这一块的流程与要求就有很多事,你不清楚,你也弄不懂;你才来这个部门几天,才看了几页书,你以为你什么都懂了?!叭啦叭啦一阵五马长枪,似乎这个世界唯他独尊,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没有他不懂的事。

      等到老猃嘴角起了白沫,稍有停顿,达烨不紧慢地说到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把意思听完整了再发表意见?谁也不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有些地方我可能不清楚,也有不大懂的地方,但是我知道做事的原则是必须按规矩来!老猃似乎明白了达烨来跟他谈话的意思,辩解到有些事老是领导交代的,你以为那是我的意思?有大领导交代的,还有主管领导交代的,你说了不算,你以为上面安排你当部长别人就认你是部长……

      一次正常的工作交流,就在老猃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咆啸中不欢散。其实,达烨明白,这次以商量口气同老猃进行的谈话戳到了老猃的疼处。多年的压抑、长久的蛰伏、屡次的失意使其心里失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私下里做的龌龊事在这一刻等于大白于天下,尽管此前并没有人提及,这次达烨也没有说明,这等于断了老猃往后自做主张,自行其事,妄图孤立达烨的后路,他又将可能归于独自蜷伏阴暗角落里抑郁终老。

      达烨之所以不愿计较过往的事,一方面也都是快到了退休的年龄,另一方面本身就是部门的业务有了瑕疵说出去也不好听,再者过去的事都是主管领导经手的,翻出来也不好看!没成想老猃狗急跳墙,慌不择路。

      十四

      事后,达烨把同老猃交流的情况向主管领导做了汇报,领导说老猃就是那么个人,说着说着就把控不住了,以前经常是这样,只要有机会发言就是喋喋不休,有几次集团领导来调研,老猃一个人滔滔不绝似乎在发表演讲,其实他说的都是离题万里,弄得几个领导当时都比较尴尬。达烨表示这次交流是事先与领导沟通过的,只要想把工作规范下,作为公司管理部门不规范进行业务,让别的部门和基层单位如何看待。主管领导表示,这事他会与老猃谈谈,事后让老猃给达烨道个歉就可以了,往后还是按之前说好的进行。

      日出日落,两三天后再给主管领导汇报完相关事务后,主管领导对达烨说,上次那事他跟才猃谈过了,老猃说你说的都是事实,当时是话赶话说到那,他有点急,是他的不对,还说他会跟你首歉,会处理好关系。达烨表示这不是话赶话的事,是老猃不等话说完就恶语相向,本来是以商量的口气进行工作沟通,结果变成了对部门负责人的人身攻击且对抗组织关于人事的决定。

      周五下午,原定四点半有个会,三点多达烨在办公室准务着相关材料。老猃一推办公室门就进来了,径直说道,我周一去外地出差,达烨一边忙着手头的事一边说可以,手续都齐全着没有(公司规定出差必须事先办理审批表,没有审批表不能报销,老猃并没有办过相关手续),老猃说手续齐全。接着又说达烨咱们之间没有什么吧(明显是质问的口气,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达烨回答说你觉得呢?!老猃没有接话便坐在沙发上说你上说的事就按你跟领导说的办吧?达烨还在忙着便答道,你先跟集团公司联系一下看有没有具体要求,完了再说,我正在准备个材料,一会儿就要开会。老猃站起来拿出手机来说到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达烨回答,最好还是有个书面东西好一些,咱们部门就是从事外事工作讲个流程与证据,仅凭电话有点不妥吧!霎时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老猃黑着那张噘着长嘴的脸幻化出昔日农村泼妇的风采,跳起来恶狠狠地骂到你是个脧子,从我进门来你连个头也不抬,你以为你比我官大你就可以这样……达烨一愣,随机会心的笑了起来,心想等人来道歉,等来个泼妇式的同谩骂,今天碰上流氓了,不过脸上还是带着微笑对老猃说,年齡大了少生气,这样对身体不好,老猃仍像个泼妇辱骂着乌七八糟的话,其间还走过去关上了办公室门。达烨微笑着,看着老猃生动、真情的表演……

      过了一会儿老猃无趣地走了。

      无端的谩骂,是一个人心底阴暗面的瞬间曝光。老猃骂别人是个脧子,也可以理解为他自己不是个脧子;大家都是在一个单位,一个部门共事,别个是脧子,它自己也应该是差不多吧;别人是他岗位上的上级,从这个层面是不是可以说他自己连个脧子也不如?!一个人说自己有多么高的才华,多么丰富的见识,曾经有过多么辉煌的经历,迟迟得不到提升,或者说上级已经弃之不用,也就反映出自身真正应该是什么样子。

      十五

      多少年了又活生生地看到了当年在农村经历过的泼妇的表演。工作了三十多年了,在这个有着七十年历史的国企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曾经自吹多么博学,有过多么辉煌经历的老猃专门反串了一次泼妇,表演可以说是感情真挚、表情丰富、声情并茂。或许,这也是一种特殊的待遇,我不知道。

      老猃无趣地走后,达烨准备完材料,距离开会还有一段时间。达烨先去了主管领导那,笑着说,你还说人家会给我道歉,就在刚才人家指着鼻子把我骂了一顿,还威胁说要打我。领导说不会吧……达烨和领导交流着,过了几分钟,老猃突然间破门而入,继续着擅长的反串,比起刚才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达烨微笑着对主管领导说,刚才说你认为我是胡说,这下人家又来现场表演了!主管领导走过去拦着才猃说,咋回事,有啥话不能好好说?老猃还是一副泼妇的嘴脸,嘴里不干不不争地骂着,只是那脸上的喙比起刚才似乎长了几分……

      两个人在一起,你骂对方别人不知道,当着领导的面继续骂人,堪比泼妇,不是反映你多么强悍无畏,只能说也没有把那个领导当回事,也就是说此货已经丧失了基本的道德底线,禽兽不如!

      作为一个有三十多年工龄,据自己说是当过董事长的人遇事如此作为,令人作呕。再者谁给了它无视公司制度的底气、蔑视公司工作流程的勇气、拉帮结派的动力、对抗组织决定的胆量?!一个有道德底线的正常人谁能做出这样的事?!要么利令智昏,要么狗胆包天,或它爹是李刚?!

      十六

      有人说,对于垃圾人最好的办法是避而远之。也有人说,狗咬了你,你总不能去咬狗吧?更何况一条疯狗!这两种说法应该都是有道理的。

      一个不懂尊重别人的人,首先是一个不自重的人。一个在公众场合高喉大嗓之人是缺少基本教养的人。一个强词夺理的人必要无德之人。

      跟一个流氓与无赖纠缠未免有点掉价……

      十七

      光阴荏苒,春秋几度。一切交给时间,凡事自有公论。做过的事,说过的话都会在时光里氤氲出该有的结果。渐渐地坊间便有传言:

      “訾者四木,骖仆之辈,蠕似蝇蛆,追污逐臭。无为自夸,无功自傲。不知耻之为耻,未省羞之为羞。媚上欺下,违规逾矩。言愧其祖,行怍其宗。贤者不齿,庸者趋之!”

      也许,老猃听到了,或许,老猃没有听到。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老猃应该是听到了。人常说,“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老猃即便听到了传言也必定不会当一回事,或许这便是他内心长久以来所期盼的,他也必将继续“他行他素”,行他的万里路,应该是不会去读万卷书的……

    【审核人:站长】

        标题:猃难掩其喙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2909.html

        赞一下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