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一壶春(上)

  • 作者:平鹏云山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3-11 07:50:20
  • 被阅读0
  •   世界很大,又很小。出趟差居然能遇见十几年前的同事,没想到她还能在西客站那么拥挤的人群中认出我,更没想到的是我们居然同路,她的车票和我的对着,都是上铺。

      一起工作时她不过二十岁左右,这么多年了,时光在她脸上几乎没留下痕迹。还是那张明朗的脸,麦色皮肤,滴溜溜的一双眼睛,明亮、清澈。身材不走样,笑声爽朗,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她笑盈盈地说着话,语气和神态透着从容和随意,我觉得她真是变了。虽然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但是,经历让她成长了、丰富了。

      多年没见,我们聊了很久,说的最多的是她自己的事情,她的故事让人叹息、感慨。每个人的一生都会经历很多事情,这些经历如果写出来都是精彩的故事。可是她的故事算不上精彩,甚至有点儿悲催。

      娃娃亲

      她叫闻玉,从取名字看,她父母应该很有文化。可她说自己的父母大字不识几个,勉强会写自己的名字而已。给她取这个名字,纯粹是因为听说玉很值钱,图个吉利。她老家在河南,从小家庭条件不好。排行老大,下面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磕磕绊绊地念到初一,因为没钱交学费,家里就不让念书了,回家帮爹妈哄孩子,做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别看岁数小,上山下地,干活一点儿不含糊,能干的孩子谁都喜欢。那时候她家乡还流行定娃娃亲,她皮肤不白净,小圆脸、大眼睛骨碌碌的,透着机灵。上门提亲的媒人是闻玉的二姑,给二姑夫的亲侄子保媒。那男孩儿从小学到初一和闻玉都是一个班,闻玉对他的印象并不坏。十几岁的小姑娘什么也不明白,懵懵懂懂地在大人做主下和人家同样十几岁的小男孩儿喝了定亲酒。

      闻玉笑着说:当时傻呀,就知道别人家定亲了,从此两家就是助力,有啥事情吱一声就有人帮忙。自己家以后也有免费帮忙的人了,至于定亲到底啥意思,糊里糊涂的不太明白。家里收了人家六千块钱彩礼,四套衣服。另外,定亲的“四礼”也很齐全,对方把一切打点得很体面。准婆婆当众递给她三百块钱的红包,三百块钱啊,在当年她家的情况,已经是不小的数字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大面值的钱,还是给自己的。这么一看,定亲也不赖嘛!就这样,十四岁的闻玉就是有对象的人了。

      我认识闻玉的时候,知道她订婚很久了,挺吃惊的。那时候,我比她大几岁,还没对象呢!

      定亲以后的两三年里,闻玉忙里忙外,那男孩儿继续上学。按习俗,逢年过节的时候会接闻玉去家里玩两天,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地,闻玉对这个对象有了一点儿感情。那男孩儿考高中的时候,和闻玉说自己肯定能考上大学,可是家里因为哥哥结婚花了很多钱,已经没钱供他上学了,很失落。闻玉爽快地承诺:我供你,我供你读高中读大学,放心吧!就为了这句承诺,闻玉外出打工了,先是做了差不多两年的保姆,然后来到了我们公司。几年里,工资少量给了家里,大部分给了男孩儿,每月自己就留几十块钱买卫生用品。想着对象将来是大学生,村里还没有大学生呢,心里很甜。

      理想很丰满,现实总是很骨感。

      闻玉是那年春天来的我们公司,那年夏天男孩参加高考,结果烤糊了!后来退婚了才知道,烤糊的原因是和女同学谈恋爱影响了成绩。这个事情被双方的家长打散,并且死死地瞒住了闻玉。没考上大学,男孩儿并没表现出难过,跟着闻玉来了北京。到北京后没工作,没住处,全靠闻玉。那段时间闻玉有点儿疲于奔命,一边跑业务,一边借钱给他租房、买衣服、买鞋,无条件地付出。在感情的世界里,哪一方认真了,就会被对方吃得死死的。有了稳定的住处,又和闻玉说:我不上班,不受人管,我要自己干,开个公司。可他自己又什么也没有。闻玉想破了头,四处借钱,在租住的地方给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礼品公司,业务是推销礼品,自己找货源,打包装,也就赚个差价。虽然没有营业执照,公司是有模有样地开起来了。不到两个月,又说自己忙不过来,要雇个秘书。钱还没赚到,先摆起了谱,很多大老板都不一定有秘书。

      找秘书的事情闻玉当年说过,她和我们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同事们都说:“找什么秘书啊?你自己回去不就得了,夫妻档,省一份雇人的钱,你俩还能在一起。”闻玉苦笑着说:“不行,他不同意,说我没文化,再就是我俩在一起干,意见不统一肯定会吵架的。”同事们纷纷摇头,可能都觉得这是个隐患。

      没等闻玉找到秘书人选,那边男方自己找到了,等闻玉再去出租房的时候,秘书已经上班了。秘书是她们的老乡,一个洋气又漂亮的小姑娘,年纪和闻玉差不多。公司没什么业务,开销是照常有,都是闻玉出。加上秘书整天晃来晃去,哥长哥短地叫,让偶尔回去的闻玉很膈应,心里不平衡。两个人开始出现摩擦和冲突,几乎见面就吵架。那段时间闻玉身心俱疲,定亲八年,其中四年自己养他,这样的付出抵不上秘书温情款款的一杯水,一句哥。就是不吵架,这男人的嘴里也是闻玉处处不如秘书。有一次,闻玉下定决心要辞了这个人,房租、水电费都不管了。看见闻玉动真格的了,他又各种央求、认错、保证,闻玉又心软了。

      闻玉这个前未婚夫让人奇怪:一个二十出头刚刚高中毕业不到一年的小伙子,各种做派像一个极有经验的男人,把秘书和未婚妻两个人拿捏得死死的,不知道渣男是不是都是天生的。

      这样吵吵闹闹了将近一年,公司偶尔也有几笔业务,勉强维持基本的开支了,这就让这个小男人更加的趾高气扬和肆无忌惮。闻玉就像他的一个提款机和保姆,买东西、做饭,洗衣服,收拾卫生,动辄斥责。指着闻玉数落:“你看看你,啥也干不好,连个地都扫不干净!你看看你,整天这么一身衣服,邋里邋遢,老太婆一样,你看看人家董秘书,多会打扮!你看看你皮肤这么黑,要不是和我订婚了,谁会要你?”闻玉忍啊忍啊,就是没想过退亲,也不敢这么想。期盼着再过一年就结婚了,等结婚了他也长大了,成熟了就好了。其实这个小男人不是不成熟,是成熟的太早了!过年回家的时候,不用自己说,他们的事情早被老乡添油加醋地传到婆婆耳朵里面了,公公婆婆对儿子一顿斥责,向闻玉保证,年后把一切准备好,再过个年,男孩儿够年龄了就给他们办婚事,除了闻玉,谁也进不了他们老吕家的门。

      说到这儿,闻玉喝了一口水,说:事实证明,一切保证都是没用的。

      平时闻玉都是白天上班,晚上过租房那边去看看。租房了她也一直住在宿舍,她心里有个原则:还没结婚,不能住一起,会被男方家里看不起的。那天是个周六,公司突然通知不开会了,可以休息一天。前一天闻玉给他买了一双新鞋,正好趁休息给送过去,顺便把房租交了,所以早晨就过去了。打开门,不大的房间,外面是办公室,里面是卧室,洗漱间和厨房在走廊里面。卧室很凌乱,乱的除了物品,还有人。床上,听见开门声坐起来的秘书,和满不在乎依旧躺着还在指责不该这么早打扰他的男人。

      吵习惯了,心里早就有了猜测。所以,闻玉并没有太吃惊,也没有像电视剧演的那样歇斯底里。她说自己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这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有了退婚的理由,终于可以不用忍了,可以解脱了。所以,闻玉对惊慌害怕的秘书说:“你不用害怕,没工夫搭理你!从今天开始,这王八蛋正式归你了!”又对那男人说:“吕强,我买晚上的票,咱们回老家退亲,你不回去你就是孙子!我不提别的,这几年我给你的钱,你得一分不差地退给我,否则我会要你们家好看!”然后转身就走。出了门,才让眼泪流下来。快九年了,一点儿感情没有是不可能的。但是,心里想的更多的是自己耽误的时间太多了,好心好意都喂了狗了!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说到这儿我才明白当年闻玉辞职为什么那么急,那么坚决,让我很为难。

      退婚的时候,闻玉当着媒人、两个家族的人以及看热闹的邻居,把这几年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明事理的婆婆二话没说,退还了闻玉的钱,并且说:“错在男方,按理儿彩礼钱不用退了。丫头,我们对不起你,耽误你九年。你再找个好的吧,咱们的缘分让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混账东西败光了!”

      让闻玉解气的是,前婆婆说完话,抡圆了手掌,照着吕强掴过去那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个娃娃亲,在这一记响亮的耳光中彻底结束了。

      闻玉说她这样的事情村里还有过几起,小时候定了亲,长大了都不愿意了。慢慢的,就没人再定娃娃亲了。

      退婚后的闻玉很茫然,这些年心里就这么一个人一件事儿,突然间就觉得没了目标。其实也不一定有多深的感情,就是相处的时间太长了,成为了一种习惯,习惯又很难一下子改变。在家里待了一个月,期间提亲的人没断过,父母很动心,同龄人都结婚了。封建的父亲觉得:退亲虽然是自己闺女提的,但是毕竟是因为男方不乐意要了,还是觉得丢人,怕闺女不好找对象。

      闻玉没答应,她觉得自己才二十一岁,以后的事情要自己做主。回北京后,做过理货员、卖过化妆品,还做了一年的住家保姆。总之,为了站稳脚,吃了很多苦,换了好几个工作。这么过了两年,在一个生产饼干的工厂站稳了脚,因此经历了另一段梦一样的日子。

      (未完待续)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一壶春(上)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1885.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平鹏云山 平鹏云山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42篇
    • 获得积分:467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一壶春(上)

      闻玉没答应,她觉得自己才二十一岁,以后的事情要自己做主。回北京后,做过理货员、卖过化妆品,还做了一年的住家保姆。总之,为了站稳脚,吃了很多苦,换了好几个工作。这么过了两年,在一个生产饼干的工厂站稳了脚,因此经...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